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晨極目望去,那個在第一次的攻擊之時就已經虎口斷裂出血的白銀侍衛隊長此刻趴在地上,渾身銀色盔甲盡碎,口中鮮血直流,奄奄一息,看起來已經沒有生還的希望了。

0

而秦無明相對而言受的傷就輕了許多,畢竟他已經到達虛靈境第八重後期,雖然沒有一個強力的防禦戰技,但是對於外界攻擊的防禦力比前者卻是強上萬分。

他此時只是嘴角含血,衣衫碎成了一條條布片掛在了身上,同時頭髮四散,目光已經沒有了剛開始的傲慢跋扈,看起來頗爲狼狽。

“你……究竟是什麼人?剛剛那是什麼戰技?爲什麼完全沒有施展的過程?”

楊晨輕蔑地一笑,確實自己識海中存在的晶玉和太武幻金龍在別人看來完全無法理解,不過他可懶得跟這個秦族的乖戾少爺解釋。

他今天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屠盡在場的秦族所有人。

包括秦族二少爺!

“你問我麼,我是任族的楊晨,你應該早就知道我了,我跟你們秦族可是淵源頗深啊!”

他說這話的同時嘴邊含着淡淡的微笑,而周圍卻瀰漫着無邊的血腥氣息,彷彿他是從地獄出來的死神。

秦無明面色一凜,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年說的是秦無異的事情,不過此時這已經提不起他任何的鬥志了,但是從楊晨的目光中他可以看出來,自己可能真的是走不出這個蠻荒古林了。

突然之間,他振臂叫喊起來,嘶啞難聽的聲音充斥着周圍空曠的區域,隨即他又擡起雙手,貪天之力重新在匯聚,不過已經明顯得不如之前純淨強大了。

他搖晃着長髮四散的頭顱,如癲狂一般向着楊晨繼續衝過來。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失敗的,我是秦族的天才,我是無敵的!”

楊晨面色冷了下來,他看着面對這個瘋了一眼的秦無明,已經沒有了與他接着纏鬥的想法,他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右手胳膊靈力涌動。

“升龍破空之擊!”

一聲爆炸般的破空之聲過後,秦無明那近乎**的身軀重重地砸在了草地之上,渾身被鮮血浸染,但眼神卻還是那樣的瘋狂,像是要吃掉楊晨一般。

“不……不可能!”


楊晨輕輕地走過去,手指一揮,洞穿了他的雙手雙腳,看着那滿臉血色的猙獰面容,淡淡地說道:“沒有什麼不可能,從你們秦族打算要對任族動手的那一刻,你就應該知道會有今天,你只是太狂太蠢,知道得太晚了!”

秦無明聞言狂傲之色盡去,他看着楊晨面無表情的臉龐,感受到無邊的恐懼,雖然這個少年已經沒有了剛剛那毀天滅地的氣勢,但是他卻是可以輕輕鬆鬆的殺死自己,他對自己來說此刻就是死神。

“噗!”

秦無明的腦袋上又增添了一個血洞,而他的眼睛同時出現了狂傲與求饒的目光,不過一切地掙扎都已經煙消雲散了,這個殘忍無情的秦族二少爺已經徹底死去。 楊晨看着腳下那原本囂張得不可一世的秦族少爺此時也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頓時全身緊繃的神經都放鬆了下來。

“哼,死之前還想求饒,我爲了保全你的尊嚴纔出手這麼快的。”

太武幻金龍看着楊晨那少年頑皮的神情,不禁笑罵了出來。

“臭小子,又得意忘形了,你忘了剛剛被人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了麼?”

楊晨聽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過還是抑制不住那強烈的興奮之情,他從被逼入絕境到此時反殺成功,那種巨大的反差帶來的激動是旁人無法理解的。

這個十五歲的少年這幾日接連暗殺了十幾個秦族的白銀和黑鐵侍衛,此刻又經過萬分努力擊殺了秦族的二少爺,不過他一點也沒有出現那種嗜殺成性的狂暴氣息,依然是那個堅韌溫和的少年。

不過這個消息要是傳到武陽城的話必然會掀起一股軒然大波,這對於在城中囂張跋扈的秦族來說絕對是一個不小的打擊,甚至可能會影響即將到來的靈晶大會。


楊晨知道這件事情傳出去造成的風波會有多大,在平常人看來在這個武陽城的範圍內有能力做出這麼大動作的就必然是其它三大家族,歐陽家族是秦族的盟友,他們肯定不會懷疑,到時候秦昊天肯定不管能不能查出事實真相,都必然會遷怒於楚族和最弱的任族。

“看來現在任族和秦族已然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再沒有重歸於好的可能了。”

不過楊晨轉念一想,就算沒有他做的這些事情,秦族也一定會不斷蠶食任族的產業,在靈晶大會上使勁卑鄙手段來欺壓別的家族,現在這些事情其實已經在暗地裏施行,還不爲大多數人所知道。

如果任族沒有跟秦族撕破臉皮的話反而會一直委曲求全,畢竟秦族的勢力如日中天,除了家族中的一些激進分子,其他人應該都不想跟秦族直接起衝突。

這樣持續下去的後果只能是不斷退步,忍讓,最終被秦族慢慢吞併,到那時即使所有人都想再起來反抗也沒有相應的實力了。

“就這樣讓任族的人都清醒過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楊晨想畢不再去管地上已經完全沒有生命氣息的秦無明,他擡頭望去,發現偌大的一個蠻荒古林除了一些靈獸眼睛在黑暗裏發着熒光,就只剩下中間的這個青苗鹿皮帳篷還燈火通明,隱隱之間可見裏面還有兩個妖嬈的身影。

“都忘了還有兩個人了。”

楊晨想起來白天所見的兩個侍女那嫵媚、婀娜的身姿,全身裸露在外的皮膚如綢緞般光滑緊緻,只有幾塊布片將身上的敏感部位遮擋起來,曲線玲瓏,反而讓人更有了無限的遐想。

他調整了一下體內紊亂的氣息,大步向着中央帳篷走去。

打開鹿皮門簾,一眼看去,果然有兩個女人躲在獸皮牀的後面瑟瑟發抖,只露出兩張精緻嬌美的臉龐,她們見楊晨進來更是駭然地驚叫出來,同時顫抖得更加劇烈。

楊晨低頭看了看自己,不禁搖頭苦笑,此時他渾身沾滿鮮血,衣衫在剛剛戰鬥中也被迸發的渾厚能量給衝擊得撕裂開來,變成了一絲一縷掛在身上,讓他看起來就如一個戰場中浴血歸來的修羅。

他趕緊心念一起,紫雲幻獸身形閃動,紫色霧氣瞬間將整個身體籠罩在其中,瞬間就變成了溫和、挺拔的美少年。

而對面的兩個侍女不知道是因爲驚嚇過度還是因爲無知,對楊晨這般神奇的變幻身形完全沒有反應,還是一副害怕的神色,不過隨着他身上的鮮血和破爛衣服被掩蓋之後,反而變得有些鎮定下來。

“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們的,而且你們現在自由了,想去哪兒就不會有人管。”

楊晨說完看到這兩個侍女完全沒有迴應,甚至連表情都沒有絲毫變化。

“都快忘了,原來你們既聽不見,也看不見。”


他想起自己不管說什麼其實都是在自言自語,不禁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走向帳篷右邊的幾個箱子旁。

兩個侍女也隨着他的腳步而不停地慢慢挪動,一直跟他保持着一定的距離。

楊晨絲毫不以爲意,他打開那些箱子,頓時嘴巴不由得長大起來。

武器、美酒、香料……

“這個秦無明還真會享福啊,來這蠻荒古林一趟竟然帶了這麼多東西,簡直就像是要在這裏長期定居一樣。”

楊晨不禁感嘆秦族真是財大氣粗,這些箱子裏除了生活用品之外還有很多靈獸的靈晶,那股充沛濃郁的靈力氣息加上五彩的奪目光華撲面而來,讓他真是目不暇接。

“那我就不客氣了,統統帶走!”

他前幾日還在爲聚靈陣法苦苦得尋找各種屬性的靈晶,而這裏光是火屬性的靈晶就多達有七個之多,而且有些靈晶的個頭甚大,足足比他從地獄魔犬中獵取來的那兩顆大上數倍,而且觸手炙熱,火紅色靈力在其中不停地流轉,顯然是不可多得的重寶。


楊晨喜不自勝,這麼多的靈晶足夠再列近十次的聚靈陣法了,那他在家族選拔前達到虛靈境第八重不過是指日可待。

不過隨即有一個問題就出現了:這麼多的寶貝可怎麼帶回去啊,先不說他就一個人根本拿不動,就算拿得動這些東西在路上也太顯眼了。

楊晨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太武幻金龍。

“龍叔,您老有什麼好辦法麼?”

識海中的太武幻金龍半天才有迴應,這些在楊晨看來是千金難買的珍貴寶物在太它的眼裏不過是尋常物什,當年縱橫大陸的時候比這些貴重千萬倍的寶物它也見過。

此刻龍叔不耐地擡起來眼皮,緩緩說道:“這大陸之上有一種神奇的靈力加持靈器,它沒有任何攻擊的效果,也沒有防禦的作用,但是有一個特點卻是其它任何寶物都比不上的,那就是須彌之戒,這是由一種特別的叫做納石的材料加上五種屬性的靈晶混合煉製而成,看起來只有戒指般大小,卻是能夠自成一個小空間,專門用來儲存寶物。”

楊晨聞言大喜,趕緊笑着問道:“那龍叔你有這種……呃,須彌之戒麼?”

“沒有!”太武幻金龍不緊不慢地接道。


“那你說了有什麼用啊?”楊晨不禁有些氣急,這不是白說了麼。

“你小子不會動動腦子麼?這秦無明不過帶了十幾個人,而且都是侍衛,身上都帶着盔甲,還拿着武器,這帳篷如此之大,他們是怎麼帶過來的?”

楊晨趕緊在周圍尋找着龍叔口中所說的須彌之戒,不過這戒指體積很小,他找了半天也不見蹤影,又不能問這兩個又聾又啞的侍女。

“不過……”

太武幻金龍出言打斷了他繼續找下去的行爲。

“其實小子你根本不需要這須彌之戒,你有一個更好的。”

楊晨大爲疑惑,他是第一次聽說這種奇妙的戒指,怎麼會有更好的?

“其實你識海中的晶玉就有須彌之戒的效果,而且它自成的空間很大,如果你的靈力強度夠高的話,就算把整個武陽城全部都放進去也未爲不可。”

“什麼?”楊晨聞言臉色驚奇之色立現,這晶玉的神奇妙用迄今爲止已經一個又一次顛覆了他的想法,想不到還有如此作用。

而且可以放整個武陽城,這是什麼概念?

不過很快地他又忍不住質問起龍叔來。

“既然晶玉有這種效果那龍叔您怎麼不早跟我說,害得我每天拿着這麼多包袱。”

“你又沒問我,而且你以爲我是怎麼待在這晶玉里的。”太武幻金龍不緊不慢地接道。

“…………”楊晨已經不想再和這頭無賴的老龍過多糾纏,而且很快地他就被那種巨大的驚喜所淹沒,有了這神祕的晶玉,以後再也不需要包袱這種累贅的東西了。

“等等,龍叔你剛剛說你就是待在這個空間裏,但你看起來比這晶玉小不了多少,這豈不是說……你跟這整個武陽城差不多大!”

太武幻金龍沒有回答,顯然是默認了他的想法。

跟一座城池一般大的龍,這是什麼概念?

“這只是我的原本形態,我是可以隨意變幻大小的。”太武幻金龍見這個已經被驚呆了的少年,解釋道。

楊晨的震驚駭然之情這時候才稍稍緩解,他轉念一想,太武幻金龍本來就是凌駕於天地之上的強者,有這麼巨大的本源軀體也並非難以理解。

“龍叔,那我怎麼才能啓動晶玉中的空間呢?”楊晨又恬着小臉問道。

“現在這晶玉已經和你共爲一體,你只需要用靈力來催動它,自然就可以將這些寶物收納入其中。”

楊晨照着太武幻金龍傳授的方法默默運氣靈力,注入晶玉當中,慢慢地他感覺到自己置身於一個巨大的空間當中,這本來還很碩大的帳篷跟這空間相比簡直如盒子一般狹窄。

他心念一起,眼前的這些靈晶、靈藥全部被收入這空間當中,一個都不剩,轉眼間本來還略顯擁擠的帳篷又變得空蕩起來。

而且這些寶物被收入晶玉之後一點重量都沒有,就彷彿消失了一般,只有當他催動晶玉從中取出的時候才感覺這不是幻覺。 楊晨像強盜一般地將秦無明帶過來的寶物加上盔甲武器全部洗劫一空,就差將這個獸皮大牀帶走了,此時這碩大的帳篷裏就剩下兩個侍女、一張牀,還有幾件秦無明的衣服了。

“咦?”

就在他合上裝衣服的箱子時,感應到一股若有如無的波動從其中傳了過來,這種感覺,跟那天楚懷玉贈送給他齊天指的玉蝶一模一樣。

“難道是什麼強力戰技麼?”

楊晨又走過去將那些華貴衣服隨意地扔到一邊,終於在箱子底部發現了一個閃着淡淡光暈的玉蝶,其中碩大的五個大字刻在上面。

“六式貪天掌?”

楊晨不禁又驚又喜,這可是秦族絕不外傳的家族祕技,只有嫡系子孫並且達到了虛靈境第六重纔有資格被授予。

他已經兩次與這貪天掌戰鬥過,那種傾天覆地的威壓感真是讓他永遠也難以忘記,而且這也是一種黃階中級攻擊戰技,範圍波及特別廣,跟升龍擊的破空之擊相比是隻強不弱。

楊晨用手去觸摸那溫熱的玉蝶,頓時六種招式,各種極其複雜的修煉法訣一股腦地全部衝入他的識海之中。

“六式貪天掌,黃階中級攻擊戰技,分爲六式,分別是垂天幕雲、青天瀉、黃天盡、玄天立、蒼天負、無天無極。”

就在楊晨接受到這些信息的一霎那,他瞬間回憶起了秦無異以及秦無明當時施展這套戰技時的每一個動作,甚至一些不當的地方都記憶猶新,彷彿他已經修煉了六式貪天掌已經很多年,對其中的難點奧祕都瞭若指掌。

只是過了不到半個時辰,楊晨就已經將這套秦族的絕密攻擊戰技掌握了大約六成的火候,至於剩下欠缺的四成就必須要在實戰中不斷的演練才能完全融會貫通,到時候那貪天掌至陰至強的最後一式無天無極他也一定可以完整地使出來,不用像秦無明那樣根本是以同歸於盡的氣勢施展。

楊晨在識海之中靠着晶玉修煉六式貪天掌的同時,他的丹田也在如飢似渴地吸收着外界的元陽之力,經脈也在靈力的不斷溫養之下繼續變強,他現在已經知道每次靈力耗盡之刻正是修煉的絕佳時機。

呼……!

在一段長長的均勻呼吸之後,楊晨口中重重的吐出一股濁氣,他感覺自己現在的實力又精進了一分,不管是丹田還是經脈都是強上不少,感應之下隱隱發現似乎已經到達了虛靈境第七重的後期。

“如此下去,一定可以挫敗任族那個叛徒的陰謀,進而與歐陽家族和秦族相抗衡。”

因爲武陽城中有那些老不死以及任天遠這樣的上一輩的天才存在,楊晨此時的實力在城中還算不上高手,但是四大家族之間相互制約,所以不到家族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這些真正的強者並不會輕易的出手,那剩下的家族勢力之間的較量完全都是在年輕一輩之間展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