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他又看到琪琪居然也如同自己的命運一般,被當作兵器使用,心中更是感慨萬分輕輕的放下了琪琪。

0

琪琪被放下之後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身前,並且告訴鐵血戰警:「這位奇怪的大叔叔,你可以幫一幫我的忙嗎?在我的前邊還有很多的小夥伴呢,他們也同樣被關在這裡邊了。」

「我知道了,我們現在就趕過去。」鐵血戰警點了點頭之後居然選擇了幫助琪琪,他在一邊走的時候一邊思索著下一個對手。

他想起了之前白蒼天給他們布置的任務地圖,此刻他鎮守在西樓道,這邊算得上是一個極其機密極其重要的地段,因為這裡據說就是白家的實驗室所在的地方。

不僅有著重兵把守,甚至就連令所有人都忌憚三分的天機公子,也在這個地方鎮守著。

如果他們在前行的途中遇到了天機公子,那麼他們之中勢必會有一場惡戰發生。

就在這時鐵血戰警走著走著來到了天機所要守著的地盤,他放慢了一些腳步低聲對琪琪說道:「小心點,這個地方有一個很厲害的人。」

琪琪點了點頭,也將腳步放輕了一些。

但是隨後鐵血戰警卻發現自己輕而易舉的就穿過了那片地帶,並沒有察覺到天機的存在。

「奇怪了,為什麼沒有發現那個人的存在……不管了,琪琪,你快去救你的同伴吧。」

此刻他們也來到了那一片如同監獄般的走廊,在走廊的兩邊門上都關著小孩子。

鐵血戰警伸出了自己的手,他將手掌合併在了一起居然漸漸都變成了一把利刃,輕而易舉的就割開了已經沒有電壓的門。

這個時候在房子裡邊的小孩卻突然沖了出來,手中拿著刀子猛的朝鐵血戰警砍了過來。

鐵血戰警眼疾手快的就將這個小孩給制服,這是琪琪手中拿著一個棒棒糖遞給了那個小孩,並且對他說道:「放鬆啦放鬆啦,我們不是你的敵人哦,今天的訓練已經結束了。」

「要不要來吃一顆糖果呢?」 那個眼球還在地上跳動,就這麼跳動着,構成了一個非常邪魅的畫面,我現在非常慶幸的這一次衝動的不是我,要是我的話,別說胖子了會把我噴死,就是我對自己老是闖禍的賤手也想要剁掉,而說時遲那時快的,胖子衝上去,罵道:“胖爺我讓你y跳!”他一腳上去,就踩在了那個跳動的眼球上,一下子,汁水什麼的濺了開來,甚至有幾滴,都濺到了我的衣服之上。

胖子的體重絕對輕不了,加上這傢伙的力氣很大,這一腳又踩得勢大力沉,一切似乎都在這一腳之後變的塵埃落定,我舒出了一口氣,在這種情況下,把所有的事情都往靈異方面去想,真的好嗎?就比如現在這個會掙扎跳動的東西,它再怎麼厲害,也就是一個眼睛而已,把我們幾個大老爺們兒竟然給嚇的不知所措?原來只需要一腳踩上去就可以做到的事兒?

而這個時候,二叔忽然臉色一變的,說實話我在看到胖子踩上去的時候已經在看着二叔了,不怕丟人,剛纔我整個身體都在不自覺的往二叔的方向靠去,而二叔此時臉色大變,看着的不是胖子腳下的眼珠子會變成什麼樣兒,而是那個老君像,太上老君的雕像!

我順着二叔的目光看過去,一下子感覺到要多詭異有多詭異,我幾乎都要醉了,那個顯然的是幾個士兵的塗鴉之作的太上老君雕像,在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留下了兩行血淚!

老君垂淚!這是要出現天災人禍的節奏了嗎!!!我從來沒有在此時一下子六神無主過,神像都他孃的垂淚了,這是怎麼回事兒?!我在看向二叔,他已經轉投看向了胖子的腳,大叫了一聲道:“快走!要出事兒!”

胖子本來踩上去那一腳之後,也在那裏發呆,甚至輕微的挪動着腳,想要看一下腳下的東西變成了什麼樣兒,二叔這麼一叫,胖子也似乎嚇了一跳,但是他還是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我馬上對着胖子叫道:“你他孃的闖大禍了,我估計你放出了一個逆天的妖怪,太上老君都被你給氣哭了!”

“你說的是什麼玩意兒?”胖子一邊說一邊看像太上老君像,在看到那兩行血淚之後,胖子二話不說,提起腳,馬上就跑到像前去跪拜在地口中唸叨着:“祖師爺在上,貧道紫府山玄真觀劉天賜,今天到底闖下了大禍,還請祖師爺明示!”

我罵了一聲:“明示你妹啊,還不快跑?!”

說完,擡起腳就出了門兒,雖然外面一片漆黑,但是總比神像都示警要來的安全的多吧?可是我跑出來之後,發現剛纔最開始叫着快跑的二叔,和他們一起現在卻沒有出這間廟宇,我一個人在外面跟感覺到恐怖,不禁想難道沒什麼事兒?這一下哥們兒又成了二逼了?恍惚之間,我問了我自己一聲,剛纔爲什麼跑?爲什麼我會認爲有大危險?這問題我都根本無法去回答,如果真的要勉強給出一個答案的話,那隻能說我感覺會有危險,剛好二叔又叫了一聲快跑。

可是結果是我跑了,他們沒動,這算是怎麼回事兒,整的跟哥們兒非常膽小一樣的,我再一次走進了屋子,發現他們幾個人都呆在原地,看着剛纔被胖子一腳踩爆的那隻眼珠子,此刻那隻眼睛的位置,有一條細小的青色蟲子,在緩緩的蠕動着,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慢慢的長大,最後,就在我們幾個的注視當中,像是一個電影快鏡頭一樣的,那條蟲子在地上翻滾了幾下,然後開始破繭成蝶,這一切幾乎是發生在一眨眼的功夫裏,剛纔的那一條蟲子,已經變成了一個色彩斑斕的大蝴蝶,正在歡快的在空中撲閃着兩扇極爲絢麗的翅膀,美的讓人不敢直視,如果我身邊有一個女人的話,依照女人那種對美麗的東西無法抗拒的天性,此刻肯定會認爲這是一個美麗到讓人陶醉的畫面,可是我沒有,我只感覺詭異。

更詭異的是,那個變成蝴蝶的蟲子的來歷,它在之前可以說是一個寄生蟲,一個在一個人體裏面寄生的蟲子。

我看着那隻在空中翩翩起舞的蝴蝶,忽然感覺到有點渴,嚥了口口水對二叔道:“這是怎麼回事兒?化蝶飛?”

“等等看,我也不知道。”我看到二叔的臉上流出的汗水,很顯然,此時的他,也並不比我知道的更多,我們只是看着那隻翩翩飛舞的蝴蝶,在空中繞了一個圈,然後趴在了那張臉上,準確的來說,應該是趴在那張臉上,剩下的那個眼睛上,在手電的照射下,我甚至能看到那個蝴蝶,在咬動着那個眼珠子,我看着呆滯住的胖子口乾舌燥的問道:“胖子,你說,蝴蝶到底是吃素的還是吃肉的?”

“不清楚,好像,是吃素的,不,是採蜜的。”胖子也盯着這一幕道。

“可是他孃的,爲什麼我感覺這個蝴蝶在吃肉一樣呢?”我苦笑道。

接下來的一幕,更加的妖豔詭異,就在我們的眼下,那隻蝴蝶咬開了另外的一隻眼睛,裏面爬出來了另一條青色的小蟲,繼續在電光火石之間,鏡頭如同回放了一樣,不一會兒,空中就已經變成了兩隻蝴蝶,兩隻色彩斑斕的蝴蝶,歡快的在空中游弋,黑三道:“怎麼有點像梁祝化蝶的場景,這是一公一母吧?”

他話剛落音,二叔終於徹底的慌了神,對我們叫了一聲:“幹掉這兩隻蝴蝶!!!馬上幹掉他們!”這一句話來的非常的突然,可是二叔已經已經開動着,朝那兩隻蝴蝶衝了過去,那兩隻蝴蝶像是感覺到了二叔敵意一樣的,在空氣中撲閃了幾下,然後,飛出了這個屋子,剛纔二叔叫着快跑的時候,沒有動靜,此時他忽然對兩隻漂亮的蝴蝶要辣手摧花的時候,大家還是沒有動靜,甚至沒有人知道他的心裏到底想到了什麼。

兩隻蝴蝶就這樣飛走了之後,二叔的臉色變的極爲難看了起來,再轉頭去看那個老君石像,臉色更爲難看,他像是瘋了一樣的跑過去,把我們一開始點的火堆幾腳踢散,甚至還踩了幾腳,道:“快走,不走真的來不及了。”

“我說林老二,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這一驚一乍的?”胖子叫道。

“這不是淚,你看這是什麼!這是蟲卵!”二叔跑到老君像前,在太上老君的臉上抹了一把,伸出手給我們看,看看這是什麼!二叔攤開了手,他手上除了血跡之外,還有一個個的黑色的蟲卵。

“是火!!是我們的火堆讓蟲卵孵了出來!莊公曉夢迷蝴蝶,那兩隻不是一般的蝴蝶!”二叔的臉色變的非常難看,下一刻,甚至都不管我們,直接衝出了屋子,可是到現在爲止,可是還真的一點危險都沒有啊!胖子的臉上也寫滿了古怪,因爲這一次的一切,是因爲他挑出了那隻眼睛開始的,而這一切,似乎都發生在轉瞬之間的。

我們站定着,一方面,二叔的反應,的確讓我們緊張,另一方面,包括我在內,都感覺到一頭霧水,這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危險到底在哪裏?

對,下一刻,就在下一刻,那些蟲卵破殼而出,一條條的大青蟲轉眼之間長大,這些青蟲爬行的速度很快,這就算了,更爲可怖的是,這些青色的蟲子,長了一張猙獰可怖的人臉!! 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 對,就在手電光的照射下,這些身體是蟲子,卻長了一張酷似人臉的東西,正快速的朝我們爬來,我甚至看到了那袖珍版的人臉嘴巴里黑色的獠牙!

這一次,每個人都察覺到了危險,胖子動作更快的招呼我們道:“帶上傢伙兒,走!”

說完,他跑到包裹前,一下抱住了幾個包裹,對着我們甩了過來,跑的比兔子還要快,我低下身子去拿包裹的時候,手上傳來了鑽心的疼,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包裏竟然藏了一個蟲子,這個人面蟲長着大嘴,一下就咬住了我的手指,我對這種軟體動物有種發自內心的噁心與恐懼,用力的拉了一下直接在我的手裏就被捏爆掉,就是這麼一拉,甚至拉掉了我手指上的一塊肉!

剛纔他們都一個個的站着沒動靜,此時他們竟然個個跑的飛快,就在我拉蟲子的一瞬間,胖子就在門口大叫:“小凡,你還傻着幹什麼?!” 「吶,嘗嘗吧,嘗嘗吧,很好吃的哦。」琪琪用著誘人的聲線,哄著自己面前的同齡小朋友。

那個小朋友看到她手上的零食,忍不住的咽了幾口唾沫。

吸引他的其實是那探索未知的好奇心,每個小孩在看到未知的東西時,都有想要進行探索的想法。

再加上他現在已經被鐵血戰警給制服,既然已經無法戰鬥了,那麼何不如,來聽從一下這個同伴的話。

當琪琪拆開了糖果的包裝,將糖果塞入了他嘴中之後,那個小孩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好吃嗎?」琪琪問道。

那個小孩連忙的點了點頭。

「這個東西叫做糖果呢,有一個地方可以吃到很多糖果,哪裡可以不用天天訓練哦,也不需要戰鬥哦,不會死哦。」

「而且還能去看到外邊的世界呢,可以去認識很多的人,結交很多的朋友呢。」

琪琪一邊說著,那名小孩的眼中漸漸的出現了絲絲亮光,在他的眼前彷彿有一個畫卷,正在慢慢的向他展開。

鐵血戰警感受到為自己所制服的小孩,此刻已經沒有了繼續掙扎的想法,才將他輕輕地放了下來,這時琪琪又給了一顆糖果。

有了糖果后這個小男孩特別的安分,對於琪琪所說的話已經信了幾分。

「看吶,這身衣服是爸爸給我買的呢,我已經不需要編號了呢,我已經有了屬於自己的名字,他們都叫我琪琪哦。」

琪琪有些自豪的向他展示著自己的新衣服,雖然衣服上已經有些破損,但是對比起那個穿著單調白色背心的男孩來說,已經算是十分的豪華和奢侈了。

一時間這個男孩對於琪琪口中所言的世界,多了幾分信任和嚮往。

解決了這一個之後鐵血戰警又去打開了第二個門,而琪琪的手中彷彿有著無限的糖果,不斷的勸導著每一個小朋友,當他們全都被放出來的時候,都安安分分的站在琪琪身後。

「沒想到這裡居然有那麼多的小朋友,看來這個所謂的白家,一定在策劃著什麼陰謀。」鐵血戰警看著跟在他們身後的這幾個小朋友,思索了一陣后沒有繼續向前而是走了回去。

「如果說前面就是他們的實驗室,那麼肯定會有高手坐鎮,我們不能再向前了,現在我要先將你們給運送出去。」

可以說在這個時候,鐵血戰警的大腦之中已經分析出了數萬種可能,最終得到的結果就是就此撤退,只有這樣才能夠將傷亡降到最低。

「好,爸爸也說讓我救了他們之後就撤出來,現在我們快點往回走吧。爸爸那邊,應該已經將另一邊的小朋友們全都制服了。」

琪琪也十分聽從鐵血戰警的話,他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的同伴們,大概有上百人,他們此刻都瞪大的眼睛東張西望的看著彼此。

這是他們除了訓練之外第一次能夠平安相處的站在一起,雖然琪琪已經下令讓他們不要說話,並且給了他們糖果,但他們那好奇的眼睛還在互相觀察著對方。

「有人要過來了,你們快點躲在我的身後。」鐵血戰警突然警惕的看向了前方,正有一隊密集的腳步聲朝著他們所在的方向跑來。

鐵血戰警自然是不想要讓他們看到血腥,而且也不想讓他們捲入這個戰鬥。於是先前一步的邁開了腳步,以極快的速度離開了隊伍,只身前往黑暗的地方。

只見遠處有一夥持槍的保安,他們正帶著夜視儀手中拿著火力極猛的衝鋒槍,一邊照亮著周圍,一邊進行著電路修復。

「看來他們是想修復這裡的電路,但這樣的話,監控器就會將這些孩子暴露在敵人的視野之下。而且聽說他們還有什麼爸爸之類的,看來還有人一同潛入了這個地方。」

鐵血戰警身後的大鐵箱突然間張開,隨後裡邊立刻彈出了數十根槍管,他輕輕的按下了開火按鍵,剎那間無數槍林彈雨如同子彈風暴一般傾瀉而出,猛烈的火光將整個狹隘的通道照亮,那群保安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便已經被打成了塞子。

而此刻的許曜卻是有些頭疼的看著自己的眼前,被自己用醫療繃帶給五花大綁的小孩子。

這個醫療繃帶是自己加持過法術的,有一定的堅韌性,用這個繃帶將他們的身體給綁住,他們很快就會變得老實安分。

「不知道琪琪那邊怎麼樣了,希望能夠成功的將那些小朋友給說服。」

說著許曜看向了自己的手,他的手中空空如也,就連那墨玉麒麟戒指也不見了,其實琪琪之所以能夠攜帶那麼多的糖果,就是因為許曜將戒指給了她。

那可是具有驅邪作用的納戒,可以說是許曜身上為數不多的法寶。納戒上擁有自己設置的法術,如果不是按照一定線路運用真氣,那麼就無法打開納戒。

許曜已經將使用方法教會給了琪琪,不僅是他想要讓琪琪能夠以最方便的方式救出其他人,更是想要保障她的安全。

從現在來看琪琪應該沒有危險,因為有危險的話,她一定會捏碎求救所用玉佩,之後許曜就會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許曜看了一眼被關押在牢房裡的所有小孩,他這邊的大概有一百二十多人,並且都是已經被他給制服了,用繃帶捆綁丟在了床上。

逐個擊破的話這些小朋友並沒有任何反抗的方法,接下來就是等琪琪來到他所在的這個地方,將所有小朋友都接回去。

而自己則是要繼續的深入,想要看一看白家到底有什麼陰謀,想要深入的了解他們這個實驗室的目的。

許曜往前走的時候就看到了兩個實驗室,其中一個龐大的實驗室里用著巨大透明的玻璃罐子,裝著許多小孩的標本。

與其說是標本不如說是樣本,他們不知道正在被什麼液體浸泡,仍舊是嬰兒的模樣,但是許曜可以感受到那股液體有著不一般的靈力,而且這股靈力正在滲透入嬰兒的身體之中。

許曜可以感受到,在裡邊的嬰兒仍舊是還擁有生命跡象。正當許曜思索著要不要把他們給救出來時,卻是聽到了身後傳來了一個腳步聲。

「沒想到你最終還是走到了這一步啊,許曜。」 月落紫禁 白蒼天的臉在黑暗中浮現出來。 我拿着包裹當武器一樣的使勁兒甩來甩去,用來擺脫這忽然就破殼而出的青色蟲子,一邊甩一邊跑,等到我走出來的時候,已經被這蟲子給啃的遍體鱗傷的,此時我們幾個人沒命的狂奔,危險好像來的太過突然了一點,讓我們幾個都猝不及防,就算是跑,也是毫無目的的不知道要跑去哪裏。

直到我們幾個全部都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的實在是跑不動了的時候,我們才發現,在我們的隊伍中,少了一個人,那就是最先跑出老君廟的二叔,我在找不到二叔的時候心裏就像丟了魂兒一樣的不知所措起來,拉着胖子道:“二叔呢?我二叔呢?”

“不知道,我跑出來的時候,好像都沒有看到他的人影兒了。”胖子皺眉道,我再去問黑三和林二蛋,得到的也是一樣的答案,沒有人知道二叔忽然之間去了哪裏,他好像在先一步跑出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等我們,就一個人行動了。

“別擔心,以你二叔的身手,不會有什麼事兒的。”胖子安慰我道。

“我不是擔心他有事兒,是他不在我身邊兒我全身不自在。”我張了張嘴,這句話還是沒有說出口,不過不擔心二叔也是假的,之前的一切的事兒,似乎都在二叔的掌控之中,我之前也說過,到了現在,特別是在出了阿扎的村落以後,二叔顯然也有點跟不上節奏的感覺,誰也保證不了,他就不會出絲毫的狀況。

“不管他會不會出事兒,我們也要設法聯繫到他。”我對胖子道。

“我感覺,你二叔應該是去追那兩隻蝴蝶了,他似乎知道那兩隻蝴蝶的來歷,什麼莊公曉夢迷蝴蝶?小凡,你知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黑三忽然問我道。

“這一句話應該是一句詩,莊公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我語文不好,但是應該沒錯,至於這句話翻譯,我還真的不知道。”說完,我自己都在念叨這一句話。

“莊公化蝶,怎麼說呢,逍遙一派?”胖子卻在這個時候忽然說道,可是說完他拍了一下腦袋,道:“其實我更好奇的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那些蟲子是怎麼來的,還有那兩隻蝴蝶!”

胖子的話剛落音,就從地上跳了起來,一摸屁股,手上沾的全是血跡,順便着還有一隻綠色的蟲子被胖子抓到手裏還沒死,那一張恐怖的人臉還在掙扎着,胖子像是拍蚊子一樣的一把把這個蟲子拍死在手裏,罵道:“這東西跟這麼緊?”

林二蛋此時也叫了一聲,摸到自己的小腿,也抓出來一隻蟲子,他站起來,之後,發現地上有一個小洞,我打開了手電往地上一照,他孃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地上已經露出了不少的蟲子,甚至我還能看到地上上的輕微晃動,不知道有多少隻蟲子,馬上就鑽出地面兒,我們提起包,再一次開始狂奔,可是這一次,是真的亂了,這些蟲子明顯不是剛纔老君廟裏的那一批,是地面上鑽出來的,我們就這樣奔跑着,可是發現已經沒用了,到處都是蟲子。

“他孃的這些玩意兒到底是從哪裏來的?!剛纔怎麼沒有?!”胖子大叫了一聲,他的百寶箱裏有符紙,可是沒用啊,就算是有用,這麼多符紙也不可能沒一個蟲子的額頭都給貼上一張對吧?這些蟲子在我們奔跑的過程中,越招越多,忽然像是蟲災一樣的,忽然的漫山遍野都是,雖然單個的蟲子是軟體的動物,一腳就可以踩爆一個,但是也經不住他們的數量實在是太多,它們撲在身上張口就咬,不一會兒,我們的身上就掛滿了這種東西,有一句話叫蝨子多了也就不咬人了,可是現在的情況不是,他們不是蝨子,而是衝着血肉,一口就是一小塊肉,哥們兒全身是血,心裏也在念叨,爲什麼我的龍血,在此時竟然壓制不住這些玩意兒?

現在遠遠的看着我們幾個,肯定非常的滑稽,因爲我們一邊奔跑,一邊拍打着身上的蟲子,像是跳一曲別樣的舞蹈一樣,最後,黑三叫道:“死胖子,快想辦法,再這樣下去,我們跑着跑着就會成骨頭架子!”

“我能有什麼辦法?這些到底是什麼物種我都不知道,不過這玩意兒是蟲子,是蟲子會不會怕火?”胖子叫道。可是他叫也是白叫,因爲我們現在根本就不可能停,停下來馬上就會被忽然出現的蟲子給吞噬掉,就這樣,我們一直跑,一直跑,等我跑的再也跑不動的時候,我們總算是拜託了這種蟲子。

幾個人在地上打起了滾兒,等打完滾之後,我們幾乎是一起發現了異樣,因爲我們已經非常狼狽,身上的衣服都可以跟丐幫類似了,可是有一個人,她雖然也跟着我們跑,可是她此時卻完好無損,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傷口,穿的我的一身衣服,也完好無損。

胖子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兒之後,馬上抽出了自己的匕首走向了石女,我被嚇了一跳,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抱住胖子道:“你幹什麼?!!”

“可能是血的問題,別擔心,胖爺我就是借點血來用一下。“胖子對我說道。

對於胖子這樣的做法我相當不滿,說放血就放血,你起碼要跟石女商量一下,她雖然長了一個不是人的臉,可是她也是一個人!我死死的抱住胖子不鬆手,石女非常的單純,看我我跟胖子這樣還以爲我們倆打起來了,竟然跑過來拉住胖子的胳膊就咬了起來,胖子吃痛之下,甩開了石女,道:“我就開個玩笑,你屬狗的啊!“

“都他孃的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我瞪了一眼胖子道。

“成,不讓我放血也成,二蛋,趕緊去割點蘆葦蕩來,點起來,我懷疑,這些蟲子等下還會出來。真他孃的邪乎了這事兒!“胖子道。

“還不是怪你?你要是不手賤去挖那雙眼睛,會有這事兒?“我有氣無力的罵胖子道。說着說着,我跟胖子都要吵起來了,我發現,在進入這片溝子嶺之後,因爲有太多的未知,往我們幾個人都變的有點壓抑而狂躁了起來。

“都他孃的別吵了!我想,其實我應該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了,這裏又在幾十年前發生了什麼事兒!“黑三道。

他這一句話,成功的打斷了我倆,我馬上對他道:“快說說,你想到了什麼?“

“所有消失在這裏的人,包括那幾千川軍,之所以屍骨無存,是因爲被這些蟲子給吃了! 我和二哈共系統 “黑三拿着一個蟲子的屍體對我們道。

“更是因爲這些蟲子長着人臉,讓那些士兵以爲這是鬼怪,甚至放棄了抵抗。“黑三道。

“我好奇的是,爲什麼剛開始我們一路太平,這玩意兒說有就有,而且來的也太快了點!“胖子說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是火。這些蟲卵,就在土地裏,高溫,就會孵化,之前的戰火,孵化了蟲卵,剩下的士兵,以爲這是鬼怪,就去老君廟裏搞了一個太上老君的塑像辟邪,塑像的土,也是在外面挖的,裏面有蟲卵,結果我們今天在裏面點了一堆火,在一次溫度讓老君像裏的蟲卵孵化了。”黑三說道。

“屁話,老君廟裏我們是生了火,可是這路上的蟲子是怎麼回事兒?我們也點火了?”胖子白了一眼黑三道。

“外面的似乎跟那兩隻蝴蝶有關,所以小凡的二叔,纔會想要幹掉那兩隻蝴蝶,他應該是知道點什麼。”黑三緩緩的道。 「沒想到那個天機公子,居然那麼廢物,在關鍵的時候還逃跑了。」提到這事的時候,白蒼天的嘴角不由得一抽。

「果然靠誰都不如靠自己,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原本這屬於我們的研究成果,也算得上是一個大殺器吧。」

白蒼天十分自信的伸手打了一個響指,隨後許曜就聽到了一陣沉穩的腳步聲。

這個時候出現了兩個體型龐大的蜥蜴,不與其說是蜥蜴,不如說是蜥蜴人。

他們看起來就如同電影中的異形一般,只不過他們的身形看起來更像是恐龍。每一個蜥蜴人都有近乎三米高,有著看起來十分銳利的爪牙,身後的尾巴還在地上輕輕的掃動著。

「這些是什麼東西?」在看到這些噁心的蜥蜴人時,許曜腦海之中升起了一陣噁心的想法。

「你們!你們居然是用基因改造的技術,以人的基因跟其他野獸的基因混合在一起!從而製造出生化兵器!」

許曜怎麼說也是學過了不少關於西醫知識的,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基因學這個說法。

只不過關於基因改造這種東西,原本就是國際上的禁忌話題,特別是關於人體的基因改造。

沒想到在全世界人都抵觸的時候,白家卻在偷偷摸摸的進行研究,但是一想到白家背後的靠山,這一切也就釋然了。

白家身後的美眾國,是立於世界頂端的超級大國,他們確實有為所欲為的資本,只要他們沒有將研究的內容公佈於民眾,那麼即使其他的國家知道他們有這種勾當,也完全無法對其進行制裁。

換句話說他們可以隨意的觸犯國際間的法律,國際性的法律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沒有任何的用,因為他們就已經是屬於最強的存在。

他們所顧及的也只有本國民眾的心理,如果本國民眾竭力的抵抗的話,那麼很有可能會使他們的計劃中斷。

所以白家的人一直將這個計劃保護得非常的好,如果今天不是為了對付許曜,白蒼天也不會動用這兩個經過改造后的蜥蜴人。

「沒錯,兩個蜥蜴人就是最完美的生化戰士。」白蒼天伸手指向了許曜,並且對兩個蜥蜴人下令:「現在你們聽我的命令,上去把他給撕碎!」

這兩個蜥蜴人的活動神經和反應十分的靈敏,白蒼天剛一下令,他們便已經如同一陣風一般來到了許曜的面前,其中一隻的蜥蜴人抬起了自己有力的手臂朝著許曜的方向,猛的拍了下去。

許曜伸手想要硬接他的這個攻擊,卻被他這一巴掌給拍得向後退了兩步。許曜沒想到這兩個蜥蜴人的力量居然那麼高,隨意拍出的一巴掌都可以達到三千多斤,然而讓他頭皮發麻的還在下一秒。

是的,他才剛後退兩步,在他後退第三步想要與這些蜥蜴人拉開距離的時候,他就發現自己的腳無法動彈,隨後有一股巨大力量直接就將他的腳向後拖去。

許曜一個踉蹌竟然就這麼摔了下來,隨後他的腳被拖著,竟然甩向了另一個蜥蜴人,而那個蜥蜴人也長大了嘴巴,就等著許曜飛過來的時候,用自己的嘴將其一分為二。

許曜在半空之中將自己的真氣注入自己的拳頭和力量之中,在他被甩到了蜥蜴人面前的時候,身體猛的在半空之中橫著一轉,用力一拳自下而上,一個完美的上勾拳打在了蜥蜴人的下巴,竟是一拳就直接將這個大怪物給打飛!

蜥蜴人被許曜一拳打在下巴上,向天空中飛了數十米才重重地摔倒下來,隨後卻是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塵土,又站了起來。

「呼……」許曜十分清楚剛剛自己的力量甚至已經達到了噸級,沒想到那一拳打在蜥蜴人的身上,卻只是讓他在半空中飛了數十米,而且看起來並沒有受到多大的損傷。

這時許曜在黑暗中聽到了一陣破空聲響起,隨後他立刻在地上一滾,一個巨大的尾巴重重地揮了下來,地面上立刻就出現了巨大的裂縫。

此刻許曜才注意到,原來剛剛偷偷撩了自己腳的就是這個尾巴,沒想到這兩個蜥蜴人不僅有著戰術配合,甚至還會發起偷襲,已經完全跟一個特種兵般。

而且他們身上的裝甲非常的硬,自己一拳打在他們的身上似乎力量並不大,或者說能夠被他們十分完美的擋下。

白蒼天似乎也看出了許曜的疑惑,絲毫不介意的告訴許曜:「既然我能夠使用科技,讓數千名嬰兒都擁有真氣,讓他們都有能夠達到修真者級別的強度。也就是說明我們白家已經開始對修道這一方面,下了足夠的功夫。」

「我們已經察覺到了,修道無非就是吸收天地之靈氣為我所用,這就是你們所謂的真氣。而現在我們已經找到了替代品,雖然比不上真正的真氣,但是可以媲美其力量。」

白蒼天看著正在與兩個蜥蜴人不斷交上的許曜,他自己也拿出了一把長劍,一邊說著一邊緩步的接近許曜。

「如果單憑吸收天地靈氣,想要達到極強的修為簡直如同痴人說夢。但我們可以偽造天地靈氣,然後無限的製造出修真者兵團,他們幾乎不用進行過多的修鍊,只需要打一針,就可以成為數倍強於常人的存在。」

此刻許曜在試探過這些蜥蜴人的力量之後,對他們的力量和能力已經有所了解。他們身上確實有著能夠化解真氣的東西,自己想要解決他們有些棘手,但自己並不是沒有辦法。

只不過他看到白長天正說得十分的開心,自然就裝出了一副應付得很棘手的樣子,這樣他才能夠安心的將自己想說的事情都說出來,而自己也能夠得到更多的情報。

「所以說為什麼這些蜥蜴人,能夠抵擋住我真氣的侵蝕?」許曜在伸手擋下了另一名蜥蜴人的抓擊后,向後退了兩步假裝不敵,並且開始裝出了一副氣喘吁吁的樣子,就好像是力量已經用盡。

「哈哈哈,我們既然可以偽造出真氣,當然也可以有辦法用來應對真氣。這兩個蜥蜴人,可就是為了剋制修真者而創造的。好好的享受吧!」 又是兩道甩尾朝著許曜的門面飛來,許曜此刻已經靈巧得如同一個燕子一般,對於他們的攻擊都能十分輕巧的躲開。

許曜一邊躲避著他們的攻擊,一邊向著白蒼天套話:「這兩個蜥蜴人確實很厲害,但更讓我在意的是你把那些孩子抓來做什麼,如果只是讓他們接受實驗,又何必讓他們互相殘殺。」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要救那些孩子嗎?你覺得我會在乎你能不能將他們都救走嗎?」說到這裡的時候,白蒼天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殘酷的笑容。

「他們其實全部都是用基因製造出來的人造人而已,意思就是說,它們的壽命怎麼來說也只有十年而已。」

聽到這句話許曜的心中一個愣神,居然正面的承受了蜥蜴人尾巴的一個甩擊,整個人向後飛了出去撞在了牆上,直接鑲進了牆面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