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役,看似是他李長壽吃了個大虧,幾乎性命不保,可,若換一個角度思量,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而且是大好事!

此役,看似是他李長壽吃了個大虧,幾乎性命不保,可,若換一個角度思量,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而且是大好事!

此役,看似是他李長壽吃了個大虧,幾乎性命不保,可,若換一個角度思量,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而且是大好事! 150 150 admin

想想吧。

在此時這等複雜的環境下,敵我矛盾,民族矛盾,內部矛盾,等等等等,各種矛盾糾纏間,那個爆發點,幾乎眼睜睜的就能看到了。

但,他卻李長壽,此時又怎能阻止這一切?

而此時刺殺自己這件事,在這個環節暴露出來,儼然是比韃子大兵壓境、守城的時候暴露出來,要好的多的多!

且!

給了李長壽借著這刺殺之事的名頭,好好整頓內部的機會!

至於為什麼現在不去追殺元兇,直接將他們趕盡殺絕,反而是在這邊按兵不動?

李長壽儼然不是無的放矢!

先不說這幫人計劃周密,肯定是有著後手的,現在追出去,不一定能佔到便宜。

便是真的被李長壽佔到便宜了,逮著這些朝鮮刺客一頓猛干,看似倒是出氣了,卻真是什麼好事嗎?

怕勢必會進一步激化鐵山區域本就複雜的民族矛盾!

而也不知道為什麼,李長壽總有一種感覺,這幫朝鮮人,多半是被人給當槍使了!

已經這般了,又沒有確定敵人的核心,李長壽還沒有享用受害者的福利呢,又怎會貿然?

「呼……」

片晌,李長壽長長的突出了一口氣,一瞬間疲憊的簡直讓人心碎,嘶啞著嗓子對墩子擺手道:「墩子,你先下去休息吧,今晚千戶所鎮的安危,便多留點心!」

「哥,你,你沒事吧……」

墩子不由大駭。

自從跟李長壽一路從寬甸的老林子里逃出來,他還從未見到過李長壽露出這般疲憊的模樣,忙是急急關切的問道。

李長壽苦笑著搖了搖頭:「沒事,先辦正事要緊,記得,不管出什麼事,千戶所鎮,不能亂!」

「……是!」

墩子還想說些什麼,可看到李長壽疲憊的幾乎快要撐不住了,也不敢再說,忙是快步出去,臉色已經一片鐵青!

到底是哪個烏龜王八蛋,竟然敢辦出這等大逆不道之事,待被他墩子爺抓到了把柄,怎可能讓他們好過了?!!!

看著墩子離去,李長壽整個人卻是輕鬆了不少,只是眼神中依然充滿了鋒銳的冷冽!

仇肯定是要報的!

不為了自己,也要為了楊老四那些兄弟們!

但卻要一定要把這事情整明白!

不能跟個莽子一樣,被人反覆當槍!

李長壽很快便確定了兩個核心點:

一是,必須要好好利用他這個受害者的身份,跟毛將爺,包括皮島,乃至毛文龍,討取更大的福利,同時也要在千戶所鎮內部收攏一部分民心。

二,也是更關鍵的,必須要先保證蛤蟆村新城的進度,這才是核心中的核心!

……

『李長壽遇刺、損失慘重』之事,在李長壽的刻意壓制與『加工』下,轉而便是抵不住的擴散開來。

到了次日,便是千戶所鎮的小屁孩都是知道了,一大早便是在街頭巷尾低低議論不低。

不過他們這等『好日子』只過了沒多久,整個千戶所鎮便開始暴虐的全副戒嚴。

隨之,毛將爺都是親自趕過來,慰問李長壽。

也不知道兩人談的些什麼,毛將爺離去的時候,精神明顯比來時要振奮了許多。

隨後幾天,諸多千戶所鎮的百姓們便是看到:

由鐵山,包括附近幾個海邊碼頭方向,運送過來的各種物資,明顯比前面時多了許多。

可他們便是想湊這個熱鬧,一時卻也湊不上了。

沒辦法。

自從李長壽遇刺之後,千戶所鎮一直處在嚴格的軍管狀態,大家都沒有什麼太大自由的。

而就在這般嚴苛的軍管管控狀態中,蛤蟆村新城那邊的進展卻是相當順利,到了十月初九,動工僅不到半月之後,蛤蟆村新城的城牆工事群便是毗鄰完工了。

饒是偌大的城牆皆是土色,沒有什麼塗裝,看著不甚好看,可那等高大厚實且雄渾的威勢,依然是頗為駭人,讓人震撼。

隨之而來的,便是幾大核心的搬遷工作了。

在這些核心中,隸屬第一核心的,自然是鷂子村的『兵工廠』了,李長壽早就在新城中給他們留了一大片地方。

待他們正式搬家過來,也將正式改名為『軍器坊』,畢竟,還是要入鄉隨俗的。

隨後,便是李長壽的全家搬遷,周副千總這些高級軍官的家眷,包括董家人等。

這裡順便說一句。

因為李長壽的暗中操刀,柳氏和溫氏在跟胡四海一番扯皮之後,將董家老宅,以一千一百兩的價格,賣給了胡四海。

當初柳氏的婆子,之所以秘密接觸胡四海的人,也正是為了此事。

但柳氏不知道其中的諸多隱秘,身為大半個參與者的溫氏,又豈能不知道?

愈發害怕李長壽的同時,卻也是越發的欣喜。

以李長壽這等人物的手段,只要她們母女能把李長壽抓住了,還愁著以後過的不好么?

就在這等紛雜之中,各項事務都是逐步被推到了軌道中,蛤蟆村新城也越發的有人氣與模樣。

而李長壽這邊,也終於是調查清楚了他遇刺事.件的框架,確定了其中動手的核心!

罪魁禍首,正是鐵山本土派的大哥,崔耀三!

但這人關係太過複雜了!

究竟有沒有幕後黑手,有的話又是哪個,李長壽一時半會之間,卻是也摸不到頭緒。

而就在李長壽籌謀著怎麼對崔耀三動手,將其一網打盡、斬盡殺絕的時候——

寬甸前線,突然是傳來消息:

『鑲藍旗大軍終於動了,先鋒已經直逼大江邊!』 地點:某市,一處城鄉結合部的位置。

時間:11點出頭的時候。

手裏提着一份到了這麼一個時候,不知道該算是晚餐、還是應該是夜宵的路邊攤炒麵,倪凹行走在不甚寬闊道路的昏暗路燈下。

看着到了這麼一個時候,已經很有一些安靜、又或者用冷清來形容的街道。

這麼一個只有着32歲年紀,其實還算是一個大好青春的年齡之下,頭頂上頭髮卻是有些稀少的男人心中想到了什麼之後,在心中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話說!對於一個苦逼的三維設計師來說。

在今天晚上9點半鐘這麼一個時間點上,就是成功下班了的倪凹,完全算是下了一個大早班。

絕對能算是項目經理和公司領導,大大開恩了的那麼一種。

問題是,從公司出來步行了500多米后,坐上了最後的一班地鐵,

最後又是騎了20來分鐘的共享單車,順帶着在路邊攤買了一個炒麵之後,最終來到家門口的倪凹,發現時間都已經是晚上的11點出頭。

想到明天6點就要起床上班的事情,頓時今天這麼一個早早地下班,又是沒有了多大的意義。

沒辦法!對於一個完全沒有什麼經濟實力,給自己買上一套房子的打工人來說。

為了在這麼一個繁華的大城市中,能找到一個相對便宜一點的住所,只能是在這麼偏遠一些的城鄉結合部位置了。

更關鍵的一個問題是,他需要努力的節省和存錢,來為前女友還賬。

是的、沒錯!倪凹就是這麼一個苦逼的男人。

前女友劈腿、綠了他不說,還讓他欠了一屁股的債務;以至於到了現在的這麼一個時候,還在省吃儉用的還錢。

最終,在約莫是在晚上11點10分左右的時候,他走進了自己那一間只有十幾個平房面積的出租房之中。

許是心情不美麗的原因,回到了出租房的倪凹,翻找出了上次剩下大半瓶的白酒就著炒麵喝了起來。

與之同時,還拿着手機在網絡上翻找了起來,算是打發一下無聊的時間。

不知不覺中,他翻到了當前在很多的論壇上,正是火爆的那一個有關於『伏爾加格勒保衛戰』的話題。

然後,在這麼一個很是有些空虛、寂寞、冷的夜晚,有些醉意的倪凹有了一點算是與眾不同的想法。

他看着手裏那麼一份因為冷掉,所以味道是實在不咋滴,而剩下了大半的炒麵。

腦洞大開的想到:「卧槽!要是我能去伏爾加格勒的戰場上,光靠着手裏這麼大半碗炒麵,都能混個金髮的毛妹子當老婆吧?

不要彩禮,更不要房子和車子,就這麼一大半碗炒麵,其他毛線都沒有;愛要不要,老子還能好好的挑選一下。」

就當自己在這麼一個突兀的想法中,回過神來的倪凹,連自己都感到好笑的時候。

他的腦殼之中,一個冰冷的機械音在沒有任何預兆中響起,卻是說出了一句無比扯淡的話:

「好的了!系統將滿足你的願望,立刻將你傳送去42年的伏爾加格勒戰場。

什麼大半碗炒麵?咱們體面人不要斤斤計較,完全可以講究一些,要給就是給上一大碗,不!一大盆。

這一盆炒麵算我請的了,安排上。」

好傢夥!當時的倪凹滿腦殼的酒意就被嚇醒了,只是此刻他想做點什麼的時候,身邊的空間已經是扭曲了起來。

為此三維設計師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雙手抓向了身前小桌子上的炒麵。

果不其然,那可是好大的一盆,足足有着一臉盆那麼多了……

晚上11點08分的時候,鄂省江城、正是夜生活最為熱鬧的時候,無數的吃貨流連在大大小小的夜宵攤位和店鋪之中。

在其中的一家夜宵小店裏,「啪~」的一聲之中,張寅重重地將自己的手機拍在了桌子上。

可是這貨又想到這年頭若是換個手機屏,搞不好還不如重新買個手機的事情,頓時又拿起了手機檢查了起來。

發現並沒有因為自己的衝動,而讓原本就糟糕的經濟情況雪上加霜后。

張寅一時間很是慶幸這麼一點的同時,又為剛才接到電話中的壞消息,感到了相當的惱火了起來。

他是一名特攝劇的動作演員,並且相當愛好這麼一份工作。

只是就在剛才,一個他為之準備了很久的工作,就在即將要開工的時候,卻是被通知劇組臨時換人了。

最終所有的一切,都化成了心中一句:「小表砸的破導演,等老子哪天成為了動作巨星,到時候用八抬大轎來請我,我自都不去你的劇組。」

隨後,他的嘴裏又叫到:「老闆,來箱啤酒~」

事實上,他因為肚子有些脹得厲害的原因,打算去廁所方便一下。

只是他不知道,對於某一個無良的系統來說,廁所這種區域對於他而言,屬於強行拉人的高發地區。

******

「呦呵!

這次系統召喚來的人物中居然有一個妹子,這妹子長的可是真水靈啊;妹子有男朋友了么,如果有的話,你願意多一個不?」

當眼前的視線恢復了正常之後,楊東籬等人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自己攜帶的武器哪去了?沒有隨身武器后,讓他們感到了相當的不適應。

然後胡彪及時的示意他們不用慌,這些人才是紛紛的冷靜了下來。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他們就是紛紛地看向了那些新人,打算看看他們的成色,有沒有上次那麼優秀。

在這麼一個過程之中,看到了其中居然那一個嬌滴滴的短髮妹子后,一眾老爺們的眼神頓時一亮。

那什麼?雖然這些貨色從未想過,要在中州戰隊與某個妹子發生一段感情。

但是枯燥和殘酷的任務中,能有着一個妹子養養眼;也是一個讓這些貨色們,非常喜聞樂見的事情。

當然了,前提是這麼一個妹子不能太菜,基本能跟上戰鬥的節奏,不拉他們在戰鬥中的後腿才行。

問題是,還沒等他們怎麼滴了。

大洋馬白象這麼一個女流氓,已然是提前在嘴裏吹出了一個響亮的口哨,嘴裏吆喝出來開頭的一句。

頓時,中州戰隊一眾老爺們立刻就是一頭的黑線。

白象這麼一個24K的純爺們,把他們整的都不會了。

而原本就是相當緊張的一眾菜鳥們,現在更加的慌亂了起來……

考慮到20分鐘后就要登上火車,所以搞不好三五分鐘之後就要出門、排隊,不然那些毛子軍官又回來催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