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研一愣,說道:“爲什麼是要交給楊廣,你不是跟楊玄感關係很好,而且交給楊玄感的話是算進洛陽收入裏吧,我們也還能分到一份吧!”

0

王宣笑說:“這可不能看關係,畢竟現在無論怎麼看都是楊廣這隋朝實力更加強勢一些,我們本來就跟楊廣關係不好,如果這上面再惹惱他,說不定他一惱火就兵把襄陽給滅了,現在楊思月重傷沒法參戰,憑我們那點實力完全沒得打。”

李清研似懂非懂,說道:“那楊玄感不會來打麼?”

王宣說:“一則楊玄感勢力比較弱,接下來就要面對楊廣瘋狂的收復洛陽之戰,應該沒什麼心力來管其它城,二則如你所說,我們跟楊玄感關係還不錯,考慮到這一點他也不會直接開打啊,所以先交給楊廣,等以後情況有變時再改。”

“還有。”王宣嚴肅說道,“以後不准你玩遊戲過十一點,女人熬夜容易變老,我可不希望你變成老太婆。”

“那我總有一天要變成老太婆,到時怎麼辦?”

王宣深思道:“這還真是,我考慮一下,是不是應該找個不會變成老太婆而永遠保持青9的姑娘!”

“切。”李清研失笑,“哪有那樣的人,除非是神仙。”

王宣哈哈一笑,說道:“誰說沒有,比如說楊思月、陳宣軒?告訴你,我跟她們的好感度可就快要到達最高了,哈哈。”

李清研當然還不至於去吃幾個遊戲裏虛擬美女的醋,只是白眼道:“那你就對着你的月神擼管去吧好看的小說。”

“要不你幫我擼?”

“去死!”

……

兩人說笑着已經打鬧成一片。

“別跑,就是要你幫我擼!”

……

……

****

第二天早上醒來,吃過早餐之後,李清研難免還要去上班。

王宣有些心疼說道:“昨天睡那麼遲,要不今天就請一天假吧。”

李清研白眼道:“還不是怪你!”

王宣嘆道:“好吧,都是我的錯,要不你乾脆辭職吧,每天那麼累還沒多少錢。”

WWW ▲ttka n ▲℃O

現在王宣是底氣這麼說了啊,李清研揮揮手,說道:“再說吧,畢竟你這個也不是很穩定。”

王宣送李清研出門坐上出租車,隨後返回家裏。

忽然聽到一個聲音叫道:“王先生?”

王宣回頭,微微一愣,回道:“林小姐。”

來者居然是彩虹集團網絡科技分公司總裁助理林仙盈。

難道是我帥氣無敵,穿越者王八之氣亂放,自從上次一見後這位大千金就對我念念不忘,終於忍不住找上門來?

王宣幻想着情節全文字小說。

林仙盈點頭道:“方便進屋講話麼?”

“方便,當然方便!”王宣連忙說。

一整天都方便,能做任何事啊,哈哈哈!

進屋,替她泡一杯茶,問道:“林小姐來此有什麼事麼?”

林仙盈四下打量屋子,讚歎道:“房子不錯。”

“謝謝誇獎。”王宣一笑。

林仙盈望着王宣,笑道:“最近王先生在遊戲裏玩的不錯啊。”

王宣心裏一緊,不會是要來收回我的襄陽城吧!

說句實話,王宣自己的心裏對於這個襄陽城也是莫名其妙啊,連月神都受重傷退走,可襄陽城還是莫名的就拿下來了,遊戲公司現在來這裏如果說一句回收,王宣心裏面其實也挺虛,不敢硬抗啊。

“一般,一般。”王宣只能打着哈哈。

林仙盈說道:“其實我此來,是因爲在昨天,服務器出現了異常事件……”

“什麼異常事件?”王宣汗都快下來了,什麼襄陽城,原來是一場空!

林仙盈鄭重說道:“昨天,服務器被黑客攻擊,搗致服務器數據異常……”

我靠,我就說嘛,襄陽城怎麼莫名其妙就到我名底下。

咦,不對啊,我這心態不行啊,哪怕是莫名其妙撿到襄陽城,那也不是我的錯,是你們服務器出錯,現在要回收至少也得給點補償纔對,自己要是再這樣,那可就真的一無所有了全文字小說。

王宣正一正心態,連忙問道:“是這樣啊,那現在服務器恢復正常了麼?”

林仙盈搖頭說道:“沒有,因爲這服務器是採用一種特殊的方式運行,所以我們的網絡維護員也無法直接進行數據修改,只能靠系統自行修復。那個黑客也不是真正的黑客,嚴格來說,是我們的一個大仇家,也是唯有她纔有可能理解我們服務器的運作再加以破壞。”

王宣一愣,怎麼聽不懂啊,說人話好不?

王宣道:“那請問林小姐此來所爲何事?似乎不是跟襄陽城有關啊。”

說完之後,王宣立即就想狠狠給自己一巴掌。我靠,這嘴巴,怎麼這麼廢!

林仙盈一笑,說道:“放心,不是爲襄陽城的事情而來,襄陽是七聖……”

咦,看起來林仙盈也有給自己一巴掌的衝動。

“七聖?”王宣好奇心大起,問道,“是什麼?”

林仙盈說道:“七聖,便是我們彩虹教七位聖教主,你應該知道纔是。”

彩虹教七位聖教主,王宣恍然,他確實知道,還是兩年前在武當山行刺周行山時曾經提到周芷惠提起過。因爲說過楊思月也是七聖之一,所以有了深刻的印像。

後來也是問過楊思月,但她並沒有解釋。

“我確實知道,只知道其中兩個,一個是楊思月,一個是唐雪溪。”

病王每天都想討好我 林仙盈點頭道:“嗯,總之,襄陽是七聖幫你打下來的,這並非是黑客入侵纔出的意外,你放心我此來也並不是爲這件事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愣住,小心翼翼問道:“那你此來是什麼?”

林仙盈說道:“想要請你注意此次的黑客事件,如果有可能的話幫我們解決了。”

劍出如風一愣再愣,說道:“讓我解決黑客事件?我一點編程都不懂的!”

林仙盈說:“早說過我們的服務器並非普通意義上的服務器,算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來此讓你特別小心,此次黑客事件很可能會危害到你,所以你要千萬小心,至於解決的事情,七聖應該會處理的。”

劍出如風誓真的已經聽不懂林仙盈在說什麼,說道:“七位聖教主不就是遊戲裏的幾個智能npc麼,怎麼還能處理黑客了。”

林仙盈解釋道:“七聖擁有着遊戲中最高智能,最高權限,其實她們在這個遊戲中存在的意義本來就是監視遊戲正常運作,相當於其它遊戲中的gm,你明白麼。”

劍出如風恍然點頭,卻又搖頭,說道:“gm不都是由真人控制麼?”

林仙盈點頭道:“七聖的實力,完全是擁有着真人意識。我們的服務器極其特殊……”

劍出如風心說你就裝吧,服務器還不就是那麼回事,能有多特殊,說到底,七聖就是擁有着高智能的npc,甚至連現代化的知識他們也都懂。

就說難怪啊,隨便跟楊思月說什麼,她都能夠懂。之前還跟楊思月說一些有的沒的以爲她不懂,其實估計在心裏被嘲笑傻了吧,呃,難怪以前她有時會無故笑呢。

但是,劍出如風還是很不理解啊:“這些都是你們公司的最高機密吧,怎麼突然跑來跟我說?”

林仙盈點頭說道:“因爲你同七聖關係密切,而很可能搗致黑客對你下手全文字小說。”

劍出如風也被嚇一大跳,問道:“不會吧,黑客是什麼來歷?”

林仙盈說道:“遊戲中你應該也見過了,武當周芷惠!”

劍出如風恍然大司,終於是明白過來,說道:“難怪那些周芷惠明明只是120級jing英np9g和實力,其實我之前就想要舉報了,她入侵應該很久了吧!”

兩年前就提及了本來在遊戲裏應該是隱祕存在,連彩虹教教主林雨燕都不知道有七聖的存在。

林仙盈點頭道:“確實已經是潛伏了很久,只是昨天開始暴出來。總之此來是提醒王先生在遊戲中一定要千萬小心,千萬不要給她任何機會,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劍出如風慨然道:“放心,我一定以消滅她爲己任,會想方設法的幫助小姐除掉她的!”

林仙盈望着他,忽然一笑:“小姐,嘖嘖,叫的還真是足夠親切啊。”

我靠,劍出如風一陣臉紅,在輕舞飛揚面前他還可以理直氣壯,因爲知道輕舞飛揚也肯定是一樣對待林雨燕了,可在林仙盈面前就顯得很有些手足無措,有點丟人啊。

林仙盈看着他臉紅耳赤的模樣,微微一笑,說道:“別誤會,如果有機會,其實我都想叫月聖一聲小姐,只是沒有這樣的機會。”

這種安慰不會讓人舒心,只會更加的臉紅啊。

林仙盈也知道自己這話實在有些自欺欺人,此時站起身來,說道:“事情就是這樣,還請王先生注意,總之是周芷惠此人極度危險,要千萬小心他的詭計全文字小說!”

劍出如風點點頭,看出林仙盈有告辭的意味,此時連忙是問道:“我還想要問一下,七聖是哪七個人能否告知?”

林仙盈微微一頓,轉過身去,說道:“很抱歉,不能。”

走到門口。卻又轉回身來,笑笑說道:“其實如果有興趣的話你完全可以在遊戲裏自行去找尋答案,其實七聖所有人,你全部都見過了。”

劍出如風愣住。

“王先生,告辭。”

“走好。”劍出如風連忙送林仙盈出門,看着她坐上車纔是回家。

心中卻是在思想,七聖到底是哪七個人。

其實本來在劍出如風的思想裏,所謂彩虹七聖教主,那肯定是跟彩虹教有着耦斷絲連的關係,可今天被林仙盈一說,劍出如風才明白其實所謂七聖跟彩虹教的關係完劍是那麼回事。

楊思月跟彩虹教八杆子打不着,唐雪溪無論是被逐出唐門還是回到李家,同樣跟彩虹教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林仙盈說過七聖自己已經全部見過,那麼到底是哪七個呢?

其實很久之前在設定這篇的時候,主線就是七聖和男主的故事,甚至說一句不好意思的話,李清研雖然是會跟男主在一起一輩子的人,但也絕對不是故事的主角。

說主角是楊思月,也完全能夠說得過去。

先說這麼多,再多說下去就劇透了,其實寫到現在,也差不多知道了全文字小說。

jing彩推薦:

自從這國戰系統開啓以後,劍出如風顯得ziyou許多,至少在幾個關係交好的城市裏別人想要攻擊他就得先考慮一下後果。

這樣的城市有洛陽、襄陽,以及餘杭、華亭。

襄陽現在已經是他的地盤了,完全不用多說,而楊玄感和楊季華與他的關係完全交好,自然也是會讓自己的屬下保護他。

不過劍出如風還是不敢明目張膽大搖大擺的出現在這些城市,畢竟如果是以一個等級卻可以換取稀有武學,這是誰都不能拒絕的事情。

說什麼去杭州偵察一下完全是屁話,遊戲而已當然沒什麼好偵察的,重點是動腦子想想到底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話說跟楊季華的關係不錯,不知道能不能夠去他那邊騙取一個通關令牌,到時直接殺進杭州?

這還真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想法,可是劍出如風總覺着心裏有些壓力,自己是好人啊,如果那樣是不是變成了狼心狗肺的大反派?

其實劍出如風對於楊季華這個npc還是很有好感的,以年紀輕輕而登臨高位,但並沒有電視上世家子弟的那種蠻橫無理,而是醉心於音律,對於楊思月也是情根深種。

雖然說是情敵,但也是個可敬的對手。現在要搶奪他的城市,大家都想要展這沒什麼好說的,但如果是利用好朋友的關係這一點來獲取他的城市,這就有點良心上說不過去啊。

靠,說什麼情敵,搞的好像我跟楊思月也有一腿似的,我只是楊思月的屬下!

劍出如風自嘲一笑。

想到屬下,自己那個襄陽城不是就靠屬下錢百通拿下來的,剛好可以讓他來杭州這邊看看有沒有機會啊好看的小說!

當下便是朝陳宣軒說道:“我有一個屬下,最是擅長化裝,倒是可以請得他來看看有沒有機會,只是過來需要點時間。”

陳宣軒欣然道:“如風哥手下人才濟濟,真是讓人欣喜,總之請儘快便是。若是讓楊季華緩過氣來,於我軍大大不利。”

劍出如風點頭道:“儘量會在三ri內過來。”

劍出如風當下御劍徑往襄陽,又是枯燥的兩個小時着實無聊,心下暗想:眼下襄陽已經是我的地盤,以後應該在襄陽城傳送點設一支隊伍,可以保護自己傳送襄陽。

當然眼下還是不行,整個襄陽城都才二百士兵,這也就是在遊戲裏欺負系統,知道暫時不可能會有人來進攻啊,如果是在現實,估計單單是城裏一些有勢力的家族都可以造反推翻他的統治了。

現在他可真是無所依靠,連最大靠山楊思月也是要閉關療傷一個月。

到達襄陽城,火召見錢百通。

錢百通也是很快出現在襄陽城守府,行禮道:“主公,有何差遣?”

劍出如風點頭道:“本想讓你好生休息兩天,奈何我在杭州那邊卻有件事也是非你莫屬,需要你杭州跑一趟。”

錢百通道:“主公放心,有事儘管吩咐就是。”

劍出如風將來龍去脈向錢百通介紹一遍,最後問道:“你可能辦到?”

錢百通笑道:“這事情當然是不在話下,不過主公卻居然兩地征討,領地不連接到一起,兵分兩地,此乃大險之事啊!”

劍出如風呵呵一笑,說道:“此事倒不用擔心,那邊也不能說是我的領地了,總之你現在儘快趕去杭州準備,準備好後立即聯繫我好看的小說。”

錢百通點點頭,說道:“是,請主公爲我準備一匹快馬,屬下會盡快在兩天之內到達。”

劍出如風當然是毫無問題,他那是飛馬牧場的場主,一匹快馬完全不在話下嘛。

處理完這事,整個人都是疲勞異常啊,時間也已經是凌晨一點,摘下眼鏡洗澡休息。

這無疑是劍出如風進遊戲兩年以來最忙碌的一天啊,不過也無疑是劍出如風遊戲兩年來收穫最大的一天。

擁有洛陽這樣的天下大城2%的稅收不說,更還意外的佔領襄陽城啊!

洗完澡回房間,看到李清研依舊是戴着眼鏡奮鬥,知道她是還在忙碌襄陽的事情,微微一笑,伸手抱住她幫她摘下眼鏡,說道:“要注意休息啊!”

李清研一拍他的手,嗔道:“討厭。”

“還不是你招惹這麼多事!”李清研搖頭說。

王宣在她臉上親吻一下,說道:“很累麼,如果不行就聘請個人專門管理。”

李清研搖頭說道:“那倒也不用,不過一個城一天究竟是有多少稅收收入啊,劃不划算,不划算的話我看還是別搞了。”

王宣呵呵一笑,說道:“這應該是每個城都不一樣,但收入絕對不低纔是。”

否則的話上一世也就不會有那麼多家公司競相投入到遊戲中。

“但願吧。”李清研道,“那你說我們那10%的稅收是交給誰好?”

這是個大問題,按照系統說法,這個選擇是很容易會讓襄陽觸大戰的好看的小說。也就是讓玩家選陣營的意思。

王宣揉着李清研躺在牀上,思慮了一下,說道:“交給楊廣吧。”

李清研一愣,說道:“爲什麼是要交給楊廣,你不是跟楊玄感關係很好,而且交給楊玄感的話是算進洛陽收入裏吧,我們也還能分到一份吧!”

王宣笑說:“這可不能看關係,畢竟現在無論怎麼看都是楊廣這隋朝實力更加強勢一些,我們本來就跟楊廣關係不好,如果這上面再惹惱他,說不定他一惱火就兵把襄陽給滅了,現在楊思月重傷沒法參戰,憑我們那點實力完全沒得打。”

李清研似懂非懂,說道:“那楊玄感不會來打麼?”

王宣說:“一則楊玄感勢力比較弱,接下來就要面對楊廣瘋狂的收復洛陽之戰,應該沒什麼心力來管其它城,二則如你所說,我們跟楊玄感關係還不錯,考慮到這一點他也不會直接開打啊,所以先交給楊廣,等以後情況有變時再改。”

“還有。”王宣嚴肅說道,“以後不准你玩遊戲過十一點,女人熬夜容易變老,我可不希望你變成老太婆。”

“那我總有一天要變成老太婆,到時怎麼辦?”

王宣深思道:“這還真是,我考慮一下,是不是應該找個不會變成老太婆而永遠保持青9的姑娘!”

“切。”李清研失笑,“哪有那樣的人,除非是神仙。”

王宣哈哈一笑,說道:“誰說沒有,比如說楊思月、陳宣軒?告訴你,我跟她們的好感度可就快要到達最高了,哈哈。”

億萬豪門:強寵頑妻 李清研當然還不至於去吃幾個遊戲裏虛擬美女的醋,只是白眼道:“那你就對着你的月神擼管去吧好看的小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