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子是砸出去了,但很可惜,並沒有砸在葉風的身上,而是砸在了趙千秋的額頭之上。

0

「哎呦喂……」

趙千秋猝不及防之下,被杯子砸了一個正著,然後整個人都傾倒了,跌倒在地上,半晌才爬起來,摸了一下額頭,猩紅的血跡流了出來。

「媽的……」

趙千秋無語了,忍不住咒罵了一句,他明明用杯子砸的是葉風,偏偏那杯子又反彈了回來,準確無誤的砸在了他額頭上。

「不要試圖激怒我,我真的會殺了你!」

葉風看著狼狽不堪的趙千秋,冷冷的說道,眼前這人在不停的作死,葉風現在還在忍著,等什麼時候忍不住了,是真的要動手殺人了。

殺了我?

趙千秋在葉風死亡般的眼神籠罩之下,稍微有了點懼怕,但轉念一想,這裡可是警局!

現在被關押的也是葉風!

他有什麼資格這麼警告我?

這麼一想,趙千秋的膽子又大了起來。

「葉風,你裝什麼逼呢!」

趙千秋罵道:「你想殺我,那你倒是站起來啊,有本事站到我面前來,否則,你別逼逼!」

不見棺材不落淚!

葉風看著趙千秋那罵罵咧咧的樣子,很是欠揍,緩緩的動了起來。

「咔擦……」

「哐噹噹……」

「咔……」

在趙千秋的注視之下,葉風緩緩站了起來,原本禁錮著葉風雙手的手銬和鏈子,忽然在這個時候齊刷刷的斷裂開來,隨著葉風張開手臂,全都斷掉了。

「你……你……你怎麼做到的!」

趙千秋愣愣的看著葉風掙脫了所有的束縛,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瞪大著眼睛,驚恐的說道。

他不明白!

也很不理解!

「我的強大,你永遠都不知道!」

葉風彎下腰,一隻手捏著趙千秋的脖子給舉了起來。

「放開我!」

雙腳一離地,趙千秋是真的怕了!

他無法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到底有著怎樣的實力,警局關押犯人的手銬和腳鏈竟然輕而易舉的掙開了,這警局,還有能困住他的嗎?

「我說過,你激怒我,下場就是死!」

葉風緩緩的說道,每吐出一個字,都像是對趙千秋的宣判,死神的腳步也一步一步走了過來。

「不……不能……你不能殺我,這裡是警局,你殺了我,你也犯法了,你也逃不掉!」

趙千秋努力的呼吸著每一口空氣,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每多呼吸一口空氣,那都是奢侈無比的享受。

人只有在臨死之前,才會明白,活著,是多麼一件讓人珍惜的事情。

「你太高看自己了!」

葉風不屑的看著趙千秋,「我殺了你,也不會死,而你,死了便死了,在京城都掀不起多大的浪花來,要不要試試?」

啥?

試試?

絕世萌妹修真記 我試你個大頭鬼啊!

趙千秋心裡很想罵人,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試一下,他就徹底的死了,永遠也沒辦法去見證結果了,傻子才會答應去試試!

「嘭……」

正說著,審訊室的大門忽然被人一腳踹開,只見趙元帶著一隊荷槍實彈的警察沖了起來,個個手持手槍瞄準著葉風。

「快放開趙少!」

「放開他,否則我要開槍了!」

……

原來,趙元和那男警察擔心趙千秋一個人在審訊室不安全,便打開了監控看了一眼,結果看到葉風一手提著趙千秋,頓時嚇破了膽子,哪裡還敢耽擱,帶著警察抄傢伙就沖了過來。

「哼!」

葉風不屑一笑,他要殺得人,還沒有人能阻止,只不過,現在也不好直接殺了這小子,索性將趙千秋一甩,扔進了人群里。

「趙少!」

趙元不敢耽擱,立馬和其他幾個警察將趙千秋給接住了,搖晃了幾下趙千秋問道。

「咳咳……老子還死不了!」

趙千秋咳嗽了幾聲,滿臉漲得通紅,說道:「快,快給我槍斃了他,媽的,敢這麼對我,快,快槍斃!」

啥?

槍斃?

趙元身邊的那男警察一陣為難!

的確,葉風在審訊室里做了出格的事情,但也還不至於就要直接槍斃!

槍斃一個犯人,而葉風還不是犯人,只是嫌疑犯!

那就更加違反規定了,他要是做了,事後追究起來,別說職務要被擼掉,估計還要被判刑!

他可不傻,這個命令他肯定不能下!

「趙少,這……這恐怕……不太行啊!」

男警官為難的說道,他不下命令,旁邊的警察就更加不會這麼做了,一時之間,氣氛都安靜了下來。

「你個沒用的東西!」

「嘭……」

趙千秋緩和了一下,自己站了起來,一腳踹在那男警察的身上,將他踹倒在地,又走過去,將他身上的配槍給拿了過來,打開了保險,槍口直接指著葉風,一副要葉風死的樣子。

「我看誰敢開槍!」

正說著,許太虎忽然帶著一隊人從外面走了進來,冷冷的看著屋子的情況。

「許太虎?你怎麼來了?」

趙千秋下意識的問道。

谷歌的9527 「這話應該我問你吧!」

許太虎冷哼了一聲,「一個沒有任何公職,沒有任何警務身份的人,卻出現在審訊室,還一手拿槍指著軍方將軍,揚言要牆壁軍方將軍,趙千秋,你的膽子可真大啊!」

「我宣布,立即逮捕趙千秋,送交軍事法庭審判!」

啥?

軍方將軍?

趙千秋的手還拿著手槍,槍口還在對準著葉風,完全愣住了。

「抓起來!」

許太虎卻不給他任何的思考時間,一聲令下,兩個軍人上前,將趙千秋的槍給卸掉了,押了起來。

「許太虎,你搞什麼東西,他怎麼可能是軍方將軍,這不可能!」

趙千秋這才緩過神來,立即大聲的說道。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有些事情只是你沒有去調查而已,希望你下次長點腦子!」

許太虎看著趙千秋,一陣憐憫,以前他還將趙千秋看做對手,現在看來,完全就是一個腦子進水的傢伙,在京城的這個趙家的一畝三分地上,作威作福,完全沒有任何的眼界。

坐井觀天!

「還有他們,也全都抓起來,送交軍事法庭!」

許太虎看著趙元和那男警察,直接下了命令。

一聲令下,全都帶了出去。

「你說你,去哪裡不好,偏偏要到警局裡來!」

許太虎走到葉風的旁邊,無奈的說道。

「這有什麼,我就當做是來度假了!」

葉風擺擺手,隨意的說道,「是不是你二叔出關了?」

「你猜的還真准!」

許太虎點了點頭,「他要見你,所以只好我進警局來找你了!」

「那正好,我就跟你出去吧,這警局也沒什麼意思,我也懶得呆了!」

葉風便跟著許太虎一起,走出了警局!

……

「你說什麼?」

趙無極接到消息,立馬震驚了,「你是說許太虎那小子帶著部隊的人進了警局,抓走了千秋,還把葉風給帶走了?」

「沒錯,家主,千真萬確啊!」

趙無極的管家立馬說道,「有人親眼目睹著這一切的!」    「走,跟我去一趟軍區!」

趙無極陰沉著臉,冷笑了一聲,「我倒是要看看,誰敢擅自動用部隊的力量到地方上耀武揚威!」

說完,便坐上了自己的車子,直接往軍區而去。

趙無極是趙家家主,同時,他也是有職務在身的人,更何況,趙家本來就有弟子在軍區督戰隊任職,一個電話打過去,對方便立馬帶著自己的屬下在軍區門口迎接趙無極,稍微調查一下,便查到了許太虎帶著葉風去了許家!

「大伯,你確定那個葉風不是什麼重要身份的人吧?」

趙千峰開口問了一句,想要確定下來,他和趙千秋是同一輩分的人,不過他有公職,所以在面對趙無極的時候,也就沒有趙千秋那麼害怕了。

「當然了,我讓人調查了一下,這小子是從天海來的,來的時候還是坐的經濟艙,肯定不是什麼重要人物,如果是的話,還會住在京都大酒店嗎?」

趙無極不屑的說道:「這小子有一身的功夫,身手很好,肯定是被許青山那傢伙看上的人,所以才讓帶到京城來,但他不安分,先打傷了老趙,還把千秋也給打傷了,大鬧了一番太上俱樂部,這樣的人,居然堂而皇之的走了,沒有任何處罰,這是對我們趙家尊嚴的踐踏!」

「的確太過分了!」

趙千峰點點頭,十分的認同,他知道,自己那個堂弟被打,倒是不算什麼,最主要的是老趙被打,還有台上俱樂部被毀了,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老趙是趙家供奉,身手了得,被人打了,也就等於是打了趙家的臉。

太上俱樂部看似是趙千秋弄的一個用來休息娛樂的地方,但趙千峰知道,俱樂部的背後站著的是趙無極,他讓自己兒子利用這個俱樂部,和京城的各家大少取得聯繫,建立一定的關係,這樣一來,趙家和這些各大家族也有了一點聯繫,可以形成一個攻守同盟,鞏固趙家的地位。

在京城這種地方,最重要的不是財富,也不是權力,而是人脈關係!

只要你能有人支持,有足夠多的朋友,財富和地位那都是一句話的事情。

「這一次,再次把他抓起來,千峰啊,這也算是給你一個功勞,沈家的那位老頭不是一直提倡打假嗎?這一次你也打個假去請功!」

趙無極淡淡的說道。

「家主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趙千峰立馬說道。

「行,我們出發!」

豪門婚纏之老公求複合 趙無極話說完,便坐上了車子。

而趙千峰則是帶著自己的屬下跟在趙無極的車子後面,也往許家而去。

……

許家大院,門口,兩個保安攔住了要直接衝進去的趙無極和趙千峰等一干人等。

「趙先生,這裡是許家,請您想清楚了!」

一名保安沉聲說道,他也沒想到,這趙家的家主竟然直接就往自己大院里沖,關鍵還帶著部隊,這是要幹啥?

抄家嗎?

開什麼玩笑!

許家又不是什麼小門小戶,這可是整個京城都鼎鼎大名的家族,就算抄家,帶著這麼一點人也完全不夠看啊!

「有什麼想清楚和不清楚的!」

趙無極冷冷的說道:「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你們這裡有窩藏罪犯,我怎麼不能來抓人了?」

重生復仇:豪門蛇蠍大小姐 窩藏最煩?

保安聽到這話,愣了一下,隨即不住的搖了搖頭。

「不可能,我們許家不可能有罪犯!」

保安的語氣無比肯定,堂堂許家,還需要做這種飯事情嗎?

完全就是沒有這個必要!

「有沒有,你說了可不算!」

趙無極大手一揮,身後的人直接越過了保安,沖了進去,他本人則是跟在後面,也快步走了進去。

院子里,許青山、許太虎以及葉風坐在椅子上,隨意的閑聊著,也被這突然衝進來的人給整的一眼懵逼。

「二老爺,這些人說要衝來抓捕罪犯!」

門口的那保安也快速趕到了許青山的旁邊,小聲的說了一句。

罪犯?

許青山愣是沒想明白,他這裡還能有什麼罪犯,不過也沒有說話,而是站了起來,看著趙無極。

「老趙,咱們也有陣子沒見面了,至於一見面就搞得這麼大陣仗嗎?」

許青山笑了笑,開口說道,他和趙無極也是同一個輩分的人,從小的時候也是一個大院,只不過現在年紀大了,都是執掌家族大權的人了,加上許家和趙家現在也是有競爭關係的,有了隔閡,自然基本不見面了。

「老許,你也不用跟我說這些,沒用!」

趙無極淡淡的說道:「咱們也別兜圈子了,今天我來的目的很簡單,這人是你們從警局撈出來的吧?」

「沒錯,葉風的確是我帶人撈出來的!」

許太虎直接站了起來,點頭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