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洛洛畢竟在自己的家中守候自己守了兩天,無論怎麼說,對於楚洛洛這種陪伴在自己的身邊守候,他還是感覺到十分的溫暖的。於是沈飛對著楚洛洛說話的語調都再次柔和了幾分:「沒關係的,你不會做飯吧?我會做的,今天你就嘗一嘗我的手藝吧,雖然可能沒有你們家那個傭人阿姨做得好吃,不過倒也不至於難吃的。」說完,沈飛脫下外套,似乎就打算大幹一場了。

0

「沈……」楚洛洛還待叫住沈飛,不過沈飛那高漲著的情緒,並未等楚洛洛想要將想說話說完,便自顧自的鑽進了廚房準備大秀一下手藝了。

沈飛已經記不太清自己家冰箱還有著什麼存菜了,只是記得之前自己買了一些青椒,胡蘿蔔,白菜之類的蔬菜,倒是不知道還剩多少了。這些菜,可以弄弄一個青椒肉絲,回鍋肉,炒白菜之類的,做為兩個人吃,這三個菜應該也是綽綽有餘了。

來到了廚房,沈飛習慣性的打開了廚房的電燈。可隨著塔的一聲輕響,電燈卻沒有如預想般的亮起來。

「嗯?燈壞了?」沈飛不由感到一陣無語,好在現在畢竟是中午了,而且因為也有著太陽,室內的光線倒也並不算太暗,所以即使沒有燈亮也是無傷大雅。

沈飛拉開了冰箱門,還未待他查看冰箱中到底還剩什麼蔬菜的時候,一股臭味在自己拉開冰箱門的瞬間便蔓延了出來。沈飛不自覺的皺上了眉毛,這是一股如同爛菜葉並且還發了酵的味道。

冰箱中的東西,是沈飛在幾天前就買回來的,一直保存在冰箱應該也並不至於壞得這麼快。然而這時的沈飛忽然聯想到了,剛才自己打開廚房的開關的時候,電燈並沒有如自己預期的那邊亮起來。

「難道是停電了?」沈飛總算是反應了過來。

「糟了……」

沈飛立馬拉開了位於冰箱下面的速凍室,剛一拉開,果然如自己預料中的那般,一股腐爛的味道蔓延了出來。

在停電的這期間,顯然被冰凍在下方的肉食,同樣難逃因為溫度過高而腐爛變質的結局。

楚洛洛跟進了廚房中,看著站在冰箱前,茫然鬱悶的沈飛說道:「這裡的電已經停了兩天了……。」

她心事重重的走進了沈飛的跟前:「並且,不僅電停了,水,氣也同樣沒有了!」

「嗯?水,氣也沒有了?」楚洛洛的話讓沈飛驚醒了過來。

他立馬走到燃氣炤前,扭動打火開關,電子打火塞噼里啪啦的不斷響著,然而,果然如楚洛洛所說的那樣,燃氣炤中並沒有天然氣出現,沈飛連續的打了兩三次,果然都沒有辦法將火打上。

沈飛又來到了不遠處的水龍頭開關,扭開水龍頭,正如楚洛洛所說的那樣,水管中連一滴水都沒有……。

「這……」沈飛有些懵了。

對於城市而言,水電氣,無疑相當於城市的血液,如果連這三樣最基本的東西都沒有,那麼人如何在城市中生存!

這突然的發現,讓沈飛瞬間回到了現實之中。對啊!如今這個世界已經變了,真虧自己剛才竟然還什麼都沒有意識到,居然還打算高高興興的做上一頓美味可口的熱飯菜。

「沈飛——」楚洛洛站在沈飛的旁邊,再次出言輕輕的叫起來沈飛的名字。

沈飛扭頭看向楚洛洛,發現她的臉色怪怪的,好像有些憂鬱又有一份惶恐,還有一份期待?

她怎麼了?難道是因為知道了現在城市停水停電停氣,而對未來感到茫然了?

「沒事啦,雖然現在水電氣都停了……」

「我不是想說這個!」 冷少掠愛:霸上小女人 楚洛洛忽然嗲怪的瞪了一眼沈飛,打斷了沈飛的話。

「不是這個?那是什麼呢?你這麼了?」沈飛有些疑惑,走到了楚洛洛的面前,將它披散在兩邊的長發掀開,然後觀察起了她的表情。

沈飛僅僅是下意識的動作,卻讓楚洛洛心跳加速,連眼神都變得迷離起來。

「你……」

「嗯?」

似乎像終於下定了勇氣一般:「你就是小白龍!對吧!」

沈飛的手在空中一滯。

你就是小白龍!對吧!

肯定句!並且還著重的強調了語氣!

楚洛洛顯然猜出了沈飛的身份,對於這一點,沈飛其實並不覺得意外。

楚洛洛是一個聰慧的女孩,其實從之前的一些表現,沈飛便知道,楚洛洛應該在就開始懷疑自己了,只是她似乎有著自己的顧忌,並沒有對自己質問出來。

沈飛的沉默讓楚洛洛心猛地一沉,她急忙鄭重的看著沈飛然後表著決心道:「我知道你不願意說出來,肯定是有著你的原因的!」

楚洛洛忽然將手舉起來,做著發誓的動作:「我保證!我絕對不會將這個秘密告訴任何人的!」

看著如此小心翼翼的,要為自己保守秘密的楚洛洛,沈飛感覺她還真是可愛得緊。

只不過,沈飛其實並不是擔心楚洛洛會泄露自己的秘密而不告訴她,正如她剛才所說的,楚洛洛是完全能夠得到沈飛的信任的。只是對於自己的事情,就連她自己都不到底是這麼回事,又如何向別人訴說呢。 看着陰星之魂,童言先是萌生一種喜悅之情,轉而又覺得他很是可憐。vodtw.net一陰一陽,一黑一白,兩者這麼對視了好一會兒工夫。

片刻的沉默之後,童言終於還是率先開口了。

“你爲何一直躲着我?難道你不希望和我融爲一體嗎?”

陰星之魂聽此,稍稍沉默了一會兒,這纔開口說道:“算融合,難道我們能活下去嗎?天界是不會放過我們的,那些高高在的神靈也絕不會容忍我們的存在。既然註定還是要被打入虛無之境,又何必再經歷一次痛苦和折磨呢?”

童言聞此,輕嘆一聲道:“我知道你的感受,我又何嘗不明白這些呢?可是我們本無錯,憑什麼要長眠於此?難道這樣你會甘心嗎?”

“甘心?我當然不甘心。可是我們又能改變什麼呢?我們是天魔星,天界是絕不會放過我們的。與其重蹈覆轍,還不如直接放棄。至少……至少不用再牽連別人了。”

童言苦澀一笑道:“是啊,我們的確害了不少族人,可如果這樣放棄,我們真的什麼都不能做了。我想再搏一回,算無法改變命運,我也要證明我們存在的意義。我不想讓那些害了我們的惡神得逞,我要讓他們付出代價,我更要爲我們隕落的族人,爲我們自己討個公道。陰星,和我一起,好嗎?”

陰星之魂怔怔的看着童言,猶豫了一會兒後,他忽然笑了。“我當然願意,因爲你本是我,我也本是你。現在我們可以真正的在一起了!”

童言滿意的笑了笑,隨即向陰星之魂慢慢飛去……

……

“孩子……孩子……你這是醒了嗎?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孩子……”

神蟲蟲母在大聲的呼喊着,順着她的目光看去,赫然發現,童言的肉身竟然睜開了雙眼。

只是此刻的眼神有些空洞,但他睜眼,也意味着他真的醒過來了!

“孩子,你說話啊?你到底怎麼了?孩子……”

神蟲蟲母忍不住的再次呼喊起來,而在這時,黑白兩束光芒突然從天而降,直接落入了裂縫之,並直接沒入了童言的體內。

黑白兩束光芒剛剛進入童言的肉身之,他便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隨之清醒了過來。

“啊……呼……”

神蟲蟲母見此,趕忙開口問道:“你還好嗎?孩子?”

聽到耳邊蟲母的聲音,童言這才慢慢的轉頭看來。

剛看到蟲母的第一眼,他還是有些震驚,不過認出之後,他也隨之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神蟲姐姐,是你嗎?你從我的體內出來了?”

神蟲蟲母聽此,開口笑道:“是啊,我已經出來了,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守着你。好在天眷顧,你終於活過來了。你的身體沒什麼問題吧?能起身嗎?”

黑白兩色光芒落下之刻,他也從半空落在了地。現在恢復意識,他還躺在冰冷的地。

沒有遲疑,他立刻坐起身來。其實他身的傷勢早被玄冥聖君用神獸之力給治好了,只不過他的靈魂已碎,所以肉身怎樣,都改變不了他死的事實。

但現在不同了,他破碎的靈魂已經重組,不僅如此,他還與陰星之魂融合。所以,此刻的他不再是原來的童言,而是真真正正的天魔星星宿之靈。

“神蟲姐姐,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對了,我死……不是,我沉睡多久了?”

神蟲蟲母想了想道:“你大概沉睡了三四個月吧,我擔心你的肉身腐爛,所以把你帶到了這裏。 唯有深愛,不負流年 現在看你平安醒來,我也放心了。”

童言站起身來,看着面前已經變大的神蟲蟲母,微微一笑道:“神蟲姐姐,我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如果不是你保住了我的肉身,我算靈魂歸來,恐怕也只能變成遊魂了。我給你鞠一躬吧!”

說着,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神蟲蟲母見此,呵呵笑道:“不用客氣,其實我之所以這麼做,是爲了報答你的恩情。如果不是你,我也許還在魔血石沉睡着。如果不是你體內的神獸之力,我也不可能恢復神力。爲你做的這些,是我心甘情願的。你如果要謝,還是謝你自己吧!”

童言笑了笑,然後直起身來從裂縫向看去。

天空之用雲團匯聚而成的太極圖已經慢慢消散,這也意味着,童言徹底的歸來了。

但是,他還沒有恢復天魔星星宿之力,他還有很多事需要處理。

不過當務之急,則是閉關。他體內的魔氣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他需要通過閉關來恢復修爲,如此也方可離開這裏,去尋找譚鈺等人。

沒有遲疑,閉關這樣開始了。

事實,天空太極圖足足持續了兩天,聖門門人也開始在阿修羅道四處尋找着這異象突生的原因。

但很可惜,他們並沒有找到。不過搜索還在繼續,也不知道他們是否會發現閉關之的童言。

名門驚婚,萌妻乖乖就擒 至於聖門,被紫一真人和玄冥聖君這麼一攪和,聖門本來的計劃徹底被打亂。

玄冥聖君的死不僅滅殺了數百個聖門門人,還帶動了那些被囚禁的玄武族人。那些玄武族人在得知族長絕命之後,大都跟隨族長而去。

可死去的玄武族族人根本沒有利用價值,這樣一來,聖門想塑造更多神靈的計劃,也提前止了。

對於這點,聖門門主當然憤怒不已。他只是讓自己的護法通過魔變之法成了神靈,這根本不足以對抗天界,他需要更多的神,他需要更強大的軍隊。

但沒有了神獸,他的魔變之法也失去了作用。再想讓門人變成神靈,談何容易?

可魔變之法到底是什麼呢?實際,所謂的魔變之法,不過是對魔的一種改造。如何改造?通過聖門門主曾提到的那個神爐,將活生生的神獸拋入其,進而提取出神獸體內的精血和神力,凝聚而成化神丹。

只要魔服下了化神丹,便可在短時間內從魔變成神。

這樣的法子,更像是煉丹術之的一種,只不過所用之物,卻令人髮指,其用途更是逆天而行。

現在玄武一族已經不足以滿足聖門之需,於是自然而然的,聖門門主將目光轉向了人間。

飛燕伏龍傳 可沒想到的是,還未等他率領聖門門人入侵人界,天界竟先有了動作!

一隊天界的精銳,在這一日,悄悄地降臨到阿修羅道。

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沈飛不再面對著楚洛洛,他轉了回來,背靠在廚房後邊的牆面上,眼睛盯著前面燃氣灶上的大鐵鍋,不知道想著什麼。

「我知道的……,你剛才說我們家的傭人阿姨做飯好吃,可是你根本沒有去吃過,你甚至都沒有去過我家,你明明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卻好像對我,對我家很熟悉。每一次我遇到危險的時候,我的身邊都有你,每一次都是你拼盡全力將我從危險中救了出來,我知道的,我都知道。我知道小白龍是你,『大白龍』也是你!」楚洛洛越說越激動,好像馬上就要情緒爆發了。

沈飛終於不再依靠在牆壁上繼續發獃了,他再次來到了楚洛洛的面前伸出手來輕輕的撫摸著楚洛洛的頭頂的秀髮,看著她那快要委屈到哭泣的臉龐笑著說道:「你不說你既然都知道嗎,幹嘛還一副這麼委屈的樣子。」

沈飛說的話,顯然已經算是默認了,既然楚洛洛早就已經察覺到了一切,那麼沈飛覺得其實也沒有什麼必要繼續瞞下去,

不過,楚洛洛顯然對沈飛的這個回答並不是很滿意,她抬起了兩隻大眼睛凝視著沈飛的臉龐:「那你就是小白龍,對嗎?」

楚洛洛眼中的期待神色幾乎噴薄欲出,似乎即使知道了沈飛已經算是默認了,但她還是想要聽見沈飛親口的回答。

沈飛又何嘗看不出楚洛洛眼中的神色,看著面前這個比小著兩三歲的女孩,沈飛第一次流露出這麼溫柔的目光。

再次寵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腦袋,沈飛還是打算滿足她這個小小的期待。

「是的。」沈飛肯定回答到

一瞬間,楚洛洛在這一刻似乎百感交集,有著驚喜,高興,感動……各種各樣的表情痕迹在她的臉色浮動,似乎在這刻,她心中的心情,已經沒辦法用一種情緒來表達了。

楚洛洛深情的凝望著沈飛,似有千言萬語在嘴邊,可是她雖然張開了口,但是卻一個字也沒有說出。

忽然,楚洛洛猛地撲向了沈飛的懷中,沈飛猝不及防,被楚洛洛撲得連連後退。不過剛退了兩步沈飛身體就抵在了身後的牆壁之上,隨著『咚』的一聲響,沈飛的後腦勺悲催的和牆壁來了一個超級『親密接觸』。

沈飛被疼著一陣齜牙咧嘴,趕緊伸出一隻手來,揉揉身後被撞疼了的後腦勺。

沈飛的身體本就還暫未痊癒,此時被楚洛洛這麼一頓『操作』胸口又變得有些微微泛疼。可是低頭看著幾乎將自己的整個腦袋都埋在自己胸口處的楚洛洛,沈飛也只好由得她去了。

楚洛洛就這樣抱著沈飛,也不移動,也不說話。

就這樣過了兩分鐘,就在沈飛甚至懷疑這楚洛洛莫不是兩天沒睡好,已經抱著自己睡著了的時候。

楚洛洛忽然抬起了頭,兩隻迷濛蒙的眼睛看著沈飛。

沈飛並不知道她打算幹嘛,不過沈飛明顯的從她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絲怯怯的緊張:「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為什麼要這麼的保護我?」

來自靈魂的發問!

為什麼?對啊!為什麼?

簡簡單單的一個問題,卻似乎將沈飛問住了。

為什麼?

對啊!自己為什麼會對如此對待她呢?

兩人的相遇,可以說是一個純粹的偶然,自己變身為白貓的時候,為了躲避那幾隻追趕自己的野貓,然後混亂的闖進她的包中,被她帶回了家中,隨後兩人便一起經歷了眾多的事情,有一起遭遇危險,也有被她坑進警察局……,兩人在一起,好像總是會忍不住的互懟起來,甚至還動手。如此說來,自己豈不是應該很討厭她才對么?

可是,此時就在自己面前楚楚可人的人兒啊,自己的心裡哪裡對她有一點討厭的情緒!

因為什麼!因為什麼?

沈飛不停的在心中問著自己,可縱使他在心中問下一百遍,但他的大腦卻絲毫沒有去思考這個問題。

他只是不斷地感覺到,楚洛洛的身體好似開始發熱,而自己似乎也被這股熱量帶得炙熱了起來。

楚洛洛本就算得上一位難得少見的美女,此時這麼一個美麗的女孩,依偎在自己懷中,楚楚可憐的看著自己,若說沈飛完全沒有感覺那肯定是假的。

楚洛洛仰著的腦袋,距離沈飛實在是太近了。近到讓沈飛完全不想再去思考那個可惡的為什麼問題。

此時他看見那張,只要自己一低頭就能觸碰的女孩嘴唇,他只是感覺是那麼的迷人和讓人心動。

沈飛的目光變得灼熱了起來,楚洛洛卻並未被沈飛眼中異常的灼熱所嚇倒,她似乎早已做好了準備。於是她繼續仰著頭,身體又向沈飛靠近了幾分。

更近了!

沈飛不想再去難為自己的大腦了,他將一切都交給了身體。沈飛垂下的雙手,開始繞過楚洛洛的腋下,然後同樣緩緩地抱住了她。

這算是沈飛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擁抱楚洛洛,楚洛洛感覺到了沈飛的變化,她的雙眼變得更加的迷離了起來,彷彿在這一刻,即使近在咫尺的臉龐,自己也已經看不清了。

她緩緩地閉上了眼睛,似有些害怕這一刻的到來,又十分期待著它。她不禁在心中莞爾一笑,這還真是一種矛盾的心情啊。

楚洛洛嘴角流露的那淺淺的微笑,讓楚洛洛大腦徹底的放棄了抵抗,身體操縱起了他。

不再遲疑了。

沈飛緩緩地底下了頭,兩雙柔軟的嫩唇輕輕的貼靠在了一起。這感覺真的好奇妙!

忽然,沈飛懷中的楚洛洛在這一刻變得躁動了起來!

她掙開了沈飛輕輕抱住的雙臂,隨即在沈飛錯愕的神色之下,雙手摟住了沈飛的脖子。

如狂風暴雨,如驚濤駭浪,兩唇並未分開,卻變得更加激烈了。

終於……,風暴漸漸停息。

兩個緊緊相靠的頭,緩緩分開。沈飛的嘴角,流出了一絲映紅。楚洛洛看見了,伸出手來,輕輕的擦去了他嘴邊的的血跡有些心疼的道:「不好意思,把你咬出血了,你疼不?」

一世殄 沈飛搖了搖腦袋:「不疼!」

楚洛洛鬆了一口氣。

「但是……」

「怎麼了?」楚洛洛又變得緊張起來,莫不是剛才自己不小心觸碰到了他其他的傷?

沈飛忽然抱住楚洛洛將兩人的位置調轉了過來,將它緊緊的貼在牆壁上。

楚洛洛被嚇了一跳,只是接下來沈飛的話,卻讓她感到彷彿墜入了蜜糖的世界。

「我還沒吻夠!」 僅僅三日,童言完全恢復了修爲。vodtw.net但他並沒有直接前去尋找譚鈺他們,而是和神蟲蟲母一道,悄悄地向魔神國的主城方向進發了。

他爲何要去魔神國的主城呢?事實,他並非是去主城,而是要去魔星洞!

魔星洞內有一塊天魔星的隕石,那隕石正是天魔星的原石。他現在已經星魂重塑,雖還沒有星宿歸位,卻也可以從天魔星的原石之獲得強大的天魔星星源之力。

只要有了星源之力,再加他的天魔之力,他的戰力將大幅提升,到時候再對付聖門,應該也能多些底氣了。

神蟲蟲母爲了不引起別人注意,已經變成了一個漂亮少婦。和童言一樣,都披着厚厚的斗篷,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

沿途之,他們見到了很多逃難的魔人,這麼一打聽,童言方纔知道,原來阿修羅道已經徹底的變天了。魔神國已經不復存在了,現在只有鬥天國。

這麼大的變故,讓童言一時間還有些難以接受。不過仔細想來,肯定是聖門搞的鬼。

他雖然對玄武一族很是擔憂,可在沒有超強的實力之前,他算擔憂,其實也改變不了什麼。所以當務之急是抵達魔星洞,獲得星源之力,之後再去打聽玄武一族的消息也是不遲。

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正在他距離魔星洞不足十里之際,沒想到竟被一個陌生人給攔了下來。

不僅如此,他在這陌生人的身並沒有看到半點兒魔氣,反而看到了……看到了神靈之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