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通天神色大變,這可是主宰級強者,竟然有人敢去拍他的腦袋。

0

幽冥主宰的分身抬起一根手指,輕輕一彈,天地規則接受他的命令,紛紛化為鎖鏈將神聖權杖橫檔而回。在轟鳴聲中李麟倒飛出去。不過幽冥主宰的分身也淡化了幾分,顯然其已經到了極限,難以再做什麼。

「走吧!」幽冥主宰惋惜的開口,轟隆一聲,虛空破開一道通道,幽冥主宰的投影裹挾著赤練鬼王的神魂沒入其中消失不見。

「可惜,讓他走了!」李麟神色頗為鬱悶。那可是幽冥主宰,如果自己成功幹掉他的分身,連帶著那個至尊級的赤練鬼王也逃不掉了。

「斯柯達.羅根少族長?」沙通天嘴唇挪動,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這突然的變化讓他一時反應不過來。他很好奇李麟既然喝了混沌之毒為何絲毫無事?

「沙族長,現在幽冥鬼王已經被我打跑,你還準備投靠他們嗎?」李麟冷聲威脅道。

沙通天滿臉冷汗,很是惶恐的說道:「少族長息怒,我們並沒有勾結幽冥鬼王,他們是自己找上門來的,就算少爺不來我也準備將其綁縛送到光明教廷或者貴家族聽候發落。」

沙通天的嘴皮子不錯,可惜李麟根本就不相信。

「希望你能夠記住今天的話。」李麟平靜的說道。

「少族長放心,我沙通天不想死,更不想族滅,我明白如何選擇。」沙通天冷汗涔涔的說道。之後兩人再也沒有心思吃喝,沙通天為了討好李麟,親自將他帶入家族寶庫。極為肉疼的看著李麟在寶庫中大肆搜刮。

李麟也是不客氣,只要自己用得上,不管多少全部帶走。沙通天的臉色他不管,這種事情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

當李麟離開時,整個西沙一族的強者臉色比死了爹還難看。

「老沙,這次我就當什麼都不知道,希望不要有下次,否則你可就沒有寶庫中的東西孝敬我了。」李麟笑著說道。

沙通天低著頭,竭力隱藏著什麼。老臉之上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謹遵少族長教誨!」

李麟擺擺手,很是瀟洒的離去,他身後的西沙一族之人個個哭喪著臉。家族府庫空了,耗子進去都要淚眼汪汪的逃荒,整個家族的運轉怎麼辦?見過貪婪的,沒見過這麼貪婪的,而且對方的空間聖器也太大了,難道他隨身攜帶著一個小世界不成。

「族長,我們應該怎麼辦?難道就這麼揭過?」沙河通很是不甘,西沙一族存在無數年,還是第一次吃這麼大的虧。

「放心吧,怎麼失去的東西就怎麼拿回來。更何況他拿走的也只是表面,真正珍貴的東西我已經收到內庫中去。根本不可能讓他找到。」沙通天臉上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

「族長聰明,那斯柯達.羅根怎麼辦?就任他這般逍遙離去?」沙河通冷聲說道。看向李麟的目光密布殺機。

「當然不會。你去準備一下,一旦其離開我沙族地域,立刻展開圍殺。做事要乾淨利索,只要不能證明是咱們乾的,光明教廷和羅德家族也不敢多說什麼。」沙通天陰森森的笑道,現在他就像是一個強盜頭子,哪裡有半死溫潤如玉的表現。

出了八千里沙海,李麟張口吐出一口黑血,大地被瘋狂的腐蝕,眨眼間以淤血為中心方圓千米之內的植物瞬間枯死,不幸經過的動物也在幾個呼吸之間相互斃命。

「這是什麼毒,竟然如此霸道?」李麟臉色難看。李麟確實中毒了,不過他在發現中毒的瞬間就用真氣包括胃內的毒液,避免劇毒加深。再加上李麟雖然不是至尊巔峰強者,但是其肉身強大,甚至還要遠超普通的至尊級巔峰,因此這種混沌之毒一時間竟然也難以影響到他。現在一放鬆,所中之毒也開始慢慢爆發。

「希望西沙一族不要落井下石。」李麟輕輕掩埋這片痕迹,整個人的神色蒼白中帶著一抹病態的潮紅。

但是很快他的臉色就難看了,因為他感受到西沙一族的勢力範圍之內氣勢陡然緊張了,各種聚居之地也多了很多實力不錯的強者探查。李麟就算易容改貌,也難以擺脫這種被盯梢的感覺。

「該死,還是中算計了!」李麟臉色難看,對方必然在他身上留下了東西,否則不可能如此精準的把握他的方向。(未完待續。) 出了八千里沙海,李麟張口吐出一口黑血,大地被瘋狂的腐蝕,眨眼間以淤血為中心方圓千米之內的植物瞬間枯死,不幸經過的動物也在幾個呼吸之間相互斃命。.

「這是什麼毒,竟然如此霸道?」李麟臉色難看。李麟確實中毒了,不過他在發現中毒的瞬間就用真氣包括胃內的毒液,避免劇毒加深。再加上李麟雖然不是至尊巔峰強者,但是其肉身強大,甚至還要遠超普通的至尊級巔峰,因此這種混沌之毒一時間竟然也難以影響到他。現在一放鬆,所中之毒也開始慢慢爆發。

「***,希望西沙一族不要落井下石。」李麟輕輕掩埋這片痕迹,整個人的神色蒼白中帶著一抹病態的潮紅。

但是很快他的臉色就難看了,因為他感受到西沙一族的勢力範圍之內氣勢陡然緊張了,各種聚居之地也多了很多實力不錯的強者探查。李麟就算易容改貌,也難以擺脫這種被盯梢的感覺。

「該死,還是中算計了!」李麟臉色難看,對方必然在他身上留下了東西,否則不可能如此精準的把握他的方向。李麟銷毀了原來的衣物,整個人一絲一絲的探查,想要找出被留下的痕迹。但是結果讓李麟失望,他們發現任何東西,身上也沒有其他的氣息殘留。

發現被盯梢李麟自然不會回到原來的地方,不想將他們牽扯進去。他選擇了北上,希望可以沉浸避開對方。

李麟向北方前進三千里,整個人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國度。就在此時,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縈繞心頭。前方土石崩潰,化為滾滾泥石流向著李麟吞噬而去。

李麟衝天而起,瞬間避開墜落而下的巨石。

「什麼人裝神弄鬼,給我出來!」李麟聲音並不大,但卻傳遞的極遠。

「桀桀——!不愧是羅根家族的少族長,感覺就是敏銳。」一道戲謔的聲音響起,一身大紅衣衫,整個人氣質大變樣的沙通天笑眯眯的走出來。在他身後跟著五名至尊級強者,還有一人就是滿眼怨毒的趙長老。顯然因為李麟讓他挨了一頓胖揍而恨死他了。

「沙通天,你要和羅根家族為敵嗎?」李麟怒聲說道。心中嘆了口氣,既然對方出現,那就絕對不會善了了。

「不是我要和羅根家族為敵,是你們逼我的。」沙通天沉聲說道。

「哼,少拿這些冠冕堂皇的東西當理由,實際上是你自己想要背叛光明教廷和羅根家族而已。」李麟沉聲說道。

「你很聰明,但是很多事情不是看明白就能夠解決的。聰明的人大都短命,你恐怕也要步他們的後塵了。

「你殺不了我。」李麟冷著臉說道。

「哈哈!收起你那狗屁的自信,沒有侍從強者保護,你就是一個紈絝少爺。今天老子送你回爐再造。」沙通天沒有之前的謹慎,整個人猖狂的大笑。因為他相信自己已經完全掌握了大局,李麟不過是案板上的鮮肉,他想怎麼揉搓就怎麼揉搓。

沙通天出手,這次不再是沙巨人,而是本體拎著一個灰色石柱攻向李麟。

當!

金鐵交鳴聲響起,金色神槍受力彎曲,而那灰色石柱卻毫髮無傷。顯然李麟吃了點暗虧。

「早就想見識見識你的實力,現在正是個機會。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李麟深吸一口氣,握緊了手中長槍。

「不知所謂,我要將你轟殺,然後毀屍滅跡,別人只會以為你離開了西沙一族的領地,就算最後暴漏也怪不到我的頭上。沙通天得意地笑道。

兩人瘋狂交手,至尊級大戰讓趙長老眼珠子瞪的很大。

「這是羅根家族的斯柯達.羅根嗎?明明不到二十歲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竟然能夠壓著沙通天打。」趙長老震驚的看著境界高的沙通天憋屈的無法還手。反觀被圍殺的李麟氣勢如虹,戰鬥的極為犀利。

殊不知沙通天比趙長老還要鬱悶的多,明明的境界佔據優勢,足足比李麟高了兩個境界,但是這裡畢竟不是銀沙海,自己很多手段都用不出來。而且沙通天一直以來都是在銀沙海迎戰強者,在這外面很少碰上勢均力敵的對手,因此戰鬥力不升反降。而李麟正好相反,這片地域石林密布,對於他這樣的力量型選手來說,任何一塊兒巨石都可以成為攻擊的手段,因此他的境界雖然低,卻能壓著沙通天打。

咔嚓一聲,沙通天打碎一片巨石,整個人後退數步,臉上神色無比陰沉。

「布陣,困死他!」沙通天以秘法傳音,五名至尊加上帝級巔峰的趙長老六人分六個方位將李麟和沙通天圍起來。

很快一座又一座的陣法圓盤從六人手中取出,一片黃光升起,一股無形之力將李麟籠罩。

「重力反轉!」為沙林大聲吼道。

黃光如同厚重的鉛雲,不斷滾動中改變了下方兩人的重力。


李麟只感覺身上一沉,所承受的重力足足暴漲了十倍,如果不是其力量強大,恐怕這一下就要吃個暗虧。


「改變重力的陣盤,西沙一族還真的有好寶貝,看來老子之前被騙了,那所謂的寶庫恐怕只是堆在明面上的寶貝,真正的精品都應該在更加隱秘的地方。」

李麟速度變慢,沙通天速度變快,而且還增加不少。同時其手中出現兩柄極為罕見的三棱刺,當然不是前世部隊所配的東西,這是沙通天的獨門武器,兇險程度可比前世的三棱軍刺強悍的多。、


李麟躲閃不及挨了一傢伙,現在右臂之上還酸麻不堪,顯然沙通天的武器上塗抹了東西。

「早就感覺這個沙通天有問題,沒想到竟然是個人面獸心的惡漢,nnd,這次老子吃虧了!」

李麟全力躲閃,對方根本沒有和他公平一戰的心思,這讓他頗為憋屈。

翁——!

神聖權杖出現在李麟的手中,轟隆聲中沙通天被轟飛,運轉的重力結界出現一絲凝滯。李麟抓住機會,衝天而起想要逃離這重力牢籠。

「哪裡走!」沙通天大吼,外界六人全力運轉,李麟身上的重力瞬間暴漲到數百倍,其本來前沖的身體速度大減。沙通天擎著三棱刺刀追上來。他看向李麟手中的神聖權杖臉上滿是貪婪之色。代表光明主宰身份的主宰神器,傳說在十年前一戰中被幽冥主宰毀掉,看來傳言並不為真,這個承載了光明族希望的重寶竟然落到了李麟的手中。如果沙通天得到,必然可以從中窺探主宰大道,即便不能達到主宰級,也可以突破現有境界,成為這方天地有數的至尊巔峰強者。

百倍重力讓李麟抬手都費勁,而且其速度越來越慢,雖然到了結界外圍卻沒機會逃離出去。

沙通天衝到李麟身前,滿臉猙獰,欲斬掉李麟的腦袋。

就在三棱刺刀臨體的瞬間,李麟身上藍光涌動,他整個人瞬間消失不見。


「時空……時空之力!」沙通天見鬼一般,沒想到就在即將成功的瞬間會發生這種翻轉。

就在沙通天愣神的功夫,一聲慘叫傳來。主持陣盤的趙長老整個人炸裂,殘缺的半個腦袋眼睛瞪得大大的,顯然是突然的變故讓他死不瞑目。

李麟得勢不讓人,迅速沖向第二名主持陣盤之人。

「哪裡走!」沙通天大驚,瘋狂燃燒聖力,整個人竟然達到了一種極速。

轟隆一聲,兩人對攻了一記,李麟手握神聖權杖倒退了一步,沙通天則在神聖權杖之下倒飛了百米,一張老臉蒼白無比。

李麟強壓心頭翻騰的鮮血,瞬間前沖,對第二名至尊強者發動了攻擊。

轟隆一聲,西沙一族的第二名強者反應極快,竟然在李麟攻擊到的瞬間自爆肉身。

李麟沒想到對方如此爆裂,措手不及之下被炸飛出去,凌空吐出一口鮮血。之前壓抑著的劇毒也開始全面爆發。

「該死!」李麟神色陰沉,就差一點就可以幹掉第二人,徹底破開那重力結界。

「斯柯達,有本事和我單打獨鬥!」沙通天大聲吼道。

「老不要臉的,是你先人多欺負人少的。」李麟破口大罵,碰上這樣的極品不要臉真是李麟的不幸。

沙通天老臉一紅,確實是自己帶人圍殺李麟,只是沒想到對方如此兇猛,自己這些人聯手都拿不下他。

沙通天知道,不是李麟的實力強大,而是那神聖權杖太過恐怖。一權杖下去,不管什麼樣的強者一棒子打死,這變態的結果讓人畏手畏腳。不過剛剛那位西沙一族長老的自爆讓沙通天看到了希望。

他對著沙林使個眼色,沙林會意,一行四人迅速圍殺向李麟。

李麟冷笑,吃了一次虧還會吃第二次嗎?剛剛那個自爆的傢伙已經以神魂之體回歸,這些人如果效仿,李麟就算肉身再強悍也扛不住。畢竟現在的光明權杖攻擊力無雙,但是防護卻弱的很,否則李麟也不可能一炸就吐血,還引發體內的劇毒。(未完待續。) 李麟沒想到對方如此爆烈,措手不及之下被炸飛出去,凌空吐出一口鮮血。之前壓抑著的劇毒也開始全面爆發。

「該死!」李麟神色陰沉,就差一點就可以幹掉第二人,徹底破開那重力結界。

「斯柯達,有本事和我單打獨鬥!」沙通天大聲吼道。

「老不要臉的,是你先人多欺負人少的。」李麟破口大罵,碰上這樣的極品不要臉真是李麟的不幸。

沙通天老臉一紅,確實是自己帶人圍殺李麟,只是沒想到對方如此兇猛,自己這些人聯手都拿不下他。

沙通天知道,不是李麟的實力強大,而是那神聖權杖太過恐怖。一權杖下去,不管什麼樣的強者一棒子打死,這變態的結果讓人畏手畏腳。不過剛剛那位西沙一族長老的自爆讓沙通天看到了希望。

他對著沙河通使個眼色,沙河通會意,一行四人迅速圍殺向李麟。

李麟冷笑,吃了一次虧還會吃第二次嗎?剛剛那個自爆的傢伙已經以神魂之體回歸,這些人如果效仿,李麟就算肉身再強悍也扛不住。畢竟現在的光明權杖攻擊力無雙,但是防護卻弱的很,否則李麟也不可能一炸就吐血,還引發體內的劇毒。

李麟抬手收起趙長老主持的那道陣盤,轉身就逃。

「小王八羔子哪裡逃!」沙通天大驚,他不怕李麟難纏,就怕李麟逃脫,畢竟李麟的身份擺在那裡,一但走漏消息,必然引起光明教廷和羅根家族反應。西沙一族最好的結果也只是逃離此地,這不是沙通天願意看到的。

「老東西,你殺不了我,你就等著光明教廷和羅根家族的報復吧!」李麟遠遠的吼道。整個人化為流行迅速逃逸。

沙通天瘋狂追趕,卻發現遠遠追之不及。

「小子,別以為跑得快就能夠逃脫。老夫布置了諸多後手,想要逃出天羅地那是做夢。」沙通天停下追擊,閃身進入地下,在一處隱秘之地有一座小傳送陣。

嗡——!

傳送陣光芒閃過,沙通天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看到沙通天消失,李麟本能的感到不安,不過他現在狀態很不好,體內的詭異毒素正在侵蝕他的身體,他不但不以光明權杖鎮壓。這就讓他失去了一張最強底牌。再加上剛剛西沙一族的強者自爆,讓他受創嚴重,臉色蒼白的嚇人。

「西沙一族,你們殺不了我就要承受我無邊的怒火。」李麟眼中殺機四射,心中已經將西沙一族列入必殺的名單。李麟不是沒被追殺過,但這次追殺卻偏偏出現在他剛剛突破至尊級,正是志得滿滿的。這無疑對他來說是一盆冷水,讓他心中鬱悶不已。

飛行中的李麟沒有發現,地面上一道隱秘的目光將他的行跡收入眼底。同時通過秘法傳遞出去。

在李麟前方十里之地,大地之下一座傳送陣開啟,沙通天滿臉冷笑的從地下飛出來。

「這片地域方圓千里之內都已經被老夫鋪設了空間傳送陣,任你速度再快也休想逃走。」沙通天這總事情不是做了一次兩次,此人心姓謹慎狡詐,這裡又不是他的老巢,沒有無邊沙海相助,他就相處了在地下建立空間傳送陣,通過空間傳送來彌補速度上的不足。不得不說他的想法得到了貫徹,很多強者因為不了解情況死在了他的伏擊之下。

而這次沙通天準備伏擊的人自然是李麟。他有信心接近對方給予李麟重創。而一旦李麟重創,就算用主宰聖器也未必有力氣催動,那讓所有強者垂涎的主宰聖器將成為他的囊中之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