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我還在研究四周築起的結界,那是用來防止房中對話讓外界聽到的吧。我剛想回應,怎料她又說道:「或者說,我該稱呼你為樂無殤太子殿下?」

此刻的我還在研究四周築起的結界,那是用來防止房中對話讓外界聽到的吧。我剛想回應,怎料她又說道:「或者說,我該稱呼你為樂無殤太子殿下?」

此刻的我還在研究四周築起的結界,那是用來防止房中對話讓外界聽到的吧。我剛想回應,怎料她又說道:「或者說,我該稱呼你為樂無殤太子殿下?」 150 150 admin

我心頭一震。她修為遠高於我,所以是在那時看出了破綻?可她即便知道古鮫族,又怎會知道我是太子?我不由得暗自運起妖力。

她毫無所謂地輕輕一笑說道:「太子殿下不必著急,您這是不打算要這一條消息了?」

我也顧不得問她到底為何知道,只好問道:「妳要我拿什麼來換妳一條消息?」

她緩緩站起身朝我走來,娥娜翩躚的姿態讓她顯得十分動人。我不得不說我從未見過如此宛若天仙的女子。她繞著我打量了兩圈便在離我三步遠的前方站定,隨後說出的話與卻讓我暗自心驚,她說:「太子殿下想知道蓮鏡壇為何要大量捕抓水靈力強大的妖族,我說的可對?」

我愣了片刻才說道:「對。玄姑娘從何得知?」

她捂嘴笑了笑:「你不必知曉我如何知道。要換取這條消息也很簡單,我要你用三顆水凝珠來換,如何?」

如傳聞一般,古鮫族人泣淚成珠,是為水凝珠。水凝珠可用以提升修為,時常被人視為仙丹妙藥一般的存在。可她僅要水凝珠?為什麼?「僅是三顆水凝珠?以姑娘的修為,這水凝珠於妳無益。」「你覺得姬長空有問題?」在回往蕭家的路上,林若凡忽然問道。

只有清風他們兩人,其他人都重新返回外城主持青志軍各營去了,至於姬潤則是讓他跟着姬長空了。

「就因為我把青志軍代掌之權交給他?」清風笑着反問道。

林若凡一笑,「除非你還有別的目的。」

「哈哈,還能有什麼別的目的!」清風哈哈一笑。

「他果然也是蚩魔人?!」

見清風變相承認,林若凡的神情立刻轉為凝重。

《天啟之一人得道》歸來之子第一百零七章火煉魔種 「你是怪我強人所難了嗎?」

「你別忘了,女媧石為什麼會選中你?」

「那是因為,你體內流淌着我神族的血,你是神族的後人。」

「而女媧,正是我神族的祖先。」

「如今的你,只是肉體凡胎。要想回歸神族,必須要斬斷塵緣。」

「但可惜,你心有所屬,心中執念太重。你與李天龍註定有一場姻緣牽絆,所以你只能渡紅塵。」

「在紅塵中在將它斬斷,才能從歸於天!」

小黎的怯懦,讓那個看不見的女人十分不滿。

因為,這個女人是小黎體內剛剛覺醒的神族中人。

小黎,正是她這一世應劫的凡體,能夠帶她重回神族的唯一希望。

小黎這一世,本該自我了斷,早早結束這次的渡劫。可因為雷凌原因,干擾了神女的計劃,破壞了自己凡體的短命的一生。

更是陰差陽錯,讓小黎染上了姻緣,導致神女提前蘇醒,沒辦法佔據小黎的身體。

所以,在神女的唆使下,讓小黎來到婚禮現場,就是想要小黎做出選擇,好給自己與小黎尋找融合的機會。

「我知道。」

「是我壞了你取代我。」

「你想讓我搶回李天龍,或者是直接與他一刀兩斷,從此再無瓜葛,讓我死了這條心。」

「但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你突然的出現,擾亂了我所有生活?」

「我是個普通女人,不是什麼神族的後人?」

「你渡劫,為什麼非要拉着我?」

「難道,這樣折磨我,你心裏好受嗎?」

小黎心中有怨。

自己一覺醒來,腦子裏突然多了很多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神族?

魔族?

黑暗世界?

……

這一切根本讓她不理解,也無法接受的範圍里。

「你這是在逃避。」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現在的你,只是我得善良與單純創造的你。」

「正是因為這樣,讓你缺少安全感,不知道爭取,不知道如何選擇。」

「現在,我醒了。你我聯手,失去將會失而復得,這對你來說不是很好嗎?」

神女感受到小黎情緒異常,但這不是小黎能夠逃避的問題。

她創造了小黎,小黎就該屬於她神女的一部分。

「我不想聽。」

「我就是我,你就是你!」

「既然你不離開我的世界,我就去找雷凌,讓她幫我把你驅除我體內。」

小黎雙手捂住耳朵,不想聽神女說的那些大道理。

她只想過着自己喜歡的生活,不想被人左右自己人生。

咬着牙的小黎,突然要去找雷凌幫忙。

「愚蠢!」

「既然你很難做出選擇,那就讓我來幫你!」

神女看小黎不接受自己,還要找別人來對付她,她一氣之下,突然控制了小黎的雙腿,讓小黎動彈不得。

「我的腿?」小黎神情緊張,感覺自己的兩腿竟然不聽使喚?

嗡嗡……。

可就在小黎心慌意亂之時,突然她的腦海傳來嗡鳴的聲音,隨後只見她雙目閃過一道白光。

小黎神情倏然冰冷,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

此時的小黎,已經被神女控制。

她接下來的要做的事,就是為小黎做出該有的了斷。

小黎轉身離去,眨眼間消失在人群之中。

「雷凌,我們剛才就是在這裏看到了小黎。」

隨着小黎離去后,花雲毅、英子兩人。把雷凌與眾人都找了過來。

「你們兩個確定沒有看錯?」青冥皺眉,這次參加婚禮的人,多達上千人,如今四周人來人往,根本就找到小黎的影子。

「廢話。」

「我跟英子都看到小黎了,這還能有假?」

聽青冥這麼一問,花雲毅卻不樂意了,他怎麼可能拿這件事開玩笑?

「雷凌小友?」

「你要找的那個女子是什麼人?」

一坤皺眉,看四周這麼多人,想要要一個人的確有點困難,只是他不知道雷凌要找的人是誰。

「她是我一位朋友。」

「因為今天早上,離奇的從我們眼皮底下消失,卻沒有想到她會出現在這裏。」

雷凌看了一坤一眼,簡單的說明一下情況后,他眉頭緊皺環視四周,釋放自己的神念,尋找小黎的下落。

「你的朋友?」

「能夠從小友眼皮底下消失,那她一定不是普通人才對。」

一坤皺眉,聽雷凌所說,根本不像那麼簡單。

一旁的帝靈與黃天傲二人沒有出聲,他們怎麼可能知道,雷凌要找的人到底有什麼不同。

「雷凌?」

「你能找到小黎嗎?」

花小蕊,看雷凌眉頭緊皺環視四周,遲遲沒有開口,她也有點好奇,小黎怎麼會自己來到這裏。

「沒有。」

「我感應不到她的氣息。」

「這種情況,要麼小黎根本不在這裏,要麼她的修為在我之上。」

雷凌搖頭。

他的神念都感應不到,他也在好奇,是不是花雲毅與英子兩人看錯了人。

「不可能。」

「我跟英子都看到小黎了。」

「這件事我敢保證沒看錯。」

花雲毅一口咬定,堅決肯定自己沒有看錯。

「雷凌?」

「我跟雲毅真的看到小黎了?」

英子也開口回應,她們怎麼可能拿小黎的事情開玩笑?

「我大哥不能認錯人。」

花小蕊點頭,相信自己大哥花雲毅所說,只是為什麼找不到小黎,她也沒辦法解釋。

「雷凌?你們快看!」

「那裏!她是不是小黎?」

就在眾人眉頭緊皺,難以解釋清楚時,一直在看着過往人群的李珊珊,突然見到遠處有一人,長得與小黎很像,就急忙呼喚雷凌幾人看去。

「是她!」

「我跟英子之前看到的,就是身穿白色裙子的小黎!」

花雲毅看清遠處那個白裙子女人,他一口咬定那就是小黎無疑。

一坤與帝靈、黃天傲三人也看了過去,當三人看到遠處,身穿白裙子的小黎時,三人神色同時大變。

而雷凌眉頭緊皺,李珊珊所指的那個人,她的確是小黎,只是他在小黎身上感受到一種很可怕的氣息。

「這是怎麼回事?小黎真的在這裏?看她的樣子,似乎與往常不一樣?」

茅十八有點詫異,自己看着小黎許久,竟然在小黎體內,感受到一種不安的力量。

「雷凌小友?」

「你確定,那個女人是你的朋友?」

一坤臉色古怪,收回目光看着雷凌,有點怪異的問道。

「一坤道長,是否看出了什麼?」雷凌皺眉,聽到一坤這麼問自己,他索性直接的問道。

一坤臉色陰晴不定,看着雷凌卻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一旁的帝靈與黃天傲兩人,也是一臉的凝重,看着雷凌似乎有點謹慎。

「你們到底發現了什麼?」

「知道就趕快說啊?這樣會急死人的?」

花雲毅,看一坤幾人都不開口,弄得他心裏有點忐忑不安,急切的向他們追問起來。

「神魔本共存。」

「魔族現世,神族必將復甦。」

「雷凌小友,實不相瞞?我在你這位朋友身上,感受到了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