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又菱開心起來,想著正好可以介紹楊大哥給姐夫和姐姐認識。

0

楊大郎覺得自己今天也沒有好好收拾收拾,想著要不要換身衣服。

楊大郎說道:「你們先坐一會兒,我回屋收拾一下。」

君心應猶在 沈小弟有些奇怪:「一個大男人出門還有什麼好收拾的?」

沈又菱說道:「你以為誰都跟你說的。」

沈小弟哼了一聲,覺得自己是不拘小節,自己才是一個大男人該有的樣子。

沈又菱不想跟小弟拌嘴,耐心的等著楊大哥出來。

楊大郎進了屋裡,想要找出自己最好的一身衣服。

換上之後就覺得格外彆扭,哪哪都不對勁兒。

楊大郎覺得自己很奇怪,又換回了自己之前的衣服。

楊大郎走出來說道:「我們走吧。」

沈又菱和沈小弟見楊大哥也沒有換衣服,就有些奇怪楊大哥進屋裡幹什麼去了?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兩人誰都沒有問出口。

三人走出屋子,楊大郎上了鎖。

沈又菱說道:「我們家裡還有一個小姑娘,她膽子特別小,你可不要嚇著她。」

楊大郎有些奇怪,不明白又菱為什麼會這樣說。

沈又菱說道:「這個小姑娘身世特別可憐,我姐夫的朋友在路邊見到她快要餓死了,就把她送到了我們家,我們家收養了她。」

楊大郎點了點頭,又想明白了。

又覺得沈家人都很溫暖。

因為就自己所知,沈家條件也不是太好,家裡也有三個孩子,雖然老大已經出嫁了,但是生活還是勉強過得去。

沈家能收養這個小姑娘,足以說明沈家人都很善良。

楊大郎有些困惑:「你姐夫的朋友撿到這個小姑娘,為什麼會送到你們家呢?」

沈又菱說:「我姐夫的朋友也是個大男人啊,家裡也沒有其他的人,不方便照顧一個小姑娘。」

「我姐夫的朋友人很好,不僅救了人家小姑娘,還留下一些銀錢,讓我們善待她。」

楊大郎有些明白了,心想到,又菱的姐夫和他朋友都不差錢。

用錢能解決的事情都不是大事。

楊大郎想的沒有錯。

沈又菱和炎龍宇都有這樣的想法,只要能用錢解決,那都是小事情,不值得放在心上。

沈曼兒不知道又菱帶楊大哥回家做客了。

曼兒這個時候剛剛睡醒,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

沈曼兒是自然醒的,而是做了一個噩夢。

炎龍宇見曼兒冷汗都出來了,連忙摟住曼兒安撫她。

「曼兒,沒事了,別害怕。」

沈曼兒平復了一會兒情緒,才從剛才的驚恐中脫離出來。

炎龍宇說:「怎麼會突然做噩夢?是不是最近壓力太大了,還是多休息一下吧。」

沈曼兒說:「跟那個沒關係,可能是我最近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足球裁決天下 炎龍宇不明白,以前的事情,為什麼會是噩夢?

沈曼兒沒有那麼害怕了,開口道:「我上大學的時候,有一次我朋友的手機壞了,我陪她去市裡的售後修手機。」

「修好手機之後已經是中午了,我們兩個決定去吃飯。當時要過一個紅綠燈的路口。」

「我們旁邊站著一位老人,他手裡拿著一根棍子,身上背了一個包。」

「我當時意識到他是個盲人。當時綠燈亮了我和我的朋友,就直接到了馬路對面。」

炎龍宇想,會不會是曼兒沒有去扶那個老人,那個老人出了事情,所以曼兒才會做這個噩夢呢?

沈曼兒接著說道:「我當時以為老人有經驗,他能很順利的過馬路呢。」

「結果我回頭去看他,他走到了中間的位置,中間有柵欄,這時紅燈亮了,車開始開動。」

「老人的位置很安全,但我很擔心他。」

「我跟朋友說,等一會兒綠燈了,我們兩個就把他扶到馬路這邊來。很慶幸我朋友也同意了。」

緋聞男神:首席誘妻成癮 「紅燈遲遲沒有變綠。我實在是擔心那個老人的安慰,恰好這時候並沒有車經過。我和朋友就趕緊過去,把那個老人扶了過來。」

「老人雖然過來了,但是大街上到處都是車,我依然很擔心他。」

「我問他到底想去什麼地方,路上到處都是車,要注意安全。可是我聽不懂老人說什麼。」

「我朋友讓我別管了,因為我們不可能一直跟著這位老人。」

「我也明白這個道理,但真的很擔心,因為那附近有好幾個大的購物商場,車流量很大。」

「到處都是車。老人雖然已經來到了這邊,但是路邊停著很多車,他就用手機的那根棍,摸索著往前走,經常就被停放的車擋了去路。」

「我真的很擔心他,但是我又無法為他做什麼。後來我和朋友去吃了飯,然後去逛了街,就把這件事情忘了。」

「我以為我忘了,原來他一直在我記憶深處。我真的很害怕他出事。」

炎龍宇安慰沈曼兒:「曼兒,不要想那麼多了,你能扶著她過馬路,那肯定還會有別的好心人幫助他。」

沈曼兒希望真的是這樣。

「我做的夢裡面,又碰見了那個老人,他還是在馬路上用棍子摸索。經常被車擋了去路。我太害怕他出事了,就被嚇醒了。」

「炎龍宇,你說我是不是特別沒用,每次碰到這樣的事情都沒有辦法解決。」

炎龍宇說道:「曼兒不要自責,那時候你只是個大學生,經濟上還不獨立,又能幫到誰呢?」

「更何況還有那麼多開車的人,他們都沒有人幫忙。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沈曼兒痛苦的搖了搖頭,說道:「我什麼也沒做到,這樣的事情不是一回了,我什麼也幫不上忙。」

「有的時候我就覺得自己是偽善。我特別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炎龍宇知道曼兒善良,但是不一樣曼兒因為自己沒有幫到別人,就陷入自責。

「曼兒,你千萬不能這樣想。什麼樣的善良才是真正的善良呢?曼兒,你已經做得很好了。很多人並沒有伸出援手,你已經做到了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了。」

沈曼兒搖了搖頭,希望自己以後能夠強大吧,能真正幫助那些自己想幫助的人。 難過

沈曼兒的心情很難過,毫無緣由的。

也不能說是毫無緣由的吧。炎龍宇出去辦事了,自己一個人在家裡,很無聊。自己可以回沈家,但是自己一個人回去也讓人覺得難過。

沈曼兒很害怕一個人,雖然這並沒有什麼。

一個人的時候,有時候覺得是自由,有時候覺得自己被全世界拋棄了。

恰好今天又是陰天了,沈曼兒覺得心情更糟了。

沈曼兒試圖讓自己進入到工作狀態,果然不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而是集中到自己手頭上的事情,心情就會好很多。

沈曼兒從工作上得到的成就感讓她的難過心情消散了些許。

沈曼兒打起精神,不想讓毫無道理可言的情緒影響自己。

沈曼兒決定還是回沈家看看,雖然工作能轉移自己的情緒,但只要自己一個人打著還是會有消極情緒。

沈曼兒回到了沈家,沈家人都很高興。

尤其是沈又菱,沈又菱恰好帶楊大郎來家裡做客,想把楊大哥介紹給家人認識。

沈又菱奇怪道:「姐夫怎麼沒有來?」

沈曼兒說:「他有事情出門了。」

沈曼兒雖然很能理解,但是心情上還是有些難過。

沈又菱點了點頭,有些可惜的說道:「楊大哥,下次有機會再帶你認識我姐夫。」

楊大郎點了點頭。

沈曼兒這才認真打量了楊大郎。

沈曼兒想起又菱跟自己說過,楊大郎是個可憐人,沈曼兒想到,不要因為自己難過的情緒,而影響了其他人。

沈曼兒和楊大郎說話。

「歡迎來我們家做客,之前聽又菱提起過你,她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吧。」

楊大郎趕緊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又菱很懂事。」

沈又菱說道:「我怎麼會麻煩楊大哥呢。」

沈又菱心裡想到,我一共和楊大哥才見過兩面,怎麼會會麻煩到人家呢?

沈曼兒要是知道沈又菱怎麼想的,肯定會說,你才跟人家見了面,就能邀請人家來家裡做客,你真是自來熟呀。

沈曼兒突然想到,姐夫沒有來的話,那也沒有辦法成了那個吃姐夫做的菜了。

真是可惜。

不過以後會有機會的。沈又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想,就是下意識的這樣覺得。

楊大郎說道:「我們那靈稻已經種下了,聽又菱說,你們還沒有開始種,我就想來幫幫忙。」

沈曼兒不想麻煩還沒有那麼熟悉的人。

上司惹不起 沈母也覺得如果人家要幫忙,自己是要支付工錢的。

楊大郎想讓沈家人接受自己的好意,說道:「我進來真的是閑的發慌,只有一身力氣,你們就讓我來幫忙吧。」

楊大郎見沈母還有些遲疑,也知道應該打消沈母的疑慮,自己才能順理成章的來這裡。

楊大郎說:「我自己一個人在家,我只會幹活,做飯什麼的我不拿手。如果可以的話,我能留下來一起吃飯嗎?」

沈母想到了又菱跟自己說過的,楊大郎身世可憐,沈母立即就動搖了。

「當然可以,不過我們家做的飯也很普通。你想什麼時候來吃都可以。你和又菱是朋友,不用見外。」

楊大郎欣喜的點了點頭,自己也是有朋友的人了。

沈家人都很心善和心軟,只要有人在沈家人稍微示弱,沈家人就會心軟的一塌糊塗。

沈曼兒原本也就是這樣的人,只感嘆自己和異世的沈家真是太有緣分了。

雖然沈曼兒經常面無表情,讓人覺得很冷漠,但是她確實世界上最溫暖的那種人。

沈曼兒不喜歡這種性格,她寧願自己真的冷冰冰的,這樣就不會被很多自己不喜歡或者不願意的事情影響了。

沈曼兒的姐姐也是這樣的人,姐姐比沈曼兒幹練,有決斷,但還是不好意思拒絕別人的請求。

姐姐有一次受邀去當伴娘,姐姐很不想去,但是又礙於同學關係,不好拒絕,曾經跟沈曼兒交流過。

沈曼兒也想不出好的拒絕方法,但是自己又是真的不想去。

沈曼兒也有這樣的經歷,不止一次。

記憶很深刻的是,有一次朋友的手機壞了,想去售後修復。

從沈曼兒的學校去市裡要坐大巴車上高速一個多小時,到了市裡還要坐將近一個小時的公交,才能到達售後點。

一來一回花費時間金錢並不少,還耗費精力。光路費就能在學校的手機維修店裡把手機修好了。

而且朋友的手機只是小毛病,開不了機只要刷機就可以了。並不用更換零件,也就意味著並不需要很高的技術。

在任何一個維修店裡都能修好。而且花不了多少時間和金錢。

沈曼兒無法理解朋友為什麼非要去售後,而不是先選擇在學校的維修店裡打聽一下。

如果修不好或者花費太高,就去售後,這是明顯更好的解決辦法。

但是朋友只相信售後,根本就沒打算在別的地方解決這個問題。

沈曼兒想不懂為什麼不用更簡單的方法解決問題。

明顯時間金錢和精力都很重要,不應該花費這麼多去解決一個小問題。

但是沒辦法,朋友很固執,根本不考慮其他的解決方案,只相信自己嗯判斷。

只因為她的手機上次也是在售後修復的。但是上次花費了五百多元錢。明顯不值得。

這次居然還是考慮售後,沈曼兒只能相信是因為朋友有錢。

因為沈曼兒也搞不懂還有什麼其他的原由能讓朋友在明顯沒有得到更好的解決的情況下,依舊選擇原來的方法。

雖然沈曼兒因為這麼多理由不想去,但是沈曼兒不好意思拒絕,總覺得自己的借口蒼白無力。

雖然在沈曼兒看來,自己明顯更有道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