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果橙和姜別本計劃出國度蜜月的,然而婚禮前查出樂果橙懷孕了,這下就出不了國了,不過蜜月照度,只是改了路線,他們一家三口帶著樂爺爺和樂奶奶回老家看看。

0

他們開著房車,一路走走停停,遊山玩水,三個大人還照顧不好一個孕婦嗎?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白素素不解地問。

「上古文明遺址,裡面不但有宇宙火種的蹤跡,也許還有上古文明線索,甚至神通傳承。獨孤群佔有這樣的地方,他會不進去一探究竟?如果裡面有火種的消失,他早就知道了,為什麼還要讓你們進去?如果連他都無法得到火種的消息,以你們的實,又憑什麼能獲得?」葉雄嚴肅道。

白素素跟平常相視一眼,都沉默了。

葉雄的話,直擊要害。

「你們此次進去,必定九死一生,就算裡面沒有危險,以你們的實力,根本沒辦法應付毀滅魔衛那一群人。我就是無法眼睜睜看著你們送死,這才過來的。」

「這樣看來,獨孤群答應讓咱們進入遺址,必定不安好心。」平常不由得罵道。

「不但獨孤群,就連夜香玉都不是好東西,只不過把你們當槍而已。所以我希望,你們能放棄當星衛,別再做什麼宇宙守護者,沒好下場的。」葉雄語重心長。

「要我不當星衛,除非素素也退出來,我是絕對不會讓她以身犯險的。」平常道。

「我已經當了星衛,是不會回頭的。」白素素搖了搖頭。

「素素……」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你有你的選擇,我有我的選擇,咱們互不干擾,不好嗎?」

白素素目光盯著葉雄。

這話,應該是有潛台詞的。

「素素,你不退,我也不會退,大不了咱們同生共死。」平常示忠。

「你身懷重寶,身份不能泄漏,還是早點回到六道文明吧! 重生為後之賢后很閑 咱們也該好好準備進入遺址,就不打擾了。」白素素說著,站了起來,轉身離開廂房。

裡面,頓時只剩下葉雄跟平常兩人。

「我怎麼感覺,你現在越來越怕死了,一點都不像以前的你。」平常忍不住說道。

「也許吧!」

三百年的安靜修鍊,葉雄的心沉了下來,已經無欲無求了。

若不是兄弟朋友有難,他是斷然不會回到混沌文明的。

「知道我為什麼那麼喜歡素素嗎,就是因為她身上有一種執著,無畏的精神,她心懷宇宙的情懷,深深地感染了我。」平常繼續道。

「放你的狗屁,她若不是長得沉魚落雁,像醜八怪一樣,你喜歡她才見鬼了。」葉雄忍不住罵道。

明明是想泡妞,還說得如此大義,讓人鄙視。

「懶得跟你說,我跟素素商量進遺址事情,你快回去吧!」

平常說完,也站起來,匆匆離開了。

有了白素素,他這個兄弟,似乎已經完全透明了。

房間頓時,變得空落起來。

葉雄很想回去,但是,平常跟白素素有危險,他又怎能狠心離開。

他的朋友本來就不多,萬一他們都出事了,到時候他肯定會內疚一輩子。

入夜,夜深人靜。

葉雄化成一道流星,進入白素素素的房間。

他不敢光明正大找白素素,萬一被平常知道,不想歪才怪。

房間里,白素素正坐在桌邊發獃,桌面是一張地圖,她的目光雖然落到地圖上,但是思緒卻有些飄,似乎魂兒不知道飛到哪去了,連葉雄進來都不知道。

「看什麼呢?」葉雄走了過去。

「你怎麼來了?」

白素素這才反應過來,臉上又恢復了冰冷嚴肅的模樣。

「來找你聊聊。」雲南

葉雄在床前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組織了一下語言,這才說道:「素素,我是真希望你退出星衛,別再做危險的事情。」

「我已經說了,不會退出,這是我一生為之追求的事業。」白素素回道。

「讓你們八荒文明幾乎毀滅的不是真正的毀滅之輪,只不過是毀滅之輪的分身器而已,那分身器已經被夜香玉銷毀了,你的仇也算報了。」

「真正的毀滅之輪,並沒有毀滅。」

「毀滅之輪是創世神創造出來的,想摧毀談何容易,一個分身器都搞得六道文明跟八荒文明幾乎毀滅,真正的毀滅之輪多厲害可想而知。哪怕你當一輩子星衛,都未必能熬到它毀滅。」葉雄道。

「人的一生,總要有點追求,不然跟一條鹹魚有什麼區別……」

「你這追求也太危險了。」

「危險又如何,反正我死了,也沒人關心。」

白素素最後說的這句話,有點賭氣的感覺。

「怎麼會沒人關心,你要是出事了,平常不知道要多難過。」

白素素呼吸有些重了,胸口激烈起伏著。

「葉雄,你覺得,感情可以勉強嗎?」她突然問。

「當然不可以。」葉雄連回。

「你知道我不喜歡平常,一次又一次撮合我們,你這不是覺得感情是可以勉強的嗎?」

「你還不是一樣,為了拒絕平常,拿我當擋箭牌。」葉雄忍不住道。

「我沒說謊。」

葉雄愣住了。

白素素也不說話,氣氛一瞬間有些凝重。

她說,她沒說謊。

那不是表明,她跟平常說的話都是真的。

她說喜歡自己的話,也是真的。

「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你回去吧!夜深人靜,孤男寡女,被平常知道,你又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白素素這句話,聲音中帶著很重的諷刺。

「素素,平常其實……」

「你能不能活得像個男人一樣?」白素素突然吼道。

葉雄嘆了口氣,看了她一眼,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回到房間,葉雄整夜都在思緒。

他想起在地球的時候,跟一個好朋友陳蕭的事情。

因為朱雀,他跟陳蕭決裂了,最後落得悲慘下場。

最後陳蕭死了,朱雀也變成了一縷孤魂。

這件事情成了他的一塊心病,常常形成心魔。

在多次心劫之中,影響了他,讓他好不容易克服。

對於白素素,他心裡是有好感的,但是他不知道如果跟白素素在一起之後,平常會不會像當年的陳蕭一樣。他是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素素,對不起了。」

第二天一早,葉雄就離開酒樓,但是他沒有離開,而是換了另外一副面容,找個地方潛伏下來。

平常跟白素素身陷危險之中,讓他此時離開,他做不到。

他決定,暗暗在身邊保護著他們。 冥皇城,星殿。

星殿是星主工作的地上,是冥皇星最高的統治之地。

此時的大殿之上,兩人正跪在地上,正是獨孤昊天跟陸劍鋒。

獨孤群一臉的陰沉,那臉色讓兩人看了,瑟瑟發抖。

「爹,能不能別讓我閉關十年?」獨孤群訕訕地問。

十年不得出來一步,對於一個習慣了風花雪月的男人,還真是不太習慣。

「十年都熬不住,你以前的修鍊心性都到哪去了,看看你都變成什麼樣子了?」獨孤群怒道。

「爹,你也知道我的情況,哪怕我再努力,這輩子也不可能進階。」獨孤群小聲道。

他已經被卡在大乘後期十幾萬年了,怎麼也突破不了,最後他也廢棄了,開始過起了享受的生活。

「你不會多修鍊神通,強大自己嗎?」

「堂堂一個化神後期,一招都接不了,丟不丟人?」

「還有你陸劍鋒,堂堂的護衛統領,還敢自稱同階無敵,你丟不丟人?」

獨孤群劈頭蓋腦,就是一頓狂罵。

兩人臉色非常難看,全都不敢反駁。

「星主大人,那傢伙真是大乘後期嗎,也太強了吧?」陸劍鋒不甘心道。

同樣的鏡界,他在冥皇星當護衛統領以來,從未逢對手,這讓他很受傷。

先前兩人雖然只是對了一招,但是對方的元氣洪厚程度,遠在他之上。

「你這是質疑我嗎?」獨孤群怒道。

「屬下不敢。」

獨孤群在原地轉了一下,這才說道:「陸劍鋒,一會回去,你派人去查一下,這人到底是什麼來路。」

「是,星主大人。」

「出去吧!」

「是。」

陸劍鋒告退。

大殿之上,只剩下父子二人。

「爹,兒子錯了,但是打狗也看主人臉啊,好傢夥這麼打你兒子,還讓你沒面子,你甘心嗎?」

沒有外人之後,獨孤昊天開始發泄內心的不滿。

「在我的地盤撤野,想活著離開,沒那麼容易。」獨孤群冷哼。

「爹,難道你準備出手?」

「我不需要出手,自有辦法對付他,他還真以為我不知道他的身份嗎?」獨孤群冷哼。

「爹,難道你知道他是誰?」

「誰了身上擁有星石的人,誰體內還有如此浩瀚的元氣,別人感受不出來,我可不傻。他以為自己的元氣轉化了就沒人知道,我可是修鍊魔功幾十萬年的人,對魔元了如指掌,他還真以為我分辨不出來。」

「爹,他是誰?」

「六道文明第一人,葉雄,身上擁有三顆星石的人。」

「什麼,是他?」獨孤昊天驚呼起來。

三百年前,六道文明來者葉雄,曾經威名傳揚過一段時間,此人實戰力非常強,而且身上帶著星石。

當時,毀滅魔衛為了抓住他,到處傳播他的消息,沒想到三百年之後,他又出現了。

「爹,既然如此,那咱們更應該抓住他,讓他把星石交出來,只要咱們得到星石,到時候實力大漲,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獨孤昊天頓時十分激動,他被卡在大乘後期已經很長時間了,如果得到星石,進階就不是夢了。

混沌大帝之所以實力逆天,獨霸混沌文明,就是因為他身上有一顆星石,內世界自成一方世界,還征服了無數的混寵。

星石是所有修士都夢寐以求的東西。

「不行,我暫時還不能對他出手。」獨孤群搖了搖頭,繼續道:「此人實力逆天,雖然只是大乘後期,越階戰鬥實力很強,我也沒多少把握贏他。況且,此事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ok作文網

「那咱們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離開吧?」

「無妨,我早有計劃,你過來。」

獨孤群朝他招了招手,在他耳邊細語一番。

「爹,你真是太英明了,這樣一來,他就死定了。」

「事情還得你親自辦,能不能成事就靠你了。」

「爹,你放心,我一定會辦得好好的。」

……

第二天一早,皇城突然出了一份公告。

冥皇星最神秘古老的上古遺址,準備三天之後開啟。

三天之後,所有大乘境界以上的修士,都可以進入上古遺址歷練。

此通公告一出,頓時引起軒轅大波。

無數的大乘強者雀雀欲試,整個冥皇城,暗流涌動。

某間房間之內,三道人影正站著,神色嚴肅。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前妻,再給我生個孩子 「星衛使大人,獨孤群這傢伙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白素素忍不住問。

「獨孤群是個老狐狸,他這樣做肯定是有什麼陰謀的。」夜香玉道。

「星衛使大人,這樣一來咱們的任務更重了,以咱們的實力,會不會太勉強了?」平常猶豫道。

他有自知知明,以他跟白素素的實力,想活著從裡面出來太難了。

不說到時候那麼多強者進入,就算是毀滅魔衛的人,他們都對付不了。

「星衛使大人,我也有此意,你是不是跟咱們一起進去?」白素素道。

「你們儘管進去,有人會保護你們,我保證你們萬無一失。」

「這就太好了。」

「回去吧,放心好了,你們不會有事的。」夜香玉笑道。

看著她一副成足在胸的模樣,兩人不再說什麼,走出房間。

他們剛離開房間,夜香玉就笑道:「進來吧,別鬼鬼祟祟,像做賊一樣。」

葉雄走了進來,看著這個神秘的女人,暗暗震驚。

這個女人,實力到底有多強啊,早就知道自己偷聽!

「你真派人進入遺址保護他們了?」葉雄問。

「沒有。」

「你剛才明明說,會派人進去保護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