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想到這些,我的內心就會像刀絞一樣痛,備受煎熬!

0

我不想小飛走我的老路,也不想周雪再次承受一段無疾而終的戀情,然後我將這個消息有選擇性的透漏給了小飛,而由他的反應來看,他確實是深愛著周雪的。

所以我下定決心,必須結束這一切,即便付出任何代價,即便身敗名裂,即便受所有人的唾棄……

我欺騙了你們,沒錯,原因剛才我剛才說過了,但你的詛咒,未必不能在這裡找到一些線索,所以我想請求你們繼續幫我,幫周雪找到延續生命的辦法。」

王教授說完,居然雙腿一軟,跪在了張青峰面前。

張青峰和龐大海趕忙將他扶起,龐大海說:「老爺子你這是幹嘛?這麼大歲數了給我們跪,這不是折我們壽嗎!想道歉您可以折現啊……您甭說了,您這愛情故事夠凄慘的,都比得上秦香蓮了,聽的我淚都下來了,您放心,這事兒我們肯定管!」


張青峰也說:「都到了現在這地步了,我們想退出也晚了。您這事兒情有可原,但具體需要怎麼做還得跟我們說清楚,需要怎麼做您得給個章程,我們儘力去辦!

還有大海你沒文化就少舉例子,秦香蓮能用在這兒嗎?要說也得說是梁山伯與祝英台,當然化蝶那段兒得去掉,王教授這已經徹底是悲劇了,沒緩。」

王教授手直哆嗦,也不知道是被這倆人氣的還是情緒還沒平復下來。

緩了一會兒,王教授顫顫巍巍的起身,說:「根據史料記載,魔國人重生,都是在一塊叫做『命源玄冰』的冰柱旁,即便有例外,但在魔國範圍內肯定是這樣! 婚後纏綿:老公,愛太深

當然,這是下策,是最無奈的選擇,因為只要重生,她的記憶便會消失,完全變成一個陌生人。

想要保住她的記憶,我們還得找到另外一個叫「魂晶」的東西,根據我研究的史料推斷,魔國其實已經找到了延長生命的辦法,這個辦法就是魂晶,而且魂晶不但能夠延長魔國人的生命,還能保存記憶,魔國人活過六十年依然會融化,但魂晶卻會保留下來,而重生的人吸收魂晶后,便會恢復原有的記憶。」

張青峰疑道:「那您說的這兩樣東西都在什麼地方?或是說是什麼樣的?」

王教授搖頭:「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是和命源玄冰放在同一個地方的,所以我們不需要去兩個地方。」

龐大海一拍手:「行,有目標就好辦了,不過這麼大的地方,咱肯定得多搜會兒……哎?前面那門有點兒古怪啊!」

正說著,三人來到一處門前,宮殿內明顯經歷過一場全面戰爭,所有房間的門都被砸了,但只有這扇是關著的,而且這扇門材質十分特異,似乎是一種半透明的冰晶樹藤編織而成的。

龐大海推了兩下沒推開,轉頭叫張青峰幫忙,張青峰上去倆人一起使勁,藤門紋絲不動。

龐大海牛脾氣頓時上來了:「嘿,我還不信弄不開你了!」摘下黑玉錘就開始砸!

一錘下去,鎚頭險些沒震飛了,龐大海被反彈的力度震了個屁蹲兒。

張青峰趕忙拽起他,剛要說話,藤門突然異變,彈出數條帶荊棘的冰晶藤,猛地向龐大海捲來!

張青峰大驚,眼看龐大海躲不開,下意識的一把拽住最近的一條白藤,掌心直接被荊棘刺破。


他顧不得疼,拉著龐大海猛退,吼道:「門有貓膩,離遠點!」

話音剛落,這些冰晶藤卻彷彿感受到了什麼,緩緩回收,恢復成了原樣。

王教授喃喃道:「密門,這就是密門啊,需要血脈開啟的密門!也許我們要找的東西就在下面。」

張青峰看了看沾染他鮮血的冰晶藤,冰晶藤並未被他的鮮血腐蝕,反而似乎將血吸收了,他疑道:「您不是說我的血脈能開啟密門嗎?好像並沒有什麼用啊!」

王教授說:「但你的血不也阻止了它的攻擊嗎?也許你的血確實有效果,但卻不是開這扇門的。」

龐大海問:「那怎麼辦,要不點把火把它燒了?」險些被偷襲,龐大海惡從膽邊生,又想作孽。

張青峰說:「你別出餿主意了,這門要是那麼容易開,早就被藏民燒開了,你沒見這門口一堆屍骨嗎?」說罷指了指地上,果然,其他地方都是凍屍,只有這地方,地上鋪了密密麻麻一層枯骨。

龐大海有些犯怵:「那咋辦?」

張青峰說:「先回去吧,跟其他人商量商量,看有沒有好主意。」

眾人都帶著無線電對講機,雖然大多數損壞了,但還有幾部勉強能用的,只不過這裡的建築似乎能夠隔絕無線電信號,所以依舊用不上,好在他們返回大殿時,另一組人也已經回來了,而且他們也有發現。

喬治說:「我們找到了向上的通道,但很可惜,門被鎖了,打不開。」

龐大海問:「是不是一種藤門?白色的。」

喬治搖頭:「不是,是石門,上面有兩足金烏的標誌,十分堅硬,目測厚度最起碼有一米,估計不打眼用tnt都費勁,而且我們已經沒炸藥了,但上面有鑰匙孔,看來我們得去尋找鑰匙了。」

張青峰跟喬治等人說了自己那邊的發現,石門肯定是打不開,而且不用上去也知道,石門後面是通往飛機平台的路,也就是說眾人想要出去,必須得開啟這道門的。

而冰晶藤門後面卻是未知,此時眾人已經將宮殿內搜的差不多了,唯一有線索的地方就是那道藤門,看來不論是為了周雪續命,還是為了找到打開石門的鑰匙,眾人都只能從藤門上想主意了。

確定目標,眾人一起返回發現藤門的地方,抵達后卻愕然發現:冰晶藤門不見了!

原本有門的部位露出了一條通道,裡面黑漆漆的,冒出一股寒氣,讓所有人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這是怎麼回事?」龐大海滿臉驚訝,沿著原本有門的牆壁找了一圈,門框上確實有密密麻麻的孔洞,這說明原來藤門確實是存在的,只是不知由於什麼原因,突然縮回去了。

「難道這dna鎖還是延時的?瘋子的血確實管用?」龐大海疑道。

王教授也解釋不了是什麼原因,只能點頭含糊道:「大概是這個原因吧。」

不管怎麼說,門確實打開了,眾人沒的選擇,只能進去。

通道不寬,只有一米左右,有坡度,似乎是通向地下的,兩側則是冰壁,只不過這些冰壁卻不是湖面上的那種青黑色玄冰,而是一種白色的、透明度極高的冰面。

通道內溫度不高,但也不太冷,最起碼比湖面上強多了,但周雪卻似乎有些顫抖,似乎想嘗試著觸摸一下冰壁,卻被王小飛拉住了。

眾人打開手電筒前行,龐大海疑道:「這裡不會有什麼機關之類的吧?比如說走著走著突然射來一排弩箭,或是刺出一片矛陣之類的……」

張青峰怒道:「閉上你的烏鴉嘴!」

ps:求收藏 王教授說:「應該不會,這裡不是墳墓,沒必要設置機關,而且需要血脈開啟的白藤門已經是最好的安保措施了。如果讓我猜測的話,那種白藤不但具有攻擊性,而且還可以再生的,這從洞口大量的枯骨就可以判斷出。也就是說單純的破壞根本對它無效。」

龐大海頓時有些害怕:「那咱進去了不會被它關里吧?」

王教授指了指張青峰說:「關上怕什麼?咱們有鑰匙,大不了重新開啟一次。」

龐大海點頭:「嗯,瘋子這能力可是獨一無二,無法取代的。小廢,聽見沒,回去得加錢!」

王小飛也不知是緊張還是凍的,牙直打顫:「沒……沒問題。」

初入通道時眾人還沒發現什麼異樣,但往下走了十多米后,卻被眼前詭異的景象嚇了一跳!

前面通道內,兩邊都是石料材質的通道,牆上雖然有霜,卻還算正常,但到了這裡,冰壁卻是完全透明的了,裡面冰封著無數具魔國人的屍體。

而這些魔國人似乎是在十分平靜的狀態下被冰封進去的,最近的離冰面只有二、三十厘米,讓人感覺隨時都有可能走出來似的。


拐個總裁當老公 ,排成一列面向通道,人挨人,前後排成了好幾排,但個個都是面無表情,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前方,似乎在目視走進這裡的人。

在他們的身後不遠,則隱約可以看到跟湖面一樣的青黑色玄冰。

張青峰訝道:「這裡難道跟湖底是連著的?似乎是這些白色的冰壁,將那種青黑色的堅冰擋在了外面啊!」

王教授點頭,有些激動的說:「魔國人能夠控制水和冰雪,製造這麼一條被冰保護的隧道很容易,看這情況,這裡很有可能就是通向存放『命源玄冰』和『魂晶』的通道!」

眾人也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頓時都有些高興,不管下面有沒有鑰匙,但最起碼能先完成一個目標也不錯。

「這些凍在冰壁里的屍體太嚇人了!魔國人不是能控制冰嗎,難道是他們自己把自己封在這裡面的?」龐大海邊說,邊想伸手去摸。

張青峰給他手背了一巴掌:「別亂碰,小心有貓膩!」

通道只有一米來寬,倆人並排都嫌擠,眾人只得排成一列縱隊往裡走,龐大海身寬體闊,張青峰怕萬一有事,他轉身速度太慢,所以這次換成喬治殿後,龐大海當尖兵。

越往深處走,冰壁內被封住的魔國人越多,雖說魔國人大多是俊男美女,但被這麼一群臉色慘白、還穿著古裝的人近距離盯著,絕對鴨梨山大,此時連張青峰都有些發毛,像王小飛那樣的,走路都順拐了。

不過不能自己嚇自己,士氣這玩意兒在任何時候都很重要,得趕緊打打岔!

於是張青峰說:「不就是死人嗎,咱還見得少了?咱們都是革命軍人出身,王教授肯定也是黨員,信的都是馬列唯物主義論,只要我們堅定信念,區區幾具屍體有啥可怕……」

「那你給我用唯物主義解釋一下那碎冰怪是嘛玩兒?還有白狼奴被封了上千年,是怎麼活的?」龐大海啥時候都不忘抬杠,順嘴就開始找茬,直接用事實駁斥了張青峰,氣的張青峰又給了他一腳。

一提起白狼奴,王小飛臉色頓時更白了:「我說張哥,你那兒不還有一串鎮魔天珠么?借給我戴戴唄,我瘮的慌。」

龐大海怒道:「嚯?我還沒打主意你就先惦記上了?我……」

「我給租金,高價!」王小飛趕忙加話。

「瘋子,趕緊的,客戶上門了!」龐大海畫風立變。

張青峰摸出天珠遞給王小飛,邊給邊說:「這玩意是用來鎮壓魔國人的,我估計嘲諷作用肯定超強,萬一這群千年老粽子真能活了肯定朝你集火,你小心點兒啊,見勢不好就儘快跑遠點,也算你發揮餘熱了……」

還沒說完,王小飛嚇得一縮手:「那我不要了。」

通道並不是平直的,似乎是蜿蜒向下,又走了沒幾步,倒數第二位的王教授突然「哎呦」一聲坐倒在地,走在他前面的周雪趕忙回頭扶。

王教授擺著手起身道:「年紀大了,腿腳不利索了……咦?喬治呢?」

按理說他摔倒應該是走在最後的喬治先發現,但直到他摔倒,才察覺最後一位的喬治不見了!

龐大海大驚:「老喬不會先跑了吧?難道想匿了我的寶刀……」

「扯淡,刀有命重要麼?找不到驅蟲的解藥,再沒我給他驅蟲,他早晚變怪物。」張青峰邊說,邊側著身子往隊后擠去:「你押后,咱先往回走,去找老喬,沒準兒尿急,找地方小解去了。」

喬治不會莫名其妙的失蹤,既然沒了,肯定是有貓膩,張青峰嘴裡說的輕鬆,心裡那根弦卻驟然繃緊。


通道彎道很多,雖說沒急轉彎,但最多也就看出十多米去,這種距離弓箭基本派不上用場,張青峰乾脆拿出工兵鏟,帶隊向回走去。

走了沒多遠,張青峰就看到一個人……

由於城市裡有光,而他們所在的通道似乎也緊挨著湖面,光也能透進來一些,所以雖然暗,卻也不是伸手不見五指,而且張青峰手裡還拿著手電筒——至於夜視儀什麼的,都進水失效了,所以說高科技的玩意不耐艹,關鍵時刻確實容易掉鏈子。

他一眼就看出,這個人正是喬治!

但喬治此時的狀態卻有些不妙,他的左手已經完全鑲入了冰壁內,而且很深,已經到了肘部。

再仔細一看,一股恐懼的感覺頓時升起!

冰壁內全是被冰封的人,喬治的手,此時已經觸摸到了一個魔國人凍屍的額頭,而且這具凍屍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好像在直勾勾的盯著喬治!

而且喬治的臉上也是一片驚訝的表情,卻並沒有呼救,而是直勾勾的與冰壁內的凍屍對視,眼神兒甚至有些獃滯!

張青峰大驚失色,趕忙衝過去一拽喬治,卻沒拽動,他的手臂像扎了根似的牢牢的被凍在了冰壁之內。

總裁出馬,萌寶嬌妻拐回家 :「幫忙,拉他出來!」

通道太窄,能搭上手的最多倆人,龐大海當然是不二之選,他也探著脖子看到了前方的異狀,一扒拉擋路的王小飛,急吼吼的道:「躲開,讓我過去!」說完就往前擠。

張青峰趕忙喊:「別碰這冰壁……別用沒衣物的部位碰!」

因為他此時已經觀察到了,喬治被封入冰壁的左手沒戴手套,而且還保持著觸摸冰壁的姿勢,很顯然,也許是出於好奇,也許是其他原因,反正喬治徒手觸摸過冰壁,這也許就是他被封進去的原因。

所有人摘下背包側對冰壁,給龐大海騰出足夠的空間通過,龐大海抵達后兩人一起拽著喬治便往外拉,依舊紋絲不動!

龐大海罵道:「艹,這是怎麼回事?一泡尿不至於滋開這麼大一坑吧?把手都陷進去了?」

張青峰斷然道:「砸冰!」

龐大海嚇了一大跳:「砸冰不會把裡面的魔國人放出來吧?」

張青峰根本沒廢話,直接掄起工兵鏟對著冰壁就是一頓猛切,好在冰壁確實是冰,兩鏟下去就是一個大坑。

龐大海一看也不再猶豫,他那黑玉鎚子砸冰比啥都好使,當下抽出來一錘砸去,頓時就是碗大的一個坑,而且放射性的裂紋足足延伸出去一米多!

他剛要掄錘再砸第二下,突然聽到身後的王教授焦急的聲音:「等等!不能再砸了!」

兩人疑惑,看向王教授,王教授驚恐的指著周圍的冰壁:「你們看……那些凍屍……」

其他人注意力一直在喬治身上,聞言往兩邊一看,頓時毛骨悚然:冰壁內的凍屍,不知什麼時候都轉過了頭,目光直勾勾的盯向砸冰的兩人,而且表情也有了些變化,似乎是憤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