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景銳和葉肅勛同時喊出了喬語的名字,並且還同時互相看了一眼。

0

兩個大男人一人手提一個餐盒向喬語走過來,梁景銳雖然是坐在輪椅上,但是依舊不影響他的行動,付于晴看著兩個如此優秀的男人,竟然人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

看著發獃的付于晴,喬語在心裡低咒了一聲當即就選擇放棄付于晴,自己獨自逃跑。

似乎是看破了喬語的意圖,梁景銳和葉肅勛再一次默契的向喬語方向追去,看著兩人三兩下就攔住了自己,喬語尷尬的揮了揮手:「嗨!」

「你準備去哪兒?」梁景銳皺著眉頭詢問著喬語,說話間還看了一眼葉肅勛,似乎在防備著什麼。

「回家啊,反正今天出院和明天出院都差不多嘛。」喬語被抓了個現行,心裡有點兒心虛,乾脆把自己的目的給說出來。

葉肅勛卻不太同意:「萬一今天醫生要給你做臨時檢查呢?」

「我都問過醫生了才走的。」喬語解釋著。

覺得她今天一定是出院沒看黃曆,怎麼都逃不掉這尷尬的場景了。

聽到喬語想要出院,梁景銳也不再勉強,於是拉起了喬語的手就像自己的車走去:「那我送你回去,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我叫了小晴一起的啊。」喬語被梁景銳拉著,嘴上嘟嘟囔囔的,心裡卻開始隱隱有著一絲高興。

付于晴看著這兩人,砸吧砸吧嘴,只覺得自己今天來是不是顯得有些太多餘了。

喬語還沒有被塞進車裡,小手就被另一隻手給拉住,葉肅勛也不甘心就這樣輸給梁景銳,「小語,我送你回家,徐助給你訂了家餐廳,就是為了給你洗塵接風的,我們一塊去吧。」

「小語哪兒都不去,你沒聽到她說她要回家嗎?」看到葉肅勛拉著喬語的手,梁景銳就覺得自己的東西被人觸碰了一樣。

霸道的把喬語的手從葉肅勛手中抽出來,將喬語送進了自己車裡。

臨走前打了個電話讓人來把付于晴接回去,然後在周立的輔助下上了車,周立也啟動車子離開了醫院。

看著這一幕,葉肅勛有些難受,手中嗯餐盒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安放,有些頹廢的回到車裡,也消失在了醫院之中。

喬語坐在副駕駛,看著窗外,心裡默默對葉肅勛說了一聲抱歉。

她不能給葉肅勛希望,所以就任由梁景銳嗯安排。

可她現在又開始不明白了,梁景銳現在為何要這樣做。

這樣的話顧雨菲呢?

獵愛上癮:豪門鎖嬌妻 顧雨菲肚子里的孩子又怎麼辦呢?

喬語只覺得自己是越長越頭疼,索性不想了,靠在窗邊漸漸睡了過去。

把喬語送回家以後,喬語都還沒有醒來,所以梁景銳直接攔腰將喬語抱起來。

神奇的是,梁景銳發現自己的指紋還能夠打開她家的門,這個小小的發現讓梁景銳的心情便好了一分。

等喬語醒來的時候,發自己已經在床上了。

想起自己明明是在車上睡著的,怎麼就到床上了。

噔噔噔跑下樓,發現廚房裡有動靜,喬語躡手躡腳走過去一看,就看到了梁景銳圍著個圍裙在裡面忙著什麼。

他是在做菜嘛?

喬語這才想起來梁景銳的腿早就好了的事情。

看到梁景銳在認真的做著菜,喬語有種自己和他還是夫妻的錯覺。

發現自己在想些什麼,喬語自嘲的笑了一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不一會兒,就聽到梁景銳上來敲門的聲音。

「小語,下樓吃飯。」

看著眼前的梁景銳,圍著一個圍裙就是一個居家好男人的模樣,喬語忽然鼻頭一酸,強制性忍住了自己要哭得衝動。

心裡很想要理智的面對這一切,穩住了情緒以後她忽然笑道:「梁景銳,你做這些顧雨菲知道嗎?你和顧雨菲之間的孩子又知道嗎?」

「我和顧雨菲的孩子?」梁景銳皺緊眉頭,問道:「顧雨菲找過你?」

「怎麼,敢做不敢當嘛?」喬語看到梁景銳的反應,心裡難過死了,表面上卻還洋裝著堅強。

一看喬語這個樣子,梁景銳就知道她誤會什麼了,隨機原本還鬱悶的心突然就豁然開朗。

「顧雨菲的確懷孕了,但是孩子不是我的。」

梁景銳把那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喬語,喬語張大了嘴巴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會是這個樣子的。

「怎麼,吃醋了?」梁景銳解釋完以後打趣著喬語。

「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成為破壞別人的人罷了。」喬語相信梁景銳的解釋,但是她卻不再敢相信感情。

心裏面太多期望,就會有太多失望,她已經栽過一次了。

似乎怕被看穿心思,喬語直徑走下樓,就看到了梁景銳做了簡單的東西。

有些意外,意外梁景銳居然會做飯這是她從來不知道的。

兩人吃了這頓飯以後,關係卻沒有什麼太明面上的進展。

不過,喬語卻接到了組織安排的新工作,就是回到梁氏,具體的目的她卻不清楚。

滿腹疑問的回到梁氏,員工們看著喬語的眼神都充滿了鄙夷。

都在私底下議論著喬語,幾乎都是再說喬語厚臉皮又回來了云云。

這些其實都是梁景銳的暗中安排,這樣就方便他接下來的追妻道路。

「太好了小語,這下我們兩個又可以在一起工作了。」付于晴緊緊抱住了喬語說道。 「嗯,是的呢。」喬語顯得有些惆悵,不知道自己回梁氏集團是好是壞,嘆了一口氣索性不再去想這些。

忙碌到中午,喬語全身心投入工作之中,還沒有來得及喘口氣,就聽到前台總機打來電話說有人找。

喬語不知道這個時候怎麼會有人找自己,抱著疑問坐電梯到了一樓,還沒有走到前台那邊,就看到幾個女孩子在那邊討論著什麼。

等走近一看,喬語突然就想立刻轉過身假裝沒有看見一樣,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小語!」

葉肅勛站在前台處等著喬語,遠遠就看到了喬語走過來的身影,邁出長腿走到喬語的面前,遞出手上拿著的玫瑰花和餐盒說道:「你剛出院沒多久,我讓徐助理去城東膳食坊給你買的午餐,比較清淡。」

「啊,謝謝啊,葉大哥,其實不用那麼麻煩,我們公司是有食堂的。」喬語有些無可奈何的接過這些東西,都能夠明顯感覺到周圍那些女孩帶有殺氣的目光。

「食堂的菜哪兒有我送過來給你的好吃!」葉肅勛輕笑一聲,看了看手錶隨後說道:「快上去吧,我一會兒還有個會議,先走了。」

喬語一手捧著花,一手提著餐盒目送著葉肅勛離開,在眾人羨慕又嫉妒的目光中轉身準備上樓,正巧就碰上了提著餐盒趕來的葉肅勛。

「喬語?你怎麼在這兒?」顧雨菲一看到梁景銳心裡就開始警鈴大作,再看著喬語手中的東西,便以為這些東西是喬語要準備送給梁景銳的。

「與你有關嘛?顧小姐。」喬語看到顧雨菲,就想起了她之前來家裡和自己示威的樣子。

尤其是在知道了孩子和梁景銳無關以後,喬語對顧雨菲更是一點好感都沒有了,連孩子都可以拿來當成籌碼的人。

真心沒意思。

說完,喬語直徑轉身離去,根本就不看一眼顧雨菲。

顧雨菲被喬語氣的說不出話來,看到喬語走了,不甘示弱的跟上前去,就是不肯落後。

在電梯裡面,兩人無言到達樓頂,眾人看著她倆一起從電梯裡面出來的時都驚掉了下巴。

「小語,你怎麼和這個女人一起啊?」付于晴跑到喬語身邊問道,說話的時候還刻意看了一眼顧雨菲。

「順路,目的地不同而已。」喬語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也很無奈啊。

付于晴點點頭,當看到喬語手中的東西時,笑得一臉燦爛,湊近喬語小聲問道:「這些都是那葉總送的吧,行啊小語,這麼快就上道了。」

「說什麼呢?腦子裡一天想著什麼亂七八糟的。」喬語瞪了付于晴一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將東西給放下。

顧雨菲看到喬語並沒有跟著她一起進辦公室的意思,心裏面鬆了一口氣,抬起頭趾高氣昂的走了進去。

梁景銳正在對著電腦工作,聽到有人進來還以為是周立,於是並沒有管。

「景銳,都中午了,你別那麼忙嘛,人是鐵飯是鋼,總得吃飯不是。」顧雨菲假裝貼心的走過去,打開了餐盒把自己為梁景銳準備的午餐擺了出來。

梁景銳抬頭一看來人是顧雨菲,眸子里的不悅一閃而過,關上了電腦:「以後你都別來了,這些東西也沒地兒安排。」

「景銳……」

「需要我讓人請你出去嗎?」梁景銳無情打斷了顧雨菲還想說的話,冰冷的眸子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你是因為喬語回來了是嗎?喬語那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到底有什麼好的,狐狸精樣,吃著碗里看著鍋里,剛剛還在接受人家葉氏總裁的花,現在又趕回來勾引你,真不要臉!」

顧雨菲氣急,忍不住就開始當著梁景銳的面前說著喬語的壞話。

梁景銳的眸光越來越冷,最後叫來了周立把顧雨菲強行送走。

「夫……喬小姐,總裁讓您進去和他一起享用午餐。」周立送走顧雨菲以後,又來到喬語這兒。

此話一出,助理辦公室其他人都盯著喬語看,喬語低著頭恨不得把自己的臉埋進飯裡面。

看著周立依舊現在自己面前,喬語一時之間找不到什麼話來拒絕他。

與其面對這些人的眼光,還不如去面對梁景銳那張冰山臉呢。

「坐。」梁景銳看到喬語進來了,面部表情都柔和了許多。

喬語看著他,心中百感交集,拿著餐盒坐在梁景銳對面,突然覺得眼前的飯菜吃起來如同嚼蠟一般。

「花是葉肅勛送的?」

吃飯間,梁景銳忽然問道。

「嗯。」

喬語頓了一下,只希望自己趕緊吃完然後好出去。

兩人一頓午飯的時間都陷入了迷之沉默中,梁景銳從所未有的挫敗感,認為自己拿起喬語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顧雨菲出了梁氏以後,越想越氣,覺得喬語真是不要臉,想到這兒,顧雨菲改變了方向來到了當地報社。

等第二天喬語上班的時候,在電梯里發現很多同事看自己的眼神都很奇怪,可是卻又不知道什麼原因。

到了辦公室以後,那些在閑聊的員工們看到她都在偷笑甚至在偷偷議論著什麼。

「天吶,小語,你可算來了,你沒有看新聞嗎?」付于晴著急的不得了,看到喬語來了,一把把她拉過來問道。

喬語還來不及坐下,面前突然就出現了知道iPad。

緋聞女王 映入眼帘的是一個非常醒目的標題就是:

《梁氏總裁前妻私生活雜亂無章,水性楊花疑似腳踏兩隻船》

看著這個標題,喬語只覺得特別無語,怎麼自己搞得像一個娛樂明星一樣,看著梁景銳炒熱度一樣。

原本不準備放在心上的喬語,卻不及付于晴的半分激動:「小語,你有點反應好不好,你被黑了誒!」

「嗯,然後呢?」喬語淡漠的問道。

「你要知道,這個新聞報道是抱在金融圈的,業界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你不著急的嗎?」付于晴都快急死了,而當事人就像是一個旁觀者一樣。

這個新聞上還配有喬語的照片,角度無論怎麼看都是在和一個男人調情。

作為喬語的好朋友,付于晴自然是無條件相信她的,但是別人不一樣啊。

梁景銳也看到了這個新聞,氣的將iPad丟在桌子上,叫來了周立。

「立刻給我把這家媒體的記者給我找出來。」

周立看著桌上的報道,只在心裏面罵道這個報社記者真是沒事找事,凈給他找些事做。

「真是,有些人怎麼那麼沒臉沒皮呢,還真以為自己是個香餑餑,沒想到這麼不要臉,還好意思去勾引總裁。」

「就是,聽說啊葉氏集團的總裁也在追求人家呢,可真是騷得慌。」

「狐狸精唄,要不然我說總裁什麼會離婚了,看來是事出有因呢,這樣的女人是我我也不要。」

辦公室里的議論聲越來越大,喬語倒是沒有什麼反應,倒是付于晴,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氣站起來就是對那些人開轟:「你們夠了哈,知道些什麼啊就在這兒亂說。」

「喲,小跟班發火了,像喬語真的賤的女人,你還敢跟她做朋友,真是佩服。」聽到付于晴在為喬語打抱不平,其中一名女助理開始酸道。

她是劉媛,也是總裁助理的其中一個,之前聽說喬語是總裁夫人的時候,就已經羨慕嫉妒得不得了,現在看到這個新聞,第一個幸災樂禍的就是她。

「怎麼?是羨慕我和梁景銳關係好還是和葉肅勛走的近?」喬語一把拉住付于晴,她能接受這些人對她的詆毀,因為她不在乎這些。

可是要對付于晴就不行,這可是她朋友。

喬語突然的反擊讓劉媛有些回不過神來,就聽到喬語繼續說道:「不過你羨慕也沒用,至少他們都看不上你。」

末了,喬語拉著付于晴坐下。還贈給了劉媛一個大白眼。

劉媛差點被氣吐血。

付于晴是最高興的那個了,對著喬語就是一頓贊:「你太帥了小語,就是要這麼有魄力!」

「好好上班吧。」喬語有些頭疼的揉了揉自己太陽穴,說是工作,目光卻總是不經意的看向總裁辦公室。

梁景銳也沒有心情去工作,他當然是相信喬語的,可是他也擔心喬語會受到輿論的攻擊。

於是再度打了個電話給周立催促。

周立只覺得自己真的是要苦逼死了,一個總裁特助每天都要處理這些事情,真的是暴殄天物啊。

趕到了報社,周立開門見山的找上了報社的老闆,拿出準備好的機票宣佈道:「李老闆,我想在你們報社找個人,你看看是否通融一下,。」

報社老闆一臉震驚,沒有想到梁氏集團會派人來這裡找自己要人,看到支票上的數目時,一張臉笑得褶子都堆在了一起連忙說道:「周特助,你要找誰,儘管和我說,我哪怕掘地三尺都給您把他找出來。」

「這篇新聞報道的作者。」周立抿嘴輕笑,翻出了關於喬語新聞報道放在了李老闆的面前。 周立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嘖嘖了兩聲:

「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敢曝光我們夫人!」

「我不知道你們夫人的事啊,你們到底想幹什麼?這是綁架,我要曝光你們。」男人眼神閃躲,不住的後退著。

「你還是自求多福吧。」說著,周立拿出手機,通知了自家總裁大人。

「總裁,人找到了!」

沒一會兒,周立就看到總裁大力推開門,一身陰冷的氣勢讓他不自覺的縮到了牆角。怕殃及他這條城魚,同時還不忘為地上的男人暗暗祈禱了一聲。

梁景銳看著地上的人,就想在看一個死人,緩緩說道:

「你想怎麼死?」男人不自覺的渾身一抖,連忙爬到梁景銳腳下,苦苦哀求道:

「梁總裁,求求你,請你放過我吧,我也是迫不得已的,要是早知道喬小姐……」

「住口,你不配說出她的名字」梁景銳突然打斷道。

「說,誰指使的?」

地上的男人一愣,猶豫了下。

「周立!」梁景銳狠絕道。

「是,總裁!」

過了一會兒,委頓在地上的人吃力的說道:

「是顧家大小姐,顧雨菲!」

果然不出所料,梁景銳緩緩地笑了一下,看著總裁大人的笑容,周立突然打了一個寒顫。

這日,喬語早早來到公司上班,剛走進辦公室,突然呆了一下,看到桌上的花,不禁有些頭疼。

「小語」付于晴興奮的叫著,「看來葉總裁對你是情有獨鍾啊!」

拿起花中的卡片,只見上面寫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