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初,「我覺得這些話應該說給陳既言聽,不過你說既言會看到這個視頻嗎?」

0

杜修筠想了想,開口:「既言應該會看到吧,我記得他之前也很愛刷微博來著。」

杜修筠想的沒錯,陳既言看到了那個視頻,而且,不光是那個視頻,陳既言還看到了很多杜修筠跟林雪初的同框照片以及剪輯。

剪輯的彈幕上說的更多的就是:怎麼林姐的素材這麼少???

而在這些彈幕中混雜的是陳既言的「我覺得他們一點都不配」的言論。

不過陳既言的此種言論很快就被千萬「好般配啊啊啊」大軍所淹沒。

陳既言堅持不懈,從開始刷視頻就開始了自己的「惡評。」

之前他被採訪的時候記者問他:「請問既言一般上b站的時候會搜自己的視頻嗎?」

陳既言:「不會,從來都不搜。」

絕品神醫 記者:「那你一般會搜什麼?」

陳既言:「騎摩托視頻,樂高,滑板。」

記者:「那我們既言真的是一個追求刺激的人啊。」

而現在這個追求刺激的陳既言在身體力行的刷著除了刺激運動之外的人。

「杜修筠機場」、「杜修筠笑容」、「杜修筠腰」、「杜修筠學會了一項技能」、「杜修筠陳既言」、「杜修筠戀情曝光」、「杜修筠林姐」……

陳既言把視線放到搜索記錄上,刪掉了「杜修筠戀情」的相關字樣。

後面想起什麼以後把「杜修筠戀情」打了出來,往彈幕大軍里發了一句:那只是朋友而已。

如血海棠 不過每次陳既言的言論都會被淹沒。

「既言,你要不看看你的緋聞?」助理小心翼翼開口。

陳既言:「我有什麼緋聞?」

助理把手機遞給陳既言,「最近全網都在說你的戀情。」

陳既言點開一張圖,上面是他剛參加完摩托車比賽后經過一個長廊時候的照片,因為拍攝的位置比較遠,所以有人特別用紅色的圈把他圈了出來。

而在他不遠處的綠色圈裡,就是那些營銷號字眼裡的「女朋友」了。

陳既言皺眉:「陳百合是誰?」

助理:「您的緋聞女友。」

陳既言:「我什麼時候跟她有交集了?而且綠色圈裡的是我的摩托車車隊隊友。」

助理看了眼屏幕。

不得不說,現在的營銷號可真會寫。

陳既言躺到了沙發上:「公

司的聲明應該發了吧?」

微微一笑很傾城 助理:「對,不過現在網友們重點討論的是別的事。」

平時陳既言對這種事情沒有任何的興趣,再加上昨天在杜修筠門口站了一天都沒有成功見到他,這就加速了陳既言心中的不滿情緒。

不過昨天不算白去,起碼看見了跟杜修筠走的比較近的季總。

陳既言跟季玉澤在咖啡店坐了很久,直到看完林雪初跟杜修筠彪摩托的視頻。

「那不是他。」摩托從衚衕出來以後陳既言道。

季玉澤:「確實不是。」

其實小松跟助理的體型跟杜修筠還有林雪初很像,加上頭盔,還有高速行駛的摩托車,是很難發現杜修筠已經不在了。

但是從他們一出巷子口的時候,陳既言還是一眼就看出了那不是杜修筠。

「先回去吧。」季玉澤開口。

陳既言:「季總,你覺得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季玉澤:「如果喜歡,就堅持下去。」

回到公司后,一直到後面練舞的時候陳既都在想著季玉澤的那句話:「如果喜歡,就堅持下去。」

不是沒有想過不堅持,而是怕最後當自己終於有勇氣邁出那一步的時候,對方已經走了。

陳既言最後悔的一件事還是那天對杜修筠發火了。

那是他第一次對杜修筠發火。

「我真的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陳既言道。

杜修筠:「既言,你先別激動,我現在只是有些混亂而已。」

「混亂?那為什麼我就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說白了,你不就嫌我年齡小?我別的都可以爭取,可以改變,但是你為什麼要在這件事上糾結?」

陳既言從來沒有說過這麼多的話,所以話音剛落,他也有點吃驚。

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竟然可以被一個人掌控住情緒?

杜修筠:「我知道你一直在介意的事情,可是現在我不知道怎麼脫離這個角色。」

「我知道,你的情感寄託一直就在你的這個角色里。」陳既言道。

杜修筠:「我不想耽誤你的感情……所以等我們考慮清楚以後在見面吧。」

陳既言:「誰要跟你見面了?我說過我還想跟你見面嗎?你是不是仗著我喜歡你,就覺得自己很厲害?」

杜修筠沉默了,之後道:「是我多想了,還有,我很喜歡你的蛋糕。」

陳既言:「就這樣吧。」

不愉快的記憶湧來,陳既言覺得自己的心抽的疼。

太衝動了,憑藉一己之力把自己跟杜修筠置於這個境界。

而跟杜修筠的最後一次見面,好像自己連一句「生日快樂」都沒有說就離開了。

那個蛋糕是自己跑了半座城市訂做的,然後又跑了半個城市等杜修筠演唱會結束后拿著

那個蛋糕去給他過生日。

但不知道為什麼同組的演員也在,所以陳既言就像等所有人都走完以後再單獨對杜修筠說「生日快樂。」

不過最後這個小小的期望都失敗了。

陳既言:「把話筒給我。」

助理愣了:「你要現在唱?」

陳既言直接站了起來。

助理轉身給陳既言去找話筒去了。

最近的陳既言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總是在突然之間就跟自己要話筒,連著手機以後,就開始了自己的情歌局。

這次是在練習室,而上次在一個綜藝節目的後台就開始了。

而且唱的時候還很絕望。

加上陳既言問的時候臉色很沉,簡直黑臉了。

於是小助理戰戰兢兢的。

助理把話筒遞給了陳既言:「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陳既言:「去買一杯冰搖紅莓黑加侖。」

「哦~」助理瞭然,「愛情水啊。」

宮鬥高手在現代 前奏響起來了。

杜修筠看著手機屏幕的歌詞,抬頭,跟對面的鏡子里的自己對視。

大概知道為什麼每個人都在說他冷漠了,就算是他自己都這麼覺得。

所以在不經意間就讓很多人不敢靠近。

一路走來好像跟自己主動搭話的人很少,唯獨杜修筠。

「你什麼時候來的?」杜修筠問。

陳既言以前在大屏幕上見過杜修筠,但是等見到真人的時候才發現杜修筠原來那麼不上鏡。

真人簡直絕美。

心不可控制的顫了一下,不過依然面無表情道:「剛剛。」

「吃嗎?」杜修筠把手裡的瓜子遞給陳既言。

鬼使神差的,陳既言把瓜子接到手裡,「謝謝。」

杜修筠笑了笑,然後道:「為什麼他們會說你高冷?」

陳既言:「不知道。」

這個時候陳既言才發現杜修筠是天生的笑相,就像那個主角一樣。

只是在後面,陳既言略微有一點點分不清,他到底是第一次見到杜修筠的時候喜歡上他的,還是因為他的角色。

很快,他便堅定了。

一見鍾情就只是一見鍾情而已。

(本章完) 林雪初跟杜修筠呆在網吧的時候,那兩條聲明已經在網路上炸開了鍋。

杜修筠公司聲明:這一切都是杜修筠先生的私事,希望大家可以繼續支持他的作品。

陳既言公司聲明:

近期關於我司藝人陳既言先生的戀情傳聞均為無中生有及惡意捏造。

陳既言先生本人現在尚為單身且專註於自己的演藝工作,未來也將一如既往地秉持著專業認真的工作態度履行工作職責我司針對此類傳聞己作出多次闢謠,敬告相關網路用戶、自媒體及網路平台立即刪撤併停止傳播相關不實信息及誤導性言論,該鬧劇到此為止。

不要讓這種莫須有的虛假傳聞一再地佔用社會資源,感謝大家對陳既言的關注及厚愛。誠望大家專註藝人舞台及熒幕作品,共同維護和諧的網路環境,切莫造謠、信謠、傳

謠。

特此聲明

本來杜修筠跟林雪初聊得挺開心,但是在看見陳既言的戀情傳聞之後,杜修筠的臉瞬間垮了下來。

「你沒事吧?」林雪初問。

因為杜修筠此時的臉已經跟他平時完全不一樣,如果說平時的他不管遇到什麼天大的事,臉上的表情也不會變。

但是現在看到關於陳既言戀情傳聞的時候,杜修筠的臉還是黑了下來。

「你別擔心,萬一這都是造謠呢?公司不都已經發了聲明嗎?」林雪初道。

杜修筠:「我剛剛看到一個爆料。」

林雪初皺眉:「既言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一個不怎麼喜歡跟別人接觸的人,所以,是不是你太著急了?」

杜修筠沒再說話,而是順著自己找到的一條信息看了過去。

「確實有理有據的,但是你想過沒有,會不會這些圖都是捏造的?」林雪初問。

林雪初覺得現在的杜修筠很激動,她勸杜修筠不要像現在這樣把事情都想到最壞的一面上。

之後林雪初便知道了主導杜修筠現在心情的源頭。

據爆料稱,在上個月杜修筠參加摩托車比賽的時候,有一個女生一直跟著他。

而那個女生是出了名的商界大戶的女兒,不管喜歡哪個偶像,都要近距離的去接觸,而且她享受到一般人享受不到的待遇。

由於商業大戶的女兒陳百合最近比較迷陳既言,於是便動用了自己所有的關係以及資源圈,幫助她接近陳既言。

而最後她成功的到了陳既言面前。

林雪初後面問了杜修筠他跟陳既言接觸的時間,杜修筠說,在陳既言摩托車比賽期間,兩個人因為誤會而暫時放下了聯繫。

所以在那段時間內,杜修筠跟陳既言其實屬於一個真空的狀態。

所以不論這個期間杜修筠跟陳既言的身邊出現,誰對方都是不會知道的。



修筠一直看著那張照片,綠圈裡面是陳既言,前面紅圈裡面便是那個女生。

「附上一張圖片,上面是陳百合9月22日在酒店的住宿圖,而同一時期隔壁的陳既言也曾穿了這樣的衣服曬到了他的微博,時間很湊巧。」

網上的爆料真真假假,林雪初其實並不在意。

而且林雪初覺得對於這種傳言,杜修筠應該更加相信,爆料真實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看到這樣的消息就亂了心神。

不過由此可見,杜修筠應該真的陷入了愛情。

因為一點點風吹草動,就把自己平時的自尊以及自信都放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