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楓,我們真的試過,的確如你所說,怎樣努力都超不出四十道,沒有辦法來彌補?想當年沒誰提醒過我們,只想着儘快提升修爲好有自保之力,忽略了對其他東西的修煉,才造成了今天這個樣子!”明白了真正原因後,丁長老很是遺憾地說道,希望能找到補救措施。

0

“這是那位前輩對各修煉階段的感悟和總結,他也無良方,當時我很奇怪,他才說出了請我代爲煉製丹藥的原因。他的修爲已高達分神中期,另一位修爲已達十層中期、即將飛昇的神獸前輩,他們都辦不到,想來您們也辦不到了,只有尋求在其他領域發展。

這次我在裏面的最大收穫,不是因爲得到了什麼寶物,而是明白了一件事情,不知您們查過飛昇仙界這些大能前輩的資料沒。我的感悟是,這些前輩大能,在飛昇前肯定在他們鑽研的領域是出類拔萃,留給後人的不是晶石、不是財富,而是他們對某個領域畢生鑽研的精華!”

“哦?有兩位前輩的情況我知道,其他的我回頭查查,這說明什麼?…哦,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說,只有在某一領域取得了傑出成就,纔有可能得到仙界認可?”丁長老驚喜地說道。

“嘿嘿,我也是這樣認爲。不知是我理解有誤,還是冥冥中自有天意。許多前輩大能儘管在修爲上出類拔萃,在修真界聲名顯赫,攀到頂峯時卻無一人被仙界認可,在冥冥中隕落,或許這就是仙界選人的法則,…誰都不清楚這裏面的真正原因,只能憑成功的例子去揣摩、爲今後如何發展尋找一條道路!”

“沒想到你小子考慮未來之事會是如此的深遠,在不斷借鑑前輩成功的經驗。說起來有些慚愧,我同你丁長老修煉了上百年,對這事的分析、考慮還真不及你小子了!”聽他這麼分析,袁宗主也很認可,十分感慨地說道,內心是無比的震驚,“聰明人的思維、考慮問題的角度真是與衆不同,這些事情我之前從未去認真深思過,只知一味的苦修,…回頭查查資料。”

“龔師姐、戴師兄,你們也不要再去羨慕別人,乘着煉氣期時好好鑽研一些東西,打下良好的發展基礎,錯過了這段時間,再努力也是事倍功半。

說起來,也是我關心則亂,擔心宗門安危,怕被別人打上門來滅了宗門,煉製出‘破障丹’,讓那麼多弟子突破了修爲,現在明白後,反倒覺得有些害了他們。今後,這些丹藥得嚴格控制,服用前要先講清楚,…”

……

“哈哈,哈哈,你小子纔回來,就讓你宗主、丁長老擔心,跑到哪裏去了?”過了一會兒,楚宗主、杜宗主來到了洞府客廳,笑着問道。

“去辦了一件事,何坤榮的出現,說明神族已在蠢蠢欲動,有些事得抓緊準備,否則,他們真打上門來後措手不及,宗門就麻煩了!”


“哦,說來聽聽,你小子又有什麼新的安排?”楚乘風饒有興趣地問道。

“嘿嘿,您們也知道,血紅空間的修煉室,其實就是‘重力塔’內的修煉室,按照老祖宗交待,只能供宗門極少數人用於提長修爲!”

“你小子終於講了實話,哈哈,哈哈,繼續說!”三位宗主交換了一個眼色,杜宗主點了點頭笑着說道。

“‘重力塔’的真正名字叫‘誅神塔’,是老祖宗留下來專門用來對付‘神族’的利器,也是我宗門守護神之一,同樣可以變大變小,這是宗門老祖宗私下告訴我的。既然‘神族’重出修真界,就要發揮出它的真正用處,不能再僅用着修煉場地了。

我同老祖宗正在想辦法,重新建造一處修煉場地,規模比它還要大,保證五千人能同時使用,更改的時間仍爲十天。需要五行中的金、朩、土屬性的精華,只得上外面尋找。

幸虧楚宗主您給了我‘五行修煉訣’,這次發揮了作用,所需的精華元素是找到了,很快就會完成,不會影響大家的修煉!”林楓彙報道。隨便聊了幾句,擺桌子喝酒,讓兩位宗主又是一番感慨。

“哈哈,哈哈,記得有幸喝這‘極樂瓊釀’已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那麼昂重的東西,哪有可能每人一壺,師尊就賜我二人小半杯,味道都沒品嚐出來!”見到林楓一下就拿了五壺出來,杜宗主滿是感慨地說道。“這酒還是二千極品晶石一壺?”

“嘿嘿,據說那裏所售物品的價格永遠都不會改變,我還不相信,經杜宗主這麼一證實,我真信了,只要您們喜歡,以後有機會再去就多買幾壺,這次實在是不好意思多買!”林楓很是遺憾地說道。



“難道你還有機會去?真有機會的話,能不能讓我們也去逛逛,沾你小子點光。早就想去,就是無緣成行,哈哈,哈哈!”楚宗主笑着說出了大家所想,都有這意思。

“嘿嘿,這有何難,您們就不能自家去?”林楓好奇地問道。

“沒你小子想得那麼容易,要穿越異度空間得有穿梭器,還得有座標圖,這東西上哪裏去找?我們一直在打聽,就是沒法得到!”袁宗主做了解釋。

“嘿嘿,想去時就告訴我,我幫您們向前輩借,啥時去都行。要不等明年我們丹藥、器械打開了銷路,有了晶石,我們一道去。

這次運氣實在是太好了,在那裏面找到了不少絕佳的煉器材料,據說,用它就能製作仙器級別的長劍、器械了。有了仙器級別的器械,宗門的收入就會大大地增加,到了那時,何愁沒晶石去消費?”林楓笑着說道。

“你小子找到了‘混元烏金砂’、‘混元赤鐵砂’、‘混元精辰砂’嗎?快讓我看看!”鑄劍出身的楚宗主十分地驚喜,一下就報出了它們的名字。

“嘿嘿,楚宗主真厲害,不愧是煉器的行家。不錯,三樣都搞到了一些,嘿嘿!”林楓笑着答道,拿出了三枚戒指。

“哇,小子,你知道這些材料的價值嗎?”幾位大佬查看後,交換了一個十分驚喜的眼色,楚宗主開心地問道。

“不清楚,管它能值多少晶石,只知道若能用它們鑄造出仙器級別的器械,這些材料就會大大地增值。上次我在青雲宗,見識了他們龐大的煉器坊,真的羨慕極了。我們的規模沒他們大,但若能鑄造仙器級別的器械,照樣令修真界各門派刮目相看、將他們比下去!”

“真是有氣魄,有了這些材料,我們製作出的器械,定會大大的上一個臺階,不敢奢求全是仙器上品的東西,至少要達到道器上品、仙器下品,那也是不得之事了,哈哈,哈哈!”

有了煉器的頂級材料,楚宗主意氣風發地說道。

“我算真服你小子了,其他幾名弟子得了幾枚修煉玉簡、幾柄仙器下品的長劍,一點靈草、靈根就如同發了大財、拾到了至寶一般,在我們面前的那副得意勁啊,就甭提了。你小子真得到了一座金山,卻是一聲不吭,哈哈,哈哈,真是不可同日而語啊!”杜宗主大笑着說道。

“我還不是憑運氣,比他們吃了更多的苦纔得到的。爲了能得到‘混元赤鐵砂’,在‘弱水湖’騎在虎蛟的背上,被它上天入地地折騰了大半個時辰,骨頭都快被它抖散了,就是捨不得鬆手,哈哈,哈哈!”

“爲了得到它的什麼東西,居然甘願冒那麼大的危險?”丁長老關心地說道,虎蛟的厲害,她可是相當的清楚。

“嘿嘿,就爲了得到它身上的鱗甲、獸丹、它的蛟筋,以及湖底的赤鐵砂,後來被前輩說我是貪婪小子。當時就只有一個想法,它若是逃了,我上哪裏去找?真有點‘騎蛟難下’,被在場的道友笑話慘了。不過收穫大於尷尬,從它肚腹中還意外得到了幾十枚儲物戒指呢!” “很多人遇事不動腦筋,冒着被虎蛟吞食的危險,只圖拼命渡過那個弱水湖,就不會去思考這湖中究竟存在什麼,會讓一切東西沉入湖底?經過寶山卻仍空手而歸,嘿嘿,這能怪誰?”

當林楓將在弱水湖中如何得到赤鐵砂的經歷講出來後總結後,大家都替他捏了一把汗,更爲他的聰明感到由衷的高興。

……

“林師弟,這酒貴是貴了一點,不過真是太好喝了。除了它醇美的酒香,喝下之後,那道磅礴靈力從腹中升騰而起,感覺真是說不出來的舒服,…”不善飲酒的龔師姐,向三位宗主、丁長老敬酒後,興奮地說道。

“若它不特別、沒這道靈力,會值二千極品晶石嗎?哈哈,哈哈,好好做事,我們就指望你們了!”袁宗主一語雙關地說道。

“向陽峯今後的發展,我也考慮過,…”林楓將想法說出來,請他們一起斟酌。

“這種想法倒真正是一條好主意,我們也在考慮,一下擁有如此多的內門弟子,如何來管理,若這樣發展下去,對他們既沒好處,由宗門來養着,財力也受不了,…”三位宗主聽後,也認可了他的想法。

“宗門要穩固地發展,得靠人人出力,況且的確也是爲了他們自己好,一個月發幾枚晶石是小事,用它能做啥事,啥時才能買得起這壺酒?哈哈,哈哈。實在不願做事,就組織他們到外面拼殺。那些失去宗門的弟子,誰都想替原宗門報滅門之恨,正好可以一舉兩得,既報了仇,也爲我宗門的發展、興旺,帶來物質財富,何樂不爲?

現在,我們新增了二百七十多名築基期修爲的弟子,五十多位凝丹期修爲的師兄,今後,這些都是常態,每年都會有這樣的弟子涌現,要是全都不做事,誰來養活他們、養來幹嘛?宗門精心培養,就不應該得到應有的回報? 只要我在管理向陽峯,這事就非辦成不可!

看似很荒唐,讓築基期修爲的弟子來種植靈草、煉丹、煉器,製作陣盤、符籙等等,其實是爲他們自己好,丁長老都是金丹後期修爲了,她爲何還在種植靈草、還想煉製丹藥?裏面的奧祕,沒有大智慧是沒法理解的,嘿嘿!

這處芥子空間方圓二千多裏,就算容納十萬名弟子也根本就不是問題。種植的靈谷,只需打開銷路即可,這方面我也在想辦法。

在裏面建造一個綜合性工場,充分發揮築基期、凝丹期弟子,甚至各位長老的特長、優勢。鑄造出的仙器級器械,大量對外銷售來換取讓宗門變強的物質基礎,對他們個人來講,更是施展才能、得到提高的地方,爲今後在各領域出人頭地,奠定良好基礎。

我打算成立一個專門的部門,用來研製具有大殺傷力、特殊的器械,這些器械就是宗門自保的利器,絕不外流一件。靈谷,頂級的丹藥、器械,我們用這三條腿走路,宗門若還不能迅速發展,那就真是怪事了。

原來說要等一年後纔對外銷售、幫着煉製五品、六品丹藥,現在,可以通過各種渠道,公開對外宣揚,我們隨時對外接單,多賺點晶石、丹藥也是一件挺不錯的事情!說實話,不比不知道,去過之後,才感覺我真是太窮了,連買一杯水喝都捨不得晶石,嘿嘿!”

“哈哈,哈哈,若你小子都買不起,我們去就更甭提了!”聽他這樣講,幾位大佬全都樂了。

“別笑我,到了那裏,您們會真正體會到擁有晶石該多麼的好。人界絕跡、卻對修爲提升有無盡好處的物品,在那裏只要您有晶石就能買到,看到商店中出售的那些‘不老泉’、‘菩提根’、…‘七霞蓮’等等,真的是讓人太羨慕了!

讓修爲不斷提升、儘早接近飛昇的那個層次纔是硬道理,也是我們奮鬥的目標,嘿嘿!” 林楓笑着講了那裏出售、對修爲有無盡益處的物品後,拿出了兩個‘人蔘果’ 放到兩位宗主的面前。

“哈哈,哈哈,真的不敢想象,除了二千一壺的酒,你還有更珍貴的‘人蔘果’相贈。據說這枚珍果要值上萬的極品晶石!”看到桌上的‘人蔘果’,杜宗主很是感慨地說道。誰都知道它對促進修爲極有好處,只是到哪兒能買得到、花得起晶石來買?

“現在,知道擁有晶石的好處後,我決定對外煉製五品、六品的丹藥。辛苦點,多賺一些晶石,讓自己的修真之路走得更遠!”林楓堅定地說道,“它一枚就要一萬二千,只能讓您們品嚐、品嚐,可不能說出去哦。太窮了,沒法滿足所有關心、愛護我的人,真的抱歉,嘿嘿!”

“你真的確定,能煉製六品丹藥?”杜宗主很是認真地問道。

“嘿嘿,若不能煉製丹藥,誰會邀請我去‘極樂城’,會爲我購買這些物品買單?我想,爲了擴大宣傳效果,最好能找個由頭,遍邀天下各門派,這樣,送晶石上門的人才會絡繹不絕,有了晶石,還愁不能時常喝這種酒、買一些對修爲有好處、在這個世界根本就買不到的物嗎?”

“想時常喝這種酒?你小子也太奢侈了。反正我們不管,您小子真若有那個本事,我們就沾光享福,哈哈,哈哈!”楚宗主開心地說道。內心裏真是十分地感慨,“用近千萬枚上品晶石來招待他、買這麼貴重的物品,他結交的前輩不知多富有,對他是多麼的看重!”

“嘿嘿,事在人爲,只要努力,總有一天能辦得到。楚宗主,您是煉器的行家,我也要學習煉器,您可要多指點、指點我哦!”

“哈哈,哈哈,你小子別說,見到這麼好的煉器材料,我的手都癢了,一百多年都沒摸過榔頭了,你小子真想學煉器的話,我就一定教會你!

我們就借三宗合併、太平鎮開鎮慶典爲名,廣邀天下門派。哦,對了,現在‘七寶齋’已正式退出了我宗門,讓永泰城‘聚寶樓’的王掌櫃來組織一場拍賣會,這樣人氣就會更旺,只是合計一下我們拿什麼拍品來吸引他們,…”袁宗主說道。

“既然要大肆宣傳丹藥、器械,當然得用六品丹藥、仙器上品的器械來吸引這些宗門大佬。丹藥就用‘金陽丹’、‘九竅破障丹’各一枚來造勢,器械就是您們的事了,對它我是一竅不能,無能爲力!”林楓說道。

“那就定在兩個月後的十五,會期三天,今年元宵節,我們可要熱熱鬧鬧地開心幾天!”喝酒交流,三位宗主做出決定,席散之後,就各自佈置了下去。

……

“出去三個月,回來後就新增了二百七十多名築基期修爲,五十多位凝丹期修爲的師兄,真的是可喜、可賀。就這樣發展下去,再有幾年,在修真界,我們宗門還會怕誰?酒菜已準備好了,會後,我們就好好喝酒、聚聚,哈哈,哈哈!

有大長老出手,建一個綜合性的工場那還不是件輕而易舉之事。林楓就在新建的工場內召開會議,召集所有築基期修爲的人蔘加。三位宗主、絕大部分的大長老也來到了現場。

“在座各位,現在都是築基期及以上修爲的師兄,爲了更有利於向陽峯今後的發展,也替大家今後如何發展作了一些考慮,同三位宗主商量後,只針對在座的各位,做出了一件重大的改變,目的就只有一個,爲大家能得到更大的發展空間,奠定基礎。

真正踏上了修真之路,欣喜之餘,新的問題又擺在了大家面前,這條漫長的修真路今後該如何走?先不要奢望飛昇仙界,至少要在正常壽命終結前將修爲突破到金丹期,達到不死之身後,才能再來談飛昇之事。

大家都很清楚,九成多的人是沒法達到不死之身這個美好願望的。爲什麼呢?就是因爲他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沒有能促進修爲提升的丹藥、修煉物品。在目前天地靈氣如此惡劣的情況下,沒這些東西,修爲想提升就難上加難了。

一枚五、六品丹藥,動輒就是幾十、上百萬枚上品晶石,每提高一個層次就得服用,僅僅依靠宗門每月發的幾枚晶石,啥時能湊得夠晶石、買得起?

統計了一下,宗門現有築基期修爲的師兄三百餘位,凝丹期修爲七十多位。在座不少的師兄,在這三個月時間內,修爲同時得到了提升,若是沒有‘破障丹’、‘築基丹’,會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呢?答案不用講,大家心裏都清楚!

因此,擁有高階丹藥、擁有更好的修煉物品,對修爲提升、突破所起的作用就不言而喻。既然靠宗門買不起,又想修爲得到儘快的提升,怎樣辦呢?

明明自己有可能走得更遠,卻因沒晶石來讓自己的修爲得到提升,耽誤了前程?這個問題我想到了,說出來讓大家思考!”林楓將問題提出來了,讓大家都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沒有丹藥,九成多的人無望達到金丹期是事實,今後再努力,也只是死路一條,誰願意?” “林師弟,你分析得對,我也想過這個問題,宗門不可能向所有人提供那麼昂貴的丹藥,也在爲這事着急,總得做點什麼賺到更多的晶石,纔有可能得到更大的提高啊!”服用了‘破障丹’修爲突破到築基中期的聞良皓,滿是贊同地說道。

“林師弟,既然你想過這個問題,肯定就有相應的打算,我們跟着你,一切都聽你的,嘿嘿,丹藥之事,就全靠你了!”賀超凡他們這羣人在下面也議論開了,耍賴地說道。

“宗門幾萬人都靠我來提供丹藥?哈哈,哈哈,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我有那麼大的本事,所需的靈草、靈根,還有外購的材料,所需晶石由誰來出?

修爲越高,所需丹藥的種類、品階就會更高,憑我一己之力,就算有那份心,也沒那麼大的本事。開玩笑可以,但不現實。不過,給大家找了一條賺取晶石、能使大家修爲走得更遠的道路。

隨着修爲提升,擁有的能力應該就越強。這座新建的綜合性工場,就是爲在座各位準備的,用來充分發揮自己的特長、發揮自己能力的地方!”林楓說到這裏停住,讓大家的思維有個迴旋的餘地。

“聞師兄講得很對,宗門沒能力爲所有弟子提供丹藥,換着是你來當宗主,你也做不到。同三位宗主商量後,達成了一致的意見。就是發揮各位的能力、優勢來對外賺取晶石。利潤部分採用五五分成的辦法!

舉個例子講,誰煉製出一枚六品丹藥,對外賣了一百五十萬上品晶石,扣除成本三十萬,那他就可以得到六十萬枚晶石的分成,歸他個人所得。宗門得到的利潤會用在培養煉氣期弟子,用於宗門發展上,不會再分配給在座的諸位!”林楓講道。

“那不用宗門的材料,也要利潤分成嗎?”有人出言問道。

“當然不用分成,就如同你找到了一株靈草,歸你自家一樣。只是宗門辛苦地培養了你,當你賺到了晶石,能不爲宗門做些貢獻、不知回報嗎?三位宗主一再教導我們,是龍是蟲,要經過實踐的檢驗,現在爲大家搭起了這個平臺,能不能賺到晶石,就憑大家自己的努力了。

有人會說他什麼都不會,什麼都做不來,那這些年你是依靠什麼來生存,就繼續依靠下去。就算什麼都不會,修爲達到了如此程度,難道不會去學、去鑽研?當然,人各有志不能強求,也可以什麼都不做,按你的想法生存下去。不過,當別人一年賺到幾百萬晶石,修爲在不斷地提升時,就別眼紅,要怪只能怪自己,宗門能爲你想的、能幫你的地方全做了,今後可以問心無愧地講是對得起起你了。

一句話,宗門爲大家搭起了騰飛的平臺,這個分成辦法是任何一個門派都還辦不到的事。機遇就擺在了你面前!

就我所知,沒人能依靠宗門一輩子,更沒哪位大能沒自己的特長、擅長的本領。爲宗門、爲自己多賺晶石,在修真路上讓自己成爲有幸的少數!”林楓最後說道。

“我來補充幾句!”袁宗主接下了話題,“修真之路,沒誰真正能幫得到你,是龍是蟲全憑自己的努力。宗門能做的只能將你引入修真行列,提供基本的生存保障。我們得到你們賺到的晶石,是要用於發展壯大宗門,幫助修爲低下的弟子,爲你們的發展提供更好的平臺。修爲越高,對宗門的貢獻應該越大,這個宗門才能得以興旺發展、屹立於修真界!”

“芥子內成立了一個管理處,需要宗門提供資源、提供什麼物品,就同管理處商量,他們會秉公辦事,明碼實價地標出來,對誰都一樣。

宗門搭起這個平臺,給各位建好了相當不錯的綜合工場,就等在座各位登臺表演。不懂不會的,自己去鑽研,也可以向大老長請教。過些日子,等在座各位都有一技之長,每年能賺到上百萬的上品晶石,宗門何愁不能迅速發展?”楚宗主也做了補充。

“還有一件大事,宗門定於開年的二月十五,舉行三宗合併、太平鎮開街的慶典大會,已邀請各門各派參加,還有近兩個月時間,希望你們在慶典大會上,拿出好東西,賺取第一筆晶石,哈哈,哈哈!”杜宗主最後宣佈道。

……


“林師弟,你可要幫我和聞師兄哦。早知這樣,我就跟龔師妹一道種植靈草,現在連師尊都沉迷於種植靈草了,…”已是築基期的冷師姐,趁着來向丁長老敬酒時對林楓說道。纔回來,更是難得相聚在一起,開完會大家在一起喝酒,席桌林楓事先就讓人做了安排。

“楚宗主都誇聞師兄在煉器上是好手,師姐還用得着擔心什麼?嘿嘿,龔師姐她們自家種植的陰屬性靈草,很快要有收穫了。算下來五十幾畝的靈草,賺的晶石真的很可觀,她們五人分賬,比在座很多師兄可能都要富裕得多,哈哈,哈哈。劉師姐走後,龔師姐請你來,你又不肯,我能有啥辦法!”

“師尊,明天我就跟着您,同龔師妹一起種靈草,您就算答應了哦!”冷師姐順着杆子就靠過來了。

“安下心來想種植靈草,就到靈草園來,我正好還缺人手。五百多畝靈草園,等明、後年有收成後,還會缺晶石?再不能三心二意了!”丁長老笑着說道。

“這次我是下決心要跟着您種植靈草,不然吃飯都會成問題,更不用說購買高品階的丹藥、修煉物品了,回頭我就去找龔師妹,嘻嘻!”

“林師弟,你可要幫我們哦,凌長老私下都忍不住在誇讚你,沒有你的丹藥,我們哪能突破到築基期哦,…”幾十桌人在一起喝酒吃飯,雖說大家明面上是來向宗主、長老敬酒,最後都轉向了林楓。敬酒感謝,更是想套近乎、拉關係,得到進一步幫助的人是絡繹不絕。

“林師弟,這次你們在‘幽冥古道’尋寶,蕭師弟他們都有那麼大的收穫,真讓我羨慕慘了。聽宗主講,你居然找到了頂級的煉器材料,還有什麼收穫,講出來讓我們聽聽,也過過發財的癮,哈哈,哈哈!”趁着來敬酒,聞師兄笑着問道。

“哈哈,哈哈,要說收穫肯定比蕭師兄、嶽師兄他們幾位大多了。只是也遭了不少的罪。之所以發現‘混元烏金砂’,正是被它襲擊、痛得鑽心發脾氣時才發現的。爲了得到它,花了差不多一天時間,在十來裏的崖下,將石頭全都錘開,差點都要要累死了。

在渡過‘弱水湖’時,別人唯恐躲之不及、拼命想盡快到達對岸,我卻在湖中與虎蛟搏鬥,就爲了收集湖底的‘混元赤鐵砂’,他們過寶山不識貨,那有啥辦法呢?哈哈,哈哈。

從那之後我明白了,再大的困難只要堅持,咬緊牙關闖過去後都會有極大的收穫,所以得到了不少的寶貝!”林楓打開話匣子,其他桌的人,端着酒杯,將他們這桌圍得是裏三層外三層的,聽他講在裏面的經歷。

“最讓我難忘的就是誤入了一個地下洞府,完全不懂機關設置,若是我失敗就會永遠留在那個空間中。當時,我真的很害怕、也恨自己,爲啥知識面就如此的窄,平時就不知道去鑽研一下,這下真的玩完了,…你們知道修真界佈置機關最厲害的人是誰?”說到這裏,林楓出聲問道。

“當然是墨家的那位大能了,難道你小子遇到了他設置的機關?”楚宗主也很驚訝地問道。

“嘿嘿,正是他墨前輩佈置的機關,破解之後,他老人家留下的話才真是讓我冷汗直冒,他講:‘我的東西,決不會讓人輕易就能得到,若你破除不了,那就得付出生命的代價!’”

“那你破解沒有呢?”賀師兄都有些替他着急了,忍不住問出了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