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伐桑等人仰著頭,手裡拖著長刀,冷冷的看著他。

0

梅洛道:「怎麼著?想打架是嗎?」


呸!


東伐桑在梅洛腳下狠狠的吐了口痰,喝道:「都到逃命的時候了,還這麼橫……啊!」在最後的啊字的時候東伐桑加重了語氣,並鼓著眼珠瞪著梅洛。

梅洛知道自己是什麼狀態,現在的自己就是連平時自己的十分之一的能耐都沒有,別說前面是五人了,就是東伐桑一人,他也對付不了。

梅洛突然變幻了個表情,語氣降低了許多,道:「哈哈……朋友,你看這樣,你是要打架還是要和我怎麼玩我們下次好嗎?我現在急,我有急事。」

一見總裁誤終身 誰他媽和你玩了。」

「這不……我說,我們都是西艾雅大6的,我們是鄰居,我們是戰友,我們共同的敵人應該是東艾雅大6的你說對不?你就行個方便……」梅洛向後望了一眼,艾瑪婭正火的追了,梅洛知道自己落到艾瑪婭等人手上的下場,急忙道:「幫幫忙吧……」

哈!哈哈哈哈哈!

見梅洛如此低三下四,東伐桑等人大為解恨,一窩蜂的笑了起來。。

見狀,梅洛心想他們也解氣了,繞過他們就要離去。

「等等,誰他媽說讓你走了。」東伐桑高聲喝著,身後的人立馬攔在了梅洛的前面。

梅洛怒了,什麼時候受過這氣,一股怒火頓時沖了上來,朝東伐桑橫了過去,喝道:「桑rì狗,你他媽別給臉不要臉啊!老子不想和你打是老子沒時間,別他媽找死!」


梅洛心裡清楚,他們都是知道自己的本事的,軟的不行就來硬的,遇見些怕死的自然不會再為難自己了。梅洛這個算盤打的不錯,但似乎沒選對時間,要換作平時東伐桑忍忍就過去了,但這場比賽下來,東伐桑忍的太久了,心裡的怒火被自己強制的壓制住,好不容易逮到這個機會可以泄出來。在攔住梅洛之前,東伐桑幾人就商量好,他們知道自己不是梅洛的對手,但就是豁出命去也要維護自己的尊嚴,維護桑rì國的尊嚴。

聞言,東伐桑的眼眶中頓時充滿了血絲。

「桑巴!你去死吧!」

東伐桑迅的揮起長刀,毫不留情的朝梅洛砍了過去,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刀砍下去竟然是如此的輕鬆。梅洛並沒有躲開,一刀便被東伐桑剝開了胸脯,倒在了地上。

殺!

這些桑rì國的選手頓時紅了臉,雙手揮舞著長刀在梅洛的身上反覆的切割,產生一陣陣令人麻的聲音。。

艾瑪婭到達時,梅洛已經面目全非,全身上下找不出一絲還完整的地方。東伐桑等人的身上,手上,刀上,臉上,全是梅洛的鮮血和內臟碎沫。

艾瑪婭感到一陣噁心,頓了許久才轉過身,向趙炎等人做了個無奈的手勢。

凱瑟琳咽了下口水,淡道:「太殘忍了。」

趙炎搖搖頭,嘆道:「多行不義必自斃……」

……

咚!咚咚咚……

擎天石柱橫在地平線上瘋狂的旋轉,奈何只是自身的削減,無數的石沫向四面八方飛濺,直到整個石柱全部消失。

暗奇爾的斗篷上,沾滿了灰sè的塵埃,他微微的喘息著,望著面前這個難纏的敵人,道:「生命之甲果然不凡。」

奧瑪科也道:「直到如今,我也沒能找到破除它的方法。」

「是嗎?看來今天我如果不找到這個方法我就沒法離開了。」

「對!快讓我更加的興奮一些吧!把你的能耐全部使出來!」奧瑪科十分激動。

可惡!要消滅他得費掉我多少魔力啊!暗奇爾此時極其納悶。

暗奇爾雖然對打敗奧瑪科十分有把握,但他心裡清楚,要完全把奧瑪科打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對他在後面戰爭上的揮和影響都是非常大的。

他有些頭痛,為碰到了這樣的對手而頭痛。。

而他的對手,卻十分的興奮,為遇見這樣的對手而興奮。


暗奇爾攤開手掌,緩緩的將雙臂抬起,那面向奧瑪科的手掌頓時爆shè出兩道翠綠的光芒,迅的shè向地面。

暗奇爾道:「讓他在石葬的爆破下得到永生吧!」

轟隆隆……

綠光shè到地面上頓時蔓延開了,並迅的向奧瑪科的腳下涌去,而奧瑪科腳下的地面頓時陷了下去,並且周圍的裂層都向上翻滾起來。

奧瑪科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這些撲面而來的岩石給淹沒,再次呈現在暗奇爾面前的,不再是奧瑪科,而是一座用石頭堆砌而成的小碉堡。

當然,暗奇爾自然不會把奧瑪科封在這裡面如此簡單,為了讓自己以後的幸福生活少了麻煩,他必須得在這種最好的時機除掉這個讓他頭疼的人。

暗奇爾的雙掌微微的顫動,下一刻,暗奇爾猛的大喝,那雙掌也頓時閉合捏成了拳頭。

「爆!」

砰!

地面一陣微微的顫動,但並沒有多少人為之關注,戰爭進行了幾個小時,天sè也逐漸暗了下來,人們的聽覺似乎已經適應了這種天崩地裂的感覺,沒有人會特別的去在意一個和平常沒有多大區別的震動。

暗奇爾的面前,向上飛揚起濃煙滾滾的黑煙。

他緊緊的盯著這醜陋的黑煙,他要親眼看見自己希望看見的東西,他才能安心的離去。。

黑煙漸漸的淡了下來,暗奇爾臉上的肌肉微微一抽,他隱約的看見煙霧中滲出來一道身影,讓他驚訝的是,這道身影居然是站立著的。

怎麼可能!這已經是s級摧毀力的爆破了,它居然還沒死!

奧瑪科向前邁出幾步,從煙霧中走了出來,他身體的多處已出現了被燒焦的跡象,嘴角也流下了一條血跡。

奧瑪科依然冷冷的盯著暗奇爾,在這股冷峻中,彷彿又綻放著一絲淡淡的笑容。「你太小看生命之甲了,我的命,是很貴的。」

咯咯咯……

暗奇爾緊緊的捏著拳頭,他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會逼他使出自己最厲害的一招。儘管這是所有選手中他唯一重視的對手,但卻沒想到他會把自己逼到這個地步。

暗奇爾道:「我已經沒有耐xìng陪你玩了。」

「好!很好!我最喜歡我的對手脾氣了,既然這樣,我也不客氣了。」

奧瑪科的臉sè沉了下來,他很明白,最關鍵的時刻到了。

他最渴望的時刻,也到來了。

「山崩地裂!」

「眾惡降臨!」

倆人幾乎是同時出咆哮。

奧瑪科的眼珠銳利的一閃,舉過頭頂的雙掌上,那兩團黑sè的光球頓時炸開。

下一刻,哀號聲,哭泣聲,怒吼聲不絕於耳。。

暗奇爾感到了無比的壓抑,他的四周,不斷的閃爍著黑影,這些黑影在閃爍了幾次過後,突然化作實體,猛烈的向他撲來。

暗奇爾仰起頭,愕然的睜大了眼睛,不知何時,他的頭頂上已被無數的yīn影所淹沒。數不盡的骷髏戰士從天而降,另令他寒顫的是,這些骷髏全身血紅,那傲紅的骨骼彷彿能滲出血來。

血紅骷髏的血sè鐮刀,正不約而同的向暗奇爾砍去。

與此同時,暗奇爾四周的那些黑影中,不斷的竄出三個腦袋的獵狗,炫耀著明晃晃的獠牙,洶湧的向暗奇爾逼近。

暗奇爾像是惡夢般嘀咕出三個字:「地獄犬……」同時他也明白,儘管他很看重奧瑪科,但卻還是低估了他的實力。

不過這一切,還不算太遲。

不別為的,就為我是上位s級的暗奇爾,過不了多久,我就能到達ss的級別了!

轟轟轟……

暗奇爾仰起手,頓時以他為中心,地面向四面八方翻滾起來,向巨浪一般朝奧瑪科奔騰而去。

那一路上的血紅骷髏,地獄犬彷彿是螳臂當車一般那樣脆弱。

但……這只是暗奇爾所想。

暗奇爾卻不明白,這些血紅骷髏和地獄犬,不是召喚獸,而是一股有形的力量。

轟!

那向奧瑪科奔涌而去的石浪化成一道巨大的綠sè能量,而血紅骷髏和地獄犬在瞬間融合成一團強大的黑sè能量,兩股能量在暗奇爾和奧瑪科的中間相撞,相持不到一秒種,便向四面八方炸開。。

當!當……

似乎是碎石和鎧甲的殘渣從半空中掉落,出那種輕微的響聲。

一切彷彿平靜下來,放眼望去,看不見暗奇爾和奧瑪科的身影,只看見地面上一道道深深的裂痕和那大小不一的亂石碓。

……

啊啊!

儘管酷赤圖施展了多種防護型的技能,但面對那位身體上任何一處部位都是武器的殺人機器,酷赤圖的身上還是不免受傷。

鐵魔很享受現在這種狀態,得意道:「你又想攻擊我,卻又不敢隨意的靠近我,是不是很矛盾?」

鐵魔的確說中了酷赤圖的心思,但他並不是不敢靠近他,他是在等待機會,等待一個最好的機會,然後毫無顧忌的奔向鐵魔那滿身是刺的懷抱。

酷赤圖沒有回答鐵魔,而是在腦海里隱隱的浮現出一段回憶。

……

轟!

酷赤圖一陣昏迷,他覺得自己好像下降了許多,然而他卻不知道,自己已經睡在了坑裡。

頓了許久,他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視線內,是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他隱約的聞到,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焦味。

「英……英格瑞爾……」酷赤圖小聲的念叨,英格瑞爾雖然不是他的徒弟,但卻是他非常欣賞的學員。。倆人經常在一起交流,英格瑞爾也跟著酷赤圖學到了很多,名義上不是師徒,但實際上卻差不多。

酷赤圖覺得身體異常虛弱,但頭腦還很清醒,他能很快的反應出英格瑞爾的表情十分焦急,心情也甚是擔憂。

「校長,校長你怎麼了?」英格瑞爾托住酷赤圖的腦袋。「校長,剛才你究竟和什麼人戰鬥了,好大的動靜,練武場都炸開了一個大坑。」

「大坑……有多大?」酷赤圖問道。

「我們現在就在坑裡面啊!」

聞言,酷赤圖放眼望去,嘴角不禁浮現出一絲微笑,小聲念道:「成了……成了……」

「校長,你在說什麼啊?」英格瑞爾覺得酷赤圖今天的樣子十分怪異,從來沒見他的情緒如此怪異過。

酷赤圖的確讓英格瑞爾摸不著頭腦,他並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自言自語道:「只是……這代價太大了啊!」

「校長,你究竟在說些什麼啊!」

在英格瑞爾的催促下,酷赤圖這才緩緩的偏過頭,微笑道:「這是一種強的戰鬥技能,這個技能,我已經足足研究了二十幾年了,今天……終於成功了。」

「這技能……有什麼用?」

「英格瑞爾,你認為這樣的摧毀力有誰能抵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