法明:「早些回去休息。」

0

「你以後出來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林雪初道。

「我只是出來化緣。」

「我怕你之前說的不作數,你會獨立離開。」

「你的情緒不太好,別想太多。」法明說。

林雪初:「你只要給我足夠的安全感,我就不會想這些。」

「你……要什麼安全感呢?」法明問。

安全感。

之前小坑的目的就是尋找安全感。

突然,林雪初覺得自己心中一陣。

好像從現在開始,自己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當初小坑這麼做的理由了。

林雪初有些不相信。

但是這就是真實的存在

當一些事情變得不確信不穩定的時候,「尋找安全感」就是最佳途徑。

只是小坑做的太極端。

高冷萌妻:山裏漢子好種田 但是極端有它出現的必然性。

那就是深愛。

或者比深愛還深的愛。

一般人理解不了。

但是這麼看著法明,林雪初卻突然理解了小坑的舉動。

存在著很

大的合理性。

「走吧。」法明道。

最終,法明並沒有再說什麼。

林雪初一直在回想著之前法明對自己的態度。

明明不是這樣的。

但是現在法明態度的轉變讓林雪初緩不過神來。

明明不應該是現在這樣的。

為什麼法明不按照跟自己之前的模式相處?

嬌寵傲嬌小男人 或者說,在自己因為高燒而昏睡的這幾天,法明想到了什麼?

回到醫館后,秦昭熙去給林雪初煎藥。

法明坐在一旁。

林雪初走到法明身邊。

「謝謝你照顧我。」

「出家人以慈悲為懷。」法明道。

「所以道長的意思。」

法明:「你在我的慈悲為懷裡。」

「只是慈悲為懷?」林雪初追問。

法明點了點頭,「我們靠的太近了,這樣不合適。」

林雪初:「所以從救我開始到現在,這一路上對我的所有情誼,都是慈悲為懷?」

法明:「那你是怎麼想的?」

林雪初愣在了原地。

對啊,自己是怎麼想的?

自動的就把法明對自己友善關懷的態度變成了某種感情的交流與聯繫?

還渴望著他拋下世俗,哪怕只是在某個瞬間想著自己就好。

現在想來,其實是自己一直想太多。

不管是每次在月光下的匆忙趕路,只望到的背影。

還是那天一起躺在花海里,法明給自己遮住陽光的樣子。

「姐姐葯好了。」秦昭熙喊了一聲。

林雪初最後看了一眼閉著眼睛的法明。

沒有再說什麼。

不知道再去說什麼。

等四周的聲音完全靜下來后,法明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師父說的心靜,在這兩日有了很大的波動。

特別是等待一件事情的時候。

這種不知道事情會怎麼發展下去的感覺讓法明對未來有了一種莫名的恐懼。

沒有接觸過的感情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萌芽。

然後越長越大。

自己越陷越深。

或許應該遠離。

或許應該真的離開那個擾亂自己的源頭。

「道長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在站起來的時候,法明的腦海里自動浮現出這樣一句話。

只是不能再見了。

(本章完) 林雪初沒喝過中藥,在秦昭熙把手中的葯遞給她,她喝了一口以後道:「我之前喝過這些葯嗎?」

秦昭熙道:「每天道長都會親自給姐姐喂的,姐姐都喝了。」

在林雪初納悶兒自己怎麼沒有被這葯苦到的時候開口:「你的意思是,之前道長一直守在我身邊?」

鳳鸞騰圖 秦昭熙點頭:「道長一直在念經,姐姐現在好起來就好了!」

林雪初閉上眼睛喝完了剩下的葯。

「不過道長在每次給你味完葯以後都會給你吃一塊冰糖的。」小姑娘道。

林雪初:「那現在有冰糖嗎?」

「我得去找道長要。」

林雪初放下了葯完。

這裡的中藥比現代社會的更加地道。

更加的苦。

林雪初不想說話了。

太苦了,關鍵是自己今天的心還很苦。

在法明說要那些話以後。

或者更早,在自己幫法明擋了那盆水以後沒有得到相應的話語。

所以很苦。

但是自己又有什麼理由去這麼怨法明?

果然摻雜著各種心態的時候才能了解到自己有多麼的喜歡那個人。

不過自己跟法明的關係好像在慢慢的倒退。

一直到達一個最單純的局面。

讓人不知道應該怎麼走下一步。

法明突然走進來,在林雪初愣神的時候。

林雪初感覺到自己眼前多了個人影,抬頭就看見法明的手正伸向自己,裡面有一塊冰糖。

林雪初接過,放進嘴裡后朝著法明點了點頭,「多謝道長。」

法明:「病好了便休息吧。」

林雪初沒再說什麼。

秦昭熙跑到法明身邊道:「道長好夢!」

法明點頭,轉身離去。

門輕輕被關上以後,林雪初提著的那口氣瞬間鬆了下來。

秦昭熙看了看林雪初,又把目光放到門上,「姐姐,我們回去休息。」

之後林雪初便跟著秦昭熙去休息了。

或許睡著以後就想不了這麼多了。

等林雪初到了塌上,秦昭熙便把手中的等熄了,然後順勢躺到了林雪初旁邊。

「姐姐,你現在感覺怎麼樣?」秦昭熙問。

現在其實不全是處於一個暗黑的環境,畢竟屋頭還有月光斜斜的灑進來,但是林雪初就覺得自己的周圍充斥著各種黑暗。

想不往那方面想都不行。

最後,林雪初只是搖了搖頭,即使旁邊的人可能沒看見。

「我總怕照顧不好你跟道長,爺爺說我這樣風風火火的性子不適合照顧人。」說完,秦昭熙便搖了搖頭。

林雪初轉了個身子,側睡面對著秦昭熙。

甚至還可以由月光帶著看見眼前這小姑娘的眼睫毛。

是很長。

而且還很翹。

「謝謝。」林雪初道。

秦昭熙感覺到了林雪初的視線,於是也由平睡轉變為了側睡。

就這麼跟林雪初面對面的看著對方。

後面,秦昭熙便開始給林雪初說起她的一些事。

神武帝尊 聽著秦昭熙的故事,林雪初只覺得自己腦子裡因為法明態度的那些事情再也不那麼抽的疼了。

於是便仔細的聽著秦昭熙說著她自己從出生到現在所見過的種種事情。

最後,林雪初開口回復著秦昭熙。

「可是我不知道,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秦昭熙道。

林雪初:「就像你剛剛說的那樣,你要跟著你自己的心走下去。」

「爺爺沒有告訴我這些事,但是我那次去茶樓的時候無意間聽見說書的這麼說。」

由於側躺的時間已經夠長,於是小姑娘便轉了個身子,重新躺平。

林雪初跟著小姑娘望著頭頂的茅草。

入眼的景雜亂不已,但是看起來卻不刺眼。

「我在遇見道長的時候,就理解了說書人口中的話。」秦昭熙道。

林雪初:「什麼?」

「就是心跳加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在道長看我的時候也不敢去看他……」

林雪初:「你現在有這樣的情感是很正常的。」

秦昭熙:「說書的還說,這種心情叫喜歡,你看姐姐,我現在僅僅是一個晚上沒有見到道長,我就很焦急。」

「慢慢來。」

「慢慢來什麼?我應該怎麼做?」秦昭熙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