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見狀,全都驚慌失措,丟下了手中的東西,舉起了雙手。

0

這時,從那人羣當中走出了一個看起來很老實善良的公職人員,冷宇打眼一看,正是那天被黃守林和村民們謾罵過得那個人。

“老鄉,國家明文規定,不允許私自勘測古墓!發現古墓需要上報國家,不知道嗎?”

那人雙眼緊緊盯着黃守林,面無表情。

這時黃守林也是認出了那個人,回過了神來,厲聲道:“又是你小子!快滾蛋!我們的祖墳不允許你們碰!”

“呵呵,不允許我們發掘,你們自己倒是盜起墓來了是吧?”那人冷笑道。

“你!”黃守林被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時,身在他一旁的黃建義挺着他那圓潤的大肚子擋下了黃守林,走了出來,笑說道:“呵呵,不知道各位來我們這偏遠小村是來做什麼啊?”。

“接到有人舉報,說這裏有大規模的盜墓行動!”一個警察拿着一張逮捕證說道。

聽到這話,黃建義先是一愣然後回過神,笑着說道:“哈,我想各位應該是誤會了。我們並不是在挖掘古墓,而是在開發農田而已~”

“少跟我們來這一套!領頭的呢?麻煩跟我們走一趟!”先前那個警察鏗鏘有力的說道。

黃建義一下子愣住,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時候,黃守林走了過來,偷偷摸摸的攬着那個警察的肩膀,背過了身,“同志,通融一下。說實話,我們真的不是在盜墓!”,黃守林說着就往那警察口袋裏塞東西。

誰知道,這時候那個警察一下子勃然大怒,一下子掙脫了開。霎時間,又有兩個警察瞬時圍了上來,一齊對準了黃守林。

“上車!”

“不是,誤會啊~”黃守林無奈的說道。

“上車!”那警察大吼道。

這時,黃守林也是無奈的放棄了抵抗,垂下了手來。那兩個警察瞬時而上,一人一條胳膊,壓着押送上了警車。

“警車同志,你們這是做什麼~!”黃建義有些生氣地說道。

“你是誰?!”那警察質問道。

黃建義不慌不忙的說道:“我是黃石村的副村長,黃建義!”。

見這時,那個警察擺頭示意,瞬時又有兩個警察跑了過來,一下子將黃建義控制了起來。

“押上去!”

警察大喝一聲,兩個人接着就把黃建義押送走了。

村民們呆然的看着,眼神中滿是驚恐。這時候,那個公務人員走了出來,“鄉親們,大家不要害怕,我們土地安全局的。這位是石教授,這位是林警官,我叫孫悅!”那個公務人員說着介紹起了在他身旁的老教授以及先前和黃守林說話的那個警察。

石教授笑着和村民們點了點頭,林警官則是一個非常靜穆的敬禮。

“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啊,就是發掘龍井山大墓!龍井山是屬於國家的財產,龍井山大墓,也是隸屬於國家的資產。一切調配權都在國家手中!不允許阻撓國家下派的考古工作者,更不允許私自挖掘!一旦有妨礙工作人員工作,以及私自挖掘者,都可以直接扣押!所以…”

“那是我們的祖墓!我們憑啥不能挖?!”

這時候,村民中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孩高聲喊道。

“對啊~!我們又不是在盜墓!只不過是風水壞了,給祖宗換個風水寶地而已!”

“就是!墓小就叫做遷墳,墓大就成了盜墓了!這算什麼道理嘛!”

“對啊,就是!就是!”

“….”

一時間,村民議論紛紛。聽到這話孫悅一下子愣住了。

“風水壞了….遷墳?”孫悅在心中一陣驚疑。

….

這時候,領頭的那輛奧迪車,“砰”的一聲關死了車門,從中走出了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一路朝這村民方向走來。

“市長!”

“市長好~!”

一路上,兩邊的人紛紛讓道,點頭招呼。沒多久,那個中年男人就走到了村民面前。

“鄉親們,龍井山大墓,是國家項目!是國家的固有財產!所有權,當歸國家!一切以任何理由私自挖掘墓葬的人都視之爲盜取國家財產!”

中年男人把手放在了前面,中氣十足地說道。

“啊?咱們的祖宗怎麼就歸國家啦~”

“自家的爹媽還成了國家的了~”

“哼哼哼…”

村民們一陣嘲諷。

那市長好似並不以爲然,仰頭看向了人羣,發現了最開始說話的那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哎?!哎?!”。

“我?”那個年輕人發現了市長在招呼他,他疑惑的問道。

“對!就是你!你出來!”市長看着他,招呼道。

聽到這話,那個年輕人一臉茫然的從人羣中走了出來,“怎,怎麼啦?”,年輕人疑惑的問道。

這時,市長笑着看着他,“你是說你們之所以挖墓,是因爲要給祖墳遷移風水是嗎?”。

聽到這話,那個年輕人也是懵住了,不知怎麼回答好,機械式的一點一點回過頭望向了村民,企圖求助。可是並沒有人眼神迴應他告訴他該怎麼做。這時那個年輕人又回過了頭看向了市長,猶豫的還是點了點頭。

“是!”

聽到這話,市長霍然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繞過了他,走到了村民的眼前。

“鄉親們啊~你們看這樣怎麼樣?古墓,由我們國家下派的考古工作人員發掘。我們給你們找一個風水先生,給你們的祖先選一塊風水寶地!到時候,起棺過去!保證你們祖先的棺槨,安安全全,完完整整,你們看怎麼樣?”

市長笑着和村民商議着,這時見那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敢說話,誰也拿不出個注意。

這時候,那個年輕人又說話了,“那得看守林和建義的意思!”,年輕人回頭看着市長說道。

“恩?他們倆在哪呢?”市長和藹的笑着回頭看着那個年輕人說道。

…. 第428章姐姐殺了妹妹

「我知道你們年輕人都有自己的主張,但話不能說的太死,說不定未來有願意的一天。」

「現在我不會逼你的,回去吧。」

陸司寒點頭離開。

當書房恢復安靜后,戰錚樺眯了眯眸子。

陸司寒不願意住議長府的原因,不用多猜都知道是為什麼,一定又是姜南初那女人在背後挑撥離間!

戰錚樺對姜南初的不滿越來越多,就好像是與生俱來的一般,但偏偏考慮到和司寒的關係,他不能衝動盲目的動手。

婚然心動:首席老公別亂來 陸司寒下樓,熟練的牽起姜南初的手往外面走去。

安靜的車廂內,姜南初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媽咪,爹地追來了! 「我剛才讓你難做了。」

「沒有,你已經控制的很好了。」

陸司寒空出一隻手摸了摸她柔順的長發。

「我已經和父親說過,等未來結婚也不會搬進議長府。」

「南初,我們之間只要你願意跨出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我都願意去努力。」

說話間,汽車已經抵達屬於兩人的溫馨小窩。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從車庫出來,姜南初遠遠的聽到徐叔和張叔在唱生日歌。

「司寒,今天是誰的生日嗎?」

「你的寶貝兒子就是在這一天來到悅龍灣的,忘記了?」

經過陸司寒一提醒,姜南初思緒回到一年前。

那天晚上,她和陸司寒正在沙發聊天看電視,卻聽到低低的嗚咽聲,很快徐叔抱著白的像一團雪似的肉肉進來。

「我們快進去吧,我好久沒有抱抱它了。」

姜南初拉住陸司寒的手跑進去,徐管家與張大廚都已經到切蛋糕的環節了。

「徐叔,張叔,肉肉,憨憨,我好想你們!」

姜南初上前親昵的喊道,相處一整年,大家的關係不像傭人更像親人。

「小姐,先生,你們回來的正好。」

「我剛剛看肉肉有些不開心,估計是沒有等到你們。」

「是嗎?讓我來抱抱我的寶貝兒子。」

姜南初準備抱起戴著一頂紅色小帽子的可愛肉肉,卻被陸司寒奪走。

「它已經是一條成年狗了,很色。」

「你必須和他保持距離。」

陸司寒說的一臉嚴肅,肉肉不滿的低吼幾聲。

看到這樣有愛的一幕,大家都笑起來。

半個小時后,在大廳吃過蛋糕,陸司寒去洗澡,姜南初留下來陪徐叔一起收拾。

「南初小姐,其實這個生日是先生安排的,他很在乎您。」

「他?」

姜南初顯然有些不敢相信。

「和先生相處的時間久了,就會知道他是個悶騷的人。」

「他愛您,已經到了愛屋及烏的地步,肉肉每月的檢查,飲食全部由專人負責。」

「他知道寵物生命有限,但還是希望肉肉能夠多陪伴您一段時間。」

「徐管家,你的話太多了。」

陸司寒洗過澡,見姜南初不在房間,所以下樓看看,卻聽到她和徐叔的對話。

初見一眼便因你蘇心 陸司寒一向都是臉皮薄的,內心被人說中,自然不好意思。

「你幹嘛偷聽我和徐叔講悄悄話,趕緊走,趕緊走!」

姜南初直接把陸司寒轟走,從徐叔的視角,才明白原來他默默無聞的做了這麼多事。

「徐叔,你別難過,陸司寒這是被人拆穿真面目了,不敢面對。」

「我都知道的,先生嘴硬心軟。」

「嗯,將來他背著我偷偷做了事情,你一定要及時彙報,我先上去了。」

姜南初回到房間時,陸司寒正背對著她一臉的不高興。

「怎麼了?委屈了?」

「哪有你這樣的,做了這麼多都不告訴我?」

姜南初繞到陸司寒面前,捧起他的臉親了一口。

「謝謝你做了這麼多,讓我覺得哪怕放棄和家人相處的時間,也是值得的。」

「早些睡吧,還要倒時差呢。」

陸司寒將姜南初禁錮在懷中,悶悶的說。

翌日清晨,姜南初與陸司寒被沈承的電話吵醒。

「先生,在D.E集團門口發現一名陌生男人,他身受重傷,說一定要見南初小姐一面。」

「叫什麼名字?」

「喻雷。」

「好,我明白了,你先送他去醫院,我們立刻過去。」

陸司寒掛斷電話,輕輕吻了吻姜南初。

姜南初睜開朦朧的雙眼,雙手圈住陸司寒的脖頸。

「怎麼了,我還沒有睡夠呢。」

「出了點事,你認識喻雷嗎?」

姜南初呆萌的搖了搖頭,印象中沒有這個名字。

「那就奇怪了,早上沈承去D.E集團,那男人點名要見你。」

「或許真的是有什麼事情,我們去看看吧。」

「嗯。」

兩人洗漱過後,很快抵達醫院。

醫院急救科,沈承表情凝重的等著兩人。

「沈承好久不見。」

「喻雷呢?」

姜南初打過招呼后詢問道。

「他的情況並不是很好,醫生已經開出病危通知書。」

「昏迷前他說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只能單獨和您說。」

沈承話音落下,急救室的門被打開,幾名醫生均嘆了一口氣出來。

「病人的時間不多了,還有幾分鐘,你們去和他告個別吧。」

姜南初幾乎是麻木的,完全不認識喻雷,但是喻雷卻在生命盡頭指名要見她。

「你要是怕了,我們就出去,或許他是找錯人了。」

「雖然是陌生人,但都快死了,還是滿足他的願望吧,也算是功德一件。」

姜南初壯著膽子進入手術室。

喻雷龐大的身軀此刻已經是奄奄一息,他在幾個小時前遭遇過極度暴力的毆打,肋骨斷裂戳進肺里。

「你好,我就是姜南初,請問有什麼事情想要說嗎?」

「謝——謝——」

「很抱歉,我不懂什麼意思。」

「姐姐殺了妹妹,姐姐殺了妹妹。」

喻雷說完這句話耗盡最後一絲力氣,死死的睜大眼睛,離開人世。

「他最後一句話什麼意思,姐姐殺了妹妹,他在指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