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爺子說道,然後招了招手,頓時一個王族的高手快步準備去備車子了。

0

李青山看着葉寧離去的背影,不禁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這個小子走了也好,省的再家族礙眼!”

李從和李成互相對視一眼起身找了個藉口也跟了出去。

“李元表哥,你怎麼看?”

李豐夾了口菜,小聲的嘀咕詢問。

“葉寧走了也好,對你我都是好事,這樣一來就沒人能阻止咱們和李從他們的鬥爭,這次我要一腳踩死李從,讓他一輩子無法翻身!”

李元冷冷一笑。

看到葉寧要走,李韻扔下筷子就追了出去。

“大哥哥真的要走嗎?”

李韻希冀的眼神看着葉寧的背影,眼眶通紅,鼻子發酸,雖然她知道這一天會來,但是沒想到是這麼快。

聞言葉寧止步,緩緩的轉過身,往回走了幾步,笑着摸了摸李韻的小腦袋瓜,捏了捏她的挺巧的鼻子

“哭什麼,我還會回來看你的。”

“真的嗎?”

“騙你是小狗。”

“淺雪姐姐,我會想你的。”

李韻抓住林淺雪的手臂,充不滿了不捨的樣子。

“要乖乖的聽爸媽的話,不準再調皮逃課了。”

“我會的。”

李韻如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快要哭了出來。 有李家的專車葉寧一家人省了很多時間,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機場。

但是現在是晚上,機場排隊的人太多了。

葉寧看了眼排隊的人羣,於是掏出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君來立刻給我訂三張省城飛往江陵的機票。”

“我馬上安排。”

葉寧掛斷了電話,等了兩三分鐘就收到了機票短信。

拿到機票後,葉寧和林淺雪以及岳父岳父排隊等着過安檢的程序。

“伸手。”

安檢員拿着測試機器對葉寧身上測試了一遍。

“滴滴。”

突然安檢員手裏的機器響了,並且安檢站旁邊也跟着響起了警報聲。

看着這一幕,林淺雪趕忙走了過來;“葉寧怎麼回事?”

“沒事吧?”

岳父岳母也返了回來,看向安檢員。

“你身上有金屬的東西,麻煩請拿出來。”


女安檢員皺着眉頭看向葉寧,語氣極其的冷淡。

於是葉寧掏遍了所有衣服兜,都沒有找到安檢員所說的金屬物質。

“不會是機器出錯了吧?”

葉寧皺着眉頭看向女安檢員忍不住質疑道。

“哪那麼多廢話,機器怎麼會出錯,把衣服脫了,我們要對您進行檢查!”

女安檢員態度漸漸冰冷下來,甚至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你怎麼說話呢?這就是你的態度?”

林淺雪不高興了,來的時候並沒有檢查出什麼,怎麼回去就出了問題,更對這女安檢員的態度感到不滿。

葉寧拉住林淺雪柔軟的小手,對岳父岳母使了個眼色。

“淺雪別胡鬧。”

李雪梅拉住女兒的手,把她帶到了一旁。

“你可以在測試一遍。”

葉寧笑着看向女安檢員。

“哼。”

旋即女安檢員不屑的哼了一聲,而後再次對葉寧開始全身檢查。

“滴滴。”

但是機器還是發出了聲響,立刻引起了身後排隊衆人的不滿和抱怨。

“我說了你身上有金屬物質,肯定是你藏在哪裏了,立刻拿出來,不然我就報警了!”

女安檢員冷冷的說道。

其實葉寧知道怎麼回事,主要是他腦袋裏那顆子彈的原因。

“你還過不過了,不過麻煩離開,別擋着別人!”

看到葉寧若有所思的樣子,女安檢員不耐煩的說道,甚至伸手把葉寧扒拉了下來。

“我打個電話。”

葉寧看着女安檢員冷嘲熱諷的樣子,撥通了鄭華成的電話。

“省城飛機場的最高領導是誰?”

“戰神,是齊老的學生。”

“讓他立刻來見我!”

“戰神……再機場麼?”

電話裏鄭華成吃驚的說道,沒想到戰神這麼快就要離開省城了,讓他有些出乎意料。

“嗯。”


“我馬上通知他。”

“小劉怎麼回事?沒看到後面還排着隊呢嗎?!”

與此同時,一個執法句的男人走了過來,神色不滿的說道。

“王哥,這人身上有金屬物質,連續檢查兩次機器都提示,我讓他去一邊等候處理還不聽,非站在這擋着後面的人。”

被喚作小劉的女安檢員指了指葉寧,語氣有些冷淡。

“哼!”

執法句的王哥頓時冷哼一聲,大手摁住葉寧的肩膀,道;“麻煩你跟我走一趟,我要對你進行檢查!”

“檢查我?你確定?”

葉寧狐疑的看着王哥,似笑非笑的問道。

“裝什麼蒜,信不信逮捕你?!”

執法句的王哥冷着臉喝道。

“葉寧就告訴他們吧,別讓他們耽誤咱們的時間。”

林淺雪亦很無奈的說道,不明白他爲何不解釋腦袋裏有一顆子彈的事情。

“金屬物質在這,你確定要檢查?”

葉寧一臉認真的看向執法句的王哥,擡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糊弄鬼呢你,說不定你身上藏了什麼違禁品,看你這可疑的樣子,現在你們一家都要接受調查,全部帶走!”

執法句的王哥冷着臉喝道,打死他都不相信一個人腦袋裏能藏着什麼金屬物質。

“過來幾個人,把這一家帶走!”

執法句的王哥掏出呼叫器,隨後冷笑的看了一眼葉寧;“我現在懷疑你可能非法藏匿違禁品,說不得要把你帶走好好調查一番,包括你的家人!”

“你有病吧?”

葉寧冷淡的看着這個執法句的王哥。

“我懷疑你腦袋被門縫夾了,話都解釋的這麼清楚還不明白?”

“嘿!”

王哥有些惱火,怒道;“小子你還挺狂啊,嘴巴到挺硬,一會有你求饒的時候!”

“王哥!”

頓時四五個持槍的特戰人員走了過來。


“把這個小子帶走,還有那一男兩女!”

“是!”

幾個特戰人員迅速的上前,就要控制住葉寧和林淺雪以及林凡夫婦。

“住手!”

驀然,大喝聲響起,一箇中年男人跑了過來,氣喘吁吁。

“你想幹什麼王箭?!”

中年男人怒斥,冷着臉喝道;“這位是葉先生以及他的家人,不要爲了你和莫家的那點交情犯錯,帶着你的人滾!”

聞言葉寧立刻明白了,這個叫王箭的男人和莫家關係莫逆。

是爲了給莫劍報仇故意針對自己?

“齊處什麼意思?”王箭極爲不滿,沒想到齊雲會再此時出現,反駁道;“我懷疑此人攜帶違禁品,有可能會危害到飛機上的所有乘客的安全,現在把他帶走進行調查怎麼了?你要幫他說情?”

齊雲氣的想罵娘,狗屁的違禁品,還不是你有私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