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紫玥不放心他,也連忙跟著他一起去,不管怎麼說,他可是她最好最好的男閨蜜了,她不能失去他……

0

君無邪拽住她,「玥兒,我跟你一起去。」

歐陽紫玥瞥了一眼小甜心,「你先照顧她吧,你放心,我一定會活著回來的!我們曾經說過我們還要生一個女兒呢!」

君無邪眸色有些沉重,但是烈焰卻驟然回過頭,在二樓看著他們兩,「別生離死別了!毒蛇,我不需要你上來,這一次我一個人搞定!相信我,OK?」

歐陽紫玥知道烈焰是因為害怕她也會出事,所以才故意這麼說,可是烈焰的話卻由不得她拒絕!

「聽我說,我一直被花非語保護著,就像溫室里的小花一樣,毫無抵抗力!這一次我也想證明給花非語看,證明給那什麼魂兮看,老子不是孬種!」

歐陽紫玥聽了這話,只能點點頭!


一看到烈焰竄入那火海之中,她雙手合十……

她不是個信神的人,但這一刻,她要為烈焰祈禱,祈禱他一定會平安歸來!

——————————————————————————————————————

烈焰一衝進去,就直奔魂兮的房間,果不其然,魂兮的房間都被那些陰邪給團團圍住了!

烈焰本就有密集恐懼症,看著那些黑壓壓的,密密麻麻如同螞蟻一樣的陰邪更是怕的要命!

腿肚子都在抖動著……汗水將背後完全浸濕了!

但更為恐怖的一點,那些陰邪什麼都吃,居然把房間開始一點點嚙噬掉,看著就讓人頭皮發麻……

烈焰小心翼翼的踱步過去,努力想要讓那些陰邪不注意到自己,然後偷偷溜進房間,好把魂兮帶出來!

可是……那些陰邪的感覺都是非常靈敏的,打從烈焰一過來,就感知到了他的存在!

烈焰想了想,殭屍不是靠人呼吸可以辨識人的存在嗎?或許這些陰邪也有可能!

不管是真是假,暫且一試,不得不承認,烈焰這次真是聰明了一回!

他屏住呼吸,心中默念著看不到看不到……

出乎意料的,那些陰邪都涌了過來,朝著他本來站著的方向,而魂兮的門口卻是空空如也,這就給了他可趁之機!

他一直憋氣憋氣,將自己腳步放輕,終於到了房間門口,推門而入,他看到被咬的鮮血淋漓的魂兮!

「撐住!」他一張嘴,氣息又暴露出來,將那些陰邪的注意力轉移到他身上了!

烈焰忍不住大眼瞪小眼,真是欲哭無淚,他怎麼這麼笨嘛!

然後那些陰邪蜂擁著朝他沖了過來,他趕緊憋氣,繼續憋氣,但是說也奇怪,房間內這一批之中似乎有不少不吃這一套,就算烈焰憋了氣,也改變了自己的方向,但是仍是可以準確無誤的找到自己! 然後那些陰邪蜂擁著朝他沖了過來,他趕緊憋氣,繼續憋氣,但是說也奇怪,房間內這一批之中似乎有不少不吃這一套,就算烈焰憋了氣,也改變了自己的方向,但是仍是可以準確無誤的找到自己!

冷不丁的臉上就被抓上了一個豁口,露出白森森的骨頭!

現在烈焰的心情真不是一般的糟糕!他本來就喜歡吐槽,尤其是在這種被打了臉的時候,可是因為要憋氣的關係,一個字都不能說!

他現在覺得不僅憋氣很難受,將那些罵罵咧咧的話堵在心裡也好難受!

最後,他終於忍不住了,破口大罵……

「不要打臉,你們還要打臉,真是可惡至極……」正罵罵咧咧的,餘光瞥見花非語居然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現在他和魂兮都在遭受著攻擊,然後眼前就出現了他曾經問過花非語的那個問題,「如果他和魂兮同時遭遇危險,他究竟會救誰?」

真心假意……

究竟是如何一試便知!

他眼睜睜的看著花非語火急火燎的朝著魂兮跑了過去,沒有絲毫的猶豫,他在魂兮那兒使出了一個結界,魂兮立刻被囊括在結界之中!

癱軟著喘氣,然後他看到花非語才朝他跑了過來……

哀莫大於心死,他的眼裡盛滿絕望。

罷了罷了……答案已經知道了……

驀然,感覺到自己被擁入了一個溫暖而熟悉的懷抱,這懷抱往日可以讓他心安,而現在卻沒有一丁點的安全感,有的只是一種憤怒!

「你居然先去救他,花非語,我恨死你了!」他用力的捶打著花非語,花非語疼得悶哼……

烈焰這才驚訝的收回手,「我沒有用很大的氣力啊……」

他有些倉皇失措,活像犯了錯的小孩子!

一抬頭,這才發現原來花非語的背上已經被那些陰邪給啄爛了,難怪他叫的那麼慘烈!

他的法力高強,對於這些陰邪無疑是最好的食物!

眼瞅著魂兮已經吃不了了,所以這些陰邪就專門找花非語下手,啄得不亦樂乎!

烈焰立時淚流滿面,指著魂兮的那結界,「你傻呀,你也造一個結界……然後把我們裝在裡面不就行了?」


「你說什麼?」花非語一挑眉,即使在這種時候,但是烈焰也還是有點怕他,「不是說你傻,是我傻好了。」

「本來就你傻……」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真是恨得烈焰牙痒痒,直到那些汗水滴落到了烈焰的身上,烈焰這才驚覺花非語一定是撐不住了!

因為他的眸色有些渙散……

「你以為我不想設結界嗎?這抵擋陰邪的結界很費體力,只能設一個,我的法力已經消耗大半……」

烈焰有些哽咽,指著魂兮,「你救了他,然後來陪我一起死?」

花非語默不作聲,可是他的沉默已經說明了一切!

烈焰看著他,聲音里有些動情和感動,但是臉上仍是冷冰冰的,「花非語,我可不想死!你也不許死,聽到沒有?」 烈焰看著他,聲音里有些動情和感動,但是臉上仍是冷冰冰的,「花非語,我可不想死!你也不許死,聽到沒有?」

「嗯?」花非語看著他,「我要的不是這句話?」

烈焰瞪著他,這死花非語,這種時候還跟他討價還價!

「你要什麼話,我不懂!」烈焰把眼睛幾乎翻成了白眼……

「額……」花非語的身子又矮了幾分,蜷曲著,烈焰從來沒有看過花非語這麼虛弱的樣子,汗如雨下,臉色幾乎透明!

「花花,我錯了,我錯了,我說還不行嗎?你不要這麼折磨我!」烈焰近乎央求的說道。

「我……相信你是愛我的,這輩子,我認準你了!我也不會離開!我會和你,一起撫養小甜心長大,然後生好多好多孩子。」

花非語眸色一沉,「收回後面半句話。」

十月懷胎,再外加臨產的痛苦,他算是受夠了,絕對不想再試第二次!

烈焰瞥他一眼點點頭,「好!」

花非語突然站了起來,哪還有剛才那種虛弱的樣子,那些陰邪們不知道突然直接發生了什麼變化,有些怕怕的往後退了一步!

剛才不是吃肉吃的好好的,怎麼看著面前的人像變了一個似的!

花非語看著它們冷笑,「小子們,我給你們的好處已經夠多了!接下來,該是跟你們算賬的時候了!」

一陣狂風裹挾著一場漂亮的花瓣雨襲來,那些花都是純白的,而後所過之處,到處都可以聽見凄厲的慘叫!

以飛快的速度卷過之後,那些純白的花瓣徹底的變成了紅色,是那種鮮血的紅色,而那些陰邪已經徹底倒地,只能發出一聲慘叫,就徹底死去!

魂兮在結界之中看得近乎痴迷,這就是他一直迷戀的集美貌,強大於一身的男人!

只要他在,天地為之變色!

只要他在,風起雲湧!

任何人都阻撓不了他,只要他想要的,誰也阻擋不了……他緊握著的拳頭突然散開……是啊,只要是他決定的,誰也阻撓不了!

烈焰看得瞠目結舌,等到花非語將一切解決完,幾個字從牙縫裡擠出來,「你剛才不是快要死了嗎?你剛才不是很虛弱嗎?」

花非語看著他似笑非笑,指了指後背上的傷,「我是流血了啊……可我從沒說過我快死了……」

他突然用纖長如玉的手抬起烈焰的下巴,「我還沒有和你白頭偕老,我怎麼能死呢?」

「花非語……」烈焰的一聲爆吼,旅店外的歐陽紫玥,君無邪還有小甜心都聽得一清二楚!

—————————————————————————————————————

花非語被烈焰攙著走了出來,他到底還是受了點傷,沒有他說得那麼堅強!

魂兮一個人失魂落魄的在後面跟著,花非語驟然鬆開了烈焰,他回過身,「我有事要跟魂兮說,你在這兒等著我!」

烈焰這次很聽話,乖乖應道好。

歐陽紫玥好奇的看著他,「烈焰,你是不是被裡面的火焰燒壞了腦子,這次怎麼什麼都不問,就讓他們兩人單獨聊著呢?」 歐陽紫玥好奇的看著他,「烈焰,你是不是被裡面的火焰燒壞了腦子,這次怎麼什麼都不問,就讓他們兩人單獨聊著呢?」

烈焰看著她笑,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全都說了一遍!

歐陽紫玥瞬間就頓悟了……沒錯啊……一個肯陪你一起去死的人,這份感情又有什麼好值得懷疑的!

他只願和你在一起,無論是生是死,死對他而言,都沒有失去你,更為恐怖!

————————————————————————————————

魂兮和花非語找了個茶館,兩人就這麼坐著,相顧無言,太久的靜默讓他們認識到他們的過去真的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

兩人之間的陌生感不是一日練成的……

魂兮終於忍不住率先開口,他看著花非語,「你那些傷口,要不要我替你包紮一下?」

「不必了……」

「以前我們也是像這樣,每次你受傷,都是我替你包紮的……」

「以前已經過去了……」

「你一直是我全部的信仰,我死之後,我也是為了你才去修鍊成仙,但是現在你卻不再愛我,我突然有些不明白……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了……」魂兮看著自己空白的手悵然若失。



別人的手都是有掌紋,他原本也有,而現在居然是憑空消失了,就跟他空白的未來以來……

他已經不知道,他所做的所有事的意義!

花非語靜靜的看著他,突然啟唇,「我知道,一切的事都是你安排的!」

魂兮顯得有些倉皇失措,躲閃著他的眼神,「什麼我安排的?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花非語卻不管不顧,將他心上最深刻的那道疤給赤裸裸的掀了出來!

「我知道小甜心遇到那個邪魔開始就是你設的一個局……」

魂兮的眼神有些遊離,他再也不敢看花非語,他的心是空的,大腦也是空的!

「然後你步步為營,而現在今天這些陰邪來攻擊你,也是因為你故意放出自己的血液去吸引它們!」

「夠了!」魂兮突然站了起來,手拍在桌上,重重的喘著粗氣,連帶著肩膀也抖動著!

他瞪著花非語,眼眸血紅,「我不認為我自己做的有錯!我付出這麼多,全都是為了你,而你原來也是愛我的,他是憑空插出來的一個人!我想要他死,想要一切恢復到過去的樣子,想要……」

他沒有說完,花非語就打斷了他,「魂兮,很多事是無法扭轉的!就比如現在,當你創造那些陰邪攻擊你的時候,我看到你,只是因為想要報恩,所以才去救你,因為我對你有一份愧疚之情,但是看到你受傷,我的心不會疼!可是看到烈焰他受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