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狂被林楓的一番話震驚,眉開眼笑的對着林楓說道:“好,不愧是我林狂的孫子,有前途!”

0

然後又語重心長的說道:“小楓,既然你是這樣想的,那麼我就不多說什麼,但是你記住你的背後還有林家,還有林家支持着你!”

“爺爺,你放心,想殺我的人都會被我送到閻王那去談話的,夜王天使我會讓他們知道我是他們惹不起的人。”林楓自尊的說道。

“小楓,夜王天使的事讓爺爺給你去處理吧!”林狂雖然很欣賞林楓所說的一番話,但是夜王天使的強大還是讓他不放心不下。

“爺爺,如果我不行,不是還有林家嗎?”林楓笑道。他心裏是一名不服輸的,但是他不這樣說的話林狂怎麼放心呢?


林狂一陣沉默,默默的點了點頭。

“小楓,有人來看你咯!”李柔娟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若蘭,你怎麼來了!”林楓轉身看到已經換好了鞋的歐陽若蘭。

歐陽若蘭聽到林楓的話後,覺得有點彆扭,雖然他知道林楓話的意思並非有惡意的那種,但還是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難道我不能來嗎?那我走了!”

林楓還以爲歐陽若蘭真的什麼氣了,忙道歉道:“我不是哪種意思,”

“小楓,你怎麼說話的啊!”李柔娟知道歐陽若蘭是開玩笑的,但是嚇唬嚇唬林楓。

“媽,我真的不是那種意思。”林楓還以爲自己的老媽也理解錯了自己的意思,忙開口解釋。

歐陽若蘭見林楓緊張的樣子,歡快的笑道:“楓哥,你和阿姨是在逗你玩的,一點也不懂我的心思。”

“嚇死我了,如果你真的生氣了,那我媽還不吃了我!”林楓裝出一抹害怕的表情。

“知道就是好的,要是我兒媳婦有一點不高興,你就養好皮子(收拾林楓的意思)”李柔娟邊說邊比劃手勢。

林楓忙說不敢,歐陽若蘭在一旁臉紅不已,李柔娟則笑了笑,心裏想到“這兒媳婦成了!”隨即會心一笑。

“小楓,招呼好若蘭,我去做早餐。”李柔娟笑道。她故意給他們兩人相處的空間,讓他們增加感情。

“若蘭,你怎麼會和我媽在一起的?”林楓怎麼也不通歐陽若蘭怎麼會一大早就來他家了。

歐陽若蘭白了一眼林楓,鼓鼓的嘟着嘴巴說道:“難道就不能早早的來看你嗎?”歐陽若蘭又停頓了下說道:“其實是昨天我在我小姨過夜,今天一大早就去晨練,正巧遇到阿姨,阿姨就叫我來看看你,”

“原來是這樣啊!”林楓終於明白爲什麼歐陽若蘭會如此一大早來林家,原來只是一場偶然。

歐陽若蘭調皮的笑了笑:“怎麼了,有點失望?”歐陽若蘭臉蛋腮紅,眼睛亮亮的,輕輕地撅起俏皮的小嘴脣,可愛極了。

林楓突然不自覺的颳了下歐陽若蘭的鼻子,林楓霎時反應了過來尷尬的說道:“我剛剛你的樣子太萌,所以就不自覺的……。”

只見歐陽若蘭害羞的低下了頭,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着,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脣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林楓頓時心裏覺得歐陽若蘭真的很美,而且還有一種讓人保護她的yu望,這種感覺並不像對楊慧竹哪種感覺,並不是說林楓對楊慧竹是虛情假意,而是一種特殊的感覺,也許這是武尊林楓與紈絝林楓靈魂融合發生的一些特殊情況吧。

歐陽若蘭發現林楓一直盯着她看,臉上的紅暈顯得更鮮豔了,而且蔓延到身後頸間,彷彿溫柔一朵盛開的玫瑰花。

歐陽若蘭眼睛又放着異樣的光,微笑着,慢慢的舉起頭來,對林楓瞥了一眼:“楓哥,”

林楓傻傻一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只是突然進入了某種特殊的狀態。

“若蘭,你來了,快到客廳裏坐,小楓你怎麼還不招呼若蘭到客廳裏休息,你這未婚夫怎麼當的。”看完新聞的林狂出來看到兩人後對林楓呵斥道,當然林狂是裝的。剛剛恢復了點正常臉色的歐陽若蘭滿臉通紅。

林楓也尷尬的笑了笑,

“楓哥,聽說你獲得了世界特種兵比武大賽的冠軍?”歐陽若蘭兩人來到客廳後,坐在沙發上閒聊。

“運氣而已,”林楓摸了摸鼻子。如果連這些普通的人也打不過的話,那我這武尊也不用混了,當然這些話只是林楓在心裏想想而已。

歐陽若蘭瞪了林楓一眼:“我爺爺一天就在我面前說你厲害,怎麼怎麼,就差沒把你抱着親了!”


…………

三個小時後的東方家大院。

大廳中,

一名白髮蒼蒼的男老人坐在主位,主位下來的兩旁還坐了數十人,這男老人乃是當今東方家的族長東方雄,兩旁中間還有位林楓的老相識東方嫣然,此時的衆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你們對這事有什麼看法?”坐在主位的東方雄率先開口問道。

他所說的這事是林楓獲得世界特種兵冠軍的事,經過一晚上的時間,很多沒有去參加世界特種兵比武大賽的大家族,已經知道最後獲得勝利的居然是bj第一紈絝林楓,一個在衆人眼裏只會玩nv人的公子哥,居然成了世界特種兵比武大會的冠軍。

東方雄對於這事還特地的打電話問了自己的班長羅錦州,羅錦州還給他透露了林楓之所以如此紈絝完全是林狂一手安排,是林狂叫林楓假扮的,至於爲什麼沒有人知道,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只是讓羅錦州放心林楓參加比賽的一個藉口罷了。

兩旁的衆人一陣沉默。

東方雄深吸了一口氣,再次開口道:“阿志,你是嫣然爸爸,你先說說你的意見!”

坐在右側的一位身穿全套莊及西裝的男人身體扭了扭,這名就是東方嫣然的老爸東方誌,一名商人,東方家的公司其大部分由他管理。

東方誌兩眼突然發光:“爸,對於這事,我只能說這林楓是一個能忍,能吃苦,將來必成大器之人。”東方誌也是一個豪爽之人,並沒有因爲東方嫣然與林楓解除了婚約,而詆譭林楓。

東方雄擡頭看了看遠方嘀咕道:“恐蛟龍得雲雨,終非池中之物也。”

突然東方雄揮揮手滿臉無奈的說道:“你們都出去吧,跟你們能談論個什麼事出來。”

待衆人走後,


“我東方雄即看錯了人,也做了小人。”

與此同時的白家。

白鴻雲與白慕爺孫兩,白鴻雲一臉正色的看着白慕說道:“以後沒拿下東方嫣然之前你還是少和林楓碰面。”

白慕點了點頭答應道,不過他明白林楓應該活不過這個星期,對於他的那個神祕殺手老哥他還是很放心的。

“啪!”遠在M國的一名風度翩翩的青年將手裏的啤酒易拉罐瞬間捏成粉碎。

“居然失敗了!看來要親自出馬。”青年站起來說道,這青年大概比白慕長几歲的樣子。 “慧竹,我有沒有想楓哥?”林楓臭屁的對着一位美麗佳人問道。

林楓將歐陽若蘭送走後,想起了多日不見的楊慧竹,於是直接來到了楊慧竹的住處。

此時林楓見到楊慧竹,才知道什麼叫天生尤物而且是尤物中的尤物,她完全屬於那種讓男人第一眼看到就會兩眼充血,恨不得眼珠子奪眶而出貼到她身上去的那種女人。

楊慧竹開門聽到林楓的問話後,立刻上前抱住了林楓的手臂:“楓哥,人家當然想你了!”

林楓感覺到了手臂上傳來一陣陣快感,尤其是楊慧竹將胸前的酥xiong觸到林楓手臂的時候。

剛進家門,林楓就感覺自己的“第三腳”有了感覺, 立即攬着楊慧竹水蛇般的細腰。

楊慧竹被林楓的舉止弄得滿臉通紅,慢慢的將頭依偎在林楓的胸膛。

林楓看着她光潔如玉的臉龐,紅若櫻桃的小嘴,林楓突然吻了下去,楊慧竹頓時感覺一張溫暖的嘴脣貼在了自己的脣邊,雖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與林楓親吻,但是腦袋裏還是一陣迷茫,完全屬於一種懵的狀態。

慢慢的兩人都陷入靈魂脫竅的狀態,都有了xing欲,林楓舐着她的嘴脣,楊慧竹忘情地把手放在林楓的脖子上,兩人的衣服一件件的脫落在地上………………(不能在寫下去了,適可而止,大家知道就可以了!)

經過一番風雨後,楊慧竹安靜的躺在林楓的胸膛用白皙的小手畫着圈圈。

楊慧竹溫柔的說道。:“楓哥一會兒你要留下來吃飯嗎?”楊慧竹的心裏非常的渴望林楓留下來吃飯,但是她知道林楓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她是一個不願意拖累自己心愛男人的善良女人。

林峯看到楊慧竹渴望的眼神,根本不忍心說什麼拒絕的話,這麼多天都沒有來看她,心裏有點過意不去,乾脆的點了點頭。

楊慧竹頓時洋溢滿臉的幸福說道:“楓哥你真好。”

三個小時後。


此時已經到了九點,林楓正在回家的路上,他與楊慧竹吃過晚飯後,就告別了楊慧竹。

突然一個風度翩翩的青年出現在他的前方,青年看着林楓邪笑道:“我很好奇一,紈絝子弟怎麼能躲過青銅級殺手的追殺。”

“在我來bj市的路上,聽說你獲得特種兵比武大賽的冠軍,看來你並非客戶所說的那樣沒用,不管你怎麼樣,我已經答應了我的客戶,你就必須得死。”青年無視林楓的笑道。

林峯感覺被青年直接無視,鬱悶的說道:“你這麼有信心能讓我死?”林楓已經明白這青年,和上次刺殺自己的那人是一夥的,也就是說這人就是夜王天使殺手組織的。

“哈哈,難道你真的以爲躲過一個青銅級殺手的追殺,就可以與我相抗?”青年嘲諷的說道。

林楓只是笑了笑,對於這種人只有將實力拿出來,他們才無話可說。

青年見林楓無動於衷,臉頰上火辣辣的一片,嗤之以鼻的說道:“今天我就實話告訴你吧,上次刺殺你的人,只是一個普通人,而我是一名高貴的異能者,普通人和我們異能者是不可相提並論的,所以你就別以爲會發生什麼奇蹟了!”

“一切皆有可能,”林楓實在是想不通。爲什麼自己遇到的人都是這麼自信。

青年滿臉的不屑:“現在你也該下地獄了,記着,我叫火龍。”青年的話音剛落,隨即向林楓打出一個火球,林楓微微一閃。躲過了青年的火球攻擊,這青年是一名C級的火系異能者,也就是白慕所叫的那個老哥,這人也只是比白慕長二歲而已

火龍一開始也認爲林楓只是一個普通的紈絝子弟,所以就用了二千萬發佈任務讓手下前來取林楓的命,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林楓將來殺他的殺手斃命了,這才讓火龍親自來解決林楓,以免後面的打草驚蛇。

“呃?”火龍看見林楓居然輕易的躲過了自己的異能攻擊,不過想到那火球也不是什麼厲害的異能攻擊,也就釋懷了。

“難怪會獲得世界特種兵比武大賽的冠軍,確實有兩下子。”

“在看看你能否躲過我這招。”火龍臉上露出一道有意思的笑容。

“火之突襲,”一條長長的火龍向林楓突襲而來,林楓身形一閃,火龍頓時看不到了林楓的身影。

林楓詭異般的出現在火龍的身前,火龍根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待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只感覺自己飛出了數米。

“噗!”火龍慢慢的站了起來,認真的打量着林楓,好奇並痛苦的問道:“你是風系異能者?”他現在對林楓沒有了輕視,他終於明白爲什麼那名青銅級殺手爲什麼沒有得手了,原來這林楓如此厲害。

林楓搖了搖頭,再次快速的到達火龍的身前並掐住了他的脖子。

“是誰想殺我?”林楓正色的問道。

雖然火很奇怪爲什麼林楓這麼快又到了自己的身前,而且自己在他手裏毫無還手之力,但是他不會將客戶的資料告訴林楓。

林楓見火龍眼神似乎做了個重要的決定,立即將火龍的嘴給捏開,將他嘴裏的一個白色類似藥丸的東西給取了出來。

火龍詫異的看着林楓,突然明白了爲什麼林楓知道自己要自殺了,大概也是因爲自己手下的原因。

林楓嘴角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

“不可能!”火龍堅定的說道。

林楓想到自己還有個大殺器,露出一道殘暴的笑容,在意識裏叫道:“孔老!”

ps:求推薦,求收藏。 bj市夜晚,美麗的月亮像一個白玉盤掛在天空中,繁星在月亮的周圍,那如果把天空比作一個黑盤子,月亮就是盤子中的一個白玉。星星點綴其中,構成了一幅無與倫比的“星月圖”,一陣陣涼風吹進了人們的心田,身心中充滿了涼意。

此時bj市的一條人少的街道上,一位青年掐着了另一位青年的脖子。此人正是林楓與火龍。

“孔老,有讓人說實話的方法嗎?”沒錯,林楓的大殺器就是超級系統,超級系統在林楓的心裏已經達到了一種無所不能的地位。

“當然有,有丹藥和功法,丹藥還有很多種,小楓你是想要你問什麼他就答什麼的,還是其它種類的?”孔者笑道。

林楓大喜居然還有這種厲害的藥,林楓一開始還以爲是什麼異能或者功法類的,沒想到還有丹藥,古界還沒有見過這種丹藥,有的只不過是一些催眠術罷了。

“想問什麼就回答什麼的那種,”林楓欣喜的說道。

“小楓,你應該是給你手上這人用的吧,”孔者所指的人就是火龍。

林楓點了點頭。

“向這種修爲的人,550積分的引話丹就可以讓他將你想知道的東西問出來。”孔者在得到林楓的肯定後,手機瞬間出現了一顆鮮紅的丹藥。

“550積分,我現在有650的積分,兌換一顆後還有100積分,”林楓盤算了一下說道:“我兌換一顆!”

“記住,這丹藥藥效只能維持五分鐘。”孔者突然說道。

林楓一臉的無奈,這孔老每次都是最後才告訴自己這些東西限定的時間或者是其他不好之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