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凳王:@psj

0

地板王:@瘋鎏菜籽

另外臨時增設兩個圍觀羣衆獎,獎品與優秀書評一樣,分別是@無花道人、@南無袈裟理科妹。

……..

然後是優秀書評活動:

回覆最高的2篇書評:

1、20170618期苗疆生活秀節目內容》作者:孫琦琳/review/1586662

2、《假如苗疆做成遊戲,你會玩什麼》作者:芹頁/review/1584086

8篇優秀書評:

1、《我看我說苗疆》作者:空谷南陽/review/1582023

2、《以此文紀念難以忘卻的苗疆歲月》作者:濟水之南/review/1584828

3、《這是一個娑婆的世界,娑婆即遺憾》作者:孫琦琳/review/1589305

4、《人不翩翩枉少年》作者:暖場i嘉賓/review/1580564

5、《這樣就結束???》作者:無花道人/review/1587572

6、《最愛大人哈哈》作者:喝下去流行風/review/1589433

7、《苗疆風采,感謝有你》作者:奉天承運ratr/review/1580561

8、《你和我一樣嗎?》作者:瓜瓜lily/review/1589423

————————————

請以上磨鐵的中獎讀者加小佛的qq2865460817,加好友的時候備註領獎,通過驗證之後,小佛會把你拉到一個領獎羣裏面,協調“苗疆蠱事”文化polo衫的尺碼,因爲小佛定製得不多,可能需要協調一下,放心,快遞的所有費用,都有小佛一人承擔。

大家支持這麼多,讓小佛也給大家一點兒回饋。

————————————

微博抽獎活動,將會在本文發出之後進行,時間從發出起,到明天的十二點中截止,然後從抽獎平臺裏面抽出五位幸運讀者。

微信公衆平臺抽獎活動,規矩很簡單,就在本文進行推送之後的第一時間裏,最前面五位留言讀者裏面選取。

簡單粗暴。

————————————

好了,就說這麼多了,還是那句話,只要心在一起,天涯及咫尺,讓我們在接下來的日子,繼續前行吧。 一九八四年十一月二十八號,張若寒來到了這個世上。

一九九五年,張若寒十一歲。

四歲那年的一場怪病,讓張若寒原本白嫩的肌膚,莫名其妙變成了一種古銅似的顏色,同時身體發育的又很緩慢,讓他整個人看上去很是黑瘦矮小!

因爲這個原因,張若寒心中充滿了自悲感,漸漸把自已完全封鎖起來,再也不去主動接觸任何人!.

每天放學後,其它同齡的孩子們聚在一起嘻鬧玩耍時,張若寒就會呆在自家院子裏,靜靜坐着,用他那倔強的目光,包含着一種本不該屬於他這個年紀的憂鬱和孤獨,呆呆的仰望着無邊無際的天空!

張若寒那令人心碎的眼神,看在爸爸眼裏,就是一種心疼,非常的心疼!

無數次勸說無效後,無奈的爸爸只能任由張若寒把自己封閉在沒人懂,也沒人可以進入的孤獨世界中.

一切的一切,直到這一天,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你好啊,你怎麼一個人坐着?我叫林思語,你呢?”

甜甜的聲音鑽進張若寒耳中,順着聲音低下頭,一個有着甜美笑容的可愛女生,正用那雙清澈美麗的大眼睛,一動不動的看着自己。

林思語注意張若寒老半天了,她發現這個和她差不多大的男生眼中,竟閃現出一種令她迷惑和不解的憂鬱、孤獨!讓她忍不住生起了一種非常想要去了解這個男生的衝動!

於是,林思語邁出了進入張若寒孤獨內心世界的第一步!

張若寒注視着林思語甜美的笑容,頓時聽到心中猛地一聲巨響,“好甜美的笑容啊,真想一生都擁有這個甜美的笑容”。

林思語的問題瞬間被張若寒拋之腦後,他對着那甜美的笑容發起呆來。

復仇撒旦別愛我 “喂,你怎麼不理我,實在太沒禮貌了,哼!”

林思語見張若寒呆呆的不理她,不由小嘴一撇,眉頭一皺,甜美的笑容也隨之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要!

張若寒心中一急,這才發現自己的舉動讓林思語生氣了,連忙慌慌張張的說道:“對,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不理你。”

林思語見張若寒一臉慌張的樣子,心中一樂,便又甜甜的笑了起來,“呵,原來你不是啞吧啊,也會說話嘛!”

這是張若寒第一次和同齡人聊天,真的非常緊張!

再聽到林思語開自己玩笑的話語,頓時說不出話,只懂得呆呆地摸着後腦勺,不住對林思語傻笑起來。

“思語,怎麼跑到別人家去了,快點回來吃飯!”

這時,一個很漂亮的阿姨,走進了張若寒家院子裏。

“阿姨好!”

嫡女重生:王爺求結不求解 張若寒鬼使神差的脫口而出。

雖然這句話出口後,連張若寒自己都非常驚訝,但他的確已經這樣做了!

“呵,好有禮貌的小同學啊,比我們家思語強多了!”漂亮阿姨走到張若寒面前,誇獎起他。

“媽~,纔不是呢!他纔沒禮貌來!我剛剛問他問題,他半天都沒理我。”林思語拉着漂亮阿姨的衣角,一張粉雕玉啄地小臉上掛滿了不服。

“呵,看來思語很不同意媽媽的話啊,好了,等以後再說這些,先回家吃飯吧!”林媽媽一邊吩咐着林思語,一邊微笑對張若寒說道:“小同學,我們家剛搬來這個小區,離這不遠,有空要常來找我們家思語玩啊!”

“好的阿姨,阿姨再見!”聽到林媽媽的邀請,張若寒很開心的回答道。

“呵呵,再見。”林媽媽說完後,轉身走出了張若寒家的院子。

“哼~~!”林思語突然向張若寒做一張鬼臉,追着林媽媽跑了出去。

直到林思語的身影完全消失,張若寒方纔帶着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朦朧感覺,轉身向屋裏走去。然後便見到了爸爸那張有如看到奇蹟後的驚訝表情!

*************

翌日,淮南龍湖中學初一〈六〉班.

“叮鈴鈴~~~~”下課鈴聲響起後,原本安靜的教室頓時亂成一片。天*玩的孩子們分成一羣羣在那裏嘻鬧,玩耍着。

可是沒人會找張若寒玩,張若寒也不想答理別人。用心聽了兩節課後,張若寒覺得有點沒精神,便伸了個懶腰,趴在課桌上,準備小休一會,以便全力應戰下面的兩節課!

張若寒剛趴倒沒一會兒,班主任諸老師走進教室,站到了講臺邊上。

“同學們,靜一靜!“諸老師大聲喊道,等所有人都安靜下來後,接着道:“今天我們班來了一個新同學,她是從外地轉來的轉校生,請大家鼓掌歡迎她!”

亂世醫女傳 “啪啪…..”地掌聲響起,張若寒剛直起身子,同學們已經開始鼓起掌來。

掌聲響起的同時,一個披散着頭髮的小女生,從門外走了進來,

“大家好,我叫林思語,請大家多多指教!”

林思語!!???

聽到這個名字,張若寒心中撲通一驚,慌忙向門口望去。果不其然,林思語那張甜美地笑容,再次出現在張若寒眼中。

“林思語同學,找個位子坐吧!”諸老師對林思語說。

林思語用眼光掃視了教室一圈,然後咦了一聲,她非常意外地發現張若寒竟也在個班上,而且還是一個人坐在那裏,便眼前一亮,走了過去。

走到張若寒跟前,林思語把書包往課桌上一放,笑眯眯得的對諸老師說道:“老師,這裏有個空位,我就做這裏吧!”

“別的不行嗎?”

諸老師見林思語竟要和張若寒坐在一起,連忙說道。

身爲班主任的她,自然很清楚張若寒是一個不願意和別人說話,非常不合羣的孤僻孩子。

“我就想坐這裏,難道不可以嗎?”林思語的語氣非常堅決!

“那好吧,隨你便!”諸老師見林思語這麼堅持,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張若寒同學,請你往裏坐一點,並把你的課本挪到自己位置上!”諸老師大聲向張若寒吩咐。

張若寒連忙把被林思語壓在書包下的幾本課本抽出來,拿回自己這邊,並向裏挪了挪板凳。

“謝謝韓老師。”

林思語向諸老師甜甜一笑,然後坐在了張若寒身邊的椅子上。

“同學們,你們要和新同學好好相處,知道了嗎?”諸老師向所有學生吩咐道。

“知道了,老師!”同學們異口同聲答道。

“恩”,聽到學生們的回答,諸老師點點頭,轉身離開了教室。

諸老師離開後不久,初一班又亂哄哄熱鬧起來。

福太太悠閒生活 林思語把書包塞進桌洞,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向張若寒看去:“總算知道你的名字了,原來你叫張若寒,嘿嘿!”

張若寒連忙低下了頭,不敢去看林思語那讓自己心跳加快的漂亮臉蛋!

“咯咯,我們兩家住這麼近,又成了同桌,真是怪有緣的。”林思語想到什麼,便說出了什麼!

“是嗎!!”費了好大勁,方纔擡起頭,想再次欣賞林思語那張天使般小臉蛋地張若寒,突然聽到林思語那句怪有怪緣的,不禁滿面通紅,心裏像抹了蜜般甜,好在膚色夠黑,不容易被人看出來。

“林同學,你爲什麼要坐張若寒旁邊。他又矮又黑,難看死了,根本就沒人喜歡爲他,更沒有朋友,你還是到我的位子來座吧!”一個看上去很清秀的小男生,走到林思語面前,邀請道。

聽別人這樣挖苦自己,張若寒臉上不禁浮現出憤怒的表情,雙手更是緊緊握成一團。

他在等待!

如果那人再接着侮辱他,他就要拼命把那人痛扁一頓!

絕不讓任何人期負自己!

就算打不過,也要打!

林思語見清秀男生這樣挖若張若寒,不知爲什麼,突然覺得像是在侮辱她自己似的,立馬火向心頭燒,一雙漂亮的杏眼瞪得老大,指着清秀男生地鼻子,兇巴巴罵道:““管你什麼事,要你管!你纔是醜八怪一個,還說別人,給我滾!”。

“你`~~~~~~~~~!”

自找沒趣的清秀男生被林思語突如其來的幾句臭罵給嚇跑了。

“最討厭這種自以爲是,愛說別人壞話的人了!哼`~~~~!”林思語拍拍手,一付正義使者的姿態,洋洋得意的坐了下來。

坐下後,林思語發現張若寒正用一種不可思議地眼光看着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那逼兇樣,算是徹底破壞了自己好不容易僞裝出來的淑女形象,小臉刷地一下一遍通紅,

“看什麼看,沒見過新世紀地淑女呀!!!”

張若寒沒說話,只是微微一笑,覺得好溫心。這是他除了親人之外,第一次體會到這種感覺,一種真的非常非常好的感覺!

不過張若寒心裏卻有點想不通,林思語爲什麼會替他出頭?更想不通,一個這麼可愛的女生,怎會有如此兇吧吧的一面。.

****************

放學路上,林思語走在張若寒前面,蹦蹦跳跳地向張若寒詢問道:

“你真的一個朋友都沒有嗎?”

“沒有,從沒有人願意和我一起玩。”張若寒脫口道,對他來說,這是一個根本不用思考的問題。

“咯咯,那我做你的朋友吧,好嗎?”林思語突然停了下來,轉過身,湊過頭,面對面的看着張若寒的眼晴。

“真的~~~~~可~~~~~以嗎?”

張若寒非常艱難的說道,林思語近在直尺地漂亮臉蛋,讓他心頭狂跳,而那從林思語身上不斷向他鼻翼飄來,和水果一樣好聞的味道,更讓他呼吸困難。

“當然是真的。”林思語非常嚴肅地點點,“以後,如果有人再問你,你有朋友嗎?你要怎麼回答?”

“我~~~~~~,我有!”

“回答正確,呵呵。”

林思語非常滿意地笑了起來,那明顯還很清澀的笑容,在這一刻的張若寒眼中,卻是言語無法形容地絕對完美,永遠永遠留在了十一歲孩童的心中最深處。

也許這一刻還不懂什麼是喜歡,也許這一刻還無法理解什麼是心動,但林思語這一刻的笑容,卻已成爲了張若寒心中的永恆。

。。。。。。。。

哼着歡快地歌謠,女孩第一次拉起男孩地手,走向遠方。

跟着心中的太陽,男孩第一次和女孩牽手並肩而行,那原本冰封的內心,正飛速地消融。

*************

這天,籃球場上,林思語看看站在身邊的張若寒,打趣的說道:“我們還真是有緣啊!”

張若寒微笑着點點頭,這次可不是林思語故意要和他站在一起的!

不過,張若寒和林思語能站在一起的原因倒很簡單。

身材高挑的林思語是女生中最高的,而男生中最矮的自然是又黑又矮的張若寒,所以,在目前這個男女生圍成一圈的籃球課堂上,他們倆很自然,非常有緣地又站在了一起

“你會打籃球嗎,我最喜歡打籃球了。”林思語輕輕撫mo着籃球,像是在撫mo一件聖物,偷偷問張若寒

張若寒覺得此時的林思語,全身都在散發着一種神聖的光芒,太漂亮了!

“估計是受我那個鐵桿籃球迷的老爸影響,從記事起,我就喜歡上了籃球。每當我不開心不舒服或者想哭的時候,只要打一會籃球,就會立馬開心起來。”林思語說出了自己和籃球的不解之緣!

“這麼神奇?”張若寒有點訝異,但他還是相信林思語說的每一句話。

“那是,籃球的魅力不要太大!”林思語嚮往的說:“我長大之後的夢想就是成爲一名職業球員,那樣我就可以天天與籃球相伴,也就代表可以開開心心的過每一天了‘

“那你就去作一名職業球員吧,我支持你。”林思語想做的事,張若寒一定會全力支持。

“咯咯,想想而以,做一名職業球員需要付出太多太多了,我可沒這種毅力!”

“那我替你完成這個夢想吧!”張若寒望向林思語的目光中帶着一種承諾。“成爲一名職業籃球運動員!”。

“爲什麼要替我完成夢想?”林思語不解的問道,“你球打的很好嗎?”

“沒打過!”張若寒淡淡地說道,像是在說着一件再也平常不過的事!

“我倒!那你憑什麼去替我完成夢想?”林思語滿臉地驚訝:“職業球員可不是這麼好當的,是要靠實力說話的!”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爲了你,我相信自己可以做到一切!”張若寒在心中大聲說道,然後把頭一擡,沒有回答林思語的問題,只是將那無比摯熱的目光,印在林思語臉上,好像再說我一定能。

“切!”

似乎明白了點什麼,林思語小臉一下燒得通紅:“你太小看籃球了,沒有打過球的人,竟妄言要成爲一名職業球員,等解散後,我們來一對一,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籃球。”

“相信我,我一定會替你完成這個夢想!”

張若寒全身突然散發出一股驚人的自信,那平時看上去又瘦小又不起眼的身材,一瞬間,竟讓林思語覺得是這般的高大。

“哦。”林思語飛快地低應一聲,不知是信了張若寒的話,還是別的什麼。

“那邊的兩個同學,嘀嘀咕咕些什麼,現在是上課時間,不要隨便說話。”體育老師向陷入某種莫名氣氛中地二人吼道。

張若寒隨即挺直身子,開始認真的聽老師講課。

從此刻起,他再也不願漏掉任何一點關於籃球的知識。

林思語偷瞟着張若寒那並不怎麼起眼的面孔,心中一陣迷茫,這是一種她這種花季小女生專有的迷茫…..

而這時地張若寒心中,卻充滿了火一般的激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