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曜聲色低沉,微微帶著疑問:「你說,細辛要給念羲找圍棋老師?」

0

「嗯。」孟梓窈點頭,然後重點強調,「那個祁老師看起來水平很一般,您要不要……」給陸小姐打電話,阻止此事。

這句話沒等說出口,就被沈嘉曜愉悅的笑聲打斷。

男人興緻很高,開心極了:「想不到細辛現在就有當媽媽,的準備了,居然還知道給孩子報興趣班,日後,她一定會是個好媽媽。」

孟梓窈表示不想說話,並且很想掛電話。

沈總,您的腦迴路真的很令人費解啊!此言一出,這傲來國境內風雲變色,一陣金風吹過,自這皇宮大殿而起,席捲整個國境。

如同春風過處,地面本來被地震皸裂成網格的模樣,現在卻逐漸合攏,恢復了正常。

與此同時,天空漸起烏雲,片刻以後就落下了如幕般細雨,往日落在地底暗處的種子,跟着發芽。

「啊!是雨?」

「多日不曾見雨了!」

緊跟着無數百姓從無意識狀態醒來,他們共通感嘆這雨水沁人心脾,來的及時,同時也掃清了他們無數負面情緒。

風過,雨歇,這傲來國似乎什麼……

《我在西遊搶信仰》第一百八十二章搖人? 很快,張若塵發現,並不是須彌廟故意停在此處,而是前方的時間長河中,出現了劇烈的能量波動,阻擋了前行之路。

那股能量中,甚至包括時間奧義。

比須彌廟中更加強大的時間奧義。

時間在此處,變得無比紊亂。

在張若塵的視野中,時間長河很快消失不見,須彌廟懸浮在了漆黑無邊的宇宙中。

一隻巨大到無法看盡輪廓的鳳凰,從須彌廟的上空飛過,哪怕只是一根羽毛都有千里長。在神力的加持下,一根羽毛散發出來的光芒,就比一顆恆星更明亮。

張若塵只是向它看了一眼,便是雙瞳流血,體內修鍊出來的真理規則,斷掉了上百萬道。

這是一尊看都不能看的絕世強者!

從它身上散發出來的每一縷光芒,都蘊含極致的死亡神力。

張若塵並不是沒有見過神境中的大人物,比如殞神島主、龍主。

可是他見到的殞神島主和龍主,並不是全力以赴戰鬥的狀態,否則,這種級別的強者身上逸散出來的一縷氣,就能殺死他無數次。

張若塵毀得腸子都青了,早知道就不該好奇,使用真理之眼去看。

不調動真理規則,或許不會傷得這麼慘。

可是,不調動真理規則,以他現在的修為,根本看不清從上方飛過的是一隻鳳凰。修為差距之大,無法以言語形容。

「轟隆。」

振聾發聵的聲音傳來,張若塵剛剛恢復過來的耳膜,再次裂開。

……

一場神戰,能夠打得影響時間長河,可想而知這一戰是何等可怕。

千骨女帝早已從修鍊中驚醒,即便以她的修為和心境,臉色都顯得頗為蒼白,道:「好強的時間奧義波動,難怪能夠撼動時間長河。不對……」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時間奧義,留在了過去的時空?」

張若塵和千骨女帝各自隱藏在須彌廟中的一處角落,但是他們很快發現自己多慮了,正在混戰的諸神,根本沒有發現須彌廟。

顯然,廟中的空間奧義,發揮了作用。

「嘩!」

忽然,金色的柔和佛光,照亮整個宇宙空間。

張若塵那雙火辣辣疼痛的雙眼,在佛光中快速恢復過來,不再什麼都看不見,反而有一種清涼的感覺。

一道道渾厚的神靈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顯得很焦急:「大家一起出手,不要再有所保留,須彌禿驢在破境。」

一尊背上長著十八對血翼的不死血族神靈,站在一片浩浩蕩蕩的血雲中,身軀高達不知多少萬里,道:「阻止他,戰!」

「須彌若是破境成功,地獄界必定會付出慘痛的代價。」一位身上死氣比那隻鳳凰更加厚重的死族老者,如此說道。

這老者,身材矮小枯瘦,包括皮膚、頭髮、牙齒……,渾身上下都是藍色。

……

或許佛光對他不具有攻擊性,張若塵終於恢復視覺,在遙遠的空間之外,看見了盤膝而坐的須彌聖僧。

須彌聖僧身下漂浮着一片金色佛雲,渾身散發神聖之氣。

在他身後,是千瘡百孔的崑崙界。張若塵甚至可以看見,崑崙界的大陸輪廓,山川脈絡,河流線路,還有波光粼粼的海域。

渾身藍色的老者,有強大無邊的精神力,手持一支筆,在天地間勾畫,修改空間脈絡,直接調動來了一片星域,壓到須彌聖僧頭頂,鎮壓他所在的空間。

那是一座真正的星域,有大量恆星在裏面閃耀,有無數行星在圍繞恆星運轉。更有一尊尊地獄界神靈,飛落到星域中的恆星上,施展出神通打落下去。

神通如雨一般降下,擊穿須彌聖僧的佛光,將他淹沒。

如此手筆,震撼了張若塵的內心,同時眼中血絲密佈,只恨自己太過弱小,連在神威中站起身來的力量都沒有,無法參與進這場大戰。

但凡他有一戰之力,也要衝上去與須彌聖僧並肩作戰。

張若塵沒有注意到的是,從他眼中、耳中流淌出來的血液,滴落到了《六祖釋禪圖》上。

圖上的六祖,猶如活過來了一般,嘴唇輕動,發出一道道佛音。

這些佛音,只有張若塵一個人可以聽見,但,太過細微,所以被天外傳來一道道轟鳴聲淹沒。

所謂「六祖」,自然指的是從古至今,佛門誕生的第六位佛祖。

也是三十萬年前的二十四諸天之一。

「轟隆。」

如雨一般降落而下的神通,在須彌聖僧的身上,留下了數之不清的傷口。

渾身散發出濃厚死氣的鳳凰,一爪撕碎佛雲,擊在須彌聖僧的頭頂,打得他的頭蓋骨出現裂痕,嘴、鼻、耳、眼,七竅皆在淌血。

「噗嗤。」

背上長著十八對血翼的不死血族神靈,打出一桿神器級別的長矛,擊穿須彌聖僧的腹部,打碎了他的金身。

長矛,從須彌聖僧的背部飛出去,拖出一長串金色的鮮血。

那位不死血族神靈,衣袖一卷,所有金色佛血盡數吞入腹中,嘴裏發出長笑之聲。

但是聖僧未死,殘軀依舊盤坐虛空,擋在破破爛爛的崑崙界前方。

千骨女帝雙眼涕淚,忍無可忍,即便明知必死無疑,依舊化為一道神光,向須彌廟外衝去。

還未衝出廟門,一道神勁氣浪從遠處湧來,拍打在她身上,將她打得倒飛而回,摔入進了大殿中,發出一聲悶響。

強如女帝,在這種級別的神戰中,依舊弱小得如同稻草人。

雖然早就已經知曉,這一戰的結局,張若塵卻依舊悲痛萬分,前所未有的渴望強大的力量。

「須彌,別再掙扎了,看我先吞噬了你的時間奧義,從此之後,宇宙的時間由我修辰來執掌。」

鎮壓在須彌聖僧頭頂上方的星空中,一顆恆星上,飛出一道明亮的光點。

此神,張若塵再熟悉不過,正是修辰天神。

十萬年前的修辰天神,並不是一道神魂之體,而是修羅族神靈中,最頂尖級別的存在。它飛落而下,天地間的時間印記光點自動顯現出來,化為一座明亮至極的時間之海。

這座時間之海散發出來的光華,比那隻鳳凰都弱不了太多。

修辰天神的嘴裏,吐出一枚神珠。

神珠懸浮在時間之海的中心,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將須彌聖僧身上逸散出來的時間奧義,源源不斷吸收過去。

一邊吸收時間奧義,修辰天神一邊長笑:「本神將神源煉成了一件神器,時間源珠,就是用來對付你,吞噬你的時間奧義。」

「從此之後,世間不再有須彌,只有修辰天神,不,本神的稱號該改為時間之主。得到你擁有的所有時間奧義,將是我衝擊修羅族第一強者的最大依仗。」

看到修辰天神如此囂張的模樣,張若塵便是怒火萬丈。

修辰天神的實力的確強大,能奪取須彌聖僧的時間奧義,但是它居然敢自稱什麼時間之主,若不是在十萬年後親眼見過它被血絕戰神毒打,張若塵怕是就信了!

憤怒間,張若塵自己都沒有發現,他居然抵擋住了各方傳來的神威,從地上站了起來。他自己更沒注意到的事,身體正被《六祖釋禪圖》散發出來的佛光籠罩。

「戰!」

旁邊的大殿中,響起女帝的一聲長嘯。

緊接着,讓張若塵驚掉下巴的一幕出現。只見,須彌聖僧的殘破身軀,竟然從殿中走了出來,身上佛光四射,神威浩蕩。

不對!

不是須彌聖僧,是千骨女帝。

張若塵在須彌聖僧這具屍身的眉心,看見了變得只有螞蟻大小的千骨女帝。屍身的眉心,有明亮的佛光浮現,將她的身體隱藏。

張若塵若不是知曉聖僧已死,仔細看了一眼,說不一定真會被嚇住。

「女帝這手段有些厲害,也不知是什麼秘術?莫非是要駕馭聖僧的屍骸,征戰那些神境中的超級巨頭?如此一來,這片時空中,豈不是出現了兩位聖僧?一位活着,一位已經死去。」

張若塵的目光,投向遠處被一片星空鎮壓,被時間之海吞噬的那位須彌聖僧,發現聖僧的周圍空間中,浮現出一團團光芒。

每一團光芒中,都綻放出一朵佛蓮。

化為一片花海。

整個宇宙空間中,響起浩蕩的佛音,像是從古至今的所有僧人,全部都坐在一起,誦念經卷,聲音忽遠忽近。

有一道道模糊的佛影,在星空中顯現出來。

有的佛影巨大,一隻佛手,都比懸浮在須彌聖僧頭頂的星空更大。有的佛影,只有正常人類大小,盤膝而坐。

須彌聖僧身上爆發出來的佛光,每一瞬間,都比上一瞬間,明亮十倍。

只聽見修辰天神一聲驚呼:「不好,須彌終究還是破入那個境界了,萬佛朝宗,佛祖出世,第七位佛祖……啊……」

「嘭!」

隨着一道慘叫聲響起,時間之海和修辰天神被須彌聖僧袖中飛出的日晷,碾碎成了齏粉。

即便修辰天神的本體是時間神玉,也抵擋不住達到佛祖層次的須彌聖僧的一擊。

隨着修辰天神被碾殺,那顆位於時間之海中心的時間源珠,被日晷轟飛,向須彌廟所在的方向飛了過來。

要知道,這顆時間源珠是修辰天神以自己的神源,煉製成的神器,更是吸收了大量時間奧義,可謂世間至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