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華的服從性很好,蘇眉一說,他就立馬行動。

0

童笑被林華沉默卻強硬的帶離現場,一邊往外走還一邊聽到徐少給自己「報仇」

「俞小姐,這只是負責打掃衛生的保姆,其他的工作不算在內,而你對她人身傷害又是另一回事。先給個千八百的治療費及精神損失費吧。另外,若是你想要讓我家保姆替你搬東西,這算是她工作之外的外快,再給個兩千塊小費。等我保姆給傷上藥之後,就幫你的忙。」

「我想這些錢對俞小姐來說並不多,是吧。」

……

童笑臉疼的同時還有點兒想笑。

林華雖然不愛說話,卻也是個聰明人。知道徐少此時最厭煩的人是俞芳蘭,那麼俞芳蘭不順心的事就是少爺高興的事了。所以,關於嚴語妹子臉上這一個巴掌印,林華特意小題大做帶著童笑跑到醫院裡做了檢查,開了一堆證明,而且是請求醫生網嚴重的方面說。

得到的結果就是輕微腦震蕩,若再用力半分就導致鼓膜破裂、造成聽力受損。

這處方看的童笑都快懷疑人生了。

「林華……哥,這是徐少的意思嗎?」

林華點點頭,「你只管聽從徐少吩咐就行,其他的徐少能搞定。」

別看徐少表面上是個不問世事的紈絝少爺,其實徐少心裡門兒清著呢。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徐少心裡都有數。這也是林華最佩服徐致的地方。

童笑抿著唇又是差點兒憋不住笑出聲。 到最後,俞芳蘭還是扔了四五千下來讓童笑把她的東西都搬到別墅的客房裡去,就此在別墅里住下。

蘇眉笑眯眯地躺在沙發上揚著頭看嚴語接過了俞芳蘭的錢,這事兒才算是告一段落。

當然俞芳蘭並不是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她將自己從下飛機到別墅發生的一系列事情都打電話一一給徐遠說清了,縱然她不受歡迎,可也是俞家的大小姐,徐家這麼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然而……

徐遠只推說自己工作忙,就把電話給掛了。

下一秒,蘇眉就收到來來自親哥的簡訊,「做的也太明目張胆了。」

蘇眉撇撇嘴。

這不是明目張胆了很好玩些?不過既然大哥都發話了,那她就只能偷偷摸摸的來了。

徐致的飲食習慣,每日必吃一頓喜食軒的食物,偶爾興緻來了也會請私廚來家裡做飯。俞芳蘭當然也是有自己習慣的,她更喜歡法國餐廳吃東西,說自己吃不慣中餐。

不過鑒於徐致也許會以此為借口向她收取關於這個保姆另外的外快錢,俞芳蘭乾脆自己到外面去找了一個法國餐廳的廚子請到家裡來,專門給她做法國菜。

蘇眉就笑笑不說話。

隨著俞芳蘭吃了一口法國菜之後……

蘇眉直接對菜里的酒精過敏了。

整個人都紅起來,皮膚還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細小顆粒,皺著眉頭閉眼說不出話來。直接把俞芳蘭給嚇癱了。

好在童笑反應快,及時打電話叫來了救護車。

吊鹽水打點滴忙活好幾個小時,就連以工作忙碌借口推脫的徐遠都及時趕到了醫院。

看到的就是買照顧自己弟弟的嚴語跟一片茫然不知所措的俞家大小姐。

徐遠揚起強硬的冷笑:

「俞小姐,是你非要在家裡吃法國菜喝白蘭地的?」

雖說並非每一道法國菜都有酒精,但一些專門用來做菜的調味酒也不是沒有,而偏偏徐致對酒精過敏,所以從不喝酒。

「徐遠……」看見徐遠來了,俞芳蘭好似才找到自己的主心骨,一下子想要抓住他的衣服,卻被狠狠拋開,俞芳蘭的心尖一顫。

「你既然這麼想要嫁進徐家,怎麼會連徐致對酒精過敏都不知道?還非得在家裡吃法國菜?」

「我……我沒讓他吃啊……」俞芳蘭辯解著,「明明是他自己……」

「嚴語,你說。」

徐遠根本就不想見到這個女人,在當初知道了有親事的時候他就極力反對,可偏偏徐父要他以五年為期將公司做出更好的成績來證明自己,才會允許他解除婚約。

到今年已經是第四年,公司越發恢宏壯大,所以他已經在考慮解除婚約的事情了。

這些話,徐遠早就跟這個女人說個明白,他說過自己遲早會解除婚約的,最遲五年。而俞芳蘭,就是一塊黏不化的牛皮糖,越扒越緊,真不知道她是什麼心思。

「回徐大少,徐少的確是自己主動要吃的……因為……」說著,童笑看了一眼俞芳蘭,「因為……俞小姐將喜食軒的飯菜打翻,說是垃圾。」 原因無外乎就是俞芳蘭又挑挑揀揀的哪兒哪兒菜不好,衛生不行,健康沒保證。非要吃法國菜,說純天然,原滋味。

蘇眉不屑地吐槽了一句「崇洋媚外」,俞芳蘭這兩天被氣的肝疼,一時間再度被惹惱了,憤怒燃燒理智,就把蘇眉桌子上的喜食軒菜都給倒了。

然後悠哉悠哉的吃自己的東西,「我記得喜食軒中午十二點到下午兩點是最忙碌的時候,不知道徐少這個時候再差人去買,還能不能買到呢。」

蘇眉勾起唇瓣,「俞小姐,你在玩火。」

俞芳蘭氣勢不弱,「那又如何,我也沒有徐少境界高不是,從昨日下了飛機開始,誰針對誰不言而喻。徐少莫非是健忘?」

「想玩?我陪你啊。」蘇眉笑眯眯地,拿起家中的刀叉割了一塊鵝肝放到嘴巴里,「俞小姐不是很想見到我哥哥嗎?」

「如你所願。」

……

回想起當時徐致對自己所屬的話,俞芳蘭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是這個意思,在這樣的情況下見到了徐遠,俞芳蘭的心尖尖兒都在顫抖。

「徐遠你聽我說,我不是……我只是一時間忘記了,從下了機場徐致就一直給我難堪,我真的只是氣瘋了,並不是真的想要害他……」

「俞小姐,還記得之前我曾跟你提起過最遲五年便會跟你解除婚約嗎?」徐遠十分冷靜,「徐家並不是一個靠著聯姻才能在商場中立足腳跟的家族。我想俞小姐心裡已經早有準備。」

「你不必說我絕情,作為婚約的一方當事人,我沒有任何隱瞞,早就提醒過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你若是怪小致從你下了飛機之後一直針對你,那麼我可以明確告訴你,這是我讓他這麼做的。就是想讓你知難而退,免得到時候你更下不來台。」

絕寵億萬甜妻 只不過,事情還出了一點偏差。

徐遠大概也沒想到這還會讓自己的弟弟發生過敏的事件。

俞芳蘭整個人都愣住了。

果然是意料之中結局之外的事情……

俞芳蘭咬住自己的唇瓣,她是個極為挑剔的女人,任何事情只要有一點點的不順心不滿意,就會讓她煩躁。可她唯一中意的這個男人,卻又不喜歡她……

「好……徐遠,你夠狠。」

俞芳蘭心裡憋了好大一口氣不知怎麼說出口,這個就是她看上了的男人,拒絕也是如此乾脆果斷。

如果不是她非要來到這裡,也許這個男人還不想用這樣的手段將她趕走。

「徐遠,你贏了。」

確實贏了。

她沒辦法再繼續待下去。

這個絕對果斷的男人,在商場上也是同樣的出彩。

俞芳蘭嫣紅的唇瓣快要被自己咬破皮。

可正是因為這樣,俞芳蘭才喜歡這樣性格的他。

「解除婚約……你就這麼想跟我解除婚約。」她也有她俞家大小姐的高傲,既然已經撕破了臉皮,縱然有再多的情感也要悶在心裡,「不需要你開口了,我回去就跟他們說明白,從此以後,你不用再擔心婚約束縛著你!」

俞芳蘭一手扶著牆緩緩站起來,微微閉上眼睛不去看對方的臉色,轉過身就朝醫院大門走去。 徐致酒精過敏進了醫院,把他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

尤其是才來當保姆不久的童笑。

她一直都以為這位徐少氣場強大又妖孽,而且還帶著禁慾正經的氣息,好似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完美的人設了。

可是沒想到……

這位不縱聲酒色的徐少完全是因為酒精過敏才不喝酒的。

知道真相的童笑差點兒哭暈在廁所。

可如此耿直的事實讓她忽然覺得徐少又變得接地氣不少。

心裡甚至覺得有點可愛……

童笑覺得自己肯定是生病了,也可能是這段時間裡徐少對她太好了,讓她膽子都變大起來,竟然敢這麼編排自己的老闆。

藥香貴女 蘇眉這一次吃的只是一小塊鵝肝,既是一道菜,已經是低酒精了,那一小口裡的酒精就更少了。所以吊了鹽水之後的蘇眉已經基本沒事,就是脖子處還有不少細細密密的小紅顆粒,看起來有點兒瘮人。

肚子還餓著,蘇眉抿著唇,這會兒已經是快兩點了,喜食軒那邊的人應該是慢慢減少。蘇眉再把目光放到童笑身上,「嚴語,再去幫我買一份飯。就說之前的飯被不長眼的狗打翻了。」

加上虛弱的氣息,童笑覺得徐少並沒有這麼攻,有點尷尬的遮擋自己脖子紅疹子的徐少還有點冒傻氣的憨直,讓童笑一度痴獃。

徐少還真的是攻起來是帝王。受了也是傾世美人的存在。她……

她內心裡的慾望之火要燃燒起來了!

蘇眉還不知道自己在這個妹子心中已經從一個紈絝攻變成了病弱受。她現在想的只有吃……

在醫院裡一邊等待著,一邊因為藥物的關係有些睏倦,就打了個小盹。

童笑好不容易跨越了小半個城市打車將新一份的喜食軒套餐買好,這位徐少已經在自己病床上淺眠了。

「徐少,我回來了。」

「嗯?」蘇眉動了動喉結,緩緩睜眼,帶著片刻的迷茫,又聽到對方加了一句,「我向服務員說了,您才過敏住院。」

所以……

跟之前的食物應該是不一樣的。

「嗯,沒關係。」蘇眉知會一聲,又變成了一派慵懶肆意的少爺。

「手不方便,你喂我。」吊鹽水的右手,怕是隨意動會有回血,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童笑:……

她來……好像不太方便吧。

畢竟她跟徐少關係好像不是這麼親密啊。

「要不……徐少您打個電話,讓林華哥或是……陸明哥……也可以是陸明哥的妹妹……」

「你還讓我再等上半個小時嗎?」蘇眉無奈臉,徐遠在趕跑了俞芳蘭以後就離開了,此時醫院裡就剩下他們兩人,不然還讓一個陌生的護士來為他嗎?

當總裁老公破產以後 那豈不是更難為情?

童笑無言以對。

關鍵是對方說的還很有道理。

「那好吧……」

徐少對她也是很好的,更沒有那種邪噁心思,這一次她幫忙喂飯好像也不是什麼大事。

只不過想起剛與徐少認識的時候,跟在徐少身邊的陸明哥知道了以後,可能會更加「坐實」了他們之間不正常的關係。

想想還覺得哭笑不得。 蘇眉還是很正經的,也任由對方給自己喂飯,一口一口吃得乖巧,偶爾挑挑揀揀要不同的菜。漸漸的,童笑也掌握了一點徐少的口味。

就在此時……

病房的門忽然進來了一個警察……還是老朋友。

季清。

四目相對,有點尷尬。

季清看到了正在親密給徐致喂飯的嚴語。默默又接回了上次全盤否定的推論。所以……這位徐少果然跟嚴語女士有什麼不正常的關係吧!

「季警官。」

蘇眉眯了眯眼,又看向嚴語,「還真是……巧啊。」

嚴語聞聲回頭,再次跟季清四目相對,空氣都逐漸變得焦灼起來。

「季警官……好啊。」嚴語尷尬地打招呼,總覺得氣氛有點不對勁。

季清先是一陣無語,也不知是向誰解釋,「我是過來做筆錄的。」

一邊說一邊走向蘇眉隔壁床沿坐下。

因為過敏是急症,所以蘇眉沒開彰顯自己身份的VIP病房,沒想到居然這麼有緣分遇上了攻略目標,還真是個意外之喜……

隔壁病床是一個可愛乖巧的女孩子,可惜因為過敏的癥狀而渾身紅腫,像是大片大片被蚊子咬了似的,其實是對動物毛髮過敏。

「李薇薇?我叫季清,就是上次在趙平家裡見過的。」

「季警官……」李薇薇眨眨眼睛,臉蛋上因為嬰兒肥還帶著酒窩,看起來軟軟糯糯的煞是可愛,聲音也是輕巧甜潤。

「我過來是想問你關於趙平的事,」季清簡要說明了自己的目的,蘇眉此番一邊由童笑喂飯,一邊悄悄豎著耳朵聽。

「嗯。」李薇薇點點頭。也許是因為她跟這個叫趙平的男人關係比較好,所以又有點糾結猶豫著補充說明,「季警官……其實我不太相信趙平哥會殺人,他只是不愛說話,脾氣暴躁,可是他……還是很溫柔的。」

「這個我們調查之後就會清楚了,如果李薇薇女士想要幫助自己朋友的話,就一定要把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

「好……」

……

也不知是不是蘇眉和童笑兩人都跟這個案子有關、是蘇眉的身份,亦或是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問題,季清的問話並沒有刻意迴避,只是在了解了情況做好筆記之後,季清就要離開。

蘇眉哪能放過這個機會,連忙一隻手抓住了季清起身的衣角,「季警官,等一下!」

慌忙之中差點兒更讓扎在右手上的針回血。

蘇眉感覺手有點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