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原本以爲他們不會再見面了,沒想到又碰上了。

0

“多謝樂天公子告知。”其實他說不說名字沒有關係,她知道他們以後見面的機會很少。

“這裏的洞會顯現一個時辰,陌兒,我們不要浪費時間。”沐雲軒提醒道。

“告辭!”蘇紫陌衝着他們二位笑了笑。

沐雲軒擁着她,兩人往其中一個洞裏飛去。

“師兄,我們去哪個洞裏?” 總裁的替身前妻 玄策看着大大小小的山洞,有些犯愁。

而樂天的目光,卻依然還停留在沐雲軒和蘇紫陌的身影上。 玄策看着他的目光,幾不見的笑了笑。

“看來師兄對她們二人也很好奇?”

“的確有些好奇,天下首富沐雲軒和傳說中的委實有些不一樣。”

樂天收回目光,他獨寵一個女人,到是讓人很意外。

“傳聞本就沒什麼可信度,這夫妻二人天賦驚人,夫妻聯手更是驚駭世俗!”

玄策淡淡一笑,這麼美的女子,即使是天天看着心情也會比較好的。

只是……可惜不是自己的!

“走吧!去找我們需要的東西。”

一個時辰的時間很短,他們必須抓緊時間!

蘇紫陌和沐雲軒進入山洞,這裏的山洞裏很乾燥。

兩人各自拿出一顆夜明珠照亮。

“雲軒,這樣的地方一般會出現什麼?”

沐雲軒看着她,溫情一笑,“陌兒,出現紫翼金蟬的可能性比較大,還有其他的,若是能找到紫翼金蟬,可以送給馨兒,她契約了幻羽,若是有紫翼金蟬,馨兒的幻羽會變得更厲害,飛行速度也會加倍。”

“看來你已經替馨兒和櫟兒想好要什麼了,有你這個爹爹真好,我這個做孃的都不用操心了。”

蘇紫陌甜甜一笑,他雖然不善於表達,但絕對是一個好父親!

“不錯!陌兒,我們抓緊時間找,若是這裏找不到,我們還得去其他洞穴找。”

如白晝的夜明珠下,他美豔俊逸的外表亦妖亦仙!

“好!”兩人各看一邊,不放過任何角落。

紫翼金蟬比金蝶大不了多少。

可是是由天地玄氣孕育出來的,它就是世間珍寶。

猛的,洞外傳來鬼哭狼嚎的聲音,嚎得不是一般的悽慘,聽着慘人心神,使得蘇紫陌和沐雲軒猛的往洞外看去。

隨着那慘叫聲,還有嘶嘶的聲音。

“這是誰!叫得這麼恐怖!”

沐雲軒皺眉,“是水蓮金花蟒蛇魔獸,它們是來找吃的。”

“又是蛇?”

淒厲悽慘的聲音越老越大,蘇紫陌側耳傾聽,她蹙眉:“這聲音怎麼這麼像蘇紫雲的聲音呢?”

沐雲軒眼眸裏閃過一絲厲色。

“若真是她,死了倒也乾淨。”

沐雲軒很記仇,上次若不是她給陌兒下毒,陌兒也不會傷得那麼重。

蘇紫陌想了想,有君臨天在外邊,她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隨即!

兩人繼續尋找,兩人走了一段時間才發現,山洞與山洞之間是相連的,只是有些乾燥,有的潮溼。

一連走了三個山洞,兩人一無所獲。

“咦!”蘇紫陌突然看到一處石頭後面發着白光。

她急步走過去。

一看,嚇了一跳!

是一窩剛剛出生不久的蟒蛇魔獸!是白色的。

蘇紫陌擡眸看了看四周,她突然全身發嘛,後背的汗毛瞬間豎起來。

“雲軒,這些山洞是……”

沐雲軒看着她,有些漫不經心的說道:“陌兒,你猜得沒有錯,這些山洞都是水蓮金花蟒蛇魔獸的洞。”

“居然是蛇洞!”蘇紫陌能想象得出那種被蛇在洞裏追着跑的感覺,那絕對是嚇死人不償命的。

“先前就怕你害怕,所以纔沒有告訴你。”

雖然知道她已經克服了怕蛇的困難,可終究還是她畏懼蛇類,心裏都會有一些陰影。 “你若是提前告訴我,我一定不會跟着你一起進來。”

蘇紫陌白了他一眼。

她雖然不怕蛇了,可在魔獸蛇的洞裏行走,這種驚悚的事情她一般不會去體會。

沐雲軒牽起她的手。

對着她溫情一笑,“爲夫握緊你,你就不怕了,世上有一種愛,唯愛是尊,唯情是本,無數長風斜過時,握一縷在手心,卻讓人最最心動,最最心悸!我會牽着你手走,一輩子永不分離。”

“走吧!有你在身邊,我什麼都不怕,這就是你的愛的偉大之處。”

蘇紫陌笑得一臉幸福,最近她都能感覺到滿滿的幸福。

原來,她要的,要只不過是他陪在她身邊的簡單的幸福而已。

她多想一輩子和他一起走下去,只是可惜……。

兩人一路往山洞裏走,偶然能看到幾株蘇紫陌認識的靈草,蘇紫陌也會毫不客氣的搜刮一空。

五個洞了,到了第五個洞,依然沒有紫翼金蟬的蹤跡。

可沐雲軒依然不放棄,他一直拉着蘇紫陌的手,兩人專注的看着石壁兩邊。

到了第七個,突然,一抹淡淡的紫色讓沐雲軒一喜。

“陌兒,你看那邊。”

看着淡淡的紫光,蘇紫陌一喜,終於找到了。

她快速的走過去,快速的用玄氣把紫翼金蟬吸到手中。

紫色的羽翼,金色的身子,小巧又可愛。

“馨兒一定會非常喜歡的。”

蘇紫陌拿在手中,對着沐雲軒晃了晃。

可高興勁還未過去,蘇紫陌只覺得手中一空。

猛的回頭看去,她瞬間滿臉寒霜。

不遠處,站着兩個女人,一老一少。

“不要臉,居然敢搶我的紫翼金蟬?”蘇紫陌怒視着他們,美眸裏充滿的凌厲的殺意。

沐雲軒走到她身邊,陰沉着臉看着她們。

那年長的女人聲音冷聲道:“看着長得到是挺美的,只是這眼眸看着到是個心狠手辣的。”

“見過要臉的,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搶了別人的東西還來拿捏別人。”蘇紫陌最討厭她這副自大狂傲的樣子,不過到了最後,都是自打嘴巴子的多。

“姑娘許是誤會什麼了,這紫翼金蟬金貴得狠,是天地玄氣所孕育出來的,又不是誰家養的,怎麼就變成你的了。”

說話的少女長得很漂亮,一雙鳳眼上邊,點綴着一顆顆精緻的寶石,一身白色的衣裙襯得她美輪美奐,她犀利的看着蘇紫陌,更有幾分洋洋自得。

在瞥向沐雲軒時,眼眸裏閃過一絲驚豔!

好一個俊逸的美男子!

美,太美了!

勝過她見過的任何一個男子。

“是天地孕育出來的沒有錯,可它是我先發現的,你卻不要臉的搶了過去,若是老孃養的,老孃還容你在這裏放肆嗎?”

蘇紫陌怒不可遏,心狠手辣,等一下她就讓她體會一下什麼叫做心狠手辣,這女人一看就和她剛見到凝香的時候一個樣,涉世未深,故作深沉,不過凝香能改過自新,這女人只怕無望了。

不像那兩名女子預料的那樣,蘇紫陌並沒有驚慌失措過來搶。 “不管怎麼樣?現在紫翼金蟬已經是我的了。”

那少女得意洋洋的看着蘇紫陌。

那得意的樣子,大有你有本事就過來搶。

“陌兒,你想讓她們怎麼死?”

他輕輕的溫柔的撫摸着她生氣的容顏,心疼得緊,那是要送給他女兒的禮物,卻被別人的髒手給碰了。

“你不是說這裏有很多水蓮金花蟒蛇魔獸嗎?給它們當食物也不錯。”

輕飄飄的語氣,讓人聽着卻異常的驚悚!

“果然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丫頭。”年老的女人陰冷的看着蘇紫陌,笑得一臉的詭異!

蘇紫陌一聽,不徐不疾地道:“我這樣做可算不上心狠手辣,若要說心狠手辣,可比不得你們這些搶了別人東西還要顛倒是非的人更心狠手辣。”搶字蘇紫陌說得極重,意有所指。

那兩個臉不紅心不跳的看了一眼蘇紫陌,這一看,恰好看見蘇紫陌那凌厲的殺意!

兩人互看一眼,“在這迷幻森林裏找東西,各憑本事。”那少女不鹹不淡地道了一句,那般神色淡淡,聽得讓蘇紫陌直想抽她幾個耳刮子。

“各憑本事?喲!你們可真是好本事,說這句話的時候就應該替自己感到臉紅纔是,不過搶也算是一種本事,那只是給不要臉的裝面子用的,看你那張一臉自豪的臉,教養二字活生生的跟你脫離了關係,讓你白披着一張人皮。”

蘇紫陌從來沒有像此刻這樣生氣過,從來很少爆粗口的她,今日硬是忍不住了。

沐雲軒站在一旁,一直沒說話,卻在細心關注着她臉上的神色,當看見她眼中一閃而過的厭惡和痛恨之時,他不由得更加心疼。

在讓她出一會氣,省得她悶壞了身子。

末世之魔王女友 那女子一聽,這下到是真的臉紅了,不過是被蘇紫陌氣得臉紅的。

“幸姨!你看看,盈兒被她罵得多難聽呀!盈兒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被人這樣罵過呢,辛姨要爲盈兒報仇。”那自稱盈兒的女子嬌嬌柔柔地小聲哭訴道。

蘇紫陌一聽,暗罵一聲真蠢!這個時候哭訴,不就是讓人白白看笑話了嗎?

那辛姨聽了,心下一急,正想安慰盈兒一番。

英雄聯盟之無限超神 哪知道蘇紫陌輕輕一笑,打斷了她即將開口的話。

“這話我說的也不算重,你就這般哭哭啼啼的了,有本事搶就要有本事吞近肚子裏去,那才叫本事。”蘇紫陌譏諷的淺淺笑道,諷刺的意味十足!

“你,你爲何要這般欺負侮辱人?你若有本事,就自己過來搶回去呀!別在那站着說話不腰疼!”

盈兒低聲衝着蘇紫陌吼道!

“東西自然是要搶回來的。”

蘇紫陌給沐雲軒使了一個眼神。

沐雲軒溫柔一笑,柔聲道:“在這裏等我!”

一轉頭,沐雲軒滿臉寒冰,殺意溢滿了全身。

兩人只覺得一道金光卷席而來,形成一道無法用肉眼看到的金色光罩將兩人籠罩在金光之內。

那辛姨快速的出手化解沐雲軒的修爲。

只是沐雲軒虛幻一招,手中的幽冥劍迅速朝着盈兒的手腕砍去。 “啊!”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讓人臉色慘白。

就連蘇紫陌都忍不住抖了抖。

啪!

一隻手掌掉在地上,紫翼金蟬似乎被這慘叫聲驚醒了。

煽動着紫色的翅膀想要飛走。

總裁老公吻上癮 沐雲軒眼疾手快,快速的抓過金蟬。

紫翼金蟬撲騰着翅膀想逃離。

沐雲軒低聲笑了笑,“別想跑,乖乖跟我回去給我女兒做伴。”

沐雲軒轉身,往蘇紫陌走去。

極道天魔 “盈兒!”幸姨不可置信的看着盈兒鮮血淋漓的手以及那地上的手掌。

wωw☢ttκǎ n☢co

“辛姨!殺了他,好,好痛!”盈兒一臉痛恨的看着沐雲軒。

聽到洞裏巨型動物爬行的聲音。

沐雲軒拉住蘇紫陌的手,“你想她被水蓮金花蟒蛇吃掉,我想讓她的手斷掉。”

蘇紫陌脣角微微一抽,眉頭微微一挑,給她一點教訓也好!

蘇紫陌也聽到了嘶嘶的聲音,她臉色瞬間難看起來。

“快走!”

兩人剛剛轉身,身後一個巨大的身影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那水蓮金花蟒蛇魔獸全身雪白,有水缸那麼粗。

一雙血紅的眸子兇光綻放,蛇信子是大紅色的,不停的吐着,噁心的粘液不停得往下掉。

兩人快速轉身,突然發現,那兩個人身後也有一條。

“陌兒,走,往這邊。”

旁邊的山洞有些小,沐雲軒拉着蘇紫陌就往那邊跑。

辛姨扶着快暈厥過去的盈兒卻往另一個山洞跑。

只是那水蓮金花蟒蛇魔獸非常熟悉山洞裏的情況!

知道側邊的洞進不去,便退了出去,往洞口去堵人。

它們的速度非常之快,本就爲了獵食而來,飢渴難耐的它們又怎麼會放過美食呢?

沐雲軒知道它們的速度有多快,也知道它們接下來要怎麼做。

他拉着蘇紫陌不斷的往相連側洞跑?

就是不出洞,在這洞裏和魔獸戰鬥,勝算很少,而且這些魔獸都是超神期魔獸。

魔獸就是看準了這一點纔會到洞口去堵人。

“師兄,那些蟒蛇魔獸是在幹什麼?姑姑她們不會在蛇洞裏面吧?”

躲在一出低窪處的凝香和莫白也不停的探出頭去看。

凝香更是着急的看着五六條巨蛇魔獸飛快的在洞口移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