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修哲知道他這三姐所在的班級,因為想要給三姐一個意外的驚喜,他沒有向路人打聽,就這樣悠閑地向前尋找。

0

此時快到中午了,就算是上午有課的學生,此時也快下課了。

「好像很近了,前面應該就是就是三姐所在班級的訓練場地了吧!」

根據場地上的編號, 總裁的笨呆瓜


這個時候,響起了下課的鈴聲,大批的學生像是洪水一般湧出。

可能在這人群之中就有自己的三姐,為了怕失之交臂,東方修哲忙打開了陰陽眼,逆著人潮,向前繼續走去。


就這樣也不知走了多久,周圍的人漸漸少了,東方修哲突然瞧見前面一個訓練場地上,竟然圍滿了人。

「咦,那不是三姐所在的訓練場地么,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圍觀,難道還沒有下課?」

東方修哲一下子來了興趣,他很想看看自己的三姐都是怎樣上課的。

擠進人群,當看到場地中那熟悉的姐姐背影時,東方修哲卻是愣住了。

他是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的三姐,竟然在與人對峙!

此時的東方鈺彤,半蹲在地上,身體一陣起伏,正在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雖然看不見她的正面,但也能猜出,她此時的臉色一定不會很好。

「東方鈺彤,別以為有老師向著你,就以為自己多麼了不起了,今天我就要當著全班的面,滅滅你的威風!」

對面,一位打扮有些嬌艷,身穿華貴衣服的女子神情傲慢地說著。

看得出來,她應該出身貴族。

「你怎樣說我都可以,但請你別侮辱我的家人!」半蹲著的東方鈺彤緩緩站直了身子,她的手中握著一把即將碎裂的長劍。

「我那是侮辱么,我說的是事實。你們全家都是逃犯,藍宇國待不下去了,便是到我們『鐵秦帝國』來苟延殘喘,真是不要臉!」

傲慢女子冷笑著說道。

她這話出口不要緊,人群中的東方修哲,一雙眼睛立時變得冷厲起來…… 「杜美沙真是的,說是公平較量,自己卻是使用了五個魔法捲軸。」

「我看她就是妒忌東方鈺彤比她強,誠心找茬!」

「沒有多少實力,卻是要仗著裝備,我最看不起這種人了,要是在公平的情況下,東方鈺彤可以秒殺杜美沙好幾回了。」

「你們小點聲吧,杜美沙的家裡可是名門貴族,他的父親還是朝廷官員……」

人群中,這些細微的議論聲鑽進了東方修哲的耳中。

「這個女人叫杜美沙么?」

投去一道冰冷的目光,東方修哲嘴角露出一個邪邪的笑來。

「東方鈺彤,怎麼了,你的囂張氣焰哪裡去了?」

杜美沙得意地一笑,手中的長劍在她的鬥氣加持下,散發著淡淡的白光。

「我說過,別侮辱我的家人!」

有些虛弱的東方鈺彤,體內的「玄冰鬥氣」再次迸出體外,立時使得四周的溫度開始下降,手中的長劍在這「玄冰鬥氣」的加持下,竟然結了一層冰霜。

「哦,還有力氣么?」

杜美沙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沒有想到對方在抵禦了五個攻擊型魔法捲軸后,竟然還有力氣再站起來。

杜美沙很清楚,如果不是東方鈺彤手中的兵器實在太次了,也不會落得現在這樣狼狽。

那把破劍,在她看來就算丟到大街上都不會有人去撿,真虧東方鈺彤竟然還拿它當武器,這不是自討苦吃是什麼?

「既然你還有力氣,再好不過了,我可還沒有玩夠呢!」杜美沙冷哼一聲,就欲再次強攻過去。

而就在這時,「喀吧」一聲脆響傳來,東方鈺彤手中的長劍竟然碎裂成了無數塊,散落一地。

這個結果實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東方鈺彤怔怔地望著一地的碎片,眼中閃過一道複雜的神色。

這已經是她的第十七把劍碎掉了。

東方鈺彤所施展的「玄冰鬥氣」十分特殊,一般的兵器根本無法承受那種極寒,雖然短時間內不會有什麼,但時間一長,就會碎成碎片,就像現在這樣。

如果是品階好一點的兵器也不會如此,但東方鈺彤暫時買不起那些上等的兵器,也不想增加家裡的負擔,一直以來,她所使用的兵器都是鐵匠打造的,平常使用還行,但是經過鬥氣加持之後,就不行了。

「哈哈,就這種破劍,還真是配得上你的身份啊!沒有了兵器,你要怎麼和我打?」杜美沙得意地嘲笑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童音突然打斷了她的笑聲。

「三姐,不要再陪這種傻缺貨玩了,會降低身份的!」


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注視下,東方修哲走到了東方鈺彤的身邊……

「小……小五?」東方鈺彤驟然見到東方修哲,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看看三姐!」東方修哲輕輕一笑。

就在東方鈺彤還想再問幾句時,圍觀的人群突然一陣大笑。


「喂,這個小孩是誰啊?他竟然形容杜美沙是傻缺貨,我的老天,逗死我了。」

「這個小孩叫東方鈺彤為三姐,難道是東方鈺彤的弟弟?」

「好小的一個小孩,看起來也就七八歲吧,怎麼那麼毒舌?」

「……」

周圍的這些議論聲,令杜美沙氣憤不已,什麼時候有人敢這樣侮辱過她?從來都是她侮辱別人!

「可惡的小鬼,你……你剛剛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

瞪著一雙大眼睛,杜美沙臉色鐵青,她覺得周圍這些人的笑聲都是在哪嘲笑自己。

「說你傻缺你還真傻缺,難道你還想多聽幾遍不成,好啊,如你所願!」東方修哲突然清了清嗓子,然後大吼著喊道,「傻缺貨,傻缺貨,傻缺貨……」

「可惡的小鬼!」

杜美沙臉上塗抹的胭脂粉都被氣掉了,握劍的手都在發抖。

東方鈺彤雖然很詫異自己弟弟現在的表現,但現在的她來不及多想,感覺到杜美沙身上的殺氣,她忙把東方修哲護在了身後。

「三姐,對付這種傻缺貨,我來就行了!」東方修哲竟然閃躲到了東方鈺彤的前面,一雙眼睛犀利地盯著快要暴走的杜美沙。

「小鬼,我有殺了你!」

大喝一聲,杜美沙舉劍便沖了過來。

這一下,周圍的笑聲立時止住,大家的心都提了起來。

杜美沙是有名的蠻橫不講理,現在的她,還真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大家都為場內的東方修哲捏了一把汗。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所有人都不禁張大了嘴巴。

「咔嚓」一聲,正衝過來的杜美沙,竟然一下子被冰凍在了一塊巨大的寒冰中。

巨大的冰塊在地面上滑出了好幾米才停下。

「這……這是怎麼回事?」

剎那間,所有的人都蒙了,包括場內的東方鈺彤,她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整個四周,靜得聽不見一個聲音,所有人的視線都驚恐地聚集在已成冰塊的杜美沙身上。

「冰系魔法,是冰系魔法!」

人群之中,不知是誰喊了一句,立時將大家從驚愕中驚醒過來。

「那個小孩,他……他難道是魔法師,我的天啊,他到底是什麼等級的魔法師?」

能夠瞬間將一個實力不弱的斗師冰凍住,而且還是出自一個小孩之手,這份視覺的衝擊實在是太強烈了。

以至於,所有人的視線都轉移到了東方修哲的身上,也包括東方鈺彤。

「碰!」

就在眾人一臉驚愕地打量東方修哲時,一聲響聲傳出,杜美沙利用鬥氣,成功地打破了寒冰的束縛。

然而,她還沒有來得及從地上起來,「咔嚓」一聲,她的身體再次被冰凍住了。

只是這一次略有不同的是,她脖子以上的部位沒有被冰凍。

「喂,傻缺貨,剛剛你好像喊著要殺了我,那麼我在這裡殺了你應該算是正當防衛吧?」

東方修哲走上前,站在了那厚厚的冰層之上,俯下身子,一臉笑意地看著準備利用鬥氣再次掙開寒冰的杜美沙。

「你這小鬼給我等著!」

杜美沙咬牙切齒,她將鬥氣提升到最大,眼看著冰凍住自己身體的寒冰出現了裂紋,正準備樂一個,可是很快便傻眼了。

寒冰上的裂紋,竟然自動修復了!

「看來你還沒有搞清楚此時的狀況啊!」東方修哲嘆息一聲,手一伸,一根尖利的冰錐赫然出現在他的手中。

「看來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才行啊!」東方修哲的笑容比這寒冰還要冰冷。

「你……你要幹什麼?」

頭一次,杜美沙有了一點慌張。

「呼!」

尖利的冰錐驟然間向著她的面門刺來,嚇得杜美沙驚叫出聲。

「碰!」

冰錐擦著杜美沙的臉頰刺了過去,接觸到石地之後,立時四分五裂,碎裂的冰塊砸在杜美沙的臉頰之上,頓時紅了一片。

所有的人,都被剛剛的驚險一幕嚇了一跳,如果剛剛的冰錐刺中了杜美沙的臉,那麼結果很難想象。

「這個小孩,難道他玩真的么?」

「天啊,他不會真的打算殺了杜美沙吧?」

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但是臉色最難看的就要說是此時的杜美沙了。

「哦哩,剛剛好像刺偏了,再來!」

東方修哲的手中再次出現了一根冰錐。

「我警告你,你別亂來,知不知道我是誰,趕動我一根汗毛……」

杜美沙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是傳來了一聲凄厲的慘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