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柏不屑的看著李基兆,不過並沒有殺死李基兆,而是望著李基兆,手指慢慢的點了下去。

0

就在這一瞬間,李基兆的頭慢慢低了下去,很快李基兆恭敬的抬頭來,依舊跪著,趕緊說道:「少爺,我都聽你的!」

楊柏把一道符籙融入李基兆的體內,楊柏畢竟在港島混,讓李基兆成為奴僕,省的他背後整事。

「帶我去你的基地!」

楊柏剛才毀掉這些戰兵的時候,知道李家的基地,而基地當中的一些東西,卻是楊柏所需要的。

「沒問題!」

李基兆恭敬站了起來,而此時李八元徹底成為屍體,成為莊園的肥料。李基兆領著楊柏朝著後山而去。

碩大的莊園當中,李家的人都昏迷下去,楊柏並沒有殺掉。楊柏朝著基地,眼神已經逐漸發生某種變化。

「你們從什麼地方找到的?」

楊柏穿過基地,都是訓練設施,不過在基地的後面,卻是一個特殊的空間,在那空間當中,卻放置一個奇特的棺槨,這是一個青銅棺槨,上面花紋相當複雜,那明明都是符籙,可卻跟楊柏了解的修真符籙不一樣。

「少爺說的是這個棺槨?這是我在今年的拍賣會得到的,用X光儀器都無法穿透,動用很多東西,都無法查看,不過從棺槨上來看,已經距今一萬三千年!」

「洪荒時期?這麼久?」

楊柏望著青銅棺槨,那上面殘留能量吸引楊柏。要知道整個棺槨當中,蘊含一股超越靈氣的能量,當初這個能量為什麼沒有被修真者發現。

整個棺槨彷彿一個巨大的靈石,上面能量太過滂湃,楊柏站在這旁邊,都能夠感受無量體發生震動。

「用了所有儀器,為什麼放置在這裡?」

楊柏深深吸了一口氣,無論如何這個棺槨要得到。而且楊柏也無法看穿棺槨,這個青銅棺槨到底是什麼東西。

「當初買下來,只是因為神秘,結果買回來之後,我請了所有專家都無法打開棺槨,最後了放置有人惦記棺槨,我只能夠偷摸放在基地。」

「不過李八元卻發現棺槨一個秘密!」

李基兆猛的抬起頭來,輕聲說著,而且領著楊柏朝著棺槨的後方而去。在那裡有一片銅銹,上面的紋路好像發生某種變化,銅銹的最中心有一處發光的所在。

「這裡原先有一塊青銅條,被李八元吸收了!」

「吸收了?」

楊柏就是一愣,吸收了是什麼意思。而此時的李基兆卻趕緊從基地當中拿出一個平板,仔細說道:「李八元這個人很有野心,還想瞞著我,他根本不知道,這裡早就被我監控。」

「他能夠成為異能者,絕對是因為這個棺槨,吸收這個青銅條,他才掌控了能量。」

「當初我發現,也想接近這個青銅棺槨,可惜養虎為患,李八元控制這青銅棺槨。」

李基兆的聲音陰狠下來,而楊柏也看到當初視頻中的畫面,一根青銅條剝落下來,正好被李八元發現,然後李八元的身上發生某種異變。

楊柏的雙眸開始閃爍起來,當初跟魔念大戰的時候,魔念曾經說過,異能的力量,那是魔進入西方傳下的。

而這個青銅棺槨居然也能夠激發異能?超越靈氣的能量到底是什麼?這個巨大的青銅棺槨,難道裡面是空的?」

楊柏想不透,這個青銅棺槨當中到底蘊含什麼秘密,而且在這個秘密當中,這個青銅棺槨都能夠融入體內?

青銅是活物?

楊柏深吸一口氣,想要弄明白,楊柏的手已經放在青銅棺槨之上,而就在這時候,無匹的能量朝著楊柏的體內融入。

「咦?」

楊柏眉心所在避塵珠也綻放光芒,而就在這個避塵珠綻放光芒的時候,在港島一個神秘所在,一個房間當中,一道光芒也隨之而起,跟避塵珠的光芒一樣,也都是本源之力,只是閃爍幾下,就消失一空。

而就在這個房間當中,鄭帝慢慢睜開眼睛,疑惑的看著保險柜的方向。

楊柏當然不知道這些情況,吸收這些能量,避塵珠越發的活躍,同時這些能量融入楊柏的體內,在丹田形成漩渦,只是一瞬間,楊柏居然看到丹田內重新出現一個金丹。

「什麼情況?」

楊柏好像重新修鍊一番,而此時隨著這股能量大量的湧進,楊柏境界的確在晉陞。

「無量體,本身就是元嬰,怎麼元嬰當中還有金丹,而且這股力量,讓金丹攀升,馬上就要化嬰了?」

楊柏有點傻眼,而此時基地當中,李基兆已經退了出去,楊柏一個人留在基地當中,吸收青銅棺槨。

這股能量超越靈氣,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東西,棺槨的紋路好像暗淡一些,隨著這些紋路的暗淡,一個個青銅條出現,這些青銅條猶如雨滴一樣,掉落在地上。

「搞什麼?」

楊柏一伸手,就把一個青銅條拿在手中,只是一瞬間,青銅條忽然消失,一股更加炙熱的能量進入楊柏的體內,這股能量立刻進入楊柏的眉心意識海,避塵珠猶如昊日一樣,散發神器的能量。

「器之本源,這個棺槨是法器?」楊柏瞳孔一縮,好像想到什麼。

「跟魔有什麼關係?」

「魔器嗎?」

楊柏深吸一口氣,又一次撿起青銅條,而這一下,不光避塵珠越來越亮,朝著神器提升,同時楊柏的丹田內,忽然出現一個元嬰。

「娘的,我真的重新凝聚元嬰了,這太亂了!」 按照塞爾達拍賣會的規矩,全場最高價的拍賣者才有資格獲得那位明星設計師亞歷克斯的親自設計機會。

而其他的拍賣者在拍到原石之後,拍賣會只會幫忙做一個簡單的切割處理,並不會提供專業的設計和打磨工作。

因此在拿到自己的原石之後,購買者還需要自己去找珠寶設計師去設計鑽石,從而將鑽石打磨成各式珠寶。

雖然說在剛剛的拍賣會上因為有許醉凝的關係,周雙卿成功以十萬塊的最低價拍下來一塊鑽石原石,幾乎是花光了她從小到大積攢的所有零花錢。

所幸的是這塊鑽石原石中含有的鑽石還不少,基本上是可以打造出一套完美的鑽石飾品了。

周雙卿可不想浪費了這麼難得的鑽石原石,她是絕對不會讓那些不好的設計師去設計她的鑽石的,所以仔細思考之後她決定還是在這艘游輪上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找到一位合適的珠寶設計師幫忙設計。

塞爾達游輪是知名極端奢侈的游輪,今天在這上面又舉辦了那麼大一場鑽石原石拍賣,自然會有無數的珠寶店鋪和珠寶設計師出席,這些人啊,放在平時你見他們一面都是很難的。

所以如果周雙卿下了船,怕是一輩子都再沒有機會和這些頂級的珠寶設計師接觸到了,所以她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莆雲古夏聽到周雙卿的話,更加用力的挑了挑眉頭。

「那麼,你是打算去找葉位珠寶設計師呢?」

塞爾達游輪可是非常大的,上面不光有各大珠寶品牌店,而且其中的好幾家專賣店,也都是有不同的設計師在服務的。

周雙卿低下頭仔細思索了一番之後,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

「我是比較想找龍熙盛景公司的珠寶設計師來幫忙設計的,但是他們這樣的頂級設計師是不是都特別貴啊?」

周雙卿心裡想找一位比較知名又厲害的設計師,不然就糟蹋了許醉凝千辛萬苦才幫自己拍下的鑽石原石。

龍熙盛景公司是全球最大的鑽石供應商,他們家所聘請的珠寶設計師自然也都是全球頂尖的,找他們家的設計師是最讓她放心的。

但是周雙卿身上的存款絕大部分都用來購買那塊原石了,如果說設計師的身價過高的話,她可是真的負擔不起了。

看著周雙卿這一臉緊張的樣子,莆雲古夏終於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了聲。

他抬起手輕輕的揉了揉周雙卿頭頂上柔軟的頭髮,低聲開口道。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啦!龍熙盛景公司有規矩,只要客人在他們家的店裡消費達到一定的數額,他們就會安排專門的設計師提供免費的珠寶設計的。這樣吧,我媽媽的生日正好就要到了。」

「我一直想著去龍熙盛景店裡給她買一套鑽石的飾品作為給她的生日賀禮,只要我購買的金額達到他們店裡的標準了,我就可以把他們贈送的免費珠寶設計送給你,這樣你就能夠給你媽媽的原石進行設計了。」

周雙卿聽到莆雲古夏的話,眼睛一下子都發亮了,但是心裡又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撓撓頭,「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你了啊,莆雲學長?」

「不麻煩的!」

莆雲古夏收回了手,隨口回答道。

「媽媽的生日我本來就打算送她珠寶的,而且我又沒有原石需要加工設計什麼的,就把這次的設計讓給你好了。」

莆雲古夏這話說的簡直是十分的理直氣壯。

嗯,他當然會理直氣壯了。

他媽媽的生日可還有整整十個月才會到,但是,也可以算是快到了嘛,周雙卿可並不知道莆雲古夏說了謊,只是忍不住的面露喜色,十分欣喜。

反正這個珠寶設計的機會莆雲古夏也用不上,那麼她先佔用一下,好像也沒有什麼問題啊!就當欠他一個人情好了,她以後還了就是。

這麼一想,周雙卿本來有些憂慮的心情一下子就被清掃一空了,很是開心的跟著莆雲古夏一起一前一後的進到了龍熙盛景店鋪的珠寶專賣店裡。

在塞爾達游輪這樣的一架豪華的娛樂游輪,能夠來這裡消費的客人們都是非富即貴的,一般來說都是上流社會裡各領域的佼佼者。

龍熙盛景公司作為全球最大的奢侈珠寶品牌和供應商,自然是不會放過塞爾達游輪這麼好的一個掙錢的平台的。

所以他們公司除了在游輪上設了一個固定的拍賣場所,來拍賣部分原石,而且還在游輪上開了一個專賣店,售賣的都是自家公司的珠寶設計師們的作品。

莆雲古夏帶著周雙卿來到龍熙盛景的珠寶專門店鋪門口,他們剛準備進去,結果就聽見一道極其浮誇的女聲從店鋪裡面響起——

「這位何令儀何小姐,您現在看的這款鑽石項鏈,可是我們店鋪的最新的限量款呢!看起來真的是太適合您了,您就把這條項鏈買下吧。」

這些話聽到莆雲古夏的耳朵里后,他的腳步就一下子頓住了,好像再也邁不開了。

我靠!怎麼會這麼巧呢?

他忍不住暗罵一聲。

還真是倒霉啊,居然在這裡好巧不巧的碰見了何令儀?

莆雲古夏伸頭悄悄的往店鋪裡面瞟了一眼。

只見在珠寶展示櫃前,果然坐著一個十分漂亮的女人,她的周圍圍滿了人,正對著她不停地溜須拍馬著。

「是啊是啊令儀姐姐,這個項鏈簡直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呢!你戴著它真的很好看呢!」

「沒錯,你看,這照片里的模特戴著也沒有您戴著好看。」

「可不是嘛!龍熙盛景就應該請您來做代言人,他家的銷售量比起現在來絕對翻倍!」

現在的何令儀因為一直喝著許醉凝的美容口服液,整個人看起來比記憶中的更加漂亮動人了。

皮膚光滑細膩得如同嬰兒,安靜優雅的坐在櫃檯前面,一眼看去是十分的美麗,簡直就是仙女下凡。

然而莆雲古夏可是完全沒有心思去欣賞美人,他只覺得今天的自己太不走運。

分手之後,何令儀就因為喝了許醉凝的美容口服液皮膚狀態變好,顏值也大幅度提高,身邊的追求者是一批又一批,她也就再沒有來糾纏過莆雲古夏。

可是就算這樣,莆雲古夏也十分不想偶遇她。

尤其是……

莆雲古夏忍不住偷偷看了一臉旁邊的周雙卿。

尤其是周雙卿在自己身邊的時候。

周雙卿看到莆雲古夏突然間停下了腳步,不甚理解的問道。

「莆雲學長,怎麼了啊?你不進去給你媽媽挑生日禮物了嗎?」 一道道能量匯聚在楊柏體內,無量體出現新的元嬰,而此時一個個青銅條被楊柏吸收進入體內。

冥冥之中,楊柏好像感覺到了,好像有提升無量體的功法脈絡,在那一刻,楊柏進入悟道的境界。

天地靈氣稀薄無比,如今修鍊之人要想悟道,那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可是憑藉青銅棺槨存在的能量,楊柏不僅悟道,而眉心那個避塵珠,曾經為佛寶,也為道家寶珠,甚至開啟本源之力,卻在融入青銅條當中,綻放三色之光。

避塵珠這樣的寶珠,天地靈寶,在這一刻,恢復神器級別,把本源之力注入楊柏的體內,沿著奇經八脈,新的功法在創造。

避塵珠身為佛、道傳承之物,在古代時期,被修鍊者日夜祭煉,佛法和道法都融入其中。這一次,楊柏的悟道,也讓避塵珠開啟傳承。

一道道法訣從楊柏的腦海當中浮現,隨著楊柏丹田內的元嬰穩坐蓮台,蓮台四周被靈霧纏繞。蓮台的花瓣猶如龍紋一樣,蓮台的後面卻是黑芒。

楊柏並不知道身上的異變,糾結許多時日的功法口訣,卻在悟道當中慢慢孕育而出。

不是佛、道、龍,屬於楊柏開創的之道。如果沒有海量的能量,也無法讓楊柏進入悟道之境。

悟道,是最神秘,融合天道,天人之感。

一個個青銅條掉落下來,青銅棺槨的紋路慢慢暗淡下去,楊柏的眼瞼在抖動,心思電轉,楊柏的元神在瘋狂的突破。

無量體在晉陞,元嬰也在明悟本心,丹田內的靈氣越發的充盈,不過達到頂端的時候,元嬰卻睜開眼睛。

「無量!」

在這一刻,元嬰轟然分解,重新融入無量體中。楊柏掌控的道,真正的出現了,不同其他修真者還的境界,元嬰即為本我!

無量體綻放一道道光芒,楊柏丹田內又一次空無一物,可是楊柏的元神卻更加恐怖,直接達到元嬰後期,直逼元嬰期大圓滿。

楊柏的境界,是依託元神,而無量體彷彿黑洞一樣,吞噬一切能量。

楊柏的雙眸突然睜開了,手中的青銅條已經不見,眉心的避塵珠三色之光耀世,楊柏的腦海當中出現一個個口訣。

「原來是這樣,我的路,元神法,無量體!」

楊柏笑了,終於知道,楊柏身上的氣息慢慢沉寂下去,又一次恢復返璞歸真之境。這世上無人能夠看穿楊柏,楊柏的元神超越一切。

無量體重新吸收元嬰,讓楊柏體內隱藏的一切隱患,統統都消散。哪怕此時魔念重新而出,憑藉現在的楊柏,也能夠重新鎮壓。

「聖僧,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從封印之中解開,我會真正消滅魔!」

楊柏望著龍紋令,神情堅定起來,終於突破了,元嬰期當中,楊柏已經為尊。哪怕是遇到合體期,楊柏也擁有一戰之力,只要給楊柏時間,楊柏一定會成為修真界第一人。

被流放港島那壓抑的心,已經徹底解脫,楊柏想要長嘯,不過此時楊柏卻被面前的青銅棺槨弄的愣住了。

「縫隙?」

失去一個個青銅條,青銅棺槨上面的紋路逐漸變化,棺槨當中,出現一個縫隙,好像能夠打開一樣。

「裡面是什麼?」

楊柏元神強大這樣,依舊無法看透棺槨,這讓楊柏有了無盡的好奇。楊柏很小心,畢竟棺槨有這麼多的能量,誰知道裡面的東西有沒有危險。

避塵珠而出,楊柏掌控避塵珠,保護自身,慢慢的來到棺槨的面前。楊柏的手已經抓住棺槨,無量之力轟然而出。

「起!」

巨大的力量讓棺槨發出咔咔的聲音,那簡單的縫隙依舊嚴絲合縫,不過楊柏的雙眸綻放神光,猛的狂吼一聲,把棺槨轟然打開。

「轟!」

沉重的青銅棺槨而開,裡面卻是一個寒木之棺,散發寒氣,相當驚人。不過這樣的寒氣,楊柏已經無視。

「這才是棺材,難道裡面有一個屍體?」楊柏有點緊張起來,畢竟是開棺。

「開棺發財!」

楊柏還拜了拜,以防萬一,慢慢來到棺材之旁,只是輕輕一推,就把棺材蓋給推開,寒氣消散。

楊柏趕緊揮了揮手,定睛看去。

「空的,什麼都沒有?」楊柏有點傻眼,廢了半天勁,裡面什麼都沒有。

「不能吧?破妄都看不透,裡面什麼都沒有,這個青銅棺槨,保護的是什麼?」

楊柏鬱悶的瞪了一眼青銅棺槨,那麼厚重,而且裡面的寒木絕對不是地球上的東西,可是裡面卻什麼都沒有。

楊柏還是不相信,伸過腦袋在棺材裡面檢查一翻,甚至敲了敲裡面,是不是有夾層。可是依舊一無所獲。

楊柏長嘆一聲,看來這個青銅棺槨的秘密,是無法弄出來了。可就在楊柏把棺材蓋蓋上的時候,楊柏如遭雷擊。

「不可能!」

楊柏狂吼一聲,雙眸欲裂,死死的抓住棺材板,呼吸都加粗了。楊柏的氣息相當不穩,哪怕是無量體都在震動,元神之力轟然而出,整個基地設施全部化為齏粉。

滾滾硝煙而起,從外面看來,彷彿山崩地裂。

李家之人都要瘋了,要不是李基兆命令眾人不許過來,整個莊園都在震蕩。李基兆痛苦的跪在地上,趕緊朝著基地磕頭,那是楊柏的憤怒。

楊柏的目光盯著棺材板之內,在那裡面出現一個符號,就是這個符號,讓楊柏爆發出驚人的氣息。

「爺爺,是你嗎?」

楊柏雙眸都是淚光,伸出手來,朝著這個符號撫摸。那是猶如龍紋的符號,那是楊寒意留下的筆記本之上,同一的符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