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恐怕也就只有張若塵,還能保持平靜,盯著那個站在陣圖中心的詭異男子,道:「你就是那位想要殺我的魂界強者?」

0

「不是我要殺你,想要殺你的人,比我要強大得多。」

昬王的聲音一層疊著一層,如同數百道聲音一起傳出來。

聲音中,帶有精神力攻擊,精神力最弱的木靈希、苓宓、蘇青靈三人,嘴裡同時發出一道悶聲,抱住頭,嬌軀變得搖搖欲墜。

「好強大的精神力。」

張若塵感覺到大腦刺痛,眼前一片昏黑,連忙咬破舌尖,隨後,取出佛帝舍利,捏在手中,調動聖氣注入進去。

「嘩——」

佛帝舍利中,散發出萬丈金芒,並且有成千上萬道佛音傳出來,很快便是壓制住昬王的聲音。

緊接著,張若塵取出金步龍輦,先一步登了上去,道:「敵人準備相當充分,想要將我們全部都殺死。大家立即登上龍輦,隨我一起突圍。」

「那人是魂界的一位邪人,名叫昬王,不是我們可以抗衡,聽張若塵的,我們必須儘快離開這裡。」溫書晟生怕蘇青靈不願離開,連忙抓住她,帶著她一起登上了金步龍輦。

緊接著,吳昊、木靈希、苓宓也都登了上去,在他們全力催動之下,金步龍輦的內部響起震耳欲聾的龍吟聲音。

「嘩——」

兩圈聖力光波湧出來,金步龍輦爆發出二耀圓滿力量,強大的聖道力量,衝擊得紫色陣圖都變得扭扭曲曲,似要被撕碎。

昬王的嘴角,勾出一道弧度,帶著笑意說道:「吳昊,你還不動手,真要看著張若塵就這麼逃走?」

「什麼意思?」

聽到這話,溫書晟、苓宓、蘇青靈、木靈希四人都是一怔,短暫的失去思考能力。

站在金步龍輦上的吳昊,眼神中帶有戾氣,顯然是很不滿,覺得昬王不應該將他暴露出來。不過,既然已經暴露,那麼他也就沒有退路。

真的是,一旦做出錯誤的選擇,就只能一直走向無底的深淵。

「轟隆。」?吳昊將目標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身體繃緊得猶如一張弓,隨後,向前一衝,雙掌同時向張若塵的背部攻擊過去。

要知道,吳昊出手相當果斷,幾乎是在昬王暴露了他的那一瞬間,他的掌印就已經攻出。

而且,吳昊就站在張若塵身後,也就只有不到一丈的距離,打出的掌印,電光火石之間,就能落在張若塵的身上。

可是……

吳昊的雙掌,卻只是擊中了張若塵的一道影子。

「他怎麼能躲得開?這絕對不可能。」

吳昊的眼中露出驚色,打出的掌印落空,無法收住力量,身體失去重心,向前撲了出去。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聲音,卻是從旁邊傳到他的耳中:「就在燎喪君出現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們之中至少有一個內鬼。我怎麼可能不提防你呢?」

吳昊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正想激發出護身符籙自保。

「給我去死。」張若塵憤怒的吼出一句。

一道沉厚的掌力落下,擊在吳昊的背部,將他重重的拍擊在了地上,鑲嵌在一個手印大坑的底部。有著緋紅的血水,從吳昊體內湧出來。

下一刻,張若塵又重新站在金步龍輦上面,身上一塵不染,淡漠的向掌印大坑盯了一眼,沒有時間去檢查吳昊的生死,直接駕馭金步龍輦,向站在陣圖中心的昬王衝撞了過去。

特別消息!!宅男福利漫畫(你懂的)盡在公眾號xlmanhua歡迎關注收看!

言情閱讀網址:m. 當三船入道的這句話一出來了以後,整個會議室就沸騰了。

別說是其他人,就連仁王雅治和跡部景吾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他們會是雙打?

這怎麼可能!

但是並沒有給他們震驚的時間,三船入道繼續說道

「越智月光,種島修二是另外一組!

單打

鬼十次郎,平等院鳳凰,千夜雲川,入江奏多!

至於具體的出場順序,明天我會調整和安排。」

三船入道的話音一落,眾人就開始激烈地討論起來。

他們震驚的就是第一對雙打,仁王雅治和跡部景吾!

他們以前都沒有以雙打的身份出戰過啊!

而且他們的硬實力真的夠嗎?他們的實力是強,但是對手可都是職業級的雙打,他們能頂得住?

當礙於三船入道的威信,他們都不敢說的什麼!

看着一軍隊員的眼神有點不自然,三船入道沉聲說道

「你們有什麼問題嗎?

剛剛我說的就是明天和瑞士隊比賽的名單!

不出意外不會變動!」

聽到山川入道的話,一軍的隊員都是齊聲說道

「沒有!」

其實三船入道之所以會這樣安排,就是為了給跡部景吾和仁王雅治一個機會。

他對於這兩個人的潛力還是很看重的,經過這麼久的訓練,他們的實力已經是職業級裏面的頂尖水平了!

要想更上一層樓進入世界級,必須有實戰,還是那種壓迫力十足的實戰。

而且他也考慮過了,仁王雅治的仁王幻影讓他可攻可守。

而跡部的球技讓他的攻擊能力極強,兩個人搭配起來的實力,很強!

這也是他啊敢這樣安排的原因,雖然有可能會輸,但是他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隊員!

即使對面是瑞士隊。

看着他們有要議論的意思,三船入道並沒有久留,而是繼續說道

「好了,瑞士隊的資料一會兒我會給你們,你們這三天要做的就是認真準備比賽。

千萬不能出什麼問題!

千萬不能大意,知道了嗎?」

三船入道對着一軍的眾人說道。

「知道了!」

聽到他們的話,三船入道慢慢走出了會議室。

而他一走了以後,整個會議室頓時嘈雜了起來。

「教練居然讓你這個傢伙去雙打?真是大膽呢,也不怕你們被別人教育得爬不起來?」

亞久津這個時候開始嘲諷模式,臉上帶着玩味對着跡部說道

而跡部聽到他的話了以後,馬上就回擊了過去

「本大爺的實力很差嗎?雖然對手很強,但是本大爺也不弱好吧?

你就等著看本大爺站在世界的舞台上發光發熱吧!」

雖然跡部的聲音很自信,但是他現在的心裏卻很沉重。

比賽進行到了這裏,瑞士隊隊員的實力是什麼樣他知道。

絕對是職業級或者接近職業級!

他們連世界級都沒有達到,和對面的差距是有的。

不過跡部就不是一個人數的人,既然三船教練這樣安排了,那麼他就不會退縮!

「怎麼樣仁王?沒想到有一天我居然能和你一起打雙打。」

此時的仁王雅治也是眼神閃爍,他也沒有想到。

三船入道居然會讓他和跡部組成雙打!

這是誰都沒有想到的事。

而這時候千夜雲川也是慢慢走了過來,看着跡部緩緩說道

「很好,加油,需不需要我給來一個三天的緊急特訓?」

千夜雲川的話讓跡部有點心動,不過看着眾人都看着他的目光。

他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不太需要,我和仁王只想找個陪練!」

這算是變相承認了,這惹得一軍的隊員轟然大笑!

鬼十次郎和平等院鳳凰看着前面的一幕,面色平靜。

「三船教練的安排一直都讓人看不懂,這個雙打可能會讓我們輸掉一場比賽!」

平等院的語氣響起,很顯然他並不相信跡部和仁王的這個雙打組合,認為他們會輸!

他這樣的想法並沒有錯,畢竟照現在看來,對手的實力絕對是最頂尖的。

跡部和仁王的實力確實不夠。

但是這是三船入道安排的!

「三船教練既然這樣安排了,就有他的道理,再說了,越智和種島不也是第一次組合嗎?

你怎麼看?」

鬼十次郎對於三船入道的安排沒有任何異議。

畢竟他們的實力也不差不是?

「種島和越智的這個組合很強,特備是他們一攻一守,發揮出的實力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他們的這對組合是必勝的!

而且,越智的身上,我感覺到了和千夜一樣的氣息,他的精神暗殺可能已經進化了!」

說道這裏的時候,平等院的眼神裏面爆發出精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