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喬見葉雄離開,有些焦急,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忍不住走到唐寧道:「你你表姐夫聽到你來這裡,怕你出事車,不知道開車闖了多少紅燈,連飯都沒吃就風風火火地趕過來,你還向他發脾氣。」

0

「這是我跟表姐夫之間的事,輪不到你這個外人管。」唐寧眼睛紅了,憤怒地喝道。

「唐寧……」

「滾啊,你以為我表姐夫喜歡你,很得意是不是,我告訴你,我表姐夫身邊的女人多得是,你別妄想搶走。」唐寧恨恨地道。

楊喬嘆了口氣,勸不動,只好離開了。

看著楊喬那美麗的身影離開,李天樂狠狠吞了口唾沫。

對於佔有楊喬的**,比起唐寧只多不少,要知道她可是江南大學公認的第一平民校花,沒想到被唐寧的表姐夫泡上手了,讓他很不甘心。

楊喬離開之後,唐寧的眼淚馬上就流了下來,嘩嘩地掉。

就在這時候,她發現身體開始發熱起來,身體彷彿有無數的螞蟻在鑽,身體的**在快速度攀升,讓她的臉頓時紅了起來,身體的皮膚也潮紅起來。

錯婚之豪門第一甜妻 看了眼旁邊的的牛奶,唐寧臉色大變。

「李天樂,你到底在牛奶你下了什麼?」

剛完,她就感覺有頭暈了。

看著她那面若桃花,滿臉潮紅的模樣,李天樂知道藥性發作了。

唐寧的表姐夫離開了,他可管不了那麼多,突然將唐寧抱了起來,朝房間走進去。

場上見到這一幕的人不少,但是這些人都知道李天樂的德性,所以沒有一個人理會。

李天樂將唐寧抱到旁邊的房間,將她扔到床上,然後開始脫她的衣服。

「李天樂,我想幹什麼,我告訴你,你這是強姦罪,是犯法的。」

「你敢碰我一下,表姐夫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你放開我,我求求你了。」

唐寧雖然吃了葯,但是藥性發作的時間短,所以還有理智,死死地護住衣服。

看到她那火爆的身體,李天樂彷彿瘋了一樣,把什麼都給忘記了。

此刻他腦海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狠狠地佔有這個女人。 轉瞬之間,「青龍世子」便已到在冰洞之前,身形一探,便已向洞中轉去。

頭頂的龍角與那龐大的身軀在冰洞之中左右微微一撞,便已將那原本直徑有四五米粗的冰洞復又擴大了不少.

「小強」的龍頭與前半身迅速的通過了冰洞,在半米厚的冰牆後面探龍頭與近三四米長的身子,然而縱使如此當龍爪也進入冰洞之內時卻仍然顯得這個冰洞有些狹小。

「青龍世子」不得不在冰洞之內復又發力,四處撞擊,想將這冰洞擴得再大一些,以便自己通過。

然而此時身後的胡慧娘卻驚呼了一聲「不好!」

黃三郎也一拍自己的禿腦袋「完了,強世子中計了!」

言畢之時二人幾乎同時化作一紅,一白兩道光華向著那面冰牆撲了過去!

只剩胖子仍呆立當場,不知所以,不緊不慢的說:「慧娘,三爺爺,怎,怎麼了?」

與此同時卻見「寒冬女帝」的臉上卻已露出一絲陰鬱的微笑,手中法杖微微一點,一道寒風立時呼嘯而出!

身前二十幾米處冰牆之中的「青龍世子」立時覺得一陣寒風迎面襲來!

此時此刻他那二十幾米長的身子正在穿越冰洞,面對寒風襲來自是無法閃避,危難之下唯有將鱷口急張,「呼」的一聲噴出一團火焰護在自己身前!

然而縱使如此卻也難以改變自己的命運,「青龍世子」只覺得由肚腹之處開始自己周身上下一陣寒意襲來。

「青龍世子」雖然用火焰擋住了眼前的寒風,但是卻不能阻止「寒冬女帝」所出的那一陣寒風由其身旁襲過。

凜冽的寒風觸及冰牆之上,冰牆自然更加寒冷堅厚,且「青龍世子」所過之冰洞亦逐漸縮小。

原本四五米粗的冰洞轉瞬之間便已至閉合之境,將「青龍世子」的兩隻前爪並半米多長的身子,盡數封在了冰牆之中!

且隨著自己的身子被寒冰封住,「青龍世子」體內真氣流動受阻,如何還能再噴出火來?

立時便沒有了抵抗面前寒風的能力,轉瞬間龍角、龍鬚之上便已掛上了點點冰晶。

「青龍世子」心中暗叫不好:自己顯然是上當了!

急忙努力的扭動著自己的身子,並用兩支後腳奮力的蹬著地面,想從這冰洞之中脫身出去,然而卻是為時已晚。

一陣寒風襲過,這位「青龍世子」已然化作一條冰龍,被困在那碩大無比的冰牆之中。

「青龍世子」耳中傳來了「寒冬女帝」的一聲冷哼。

「這就『困龍牆』數萬年前恆古真神們不知用這招斬殺了多少『龍宗』子弟,怎麼你祖宗沒有告訴你不要亂鑽洞?」

冰牆前面露出了「青龍世子」四五米長的冰封身子,冰牆中被封住了兩隻前爪與一段身形,冰牆后還有十數米的身子並兩隻后爪垂在地上!

胡慧娘與黃三郎見此情形心中大驚,急忙疾速向前,想助這位「青龍世子」儘快脫離險境。

然而就在二人距離那面冰牆還有二十米的時候,卻忽覺一陣迎面寒風襲來,寒風之中更有支支寒冰利箭矢射而至。

二人急轉身形各自閃避,只待一陣箭雨之後卻見那位恆古真神「寒冬女帝」已然穿過冰牆,立在二人面前。

胡慧娘厲聲道:「快快放了小強!」

「寒冰女帝」冷冷一笑,「小狐狸剛剛本尊還曾誇獎你懂得禮數,此時與本尊說話卻是如此無禮!你應該跪在本尊面前苦苦哀求,本尊或許尚能考慮一下你的請求!」

胡慧娘眉頭一皺剛要開口,卻聞黃三郎「哎呦,美麗的女神,您大人有大量,何必和我們這一些不入流的散仙遊魂相計較哪!」

說話之時黃三郎上前兩步「真神,你不就是想讓我們給您陪個不是嗎?這個容易呀,小老兒這就給你跪下賠禮,還望真神不計前嫌、、、、、、」

「寒冬女帝」哼了一聲,「今日就你出言最為無禮,你來求情,本尊還不予你這小小的天官面子那,快滾回去,免得本尊看你這來氣。」

黃三郎呲著板牙呵呵一笑:「真神那裡話來,小仙來個真神賠個不是,求真神大人不計小人過,就別和我們這一眾小仙過不去了!」

「寒冰女帝」冷冷一笑,黃三郎復又上前兩步,便欲下跪,胡慧娘卻上前幾步,一把將其扶起。

「三爺,您這是幹嘛?本便是她仗著自己真神身份來我『回夢禁地』放肆,有意來搶奪『昊天石』!如今又冰封了小強,我們哪裡有錯?怎會向她認錯?」

「本尊行事便是如此那又如何?我勸你們還是乖乖的將『昊天石』交於本尊,免得你們一個個,落得個道消魂散的下場!」

胡慧娘冷冷一笑:「守衛這『無憂原』、『回夢林』以及整個『回夢禁地』便是我們一眾兄弟姐妹的職責之所在,莫說個個道消魂散,哪怕是深陷幽冥煉獄我們兄妹卻也絕無半分退縮!」

此時胖子也已經到在胡慧娘身後,聞聽此言附和道:「姐,姐姐說得對,我,我們姐妹誓死不從,別,別,別看你,你恃強臨弱,我,我們不怕你!」

「寒冬女帝」向胖子看了看笑道:「想來本尊也是許久沒有吃蛇羹了,看你雖然黑了點,但是夠肥,剝了皮,一樣又滑又嫩!」

胖子聞聽此言,再看看「寒冬女帝」雙目之中的陣陣寒意,不由得打了一個機靈,躲在胡慧娘娘身後,「你,你來呀,有,有慧娘姐姐和三爺在,我才不,不怕,怕你那!再,再說了,人家胖子是莽,不,不是蛇!」

「寒冬女帝」哈哈大笑:「莽呀,那莽肉冰鎮最好了,不如你乖乖的過來讓本尊把你也像這條小青龍一樣,冰封起來,一片片的刮著吃怎樣?」

胖子盯著「寒冬女帝」的雙眼,身上不住的打著寒顫,將頭向旁一扭,不再說話,胡慧娘道:「女神,有什麼能耐都使出來吧,不用在這危言聳聽,我們『回夢禁地』沒有一個人會怕你的!」

胡慧娘的話剛剛說完卻聽黃三郎連連擺手:「不可,不可,真神,小老兒可不像他們一樣不懂禮數,小老兒願意聽從女神吩咐!」

胡慧娘聞聽此言眉頭一皺「三爺,你說什麼那?」

「三爺我修行了千年好不容易化成人形,又修千年才得意榮登天庭,在這『無憂原』得了個小小的守護天官之職,好不容易弄了個不死不滅之身,可不想就此一朝道消魂散!所以呀三爺我還是決定謹遵女神法旨為妙!」

胡慧娘道:「黃三郎真沒想到你竟然如此沒有骨氣!」

黃三郎冷哼一聲,「骨氣有什麼用能當飯吃?還是能讓三爺我長生不死?三爺我可不想千年道行一朝散!」

胖子在胡慧娘的身後向著黃三郎指了指:「三爺,你行不行呀?」

胡慧娘「哼」了一聲,「人各有志,何況咱們仙家,既然三爺心思已定,胖子不必勸他,隨他便是!」

言畢之時只將頭扭向一邊,不再去看黃三郎。

已經收到站短,馬上就要簽約了各位小主快來投資,歲末年關,換點散碎銀子也總是好的呀。 撕!

唐寧的t恤生生被撕掉,露出半邊渾圓。

僅僅露出冰山一角,那驚人的規模已經讓李天樂瘋狂了。

唐寧身體越來越熱,力氣也越來越少,意識都快迷糊,身體的**也越來越強烈。

眼淚嘩嘩地流了下來。

她很後悔,自己太任性了,如果剛才聽表姐哥的話,跟她回去,不跟他賭氣,就不會得到這樣的下場。

她好恨,好後悔,只可惜,已經遲了。

李天樂狠狠吞了口唾沫,正準備撲上去,徹底佔有這個女生。

正在這時候,房間門被踢開,葉雄站在門口。

李天樂嚇得臉色大變,正想求饒,葉雄一個箭步衝到他面前,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然後膝蓋狠狠向他雙腿間一。

李天樂嘴裡發出一聲慘叫,捂住雙腿間,倒在地上滾動著,慘叫不停。

葉雄這一腳,直接將他做男人的本錢給廢掉了。

「表姐夫,對不起!」

唐寧坐起來,抱住葉雄嗚嗚大哭起來,死裡逃生,讓她徹底崩潰了。

葉雄嘆了口氣,正想推開她,卻怎麼都推不開。

用力推開她,她又貼了上來,葉雄這才發現她臉色潮紅,眼睛迷離,眼神里滿是**。

他當下就知道她被人下藥了,頓時火氣刷地沖了起來。

葉雄走到旁邊的冰箱拿出兩瓶曠泉水,扭開瓶蓋,灌了下去,一連喝了大半瓶,然後倒一些涼水給她洗臉。

好在唐寧喝得牛奶不多,不多久就清醒了過來,能控制自己了。

「那葯誰給你喝的?」葉雄問。

「牛奶是馬容給我的,她是我的同學。」唐寧弱弱地回道。

「喬,幫她理會一下衣服,我出去等你們。」 億萬總裁【完結】 葉雄完,走了出去。

等他出去之後,唐寧忍不住問道:「他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你以為他真的那麼狠心離開?他只不過見你不聽話,在外面生了會悶氣,又擔心你,這才回來,還好他回來,不然的話,你就真的完蛋了。」楊喬道。

「表姐夫一定很恨我。」唐寧幽幽地道。

「我看他並不是生氣你,而是怒你不爭氣。」

兩人正在聊天,突然大廳傳來一聲女人的慘叫。

兩女連忙跑出去,只見葉雄正拿著唐寧剛才喝的那瓶牛奶,朝馬容的嘴裡灌了進去。

寵妻入骨:總裁老公是隻狼 可憐的馬容,以為又要大賺一筆,因為李樂天答應她,只要得到唐寧,就給她一筆錢。哪知道,剛剛走出來,就被一個男人抓住,拿著牛奶往她嘴裡灌。

「你不是喜歡用藥來害人嗎,現在就讓你嘗嘗滋味。」

將牛奶灌了馬容整嘴,葉雄這才將她推倒在地上。

「救我,求求你們,送我去醫院。」

馬容知道那葯的威力,連忙大吼起來。

周圍有幾個男人見色勇為,沖了過來想英雄救美,只可惜被葉雄一拳打倒一個,就沒有人再敢上來了。

見識過葉雄的厲害,那些人全都遠遠躲開去。

藥效很快,片刻馬容的臉色就潮紅起來,呼吸急促。

她彷彿失去理智一樣,她瘋狂地撕扯自己的衣服,片刻就一絲不掛,然後像個瘋子朝周圍的男人狠狠地撲了過去。

「我要……快給我……」

場面不忍直視。

……

……

葉雄帶著唐寧跟楊喬,回到車子里。

由於喝了很多水,加上洗了臉,唐寧臉上的潮紅退了很多,但是依然有殘留的藥效在身體裡面。

「喝多水,忍一忍,很快就過去了。」葉雄道。

唐寧把臉扭向一邊,淚水模糊了眼睛。

葉雄就將兩女送回學校。

「喬,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及時通知,唐寧後果不堪設想。」葉雄道。

「只是舉手之功,就當作感謝你幾次救我。」楊喬道。

唐寧正想下車,葉雄道:「今晚你不能留在學校,出了事情怎麼辦?」

唐寧不敢反抗,只好繼續坐下來。

離開學校之後,葉雄朝家的方向開去。

一路上,唐寧一聲不吭,沒解釋,沒道歉,沒感情,像個患了憂鬱症的女孩子。

葉雄沒想到這妞還有如此倔強的一面,他倒是看走眼了,還以為她沒心沒肺呢。

「明天搬回家住,你不能在學校住了。白白這段時間都沒心思吃東西,估計是因為你不在的原因。」

葉雄不想怕她惹事,再她,估計又要發脾氣。

「今晚發生的事情,不要告訴表姐,我不想讓她擔心。」唐寧終於出聲了。

「可以,但是以後這樣的事情不能再發生。」

卻另一邊,李天樂被廢了之後,被人發現,送進醫院。

在醫院裡,李天樂醒來之後,瘋狂地大叫。

作為男人,最重要的東西沒了,就等於成為廢人了。

「爸,你一定要幫我報仇,你一定要為我討回公道。」李樂天哭喊著。

李權非常生氣。

作為淮江市的副市長,他的權力雖然不是通天,但是在江南市也是屈指可數的大官,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居然會被廢掉,這讓他非常憤怒。

很快,他就查出廢自己兒子的是一名叫葉雄的人,似乎會武功。

這年頭,會武功有個屁用,再能打,能擋子彈?

李權馬上撥通江南市副局長羅國中的電話。

兩人同在江南工作,雖然分屬不同的部門,但是兩人之間的交情不淺。

當聽清楚副市長的話之後,羅國中問道:「你的那人,可是一米八左右,長得挺周正的,會武功的,叫葉雄?」

「難道連你也動不了他?」李權震驚地問。

「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這個人,你惹不起。」

「我堂堂的一個副市長,兒子被廢成這樣子,你都不幫忙,還我惹不起,我就不相信他有三頭六臂? 我的世界坐標 以後我們之間的關係完了。」李權完,狠狠地掛了電話。

副局長有個屁用,老子打電話給正局長。

李權一個電話,打給了局長黃維富,將事情的經過了出來。

「李市長,我勸你還是當作沒事情發生,這個人你惹不起。」黃維富認真的道。

如果剛才對副局長羅國中的話,李權還有猶豫的話,那麼作為正局長的黃維富出這樣的話,李權就不得不慎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