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月說完便把手上剛剛拿過來的湯婆子遞給了離夜。

0

「音磨谷?」離夜手裡抱著湯婆子,起身向著睡榻四周忘了忘。

汐月看到離夜起身,趕緊上前拿起一件兔毛大衣披在了離夜的身上。

「這谷里風大,現在又是寒冬,還請娘娘注意身體,小心中了風寒!」

離夜回頭看向汐月,露出一張嚴肅的表情:「知道風寒大,還讓我睡在這四面環山的地方?」

汐月……「呃……呵呵,其實這裡是我們王爺特別喜歡的地方,而且您睡在這裡的時候,王爺都是設下結界的。」

離夜聽完汐月的話,頓時覺得這古代的結界是個好東西。

視妻如命 可以隔熱、隔冷、隔噪音,更厲害的還有隔偷窺,隔襲擊。

這結界簡直就是現世隔音玻璃、防偷窺玻璃,外加防彈玻璃的結合體——萬能結界。

離夜抱怨一通,最後把目光對上了汐月。

「你,不是在莫羅國嗎?」指著汐月問到。

扶掉眼前的手指,汐月走上前,輕輕福了福腰身,同時露出一抹賊笑。

「我是佟護法特意從莫羅國帶來的,說是~~」汐月故意買個關子,上前挎住了離夜的臂彎。

「佟護法讓來我伺候未來的榮王妃、這音磨谷的尊主夫人,你猜她是誰?」

離夜……臉色羞紅:「不知道!」

「不知道?看來還是本王做的不夠!」

好聽的說話聲從離夜身後響起,接著便看到北冥夜跟著佟祿從瀑布後面走了過來。

「汐月見過尊主!」

離夜……這丫頭還真是情商高,在莫羅國知道尊稱北冥夜為王爺,到了這音磨谷便改口尊稱北冥夜為尊主。

「汐月啊,雪硯好像睡醒了!」

經佟祿這麼一提醒,汐月趕緊的退下。

待到汐月退下之後,佟祿朝著身後擺了擺手,接著一群侍女端著一些果品點心,陸陸續續的送到榻前的一張茶桌上面。

「可是惡壞了吧!」北冥夜坐到茶桌前,抬手到了兩杯熱茶,執起一杯遞給了離夜。

「先喝點暖暖身子!」

離夜睡了多久她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自己睜開眼睛的時候,便來到了這音磨谷。

摸摸肚子還真是有點餓。

於是抱著湯婆子坐到了茶桌前。

「我睡了多久?」

北冥夜執起自己一個人茶杯,輕抿一口:「不多!差不多五天!」 端起北冥夜遞過來的茶水,離夜一口飲盡。

「怎麼樣?」

「啊?什麼怎麼樣?」

低頭飲茶的北冥夜,突然開口問離夜,使得離夜措手不防,差點嗆著嗓子。

「怎麼這麼不小心?」北冥夜放下手裡的茶杯,拿出一張帕子走到離夜身前,伸手撈起離夜至自己的胸前,執起帕子幫著離夜輕輕逝去嘴角的茶漬。

「剛才我過來的時候,聽到你與汐月說,你不知道誰是本王的榮王妃,這魔音谷的尊主夫人?」

本就在幫著離夜擦拭離嘴角的北冥夜,突然之間夾住了離夜的下巴。

「現在可是知道了?」

「我,不,不,知……」

「看來還是我下手太輕了,家教上的不嚴格,待改!」說著,北冥夜稍稍加大了手上的力氣。

離夜被北冥夜擒著下巴,很是不舒服,不僅下巴頦疼,就連張嘴閉嘴說話都很費勁。

「我我我……」離夜咧著嘴巴呵呵到。

北冥夜壞笑,盯著離夜的眼睛:「可是想好了怎麼回答?」

離夜點頭。

北冥夜稍稍放鬆了下手上的力氣:「哦!那你說說看,本王的王妃是誰?還有這音磨谷的尊主夫人又是誰?」

離夜……這他媽是玩的什麼遊戲?

「怎麼不說話?生氣了嗎?」北冥夜看著離夜緊蹙的眉頭,不由的笑聲出口:「呵呵,傻丫頭,我怎麼捨得讓你生氣!」

鉗制下巴的手指,輕輕摩擦著殷紅的朱唇,北冥夜突然勾起離夜的下巴,緩緩底下了自己的頭……

NND,這可是老娘滴初吻啊!

片刻后……

呼……呼……

「北冥夜,你這是草菅人命!」

圈起來食指,北冥夜輕輕敲一下離夜的腦門后又勾了勾離夜的鼻尖。

「我的榮王妃,我的尊主夫人!」

聽到北冥夜說的這麼直白,離夜的臉頰瞬時彤紅。

哈哈哈哈……

北冥夜看到離夜臉色彤紅,大笑一聲,再次坐到了茶桌前。

「你已經睡了五天,怕是肚子裡面空的很,先坐下吃點東西,一會兒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去哪裡啊?」離夜站在茶桌前不停的活動著自己的下巴頦問到。

「先吃飯,到時候你便知道了!」

離夜坐下來,看著桌上的食物,才知道什麼叫做美食,這桌面上擺放的吃食,從天上飛的到這海里游的,應有盡有。

「會不會太浪費了?」離夜問到。

「不會!還怕你吃不飽?」北冥夜淡淡回到。

「真的?」離夜又問。

北冥夜點頭。

「那好!這樣的,再來二十份!」

「你?」北冥夜驚!

獵妻成癮 「打包!」

離夜邊吃著桌面上的東西,便想著怎樣才能找到幽冥幻境的實際入口。

如果自己的族人一直待在幽冥幻境,日常吃喝這一塊的難題不解決的話,便將會是鳳璃國生存下去的一個很大的阻力。

「你在想什麼?」

北冥夜看到離夜滿不在心的樣子,便知道離夜又神遊了起來。

離夜回神,有些尷尬,看到自己面前堆積如山的食物,有點苦笑不得!

「北冥夜,你這是認真的嗎?是要撐死我的意思嗎?」離夜笑問。 北冥夜陪著離夜吃完東西之後,便招呼佟祿帶路,一起向著瀑布後面走去。

輕石板橋上淌著瀑布滴落下來的水珠,離夜踩在上面盡然有一種回到夏天的感覺。

「當心腳下濕滑!」北冥夜執手拉起離夜的小手,緊緊鑽在手心。

怕離夜摔倒,很是小心的扶著離夜向著瀑布后的一方洞口走去。

「我們要去哪裡?」離夜看著洞口漆黑的岩漿問到。

「夫人不必著急,一會兒進去便知!」

三人大約走了半個時辰。山洞突然間變得暖和起來。

不像方才進洞時,那麼的清冷。

「北冥夜?」

「叫我『夜』,或者夫君!」

離夜……這是想要不拿彩禮錢,白得嗎?

開局就當世無敵了 「在沒有下聘,明媒正娶之前,我離夜一直都是單身,不歸誰管,不掛誰的名號!」

「噗~~」

佟祿走在前面,聽離夜這麼一說,不厚道的笑出了聲。

這未來的尊主夫人,怕是在給自己尊主要聘禮呢?

連佟祿都能聽出的門道,北冥夜怎能聽不出來。

扶著離夜嘿嘿一笑:「等回到容王府,我讓汐月跟著管家好好的幫著您清點一下名下的財產!」

瞧瞧,瞧瞧!

離夜轉即瞅著北冥夜:「沒看出來啊?挺會哄女孩子開心啊?」

「哪裡,我只在你面前能夠變得很會說,至於其他人,那要看心情!」

離夜:「那你看到我是啥心情?」

「想知道嗎?」北冥夜突然把頭探到離夜的面前問到。

離夜……「我還是不想知道了!」

……離夜分割線……

三個人很快走到了洞口深處!

在一個碩大的岩洞裡面,聚集了將近千把人,這些人在看到北冥夜的時候,全部低頭跪拜!

「恭迎尊主、尊主夫人回谷!」

在眾多人的祝賀下,北冥夜一把拉過離夜的手,緩緩走進洞口內一座修建的很是奢華的大殿之上。

在大殿的正中央,北冥夜停步,拉著離夜的手高高舉起。

台下的人看到那兩隻高高舉起的手指,全部跪與地面上叩拜。

「吾等參見尊主,尊主夫人!」

隨著大殿上的吶喊聲,北冥夜連同離夜高高舉起的手指上,兩枚戒指發出兩道彩色的光芒,在半空中相互纏繞,最終結合在一起,平分成兩束光芒,飛進離夜與北冥夜的眉心。

離夜順著光束看向自己手上帶著的戒指,有些疑惑:這玉扳指我不是摘掉了嗎?怎麼今日又戴在了手上?難道是?

抬頭看向北冥夜,離夜內心一陣驚疑。

怕是這戒指,便是這音磨谷尊主夫人的象徵,但凡這個戒指在誰的手上,誰便會是這音磨谷的尊主夫人!

經過光束的洗禮,冥夜原本紫色的眼眸便成了深藍,而離夜,眉心的那朵桃花突然向著左邊的眉骨飛出許多桃花瓣!

北冥夜抬眼看了一下面前的臣使,高高抬起袖袍。

「起來吧!」

「謝尊主殿下!」

隨後拉起離夜的小手向著大殿上的主位走去。

「從今日起,我身旁的這位女子便是我們音磨谷的尊主夫人——夜夫人!」

殿前眾弟子聽到北冥夜的話,瞬時送了一口氣。 北冥夜當著全魔族的弟子昭告了離夜是尊主夫人,並且又重新把魔戒戴在了離夜的手上。

現世離夜看到的求婚太多了,但是真真參與到的卻是沒有,今日冊封尊主夫人,離夜感覺就像是在參加自己的婚禮。

雖說有點蒙,但還是知道發生了什麼。

當下北冥夜給她手指頭上拴個魔戒的時候,離夜就知道,怕是這輩子都無法逃脫。

而這魔戒就好比是現世的婚戒一樣,只要帶上了就不能輕易的摘下來。

離夜成了尊主夫人之後,變跟著北冥夜在音磨谷小呆了幾日。

終是要成婚嫁娶,在音磨谷住了幾天之後,北冥夜便領著離夜去莫羅國。

因為想要成為榮王妃,首先要得到沁怡王的首肯。

要不然榮王妃的頭銜怕是皇家不給冊封!

兩人再次回到莫羅國的時候,已經是寒冬臘月。

這天一早上,榮王府里來了很多下人。

接著北冥夜便迎來了第一位貴客,那便是莫羅國當今的太子爺——北冥軒轅!

「夜兒,你真的想好了,要找一個來歷不明的孤女做這榮王府的女主人?做你北冥夜的榮王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