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殺了他們!”

0

兩人還未休息片刻,一大羣鬼都修士便衝了過來,想趁這個機會撿便宜。

“媽的,真以爲我們好欺負啊。”

魏辰臉色一黑,雙手一揮,無數天碑橫空而去,許多屍體都被打的崩裂。

……

“殺!”

“殺光鬼都的雜碎,殺出一個朗朗乾坤!”

這場戰爭,依然還在繼續,陳天他們的戰鬥只是冰山一角,方圓萬里內都是喊殺聲,每一刻都有大量修士戰死,戰到天崩地裂,整個夜空都是暗紅色的。


“轟隆隆!”

一輛輛巨大的戰車從鬼都深處涌出來,射出一道道滅神箭,每一道箭矢都拖着長長的尾巴,在空中穿透許多人的身軀,接着屍體爆裂,血雨橫空。

“吼!”

蠻王族一頭巨大的異獸在怒吼,但被十數道滅神箭貫穿,也瞬間爆裂而亡。

“哼!”

九大部落的強者在反擊,在這裏人命如草芥,根本不值錢,死亡的人越來越多,屍骨如山。

…….. “走,我們繼續。”

陳天休息片刻,雙眼爆射出兩道高昂的戰意,大步向戰場中央走去。

“還戰啊,咱們休息一會唄。”魏辰累了,不想打了,實在是不想參合九大部落和鬼都的戰爭了。

“難得的實戰機會,不大戰一場太可惜了。”陳天笑了笑,指着遠方說道:“你們魏家的弟子也挺艱難啊,被人追着打。”

魏辰順着陳天指着的方向看去,臉色瞬間黑了。

幾十輛戰車隆隆而過,射出一道道滅神箭,魏家弟子修爲雖然不錯,但依然不能抵擋,有不少人戰死了。

“媽的!”

“踐踏蒼天!”

魏辰雙眼閃過一絲兇光,一下子就從原地消失了,接着一隻巨大的腳掌從天而降,一下子就踩碎了一輛戰車。

接着他黑髮狂舞,也戰到發狂,魏家各種祕術被演化出來,將那些戰車紛紛打碎。

陳天這時也重新加入戰場,他如一柄利劍橫插過去,劍氣如虹,收割着許多人的生命。

“砰!”

遠處,雷戰一巴掌將鬼都的一位戰王拍死,接着長嘯一聲,一頭金焱聖獅從背後呼嘯而出,帶出一片火海,燒死了許多人。

“轟!”

更遠處,程剛也結束了戰鬥,從容不迫的與鬼都的一位戰王大戰,三百招後殺了對方。

與此同時,雪凌雲和燕旭聯手殺了一位戰王!

緊接着,鬼都九大戰王相繼全部戰死,至聖也被逼到域外而戰,鬼都再無高手坐鎮,幾乎成了一座空城。

雖然還有十幾萬戰士在拼死抵抗,但面對聯盟浩浩蕩蕩的大軍的反擊後,也已經沒有了一戰之力。

“殺!攻入鬼都,取回我們的命魄!”

“殺!殺進這些雜碎!還我們一個大好明天!”

九大部落的戰士已經徹底發狂,大軍連連壓境,殺的鬼都接連慘敗,死傷慘重。

轟!

然而此時,鬼都深處忽然傳來一道驚悚的氣息,所有人大駭,全都感覺到死亡的威脅。

一片朦朧的殺光席捲而來,一縷縷殺氣溢出,九大部落的戰士頓時死了一大片。

所有人驚恐,這是發生了何事?

砰!

一股磅礴的威壓橫貫了蒼穹,從鬼都深處傳來,接着一根古笛出現在半空中,傳蕩着不可磨滅的聖威。

“傳世聖器!”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時候居然有傳世聖器自主復活了,擋住了數十萬大軍。

這是無比強大的聖兵,它的氣息非常的龐大,吹不散的血氣都被融化了,虛空都在極度扭曲,可以扭轉戰場的格局。

古笛橫亙在虛空,散發出恐怖的威壓,護住了鬼都這一片淨土,所有的鬼都戰士已經退了回來,全都在古笛的護佑下。

一道道朦朧的光芒吹落下去,罩住了破碎的鬼都,但也讓聯盟的大軍止住了腳步。

這可是傳世聖器,不同於聖兵,有着難以想象的力量,而今自主復活,有着無法揣測的威能和毀滅性。

“是太乙絕笛,是昔年這個大派頗有盛名的傳世聖器,很是厲害。”

荒古魏家的一位準聖沉聲道,示意大軍後退,同時一件件聖兵在聯盟中出現,全都高懸於虛空中,合力擋住了太乙絕笛的恐怖氣息。

“媽的,真是棘手了,傳世聖器也出來了,我們很難攻進去。”魏辰不聲不響的出現在陳天身邊,低聲罵道。

聯盟大軍後退千百丈,九大部落的首領祭出他們的聖兵,九件聖兵的氣息綜合起來,勉強擋住了太乙絕笛的恐怖威壓。

“南域的道友們,請祭出你們的聖兵,一起滅了太乙絕笛。”


冥王族的一位長老大喝,聲音傳遍四周。

“區區太乙絕笛而已,我來破之!”

轟!

一道恐怖的身影踏碎虛空而來,有着無與倫比的霸氣和氣勢,他身材健壯,像是一尊天神。

“程剛!”

“段海門少主!”

“程兄,”

陳天和魏辰眉頭都微微一蹙。

“媽的,這傢伙也來了,沒想到這麼愛出風頭。”魏辰很不爽,對他有着天生的反感。

陳天目光一閃,淡淡道:“不但來了,恐怕還有這攻破太乙絕笛的能力。”

魏辰嘴角一撇,不屑哼道:“最多是隨身帶着聖王器,要是家族宿老也讓小爺隨身帶,哪輪得到他出風頭。”

程剛的出現,讓許多人臉色都變了,都微微一沉。

尤其是治理與穩定年輕最強者的**們都是深色陰沉,默然無語的盯着半空中高大的身影。

程剛眼神睥睨,帶着不可一世的霸氣和威嚴,他氣息沉穩,氣度儼然。

轟!

從成鋼體內忽然散發出一道讓天地都戰慄的氣息,一面散發着攝人心魄的戰旗在空中招展,一縷縷崩塌虛空的能量滲透出來,所有人的肌膚都快要炸開了。

“是聖王器!”

有準聖驚呼道。

一面戰旗迎風招展,足有百丈長,透着斑斕光芒,散發着讓虛空都要毀滅的威壓。

聖王器!

在這片戰場中,終於出現了一件完整的聖王器。

這是比傳世聖器還要強大無數倍的法寶,許多大派都不曾有一件聖王器。

“是段海門的六陽戰靈旗。”魏辰嘴角一撇,但聲音很凝重,足以可見這件聖王器的強大。

“六陽戰靈旗?我聽說過,傳言是段海門一位大成聖王的強者花費半生祭練而成的,用許多異寶鑄造,非常的恐怖。”

半空中。

六陽戰靈旗光芒分外濃烈,精芒刺目,不可逼視,一望而知有大威嚴。


百丈大小的六陽戰靈旗懸浮在程剛頭頂,垂落下一道道光芒,輕鬆的擋住了太乙絕笛的恐怖氣息。

“聖王器,真的是聖王器。”

“哈哈,這下子鬼都就要滅亡了,傳世聖器再厲害也擋不住這聖王器的威能啊。”


聯盟的戰士們大笑,全都長出一口氣,而鬼都的修士一個個露出絕望,原以爲傳世聖器能擋住這些人,沒想到對方居然攜帶聖王器。

轟!

程剛動用段海門祕術,六陽戰靈旗逐漸復活,璀璨耀眼的光芒晃得所有人眼都睜不開了。

…….. 戰旗獵獵作響,垂落出一道道紫光向外散去,朝着鬼都的方向飛去。

嗡嗡嗡!

古笛震動,一圈圈音波化作一縷縷混元之力向外吞吐,想要擋住六陽戰靈旗。

“哼!不自量力!”

程剛冷笑,一聲長嘯再次動用祕法催動大旗。

轟!


整個天地彷彿都裂開了,聖王器的威能簡直不可估量,若非這裏有古老陣法守護,一件聖王器能打穿長生界。

六陽戰靈旗倏然變大,遮天蔽日一般卷向太乙絕笛。

古笛劇烈震動,一波波琴音散發出來,每一道都是混元之力,想擊穿這面戰旗。

但聖王器的威能終究大於傳世聖器,戰旗一卷,便把太乙絕笛給捲入其中,任這古笛如何掙扎都無濟於事。

衆人似乎能聽到蘊含在古笛中的神祇在怒吼,但接着遭受到重創,古笛的掙扎聲逐漸轉弱。

“哈哈哈!這場戰爭我不參與,古笛我要了!”

程剛大笑,大手一揮六陽戰靈旗消失,同時消失的還有太乙絕笛。

“媽的!”

魏辰大罵道:“一件古老的傳世聖器啊,就這麼歸段海門了。”

“這沒辦法,誰讓你身上沒有聖王器。”陳天輕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