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這句話,是給本來蔫到要死的永樂郡主點明瞭一盞燈。永樂郡主的臉瞬間笑開了花。

0

官員女眷們的席中,各種議論聲隨之出來:

“嘴巴說的容易,如果能輕易減肥,永樂郡主能胖這麼多年嗎?”

李敏反正只做自己認爲對的事,任人去說,當作耳邊風就行了。反而是,背後一雙眼睛盯在她背上,讓她心頭感覺哪兒不舒服。

只要回頭望過去,似乎能觸到福樂公主一雙幽怨的眼神。

永樂郡主或許早已察覺到了,這個小胖妞雖然是個悶葫蘆,卻是練就了察言觀色的,偷偷湊近李敏的耳朵說:“隸王妃小心點四公主。四公主妒忌隸王妃。”

“爲什麼?”李敏覺得太醫院那些太太們妒忌她還有些理由,畢竟她李敏搶了她們老公的風頭。

和四公主以前見過面都沒有,哪裏來的恩怨。

腦袋裏靈光一閃,想起了尚姑姑剛說過的話。

“都說四公主以前喜歡隸王——”說完這句話,永樂郡主也覺得哪兒不妥,趕緊拿手捂住嘴巴。

喜歡朱隸,皇上卻不把女兒指給朱隸,爲什麼?李敏不用想都知道。萬曆爺生怕女兒去了護國公府以後,一顆心全給護國公府。到時候,護國公府如果有謀反的心思,豈不是更容易了。

這個四公主不是心高氣傲,就是想的太天真。

既然知道事情原委,她也不用和這位四公主客氣了。輕咳一聲時,一記眼神掃過去就是了。

福樂公主接到她回來的眼神,明顯一愣:竟然敢和她這個公主瞪眼?!

禮樂響起,皇上來了。

衆臣起身,朝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萬曆爺今天興致看起來不錯,笑眯眯地撫了撫白茬:“平身。”

羣臣整齊劃一,譁一聲,坐下。

千張筵席,圍於湖畔,頗爲壯觀。只見湖中停泊了數只小船,貌似都是已經準備好了餘興節目。

李敏隨衆人向皇帝太后皇后敬了酒,坐下,宮女端了兩盤菜上桌,筷子剛夾了一塊東坡肉片入口。只聽周圍一片觥籌交錯,全都是互相敬酒恭賀的聲音。

今晚真是好時節。戶外的風不是很冷,乃至有些暖意。萬壽湖上風平浪靜。 越少爺的傻白甜丫頭 一盞盞燈籠懸掛高處,與當空的黃金明月,形成了衆星捧月的美麗圖卷。

是人在這樣美麗的風景下吃酒,都要醉了。

不過,很多人是吃的滿身是汗,都沒有吃到任何東西,掌心都早攥出來一層汗。李敏知道,自己小叔是出來之前已經摩拳擦掌,準備狠幹一場。爲此,尤氏說過小兒子:不要太出風頭。

太子的手掌心,早全被汗溼了,酒杯握都握不緊。

不知哪個宮裏的娘娘,帶了羣宮女,在萬曆爺和太后皇后面前表演羣舞。舞姿雖然很美,可是,萬曆爺看着不是很有興致。太后一樣,對於宮裏的舞蹈早已看膩了。天天不是念佛就是看戲,後宮的日子度日如年。要說太后哪點有興致,那就是看子孫比來比去弄些新花樣來討好她的時候。

皇后早知道這點,節目都安排好了。

舞蹈過後,先想着討好太后。皇后笑吟吟對太后說:“太后娘娘宮裏不是有備了些賞賜想送給兒孫的嗎?”

“哀家是逢年過節,不會少了每個人一份。”

“那就對了。但是,太后給孩子們,孩子們不給太后準備點什麼,是不是不孝順不能拿太后這個賞賜?”

萬曆爺在旁邊和皇后一搭一唱:“這樣好了,由朕與太后、皇后來主評,看哪家大臣或是我們自己家的孩子,有得太后賞賜的資格。”

底下的人,早準備好當猴子給三個主子耍一耍了。耍的好,是升官發財的機會。

李敏吃了杯茶,正想着這事兒應該不會落到自己頭上了,畢竟,這時不像那時的百花宴,沒有一個愚蠢的人來拉她上場比賽。

轉頭,與小胖妞永樂郡主再說些話。

禮部太監站在臺上,宣佈入選比賽的選手名單:“皇上有旨,各位皇家待字閨中的公主、郡主,以及大臣們的千金,都可以自報名參加燈謎會。哪家媳婦自願參與,也不是不可。”

原來是玩燈謎。

這個是常有的比賽項目,很多人都早已準備好了。大家都覺得難度不大。

等禮部太監宣佈比賽規則:“每人手中一盞燈籠,在燈籠上書寫題面,全場答不出來的題面爲優勝。優勝可獲得太后賞賜。”

這個可就真的不容易了。大家原想着是猜燈謎,結果是讓大家出燈謎。不愧是能想出比賽規則的玩家,腦袋水平高一級不止。

現場多的是,文采卓越的文官。聽說歷代的狀元探花都到場捧場了。而女子們出的題面,畢竟不像那些要做官的秀才們從小刻苦讀書,都說女子無才都是德,能贏得了文官的智慧嗎?

太后、皇后、萬曆爺,想看,想玩的,是這點爽快了。

“完了,完了!”永樂郡主在李敏身邊跳腳,“本郡主文采不行,讓我猜個燈謎或許能瞎猜,要是寫燈謎,我怎麼會?要出大丑了。”

不參加不行嗎?

像她李敏嫁了人的,可以避嫌,避免拋頭露面,可以藉口不參加。可是,對那些像永樂這樣未出嫁的,肯定是不行的。因爲她們沒有藉口不參加。不參加,等於是說自己沒有一點才華。這對她們這羣等着男人來娶的女子而言,是致命傷。

實在是看這個小胖妞可憐至極,李敏向永樂郡主勾了下指頭。

永樂的耳朵貼過去她嘴邊上。

李敏給她說了個題面,讓她寫這個就是了。

永樂點點頭。

一羣未嫁的女子們,從席中走了出來,在太后皇后萬曆爺面前,開始在宮中準備好的小燈籠上書寫題面,並且署名。誰先寫好,誰先交到太監手裏。太監依次排好燈籠的隊伍,當衆宣佈題面,席上任何人都可以作答。答對者,按照題面的難易,可以獲得不同程度的賞賜。貌似,賞品都很豐厚。

永樂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寫着,李敏告訴她的題面,以她智慧,她也猜不出答案,只知道光是記住這個題面都很難,生怕寫錯了李敏說的話,她在心裏不斷地重複,一筆一劃很認真地寫,害怕寫錯一劃鬧笑話。

場中也沒有人留意小胖妞,都知道她永樂郡主除了胖,沒有任何優點。

等四周貌似風很大,都四面透風風圍着她一個人轉的樣子,永樂一驚,擡頭,才發現,現場只剩下她一個人沒有寫完。

底下的笑聲接連不斷。

魯王妃黑了臉,想自己女兒究竟蠢不蠢,既然都不會,隨意寫個簡單的,也好過留到最後丟人現眼。

“郡主到現在都沒有開竅嗎?”上次在光祿寺卿家給永樂使絆的五小姐孫紅豔,抱着閨蜜的肩頭樂不可支。這羣小姐們只要看到永樂的蠢樣,一個個都是忍不住想從頭笑到腳,巴不得永樂永遠出醜。

在她們看來,永樂也只有出醜的命。

李瑩拿起絲帕,跟隨那羣人輕輕捂住微揚的嘴角。沒有想到,臺上有個人的目光,已經鎖定了她身穿的裙子上。

太后是納悶了,怎麼有人穿的緞子,與自己那匹花布一模一樣。明明織造處說了,只有一匹。她這匹花布不是送給李敏了嗎?怎麼是李瑩穿了?李敏不見有穿過?

李敏掃過太后那臉上一絲表情,知道有人要栽了。

她這個大姐真不知道怎麼說纔好,明明是個那樣聰明的人,要說,只能說,是李瑩這個當妹妹的,太能給自己大姐潑髒水了。

李華還不知道這個事已經穿幫,畢竟她地位低,坐在後面看不見前面。

對面,皇子位裏,朱濟掃到了李敏眉梢飛揚的瞬刻,不免失笑。

“八哥,是不是隸王妃又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什麼事?”十一爺朱琪看見他的表情,笑着問他。

朱濟收起笑意,小聲對他說:“不要壞了人家的好事。”

“我只是想,八哥你幫了她那麼大的忙,卻都是幫她老公的忙。”朱琪撅撅嘴。總覺得一事歸一事。朱濟這個幫,得不償失。幫的人變成了朱隸,朱隸更不會想着還他老八的情了。

朱濟低下眼:“不過是提前放行。皇上不是真想礙着發送糧草,畢竟,如果邊疆守衛出了什麼事,皇上也不想。”

朱琪知道他是爲李敏說話,一撇嘴:“八哥,你不要忘了,她是隸王的人了。”

這點他怎麼會忘記呢?

不過,他想的,相信和老三想的一樣。像她這樣性格的女子,真能忍受得了接下來發生的事? 總裁爹地寵上天 或許到那個時候,她能看的更清楚些,誰最適合她。

永樂急匆匆署完自己的名字,把燈籠交了出去,一面向久等的皇帝太后皇后低頭道歉。

太后看她樣子,卻也平常不是討厭這個小胖妞,畢竟是與皇家有血緣關係的孩子,溫和地點頭:“不過是個遊戲,是輸是贏大可不用放在心上。郡主盡心盡力,哀家都和皇上皇后看在眼裏了。”

永樂輕輕舒口氣,想着這個臉丟都丟大了,接下來,沒有比這個更丟臉的了。大可不用再提心吊膽,心因此安定了下來,回到自己的席位。

太監按照燈籠擺放的順序,念題給皇帝太后以及衆臣聽,按照規則,唸完題面,答案揭曉以後,再報出出題者身份。

第一道題是:“一張弓箭。”

答題開始,由於是第一題,衆人還沒有回過神來搶題,萬曆爺搶先開了口:“這個簡單。朕來答,謎底是一個字彈。”

衆臣回過神來了,卻不知道該不該高呼萬歲。因爲,這題實在不難。

場內突然出現一片寂靜的尷尬。萬曆爺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拿起酒杯擋着胡茬掩飾。

皇后率先找到了話,話聲打趣地與萬曆爺說:“皇上,你這樣搶題,太后的賞賜都是給孫子的,你這不是搶了兒子的賞賜?”

萬曆爺連忙順着皇后的話,點頭:“以後朕不搶了,今晚的題,全讓給太后的孫子們去答。”

太后滿意萬曆爺與皇后和睦相處的氣氛,問太監:“誰出的題面兒?”

“光祿寺卿家的五小姐。”

孫紅豔聞聲站了起來,規規矩矩地福身。

太后知道她是皇后家的親戚,笑道:“不錯,有勇氣當第一個。哀家的賞賜不給皇上,給你。”

孫紅豔高興地差點跳起來,跪下感恩:“臣女恭祝太后萬壽無疆。”

萬曆爺像是撇了撇嘴角,不太高興自己的禮物被人搶了。

第二題看起來也不難,叫做:“旭日升空。”

很快的,有人搶答:“九。”

這題隨之揭開出題者的身份,是七公主出的題。七公主今年十一,不大不小的年紀。

萬曆爺感覺這題還是出的太容易些了,不符合皇家公主的身份,感慨一聲:“論朕的幾個公主,無疑,四公主的才華是最深得朕心的,只可惜已經是他人的媳婦了。”

四駙馬家裏的人,連忙誠惶誠恐地站起來。

福樂公主是宮裏有名的才女,最擅長對詩,做燈謎這種,對於福樂來說,確實不難。

題面一道一道往下念,可能真是女子出的題面稍微簡單,很多題都是很容易第一輪已經被人解開了。萬曆爺聽完後面的,覺得自己家七公主也不算真的太遜色,臉色稍好。但是,究竟今晚的優勝能花落誰家呢?

眼看這個題越到後面,卻越顯出了些難度。看來是高手喜歡藏在後面。

場內的氣氛越拔越高。

禮部官員念:“年字出頭,打一成語。”

第一輪,有人舉手,沒有答中。

李敏倒是早猜出來了,而且知道是誰出的,只要看到尚書府裏那位王氏的得意樣,都知道是李瑩的佳作。

只可惜,只到第二輪,狀元郎親自出馬:“有生之年。”

李瑩瞬間敗下陣來。

萬曆爺哈哈大笑:“不愧是朕欽點的狀元。徐狀元,你今晚收穫頗豐啊。”

徐有貞貌似今晚有意露一手,已經斬獲了五件賞賜,而且都是其他人答不上來他纔出手,略顯出才高八斗不與他人同的氣勢。

“回皇上,都是太后的賞賜,臣受之有愧。”徐有貞答。

“無愧無愧。”

王氏和李瑩,還有李大同,都對這個狀元郎突然有了些另眼相看的味道。

徐有貞貌似和歷代狀元不同,不喜歡出頭,比較默默,導致很多人都以爲他其實很一般。現在看,其實很不一般。

到了最後一個燈籠了,場內的人都知道那是永樂寫的。禮官未念題面前,底下一羣人已經先悶笑,打算等着笑話永樂。

太后都有點害怕地喟嘆一聲,生怕這孩子受了打擊,本就是打擊夠多了。

哪知道題面念出來後,那些笑的人全啞了聲音,全場那個安靜,只剩下風吹拂萬壽湖面的微瀾,象徵所有人心裏頭的驚詫。 94 賭約

圓溜溜的一個圈,無手無腳地上滾,它在前面拼命跑,你在後面趕緊追。

是什麼?

西瓜?球?

不是,都不是一個圈。

聽着都糊塗了。從來沒有聽過的東西。

萬曆爺皺起了兩道半邊花白的鬚眉。太后和皇后,都頗顯意外地看了下小胖妞。

這孩子,不是除了胖,什麼都不會嗎?

“她這出的什麼題目?亂來嗎?這妞是不是腦子進水了?這是什麼場合?竟然想着糊弄皇上太后皇后嗎?”

孫紅豔等一幫人在底下議論着,打死都不信,小胖妞能出了一個所有人都回答不上來的燈謎。

可是,過了片刻,沒有人舉手回答。因爲淺而易見的西瓜橙子等答案,要是隨意站起來說,會被皇帝嫌棄你是不是傻子。

西瓜、橙子掉了就掉了,沒有必要追。至於球,也不是個圈。

沒人想的出來,真成了謎了。

禮官站在那兒都窘住了,怎麼辦?第一次遇到真沒有人回答出來的題面,反而不好交代了。

魯王妃當時還沒有想到這是自己女兒做的真能難倒大夥兒,提心吊膽生怕這又是什麼人出的套,保準等會兒所有人要嘲笑她女兒。手指頭的繡帕用力地揪緊。

比起自己母親,永樂郡主顯得淡定多了。因爲,李敏把話都告訴她了。在前面的人忙着猜燈謎的時候,李敏獨自給她上了不少課。 不死帝尊 小胖妞現在胸有成竹。

萬曆爺那一眼瞟過了朱永樂的臉,對方的淡定從容讓他眉頭一挑,一拍大腿,樂道:“朕還真是猜不出來。在場的愛卿,有誰知道謎底的嗎?”

皇上都自己說自己猜不出來了,底下人哪怕有五分的把握都不敢輕易冒險出這個頭,答不對要挨皇帝說。況且,這題真的挺難猜的。最少他們想了很久,都想不出會是什麼東西是自己見過的。

“都不知道?”萬曆爺高高聳起的眉頭表現出驚訝,隨之,更樂了,“沒想到朕的郡主,朕的親侄女這麼有本事。來!郡主,你起來給大夥兒說說謎底。”

太后和皇后跟着一塊兒點頭,都對謎底有着十分的盼望。

朱永樂站了起來。當她站起來的時候,很多人突然發現,這個小胖妞變了樣,彷彿全身罩住了可以吸引人的光芒。這在以前,想都不用想的。

其實仔細看,小胖妞除了身材胖了點,自己父母長相又不差,五官長得也算有模有樣。

孫紅豔見對面的青年才俊都注目着朱永樂了,咬死了嘴脣:這個該死的小胖妞,是突然得到什麼神人的幫助了?否則,自己怎麼可能想出這樣的謎題?

福樂公主的眼睛,眯了眯,從朱永樂的背影挪到了朱永樂身邊的李敏。

李敏吃着茶,好像現在發生的任何事都與自己無關。

“說吧,永樂。”太后溫柔慈祥的話聲傳過來,像是安撫小胖妞一樣。

朱永樂點了點頭,張開脣瓣,吐字方準說:“淮揚一帶的民間,有這樣一項傳統的遊戲,叫做滾鐵環。回皇上、太后、皇后娘娘,這正是臣女所出題面的謎底。”

“哦?”萬曆爺的圓珠瞪的圓圓的,“有這樣東西嗎?朕怎麼以前都沒有聽過。”

場內隨着萬曆爺這一聲,也是質疑聲一片。深居閨中的千金小姐,從沒有下過民間,出過京師,怎麼能知道下面小鄉小村裏的民情。會不會是瞎掰的?

對此,太后爲公平起見,對萬曆爺說:“皇上,要不,你找朱公公問問?朱公公不是來自淮揚一帶嗎?”

萬曆爺的掌心,啪,打了大腿:“太后這個建議正合朕的心意。朕既是不能袒護自己侄女有偏私之疑,又不能草率否決了爲求證是虛僞的謎題。此題關係民生,朕怎能隨意否決朕的子民的智慧。”

耳聽萬曆爺將民間遊戲都提高到民間智慧去了。說明萬曆爺這人,平常喜歡出遊,也喜歡看民間各種各樣的小玩意兒。而像是這樣博學多識的老皇帝,都能不知道滾鐵環,能被永樂郡主說出這樣的謎題考倒,萬曆爺心裏一邊感覺是受晚輩教育了,有些欣慰後生可畏,另一面,自然有些質疑是真是假。

朱公公接到皇上旨令,從後面走了出來,跪下道:“皇上,奴才遵皇上旨令,不知道皇上有什麼話要問奴才?”

“朕記得你出自淮揚,有沒有聽說過滾鐵環這樣一項東西?”

朱公公點頭的那一瞬間,想必能讓現場許多人發出尖叫。

這怎麼可能?

萬曆爺都驚噓一聲:“朕都沒有聽你說過。”

“回稟皇上。滾鐵環,是祖先流傳下來的,據記載,在奴才家鄉那一帶,流傳有幾百年之久了。不過只是民間小孩子玩耍的一樣遊戲,鐵環比較大,可能因此沒有流傳到京師。”

“可是,永樂你怎麼知道的?”萬曆爺吃驚的是這個,二門不邁的朱永樂,怎麼會知道去到淮揚的民間習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