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打出頭鳥,太過鋒芒畢露容易腰折,無論是自己這一方還是血衣候那一方,知道有自己這麼一個異數存在,都是不好的,低調行事,纔是他的風格。

0

蘇言不敢再做停留,從剛纔大師兄出場,觀衆們激動時打賞的魂星,兌換了一個‘真眼’,那是一個紙人,輸入了一點自己的靈魂氣息,漸漸凝視,目光雖呆滯,但卻彷彿自己一樣,可以隱藏在暗處等着將這些亡魂交給即將而來的鬼吏,完成任務後,自行燃燒。

看着蘇言果然又取出了這麼一個高級玩意兒,郭浩嘟着嘴,委屈巴巴的跟在後面,看能否看他孤苦無依的可憐,給一個小禮物。

沒辦法,人家蘇言是充了會員的,郭浩只是平民玩家,根本沒有可比性。

或許是因爲蘇言的魂力是系統所贈與,與其他人有些不一樣,蘇言雖是七品鬼差層次,但是魂力卻強的離譜,很快,他就模糊感應到,有好幾道強悍的氣息正在往此處趕來。

蘇言不敢再做停留,直接拉着郭浩就此離開。

一會兒的功夫,第一個趕來的是一個鬼吏,好巧不巧,正是當初蘇言襲殺第一個血衣候的那位老嫗,當看到死者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亡魂時,她是極度震驚的。

這是誰呀,到底殺了幾個血衣候才能搶到如此之多的亡魂,看來,鬼差中出了一個了不得的很角色呀,以後的日子有的好瞧了,這件事必須向上面反應一下。

隨着老嫗帶着亡魂離開不久後,一個實力堪比鬼使的血衣候就這麼撕開空間,一腳踏在了這片空間,雖是血衣候裝扮,但其面具不是青銅色,而是猶如黃金所鑄造。

他就這麼在空氣中抓了一把,然後緩緩閉上眼,很快,就再度睜開了眼,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透過此地戰場所殘留的氣息,他所看到的景象,只有一個模糊的背影。

“是妖族,不是陰司那邊,想必陰司還不敢提前撕毀條約,倒是有意思!”這名血衣執法使喃喃自語後,就此離開。

短短時間,先後有七批強者來此查看,但都一無所獲的離開。 蘇言通過紙人眼,親眼看着那老嫗帶着亡魂離開,再看了看突然冒出來的一千多魂星,長長舒了一口氣,哎呀,這一趟走的,太值了,心裏美滋滋。

如果按照這樣的多來幾次,恐怕用不了一個月,就能再次晉升了,但是,現在的他沒有了多餘的魂星,可以召喚出許褚和大師兄了,後勤保證不上去,他不敢再冒險。

所以,蘇言決定先潛伏一段時間,等風頭過去,魂星數量上去,再重出江湖,在同一個地方短短時間,死了四個高階血衣候,他們一定會被查的,排除隱患,以防萬一,說不定像他和郭浩一樣,組隊搶奪,最起碼兩者相距是最近的。

所以,這段時間他還是不準備出去了,等他們再次放鬆戒備下來,再慢慢‘釣魚’。

此刻的郭浩可憐兮兮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蘇言,像一個跟着父母,不給他買糖吃就不走的委屈孩子。

“我跟你說,今日死的四個血衣候的事,你對誰都不要說,記住了沒。”蘇言囑託道。

“沒記住,你要是將你身上的好寶貝分我一個,我就一定會記住。”郭浩認認真真道。

蘇言翻了翻白眼,這傢伙經此一嚇,倒是精明瞭,學會威脅別人了。

“好啊,那你可以告訴別人,你親眼見到四個血衣候是怎麼死的,你看會不會吸引到更多的血衣候來抓你,詢問你這當事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蘇言一笑,他最不怕的就是威脅。

郭浩一聽,果然臉色頓時一變,但看着蘇言的笑容,眼睛一轉:“我不告訴其他人,我就給鬼吏大人說。”

“中州這邊,我算是看明白了,你能保證,你所告知的那位鬼吏不是血衣候,或者對方埋伏的臥底嗎,在這片地上,你永遠不知道,上一秒還對你笑嘻嘻的人,下一刻會將刀子毫不猶豫捅進你的腹中,我們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蘇言感受着小黑髮燙的身體,頗爲滿意,等到了冬天,這可是個最好的火爐和電熱毯呀。

郭浩頓時委屈的低下頭來,寶寶不開心。

蘇言哈哈大笑,一巴掌拍在小黑的屁股上,小黑頓時狂奔起來:“就算你告訴了別人,那你知道,我被分到那裏去了嗎,就算找到,我可是會改頭換面的,甚至連名字都變了,他們永遠找不到我的,這段時間給你放個假,等有時間了,我自會來找你,黴蛋,如果下次見面你能將它們復原,我就給你一個好東西!”

蘇言的聲音漸漸遠去,聲音中帶着狂笑不羈和自在,很快,一個花花綠綠的東西飛射而來,郭浩一時沒反應過來,一下子被打中頭部,‘哎呀’一聲就從馬上栽了下來,翻滾下路邊的草叢中,就此暈了過去,一個魔方滴溜溜的旋轉着,最後落於身旁,馬兒打了一個響鼻,疑惑的看了看四周,最後揚長而去……

這一切,蘇言是不知道的,他沒想到會把郭浩給打暈過去,更不知道,郭浩醒來後,已經是大半夜了,一個人孤零零的爬上樹,哭着看着下面成羣的白眼狼向着他嚎了一夜……

卸磨殺驢呀,蘇言,我日你祖宗——

嗷嗚~~

…………

小黑吐着舌頭,一路狂奔,三個時辰的路又是再度縮短了一半,顛的蘇言最後都暈騾了,強行停下來趴在路邊狂吐。

他嚴重懷疑,那位血衣候是屬狗的,這貨再吞噬了對方後,將二哈的完美基因給烙印了下來。

“我還以爲你找到血衣候,親密的不想再回來了呢!”蘇言是在下午回來的,蛋頭鬼吏在見到蘇言平安後,擺着的的臉有了一絲鬆懈,但語氣卻不冷不熱的,估計是昨晚沒回來點卯報告的原因。

知道人家擔心了自己,蘇言連忙作揖感謝。

“別弄這些虛的了,好自爲之吧!”蛋頭說完,就弓着腰離開了,蘇言撓撓頭,什麼好自爲之。

“小姐,我看到他回來了。”

“在哪兒呢,在哪兒呢?”

很快,幾道焦急的聲音由遠而近響起,在蘇言錯愕的目光下,一大羣侍女從萬花叢中中閃現了出來,而走在最前面的,不是古婧羣主還能是誰,不過此刻的她雙眼通紅,頂着兩個熊貓眼,頭髮更是亂糟糟的,眼中帶着一抹癲狂,雖氣勢洶洶而來,但是,這小跑的姿勢都有些輕飄,彷彿捏着鼻子轉了十來個圈後而在跑。

我滴個乖乖,這不到兩天時間,咋了,鬼上身了還是被打劫了,怎麼成了這幅樣子,不過,當看到她右手緊緊握着的一個魔方時,蘇言心裏突然一顫。

完犢子了,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這丫頭不會一根筋,這兩天不吃不喝不睡的在死嗑魔方吧。

【主播,你好像攤上事了。】

【魔方呀,猶記得我第一次玩,因爲有強迫症,差點活生生把我給逼瘋了,最後一腳踏的四分五裂,才舒心起來。】

【讓你拿魔方忽悠人家一個小姑娘,他爹可是一州之王呀,當爹的要是看見素來活潑的女兒變成了這幅樣子,絕對會扒了你的皮。】

【說不定人家早就知道了,這會兒在醞釀,是該將主播清蒸還是油炸呢。】

…………

蘇言被直播間內的人嚇得突然六神無主起來,尤其是此刻古婧突然看見了自己,眼睛頓時發亮,兩個虎牙給磨的呀,都起火星子了。

沒有什麼猶豫的,蘇言轉身就跑。

“老王,你給我站住,今天必須給我一個完美的解釋!”古婧腳下加快了腳步,但虛浮的厲害,眼睛一黑,差點摔倒在地。

如果不是有她天生的驕傲,這魔方早就幾斧頭給砸爛了,天知道,自從拿到魔方後,就深深的陷入了進去,可是無論怎麼轉,就是轉不到一塊去,連着蘭姐姐也是親自出手。

兩個女孩躲在房間裏,和這個魔方鬥了一夜的,甚至有好幾次,感覺只差兩三個顏色了,兩女驚呼,然後轉呀轉,又回到了原地,比之前還要亂。

她可是親眼見到老王幾下就轉好的,在她眼皮底下的,她是高高在上的羣主,一心想要去闖蕩江湖,可是,一個來自江湖的魔方,卻將她難住了,這本沒什麼,最打臉的是一個僕役幾息就轉好的東西,她身爲郡主不行呀。

屬於她的驕傲和執着,是絕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的,然後,然後她就差點被魔方給整瘋了,最後心中無聊卻又沒辦法的給哭了,連這蘭姐姐也陪她到現在。

去找老王,沒在,一問,出去到江湖給她找好玩的東西去了。

這算不算是打臉。

今天得知老王回來了,瘋一般的從第二區域躥下來,這無賴,竟然扭頭就跑。

“不是本人,老王去隔壁了!”看見那道猥瑣的身影喊出的話,氣的古婧一個踉蹌。 “過來坐吧!”蘇言怎麼也沒想到,這上官蘭早在前面的涼亭子處等他了,此刻微微笑着,看樣子很有女主人範兒,如果不是依舊有兩個黑眼圈的話,就更加完美了。

蘇言嘆了一口氣,男人沒權就是這麼可憐,主要人家修爲高,咱比不上,更重要的是,這裏是她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蘇言硬着頭皮走進涼亭,拱手行禮:“見過小姐!”

“跑呀,你倒是跑呀!”很快,後面就傳來了古婧極爲猖狂的叫囂聲,蘇言急忙左右轉頭,最後疑惑的一指自己:“郡主剛纔是在說我?小的還以爲你在叫別人呢。”

古婧趕來,氣的一下說不出話來,長時間的用腦,加上不眠不休,現在已經讓她反應有些遲鈍了。

啪的一聲,將手中的魔方一下扣在石桌上:“給我教!”

大姐,求人也沒你這麼求的呀,好像是我理虧似的。

“郡主小姐這麼聰明,區區一個魔方想必是手到擒來,莫要開玩笑了,”蘇言靦腆一笑,一副你別鬧得神色,讓的古婧頓時一滯。

把她搞成這樣的,就是屬於她的身份和驕傲,如今被蘇言又這麼說,她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上官蘭輕輕笑了笑,知道婧兒拉不下臉面,而後看向蘇言:“我想看看,你是怎麼把它復原的。”

“小姐有命,小的必當盡力的。”蘇言趕緊道,她也看出來了,這古婧還小,加上從小被寵上了天了,根本就是一個驕傲的小孔雀,這日後,吃虧就虧在自尊和臉面上。

而上官蘭就是一朵亭亭玉立的蓮花,很溫柔,沒有什麼架子,看的很開,這女孩,纔是最招人喜歡的,哪天出去找小三了,最起碼回家知道了,不會打人,賢妻良母的最佳典範呀,更何況,自己只是一個僕人,一聲命令就可以,哪像現在,這麼溫柔的說着話。

蘇言拿起手中的魔方,先看了看,然後快速的開始了轉圈。

“好了!”蘇言將轉好的魔方放在桌子上,一共六個呼吸時間。

上官蘭這次是親眼看着蘇言將魔方給轉好的,東西沒調換,而且還是這麼短短時間,她突然相信了,古婧所說的,這老王幾下就弄好的話,可是,這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古婧一把抓住魔方,看着各個面顏色一致,心裏煩躁緊繃的弦一下鬆開,但也顫抖着嘴,眼睛更紅,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爲什麼,到底是爲什麼呀,堂堂郡主,竟然不如一個僕人。

“老王,你到底是怎麼轉的,爲什麼我們……”上官蘭說道此處,臉色一紅,兩個人弄到現在,差點給魔怔在裏面了,卻依舊沒弄明白其中的原理。

劍域神王 蘇言一笑,重新拿起魔方,瞬間打亂:“萬物都是有跡可尋的,方法其實很簡單,我們可以將各個面用字母表示:F:前面,U:上面,D:下面,L:左面,R:右面,H:水平方向的中間層,V:垂直方向的中間層,魔方操作步驟中,單獨寫一個字母表示將該面順時針旋轉90度……”

“說人話!”古婧一拍桌子,這剛開始就把自己說懵逼了,連着上官蘭也是雙眼中充滿了迷茫。

蘇言嘆息一聲,一看你們就沒好好學習過,小時候光知道玩了吧:“咱們第一步呀,就是底棱歸位,就是十字還原,我們假如選擇白色面做底面,在魔方的底層架十字……”

蘇言一步步的給她們兩人解釋,古婧最後似懂非懂,趕緊拿着魔方開始練了起來,上官蘭顰蹙着修眉,看着古婧拿着魔方,自己則空手模擬旋轉,蘇言無奈,再次從商店中兌換了一個魔方,遞給上官蘭,上官蘭見此,微微笑着接過,向蘇言點點頭。

兩個女的就這麼開始了在涼亭新一輪的轉魔方行動。

啊~~

隨着一聲尖叫,古婧終於憑藉自己,將魔方給復原了,一下子激動的舉着魔方又蹦又跳,跳着跳着就蹲下身子哭了。

這恐怕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刑罰了,心裏素質低的人,絕對會被逼瘋的,以後誰不聽話,就將魔方遞給他,規定時間內,將魔方復原了,咱們的事就一筆勾銷了,如若不然,嘿嘿……

上官蘭也是轉好了,臉上露出一抹輕鬆,原來是這樣,太有意思了。

蘇言看了看商店內的十二面體、十四面體、球形體、柱形體、星形體等等魔方時,還是決定不拿出來害她們了,等哪一天這古婧再刁難自己時,一下子甩出一個二十面體。

“你不是學會轉魔方了嗎,有本事轉給我看呀!”

蘇言正暗自得意時,正蹲在地上輕泣的古婧一下子向後給暈倒了,蘇言和上官蘭大驚,急忙喊人,近乎兩天的不眠不休不吃不喝,魔怔似的鑽在魔方的世界,剛纔一下子靠自己解開了,心神放鬆,又蹦又跳,又快速蹲下身而哭,不暈過去纔怪。

這就是鑽牛角性格的壞處,跟強迫症似的,一件事弄不好,幹其他事就是不行,容易惦記事,你看看上官蘭小姐,就很好嘛。

上官蘭跟着僕人們離開,完了嗔怒的看了一眼蘇言。

哎,好吧,全都怪我吧!

蘇言也跑了一天了,更不用說今天還經歷過一場生死之戰,他也需要休息了,找到自己的房間,就去睡覺,反正他現在又不用幹活,很快,房間外面就出現了一個‘禁止打擾’的牌子……

蘇言再見到古婧這瘋魔丫頭時,已經是三天後了,聽說是其父親將她給接回去的,聽到這個消息的蘇言頭上冷汗蹭的一下就出來了,冀州的王呀,他很害怕,這老的護犢子似的將自己給油炸了。

可是等了兩天,啥事也沒有,就在蘇言決定先跑路,到郭浩哪裏暫借幾天時,古婧又滿臉陽光,帶着自己的驕傲蹦蹦跳跳出現在蘇言的面前。

蘇言看了看她身後,除了款款而來的上官蘭,沒有其他人拿着手銬腳鏈,這才長長舒了一口氣,心中的一塊石頭總算是落下來了。

“你把本郡主當成什麼人了,我還不至於這麼小氣!”古婧一下子明白了,氣的一跺腳。

“害我暈倒,說吧,怎麼補償我?”

“以身相許行嗎?” 蘇言在古婧張牙舞爪,撕爛了衣袖,捱了兩腳後,一下子就老實了,這丫頭連點幽默細胞都沒有,上官蘭則是掩嘴輕笑着,看着他們又撕又咬的樣子,頗具喜感。

在中州,各處的等級都很嚴格,哪怕你是超級強者,在一個勢力或者羣體中,也得乖乖低下頭,不敢有絲毫不敬,在這世家中,更是如此,所以,他們的行事都是按部就班來。

但誰能想到,上官家來了一個僕人,沒有絲毫的尊卑觀念,連這堂堂郡主都敢開玩笑,這要是讓那些世家公子小姐知道嗎,絕對會驚掉下巴,但別說,這樣真的挺好,這個老王,和其他她所見過的所有人都是不一樣的,畏首畏尾,戰戰兢兢的僕役形象,加在他身上,反倒彆扭了。

更加離奇的是,面對蘇言的越階玩笑,她們竟然都沒有生氣,奇了怪了。

太乙 “別咬了,再咬,就沒有江湖的好玩東西了。”蘇言趕緊開口,直播間的人都笑趴了,這要是在前世,我開個玩笑,搞不好還要撓撓你小蠻腰,抓抓你頭髮,甚至不經意來個抓奶十八手,但是,他害怕自己萬一給忘了,兩個胳膊待會就沒了。

古婧也跳的有些累了,氣喘吁吁,一下將蘇言的衣袖給扔了:“我還忘了問了,說,那天你不是出去到江湖上給我找好玩的東西了嗎,是什麼?”

“這次不是玩的,是吃的。”蘇言趕緊道,商店倉庫中,還有大批的新鮮蛋糕,各色樣式都有,就不信了,美食還管不了你了,這丫頭明顯精力過剩,實在不行,給一個二十面的魔方,你丫的慢慢玩吧。

“吃的?呵呵,我在王府,什麼好吃的沒吃過,還讓你跑江湖給我去找,行吧,如果是本羣主吃過的,或者不滿意,你就等着受罰吧。”古婧杏眼一瞪,拍拍手道。

上官蘭也是輕輕搖搖頭,感覺老王這次懸,說實話,冀王很疼愛古婧,從小就對她錦衣玉食,要什麼有什麼,想吃什麼吃什麼,天天山珍海味,到現在,長這麼大,幾乎每頓飯很少有重樣的。

見着被兩位女孩看不起,蘇言一笑,待會可別狼吞虎嚥的,他還沒見過哪個女孩能抵擋住蛋糕甜點的誘惑,最起碼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

“那就請郡主和小姐這個涼亭處稍等片刻,我這就去取美食來。”蘇言說完就走了,兩女也好奇,徑直坐到涼亭處,平常的日子早就枯燥的過慣了,突然出現蘇言這麼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其實蠻好玩的,最起碼,到現在,她們兩人還沒有什麼反感之處。

很快,蘇言就空手回來了,古婧原本翹着的二郎腿一下子放下站起,疑惑道:“美食呢?”

蘇言尷尬一笑,小跑到旁邊將自己的半截衣袖撿起:“縫縫還能穿!”

古婧臉色先是一紅,然後就要下來找蘇言拼命,敢情耍我來了,蘇言撿起衣袖蹭的一下就跑了,這可是他自鬼差黃衣、雲紋白衣的第三件衣服了,雖是小廝青衣,但穿着也是舒服的。

他也想換上自己的雲紋白衣,可是,他害怕自己帥氣逼人,吸引女孩子不說,被哪家公子給看上,尤其是哪些老不死的,如果失了身,還不如早早找孟婆喝點酸梅湯,忘記前塵往事投胎算了。

影帝追妻之路 一會兒的功夫,蘇言再次出現了,也不知道哪裏找來了一個小推車,上面放着兩個盤子,各自在上面蓋了一塊白布,盤子兩邊,則又是兩杯奶茶,上面插着吸管,蘇言則是圍着一個白色圍裙,帶着一個長長的帽子,頗有些五星級大廚的感覺。

這些,都是順手從商店內兌換出來的,一個字,便宜!

看着蘇言這麼搖身一變,怪異的裝束,竟然很有喜感,好奇下,就這麼看着蘇言推着小車而來。

“尊敬的兩位小姐你們好,沒有92年的紅酒,只有兩杯奶昔送上,奶昔是贈品,這兩個,纔是主要的美食,想當年,爲了找尋這兩樣東西,我踏破萬里……哎哎,我話還沒說完呢,”蘇言正準備煽情一番,古婧已經翻着白眼,一下子揭開白布,露出了兩盤精美的蛋糕。

一個黑乎乎的,上面灑滿了芝麻,而另一個則白的發亮,沿邊還有一層粉紅,上面擱着幾個草莓,兩個潔白的盤子上,各有一副銀色的刀叉。

“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蛋糕,旁邊這兩杯是奶昔,刀子是用來切的,叉子是叉着往嘴裏送的,不過我可提前說好,只有這兩盤和兩杯,其他就真的沒有了,我找到製作這家蛋糕的傳人時,他已經奄奄一息了,製作完後,他就死了,這是孤品,手藝更是失傳了的。”這蛋糕以後還得留着自己吃,要不是爲了平息她的怒火,蘇言纔不情情願拿出來呢。

古婧臉色頓時變了:“你這人怎麼回事,在吃東西時你說死人,呸呸呸,晦氣,搞得有多好吃似的,瞧把你給嚇得,到現在連個味都沒聞到,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古婧嗅着翹鼻子聞了聞不滿道。

“請吧!左叉右刀。”蘇言往後退了退,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裝模作樣!”古婧雖說着,但還是按照蘇言的話去做,畢竟,這可能是江湖上對於這種食物的特殊吃法,就像平常大家喝酒,都是一小杯的,書中所說的,他們可都是大碗喝酒,大碗吃肉的,沒啥顧慮,圖的就是放蕩和痛快。

掙脫身上這麼看不見的枷鎖,一直是她的目標。

上官蘭也是,拿着刀叉輕輕切了一塊巧克力蛋糕,然後放進嘴裏,只是瞬間,她的眼睛就猛地發亮了,粉紅色的舌頭舔了舔叉子上殘餘的味道,趕緊去切第二刀……

古婧同樣收不住了,太好吃了,這蛋糕怎麼會這麼好吃,尤其中間麪包和奶油夾雜在一起,放進嘴裏,是如此的美味。

重生九零神醫福妻 看着兩人到最後不顧形象的開始吃對方的蛋糕,邊吃邊喝奶昔,更是享受的眼睛都成月牙兒了,古婧有吃有喝,滿嘴‘嗯嗯’的向着蘇言點頭,身子激動的一抖一抖,跟針扎屁股似的。

看着他們風捲殘雲一般,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兩大盤蛋糕吃完,兩杯奶昔喝完,蘇言還是放棄告訴她們,這是增肥的好東西。

嗝~~

古婧毫無形象的打了一個飽嗝,露着兩個虎牙舔了舔嘴脣,顯得非常滿意,最後一指蘇言。

“本郡主宣佈,以後每頓飯都要這蛋糕和奶昔!”

上官蘭也是眼睛亮晶晶的看向蘇言。

蘇言臉皮一抽,他最擔心的還是發生了:“兩位小姐,剛纔小的已經提前說了,那位……”

“那就把他挖出來,找人搜魂,得祕方!”

“他被掘墓獸已經給吃了。”

“那就找到那頭掘墓獸,我要燉了它。”

………… 女人無理起來,你別辯解,趕緊承認,女王大人,是我錯了,勉強還有自救的可能,否則,你就等死吧。

蘇言就處理的很好:“郡主,上官小姐,其實我瞞了你們,我錯了。”

“蛋糕傳人沒死?”古婧頓時激動了,看着蘇言誠懇的態度,一把抓住蘇言的手,蘇言連忙後退幾步,古婧也發現了不妥之處,臉色一紅。

“快說!”古婧俏臉頓時一擺。

“他在哪裏?”小小的兩盤蛋糕和奶茶,瞬間就收服了兩個女孩的胃,連着一直平靜的上官蘭,也是起身詢問。

真的很好吃,連着盤子她剛纔都舔了舔,很沒素養,但真的不想放過,到現在還脣齒留香,不吃嗎,沒關係,既然吃了,並且愛上了它,又怎能不想下次再見到呢。

蘇言連忙擺手:“兩位小姐誤會了,他的確是死了,這點我保證!”

兩個女孩聽聞,臉上掩飾不住失望,古婧氣的直跺腳,很快反應過來:“那你瞞了我們什麼?”

霸道萌寶:總裁爹地,你惡魔! 蘇言尷尬一笑:“其實,那位蛋糕傳人,臨死前做了五份蛋糕呢。”

果然,一聽竟然還有蛋糕,兩女暗淡的眼光再次亮了起來,古婧像個麻雀似的,着急的急忙道:“那其他三份呢?快說快說。”

“請問郡主,這蛋糕好吃嗎?”

“好吃好吃,我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美食。”古婧連忙點頭,等着蘇言拿出另外三份蛋糕。

蘇言點點頭:“所以,我沒忍住,吃了那三份,給你們留了兩份。”

蘇言認認真真的道,兩女聽完後,頓時石化,尤其是古婧,臉色變得極度難看,隨着一聲極爲淒厲的尖叫聲,兩女直接組成了聯盟,開始對蘇言的瘋狂追殺模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