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草之間滲透出一絲絲紅色,納甲土屍立即意識到那就是藍小嬌的隱匿之中,他手裡的裂空奪魄槍對著那縷血絲的地方狠狠地刺了下去。

0

那血絲迅速散開,就像一條魚一樣鑽入另外草叢之中,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再次扎向草叢之中,那紅色血又鑽到另外草叢之中,隱隱約約看到了一絲藍色。

「哦,藍小嬌在這裡,她受傷了!」納甲土屍驚呼道,他一腳踩了上去,砰的一聲,水濺起,地面上留下一個腳印。

眾人聽到納甲土屍的喊叫,立即朝著納甲土屍奔跑過來,「哦,藍小嬌在什麼地方?」代傑掄起碎裂狼牙棒胡亂砸著,砸得水四處飛濺。

「呃,大家不要一擁而上,迅速散開,要不然她趁機逃走了!」江帆急忙喊道。

聽到江帆的喊叫聲,眾人迅速散開,納甲土屍提鼻子聞竟然沒有聞到血腥味了,「呃,藍小嬌氣味沒有了!」納甲土屍驚訝道。

「哦,這裡有紅色!」江小邪喊叫著,他掄起裂空奪魂棒對著地面猛砸,一連幾下,地面被砸出一個坑來。

「呃,小邪,停下,一點慘叫聲都沒有,藍小嬌肯定不在這裡。」王旭擺手道。

「呃,我剛才明明看到了紅色啊!」江小邪驚訝道,他用裂空奪魂棒撥弄地面,沒有看到任何紅色,「呃,也許被她逃脫了!」江小邪驚訝道。

江帆十分震驚,這個藍小嬌隱匿術也太高超了,這麼多人都無法找到她,她的化水隱匿術真是太高明了,不過還是天下雨也對她極為有利,地面上都是水,更利於她的隱匿。

如果不下雨的話,那藍小嬌就沒有那麼容易隱匿了,她也不可能這麼快隱匿在積水裡面,她早就被眾人殺死了。

眾人尋找了幾分鐘沒有發現藍小嬌的絲毫蹤跡,「呃,主人,找不到藍小嬌啊!」納甲土屍搖頭道。

「傻蛋,你聞不到她的氣味嗎?」柳小岩驚訝道。


納甲土屍搖頭道:「不知怎麼回事,我開始還聞到了藍小嬌的氣味,現在聞不到了,她是不是已經逃走了!」

「不可能吧,她已經受了重傷,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逃走了,我覺得她肯定就隱匿在這裡。」柳小岩搖頭道。

「可是我們把這裡都找遍了,都沒有發現藍小嬌呢!」納甲土屍皺眉道,他用力地嗅著空氣,可是一點血腥味和藍小嬌的氣味都聞不到。

江帆對著代傑招手道:「代傑,你過來,守在這裡!」

代傑立即走到江帆身邊,江帆走了過去,他仔細察看地形,手摸著下巴,「我靠,藍小嬌不可能這麼快逃走的,她肯定還隱匿在這裡的。」江帆皺眉道。

「老大,藍小嬌會不會隱匿道去前面的樹林里去了?」王旭手指著前面大約一百多米的樹林道。

江帆搖頭道:「莫說樹林距離這麼遠,她不方便去,更重要的是她擅長水遁術,她是絕對不會進入樹林之中的,她應該還在這地面的水裡面。」

「老大,除了剛才傻蛋發現她蹤跡外,我們剛才把這裡都尋找了一遍,沒有發現她的蹤跡啊!會不會離開這裡了?」王旭皺眉道。

江帆望著地面的積水,有些積水很深,還有的積水順著雨水流動,發出嘩啦啦的聲音。當他順著流動雨水看到地面上有個一米多深的小坑的時候,他眼睛一亮。

這小坑是納甲土屍裂空奪魄槍留下的,就是開始發現藍小嬌的時候,用裂空奪魄槍扎地面留下的小坑。

江帆迅速走到小坑旁邊,他望著小坑裡的水,運用符籙寶鼎的能量透視,江帆看到水坑裡面最深處有一絲絲藍色的水,那就是隱匿的藍小嬌。

江帆嘴裡露出一絲冷笑,他對著納甲土屍招手,示意他把裂空奪魄槍遞給自己。納甲土屍把裂空奪魄槍遞給江帆手裡,他剛才說話,被江帆做了一個噓聲打斷了。

江帆握著裂空奪魄槍對著水坑裡猛地刺了下去,只聽到水裡發出一聲慘叫,江帆提起裂空奪魄槍,槍尖上帶著藍色的水。

「哼,你果然隱匿在這裡!」江帆冷笑道,他猛地抖動裂空奪魄槍。

只見槍尖上藍色的水迅速地朝著山腳下逃逸,江帆一揮手,空間禁錮,藍色的水被禁錮在空間之中了。

「哼,藍小嬌,你逃不掉了!」江帆冷笑道。

藍色水變成了人形,正是藍小嬌,她頭髮散亂,光著身子,嘴角流著血,喘息道:「江帆,我和你遠日無怨近日無仇,你為何要殺我?」

「哼,因為你殘害生命!為了煉製邪物,你殺死了那麼多孕婦和嬰兒,你罪大惡極,因此你該死!」江帆冷哼道。

「哈哈,什麼叫殘害生命,生命生出來不就是肉弱強食,強者生存的規則么!這世道上哪一個人每天不是在殘害生命呢!你竟然說我殘害生命,真是笑話!只不過我沒有你強大而已!」藍小嬌狂笑道,她笑得血噴了出來。

「你胡說!我們怎麼殘害生命了?」柳小岩怒罵道。

藍小嬌望著柳小岩,「你們平日中吃的符豬、符雞不就是殘害生命么!」藍小嬌冷笑道。

「哼,符豬和符雞本來就是我們人類吃的食物,怎麼算是殘害生命呢!你簡直是胡說八道!」柳小岩冷笑道。

「哈哈,符豬和符雞的命就不是生命,就你們人類就生命珍貴么!你們殺符豬和我殺人是沒有區別的!」藍小嬌狂笑道。

「你放屁!你這邪惡的女人,你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你去死吧!」柳小岩拿起寒冰碎裂劍刺了過去。

撲哧!寒冰碎裂劍沒入了藍小嬌的身體之中,她狂笑道:「哈哈,你是殺不死我的!就算你殺死我的肉身,我的元神還在,我們會找你們報仇的!」

柳小岩吃驚地望著藍小嬌,「哼,我就不信殺不死你!」她舉劍再次刺了過去。

突然江帆一把拉住柳小岩胳膊,「小岩,你這樣是殺不死她的!讓傻蛋來殺她吧!」江帆微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藍小嬌聽到讓納甲土屍出手,她露出驚慌之色,「江帆,你敢殺我,我師傅不會放過你的!」藍小嬌惡狠狠道。

江帆微笑地望著藍小嬌,「呵呵,你師傅是誰?」江帆冷笑地望著藍小嬌。

「我師傅是邪符師何明月,你總該知道吧?」藍小嬌頗為得意道。

江帆根本不知道誰是何明月,對於邪符師江帆知道不多,可是柳小岩知道邪符師何明月,她吃驚道:「你是何明月的弟子?」

「是的,怎麼樣?你們只要殺了我,我師傅不會放過你們的!」藍小嬌點頭道。

「你胡說,據我所知邪符師何明月可不會殺人煉製邪物的,你怎麼會是她的弟子!」柳小岩冷笑道。

「信不信由你!」藍小嬌冷笑道。

江帆望著柳小岩,「小岩,邪符師何明月是什麼人?」江帆驚訝道。

「邪符師何明月是邪符師裡面資格最老的邪符師,很多年前的時候據說她已經達到大邪符師的境界了,現在恐怕已經是邪符靈境界了!」柳小岩解釋道。

「實話告訴你吧,我的師傅何明月已經達到邪符靈境界了!只要你們敢殺死,那你們就死定了!」藍小嬌望著江帆道。

「哼,藍小嬌,據我所知邪符師何明月可修鍊邪符咒,從來不亂殺無辜的!你竟然殘害孕婦和嬰兒,你怎麼可能是她的弟子!你就不要冒充她的網弟子了!」柳小岩冷哼道。

「哈哈,你們根本就不了解何明月,她怎麼不殺人,她殺死的人比我還多呢!你們怎麼知道她不亂殺無辜,她手裡的那些邪物,哪一件不是用人骨頭煉製的!」藍小嬌狂笑起來,她就像瘋了一樣。

「小岩,少和這種邪惡的女人啰嗦,殺了她!」馮玉蘭惡狠狠道,她早就看不慣藍小嬌說話了。

「對,殺了她,這種人人太壞了,連師父都誹謗,真不知道她師傅怎麼收了這種女弟子!」馮玉花點頭道。


「哈哈,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你們殺死的人不比我少!你們就像我的師妹戴莉娜一樣虛偽,修鍊邪符,使用的都是人骨頭,哪能不殺人,誰信!」藍小嬌大笑起來,她嘴裡又吐出一口血來。

江帆聽到了戴莉娜的名字,他吃了一驚,「藍小嬌,戴莉娜是你師妹?」江帆驚訝道,沒想到藍小嬌竟然是戴莉娜的師姐,這點真是出乎意料的。

藍小嬌望著江帆,「你好像認識戴莉娜吧?她是不是殺人被你碰到了?你千萬不要被她外表欺騙了,她殺死的人可不比我少呢!」藍小嬌猜出江帆肯定認識戴莉娜。

戴莉娜在江帆心中的印象頓時跌到最低谷,藍小嬌這種殺害孕婦和嬰兒的邪惡女人竟然是戴莉娜的師姐,難道戴莉娜一直是裝的?

看到江帆沉默不語,柳小岩急忙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不要聽這女人胡言亂語,殺死她!」

納甲土屍沒敢動手,望著江帆,江帆不發號施令,他不敢動手殺藍小嬌。柳小岩看出納甲土屍不敢動手,她拉著江帆胳膊道:「江帆,時間不早了,這壞女人怎麼處置呢?」


江帆望著藍小嬌,對著納甲土屍擺手道:「傻蛋,你解決掉她吧!」

納甲土屍大喜,「嘿嘿,主人,就把她交給小的吧,小的把她陰氣吸幹了!」納甲土屍走到藍小嬌身邊,伸出手掌按在她的頭頂上。

隨即納甲土屍吸取藍小嬌的陰氣,藍小嬌露出驚恐之色,「混蛋,你放開我,不要吸我的陰氣!」藍小嬌驚呼道。

「嘿嘿,老子要吸干你的陰氣,把你吸干,看你以後還怎麼去害人!」納甲土屍壞笑道。

嘶嘶!納甲土屍頭頂上冒出黑氣,只見藍小嬌的臉變得慘白,她的身子迅速萎縮,片刻之中,藍小嬌頭髮變白,渾身皮膚打皺,變成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婆了。

一旁的柳小岩看到藍小嬌變得如此恐怖模樣,皺眉道:「哦,太可怕了!」

納甲土屍已經吸幹了藍小嬌身上的陰氣,她渾身無力,就像在一張皮子一樣垂吊著,納甲土屍的手用力,咔吧一聲把藍小嬌的脖子擰斷了。

隨即納甲土屍一抖裂空奪魄槍,撲哧一聲,裂空奪魄槍刺穿了藍小嬌的額頭,她的元神碎裂了,這回她是真的死了。

「哎,藍小嬌死得太慘了點!」柳小岩搖頭嘆息道。

「哼,她殺那麼多人孕婦和嬰兒,死有餘辜!」馮玉蘭冷哼道。

江帆望著地上藍小嬌的屍體,無奈搖頭道:「哎,既然藍小嬌已經被殺死了,我們任務完成,回去吧!」

江帆話音剛落,突然遠處傳來鐘聲,江帆驚喜道:「哦,這是寺廟的鐘聲,這附近有一座寺廟呢!」他急忙拿出丙元城地形圖。

江帆望著地形圖,他很快找到了寺廟,「哦,這是歸原寺!」江帆點頭道。

現在正下大雨,這裡距離歸原寺很近,江帆決定去歸原寺去看看,也許可以找到七彩符字消息。

「我們去歸原寺!」江帆擺手道。

「呃,江帆,去歸原寺做什麼?」柳小岩驚訝道,她還不知道江帆尋找七彩符字的事情。

「是啊,這麼晚了,我們去寺廟做什麼呢?寺廟還沒開門呢!」馮玉蘭驚訝地望著江帆,她也不明白江帆去歸原寺有什麼事情。

江帆望著柳小岩、馮家姐妹,「呃,你們先回城吧,我們傻蛋去歸原寺!」江帆擺手道,七彩鑰匙的事情,江帆不想知道的人太多了。

「好吧,那我們回城了!」柳小岩點頭道,她知道江帆有事情要辦,但是她不好詢問江帆具體事情。

王旭、代傑、江小邪、柳小岩、馮家姐妹等人回城了,江帆和納甲土屍順著山路往歸原寺方向走去。雨一直下著,一點也沒有變小,兩人走了十多分鐘后,眼前山坡上出現了一座寺廟。

「哦,那就是歸原寺了!」江帆喜悅道。

此時天還沒亮,黑沉沉的,嘩嘩地下雨,江帆和納甲土屍到了歸原寺門口,寺廟緊閉,他們隨即穿牆進入歸原寺之中。

歸原寺裡面點著油燈,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念咒的聲音,江帆和納甲土屍順著念咒的聲走去。那裡是一座大殿,念咒的聲音就是大殿之中發出了來的。

大殿之中有燈光,那裡跪坐著五十多米和尚,他們正在做早課。符元界的和尚可不像人界的和尚,他們念的是咒語,修鍊的是符咒,和尚就是一種出家修鍊的方式。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此時天還沒亮,那些和尚一心念咒,並沒有發現江帆和納甲土屍站在了大殿門口。江帆和納甲土屍進入大殿,江帆故意咳嗽一聲,「呵呵,大家好啊!」江帆突然大聲道。

那些念咒大和尚大吃一驚,他們停下念咒吃驚地轉過身,望著江帆和納甲土屍,一名老和尚站了起來,望著江帆和納甲土屍道:「呃,施主,你們怎麼進來了?」

江帆笑呵呵道:「我們當然是走進來的!」

老和尚愣了一下,「我歸原寺大門關閉了,你們怎麼走進來的呢?」老和尚驚訝道。

「呵呵,在我們心裡,歸原寺的大門從來都是打開的。」江帆微笑地望著老和尚道,他這就話含有禪機。

老和尚吃驚地望著江帆,「施主話里含有禪機,非一般人啊!請問施主蒞臨本寺有何指教?」老和尚態度緩和了,他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指教談不上,我是來貴寺找一個老和尚的。」江帆微笑道。

「哦,請問施主找哪位老和尚呢?」老和尚驚訝地望著江帆。

江帆並不知道七彩符字化身的名字,大殿之中這麼多和尚,江帆不想七彩符字的秘密被人知道了。他拉著老和尚胳膊,微笑道:「老和尚,此事機密,請到僻靜之處說話。」

老和尚點了點頭,「請施主隨我到禪房來!」他領著江帆出了大殿,到了大殿旁邊的禪房之中。

老和尚關上禪房門,招呼江帆坐下,微笑望著江帆,「施主,這裡十分僻靜,有什麼話就說吧。」老和尚微笑道。


「請問您知道七彩符字嗎?」江帆望著老和尚微笑道。

老和尚露出吃驚之色,他站了起來,「你,你是來尋找七彩符字的!」老和尚震驚道。

江帆露出喜悅之色,看老和尚神色就知道他知道七彩符字的事情,看來有門了,「是的,我是來尋找七彩符字的!」江帆點頭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