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雪盈還想解釋。

0

解除那個員工,這不是打她的臉嗎?

打狗還看主人呢?

爺爺怎麼能聽這個林絕的?

她纔是柳洪全的親孫女好不好?

“不用再說了,我意已決。”

柳洪全道。

柳雪盈恨恨地跺腳,這還是柳洪全,第一次給她臉色看。

而且還是當着外人的面。

“小林啊,我這裏還有一盒鐵觀音,品質非常正規,來,我們爺兩品嚐一下。”

柳洪全主動朝林絕邀請,笑得合不攏嘴。

柳雪盈呆不下去了。

柳洪全的注意力,全都在林絕身上,當她是空氣呢。

再呆下去,只是自取其辱。

“林絕,柳婉音,你們這對狗男女,給我等着。”

柳雪盈含怒離開。

柳婉音是真的服氣了,看着林絕和柳洪全喝茶,有說有笑的。

這個爺爺什麼德行,她再清楚不過了。

能被林絕玩得團團轉,這傢伙的手段,自己還真比不上。

喝完茶,柳婉音和林絕離開柳洪全的辦公室。

來到柳婉音辦公室,柳婉音看着林絕問道:“林絕,你雖然能代表太子集團,但是,與我們家的項目合作,你一分錢都不要,太子集團那邊,可能不會答應吧。”

林絕道:“放心,我會處理。”

如今林絕,完全能做太子集團的主,別說是一個小小的項目合作,就算是任何重大事務,林絕都能決策,不需咬過問誰。

這時,柳文一臉疲憊的回來了。


柳婉音期待着問道:“爸,今天的投資,你拉得怎麼樣?”

柳文唉聲嘆氣道:“別說了,還是老樣子,甚至比昨天還不如,一家都沒拉到。”

“怎麼回事?”

柳婉音一下就着急了:“爺爺給我們的時間,可是隻有兩天。這下可怎麼辦?到時候肯定來不及。”

柳文晦氣道:“也不知道怎麼了?平時那些巴不得和我們柳家合作的公司,一個個都拒絕了我,見到我,就跟見到瘟神似的,全都不願意聽我談。”

柳婉音一籌莫展,看着柳文道:“爸,你辛苦了,下午你就在辦公室休息吧,我親自去跑跑。”

“也行,你去試一下吧。”

柳文說着,無精打采去休息了。

林絕這時候道:“音兒,還差多少投資?”

“至少還得兩個億呢,這麼大的投資,要兩天之內完成,比登天還難。”

柳婉音憤恨地道:“爺爺,還真的是絕情。兩天時間,要是這個項目完不成,我和爸爸就要下崗。真不甘心啊,便宜柳雪盈一家。”

“別擔心,下午我和你去走一趟吧,說不定就拉到了。”

林絕笑道。

柳婉音嘆了口氣:“你不知道,兩個億的投資,哪裏有那麼好拉。而且我懷疑這背後有人在搞鬼,很明顯是不想看到我們家好,真是卑鄙。”

對於林絕的話,柳婉音就不覺得可能。

一個下午能拉到兩個億的投資嗎?

這得多大面子的人,也許是豪族中的人吧,纔有這樣的可能。



“你放心,我就覺得下午一定能搞定,不就兩個億嗎?不慌。”

林絕肯定道。

柳婉音狐疑地看了一眼他:“林絕,你爲啥這麼有信心?難道你有什麼辦法?”

說到這裏,柳婉音不由想起之前的事。

難道林絕他,真的深藏不露。

林絕苦笑道:“我哪裏有什麼辦法啊,只不過是想着,陪你去跑跑,碰碰運氣。”

柳婉音頓時失望無比。

她一次次期待林絕,但是想想,這樣不對,這不是對林絕太苛刻了嗎?

他明明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能在太子集團混一個副總,已經是阿彌陀佛了。

下午,頂着烈日,林絕和柳婉音去拉投資了。

透過落地窗,看着他們離開的身影,柳雪盈冷笑道:“我看你們能折騰出什麼花樣來?一個早上,二叔那廢物一家也沒拉到,你們去了,還不是一個樣。”

她已經動用自己的朋友關係,柳文一家這投資,拉不成。

“不好意思,我們長風集團最近沒有投資的意向,麻煩你們請回吧。”

長風集團內,柳婉音說得口乾舌燥,最後被人無情打發離開。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

柳婉音灰心離開,但還是很有禮貌的迴應。

“真奇怪,這長風集團和我們柳家一向關係挺好的,這個項目的前景又這麼好,真不知道他們爲什麼會拒絕我們。”

柳婉音擦了一把汗水,想不通,又繼續去下一家。

“音兒,我看你還是休息一下吧,我去給你買瓶水。”

林絕將柳婉音帶到樹蔭下,獨自走開。

立刻撥通虎子那邊的電話。

“虎子,我要你立刻動用太子集團,以及我們在神武城的力量,幫柳家一個下午找到兩個億的投資。”

虎子立刻道:“行,我這就通知金誠那邊,這小子厲害啊,已經成功與神武城的商界混熟了。”

很快,由太子集團牽頭,一場面向柳家的投資在神武城的商界擴散開來。

金城如今在神武城商界暫露頭角,已經是知名人士。

以他的天才商業頭腦,很快又帶領了一羣公司投資柳家。

“水來了,音兒,下一個公司,我們去的是飛揚集團吧?”

林絕買回水,遞給柳婉音,邊問道。

柳婉音憂心忡忡:“飛揚集團的老總和我柳家有過沖突,關係一直都不好。但是爲了投資,我管不了太多,只是去了,多半也是要黃。”

“沒事,去看看嘛,說不定有轉機呢。”

林絕笑呵呵道。

柳婉音白了他一眼,嗔怪道:“林絕,你這人是不是專門挑好話混我呢?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這些事我分得清,沒機會就是沒機會。”

林絕搖頭,“不,我覺得有機會。”

“騙人。”

柳婉音哼了一聲,但還是拖着沉重的身體,前往飛揚集團。 這一次,出乎柳婉音的意料,飛揚集團的老總,很熱情地接待了她。

“婉音小姐,你們來得正好啊。對於柳家這個項目,老實說,我也是很心動的。”

柳婉音原本低落的情緒消失了,非常驚訝,張了張嘴,正要說話。

飛揚集團老總擺手道:“婉音小姐,你如果沒問題的話,我們飛揚集團就入股你家這個新項目吧?你看怎麼樣?”

“好,我沒問題,一萬個沒問題。”

柳婉音一下捂住嘴,幸福來得太突然了,她因爲激動,差點哭了出來。

外面的日頭這麼毒,她已經連續跑了這麼久,終於是拉到一家投資了。

這種一直失敗,卻突然成功的感覺,讓柳婉音覺得,世界從未如此的美好。

出了飛揚集團,林絕笑道:“我就說嘛,這次肯定能拉到投資,音兒,你還不信呢,這下總歸相信了吧?”

柳婉音一下飛奔撞入林絕懷抱裏:“林絕,謝謝你,不管如何,都要謝謝你。”

林絕輕撫她長髮:“傻丫頭,走吧,我們去下一家。”

“好,你說,下一家我們還會有這種好運嗎?”

柳婉音忐忑地望着林絕。

林絕笑着點頭:“當然,要相信自己。”

話是這樣說,但柳婉音還是抱着不安的心態,去了下一家公司。

結果,剛到人家公司門口,那位在神武城頗有名氣的投資大亨就笑眯眯迎了上來。

“婉音小姐,我已經知道你們柳家這個新項目了,非常的不錯。我投資這麼多年了,還是第一次看重一個項目。如何?我想現在就投一千萬給你們家這個項目。”

面對如此主動的投資,還是這麼一筆大的款子。

柳婉音頓時有些手足無措,林絕連忙遞給她合同。

這位投資大亨很爽利就簽了合同,然後交給柳婉音。

“婉音小姐,加油,我很看好你們柳家這個項目。但是,我更看好你。”

面對如此的讚譽,柳婉音真是受寵若驚,忙不跌感謝。

“謝謝,謝謝你,沈先生。”

這位沈先生,柳婉音是知道的,非常有商業頭腦,別說在神武城,就算是更大的北方第一城,也就是燕京城,沈先生都是很有名氣的。

沒想到,沈先生會看重自己家這個項目,還主動投資,柳婉音感覺都不太真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