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大笑著說道,「早就聽說你了,慧眼識珠,發掘了春光乍泄這個寶藏,沒有你王家衛導演可占不到如今的位置上。」

0

李安敢這麼說話,一定是跟王家衛關係不錯,吳華知道這一趟戛納之旅算是來對了。同時他也有了進軍好萊塢大熒幕的心思。

呂克貝松是愛才之人,他聽說吳華是一個編劇,早就跟他交換了手機號碼,吳華堅知道他以後會導演颶風營救和超體,為何他不早先把颶風營救和超體的劇本寄給呂克貝松呢?

這麼想著,吳華就有些激動了。如果他真的能將超體和颶風營救完成,交給呂克貝松,拍出來的話,那麼他將跟李安和王家衛擁有一樣的地位。

據他所知,在中國還從來沒有一個編劇能站在這樣一個位置上,他是幸運的,吳華不止一次這麼想。

不是人人都有重來的機會,也不是人人都能像他現在這樣,一步一步的邁向成功。

戛納電影節一共舉行了12天,這12天,吳華就像一個陀螺轉個不停。卻絲毫感覺不到疲憊,相反的,整個人處在一個興奮的階段,他在接觸自己未來的事業,光是這麼想,吳華就可以像永動機一樣持續的興奮下去。

最後一天晚上,吳華躺在酒店,有些遺憾。快樂的時間總是短暫的,回到中國他就要開始奮鬥了,許多好的電影等待著在他手下成為劇本,他也認識了不少著名的導演,也許他要為中國影視界添寫一頁新的篇章了。

第二天回國的飛機上,所有人都一臉的疲憊,只有吳華顯得神采奕奕。

王家衛笑著誇讚道,「以後有這樣的機會,一定要再帶你來,你表現的真的非常優秀。」

吳華笑了笑,他知道他能擁有,以後的成功,跟今天王家衛的引薦脫不了干係。大家正是因為買了王家衛的面子,才會認識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編劇,不然誰會理會吳華。

吳華有些感激,但是他沒有表露出來。他知道接下來王家衛不會大量的導演作品了,他唯一的一個機會就是一代宗師,可惜的是吳華並沒有看過那部電影,王家衛是他的引領者,可是站在王家衛這個位置上,吳華已經不能幫到他什麼了。

回國之後,王家衛決定要好好休息兩天,也叮囑吳華注意身體,不要因為年紀輕輕總是這麼拚命,這樣以後身體垮了,想後悔也來不及了。

吳華點點頭,沒有說什麼。回到家他就馬不停蹄的將流星花園全部寫完了,他打電話聯繫關文山,將劇本寄給了他,讓他交給那個專門拍言情劇的導演。

關文山有些驚訝,「你這麼快就寫完了,這幾天不是去跟王家衛參加戛納電影節了嗎?」

吳華點點頭說道,「正是因為這樣,我更想馬上完成這些電視劇了,我有一個想法,我想進軍大熒幕。」

關文山絲毫不感覺到意外,現在就算無話說,她要去解剖外星人了,關文山認為自己也會毫不猶豫的相信無話一定能做好。

既然準備進軍大熒幕,無花就要想一想自己究竟要寫一部怎樣的作品,他不可能一上來就將颶風營救寫出來,電影要適應時代的發展,現在是97年,他應該找一找,這段時間大火或者獲獎的作品。

吳華拿出了一張紙,想到一部電影就寫在紙上塗塗抹抹,最後決定了它的目標。 蕭靖川抬手摘了眼鏡,似是有些疲累,捏了捏眉心。

許菀抿唇,小心翼翼抬眸打量他的神色,見他面上似有倦色,她竟是大膽的爬上車,棲身過去,小聲道:「從前我爸爸公事繁忙頭痛的厲害,我都會給他按一按,我的手法還不錯的,你要不要試一試?」

他沒回應,但卻也沒有抗拒的意思。

許菀鼓足勇氣伸出手,柔軟的手指落在他太陽穴上,輕輕揉。

距離近,空間小,她身上的木樨香,一股腦的往他鼻端撲去。

莫名的,有些熟悉,總感覺這味道在哪裡聞過。

「什麼香水?」他閉著眼,忽然問了一句。

許菀手指一頓,旋即輕聲道:「沒用香水,我也不愛用。」

他似是輕哼了一聲。

許菀忽而想到什麼,忙道:「你是不是聞到木樨花的香味了?是今天我出門時,恰好看到月泮的園子里木樨開的好,我就隨手摺了一枝,纏在我衣扣上了……」

她說著,將纏在衣扣上木樨花取下來,遞到他跟前:「你看,已經有些敗了……」

蕭靖川睜眸看了一眼,沒有作聲,心頭卻不免哂笑。

她還真是步步都精心算計了,不過著實有點用,至少他這樣寡淡性子的人,都注意到了她和別人不一樣的香呢。

她繼續輕柔的幫他按著太陽穴,再開口時,聲音卻低了幾度:「月泮的園子最美了,我媽媽喜歡養花,我爸爸就讓園丁悉心種了各種各樣的花木,我和妹妹從小就不用香,家裡常年都擺著鮮花取香,熏衣服也是用園子里採摘來晒乾的花瓣,等到春季里梔子花玉蘭花開的時候,我媽媽就用細線把半開的花苞串起來,戴在我和妹妹手腕上,能香一整天,三哥……」

她說到最後,聲音裡帶了一點哽咽的顫慄:「月泮被賣掉了,我心裡難受的很,賣給別人,我怕他們糟踐了,三哥,你能不能把月泮買了……」

許菀說到最後,聲音停了,手上的動作也停了。

她整個人緩緩的偎過去,像是個無助的小孩一樣,抱著他的一隻手臂,將臉輕輕貼了過去,顫著聲音哀求:「三哥,就當我求求你,看在那天晚上的份兒上,你幫幫我……」

木樨花香將他整個人絲絲縷縷的纏繞,她的眼淚,氤氳濕透他單薄的衣袖。

有那麼一個瞬間,心尖好似也軟了一下。

但很快,卻又因著她提起的那晚,而冷硬下來。

他睜開眼,沒有看她,伸手將她推到一邊,淡淡應了一句:「我對月泮沒有興趣。」

她聽了這句話,直愣愣的看著他,眼淚一顆一顆的往下滾,整個人像是呆住了一樣,只是那雙大而漂亮的眼瞳里,再也沒有了半點的亮光。

蕭靖川眉宇不可覺察的輕輕蹙了蹙。

恍惚間,好似回到了數年前的加利福尼亞。

隱約還記得,她和妹妹蕭雲嬗因為一個叫陳清舉的男生徹底鬧僵,雲嬗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吃不喝整整三天。人活在這世上,總會對死去的人有這樣那樣的遺憾,期盼著對方能夠重新活過來。縱然,在他們活着的時候還是不可避免的產生各種爭端和矛盾。

死人復活,這是一個會吸引大部分人為之嚮往的巨大誘惑。

但是,蘇棠看着天樞許久,眼中露出了明顯的疑惑之色。她沒有在對方的身上看到任何的喜悅和嚮往之

《游族》第八十九章:有來有往的才能被稱之為交易 在學校讀書的牛亮,上晚自習,一個噴嚏接着一個噴嚏的打着,心想誰這麼想念自己呢?奇怪!

牛亮打一個噴嚏,惹來同學們的眼神觀看,打第二個噴嚏,同學們都不屑看了!打第三個噴嚏,同學開始想笑,打第四個噴嚏!打第五個……,哎!一言難盡啊!同學們開始想發怒了!

牛亮環視了一下同學們的眼神,心裏想!我願意嗎?我也不願意這樣啊!這是意外,純粹的意外嘛!

娟娟,阿鳳姐姐看了牛亮一眼呵呵的笑起來了,牛亮一見立即傳遞了個很兇的眼神,阿鳳姐姐,娟娟立即伸手捂了自己嘴。

阿鳳姐姐,娟娟也是意外,沒控制住自己的笑聲,這也是很自然的事。

唐倩倩見了,微笑一下,心裏感到奇怪!牛亮怎麼一連打這麼多噴嚏呢?打一個,兩個應該是長有的事,一連打四五個,六個的噴嚏就有點過分了,心裏一下陷入沉思中。

一下課,唐倩倩就走道牛亮身邊關切的道「喂!你亮,你這個王八蛋,你是不是要感冒了呀?」。

牛亮一聽唐倩倩的話,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唐倩倩,心想怎麼有這種說話的人呢?想關心別人,還帶罵人的,這倒地是想關心呢?還是想罵人啊!

唐倩倩一見牛亮的眼神,心裏一顫抖,但立即挺起胸脯道「你……你來打我呀!你咬我呀!」。

牛亮一聽,立即把頭扭轉到一邊去,我的蒼天啊!這是個潑婦啊!怎麼以前的斯文,秀氣去那裏了呢?

唐倩倩發現自己胸脯一挺,牛亮就把頭扭到一邊去,心裏想,這個壞蛋這麼不想看自己嗎?自己好歹也是全校第一美女呀!心裏一下失落起來。

牛亮見唐倩倩沒有什麼反應,目光又回到唐倩倩身上道「唐倩倩,你可不可以斯文點啊!你沒聽老師說過嗎?女孩子發育要比男孩子早,你都……」。

唐倩倩一聽,想到剛才自己胸脯一挺的一瞬間,臉一下羞紅著小聲道「牛亮!你要死了,你看見什麼了呀!」。

牛亮一聽呵呵笑道「我想吃肉包子呀!」。

唐倩倩一聽牛亮這話,一條粉腿一下踢來,牛亮閃身一避開,立即呵呵笑道「唐倩倩!我真想吃肉包子啊!你要不要吃,我幫你買幾個來!」。

牛亮說完,衝到學校外面去了,唐倩倩一聽,一下尷尬的撫摸著自己的臉,自己都想些什麼呀!這都是的,牛亮想的是街上的肉包子啊!

唐倩倩看了看路上的路燈,突然感覺不對呀!肉包子不是早上才有賣的啊!怎麼牛亮晚上想吃呢?

唐倩倩想到這,臉一下又紅彤彤的,牛亮這傢伙,怎麼那樣壞呢?他想吃肉包子,這個時候那來的肉包子,唐倩倩想了想,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胸,一下尷尬的跑回去了!

牛亮衝到學校外面,溜達,散散心,想想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打那麼多噴嚏呢?說自己感冒吧!自己並沒有啊!自己身體好好的,可為什麼就打噴嚏呢?倒地是誰在想念自己呢?又或許是誰在罵自己,想想又沒有得罪誰啊!

溜達一圈,奇怪了!怎麼一下子耳朵會很熱呢?這又是怎回事啊!

一下打噴嚏的,一下耳朵又熱,牛亮見同學們,一下課都走進了小鋪子裏去買東西,看了一眼,見娟娟和阿鳳姐姐也在,立即回過頭又走回學校里了。

「小亮哥哥!小亮哥哥!你等等我呀!」娟娟買了一點零食看見牛亮,立即追着牛亮喊道。

牛亮一聽,也不能這麼假裝沒看見啊!自己可以假裝沒看見她們,可她們沒有假裝沒看見自己啊!停下了腳步。

娟娟,阿鳳姐姐見牛亮停下了腳步,就追上了牛亮。

娟娟,阿鳳姐姐立即把自己賣的東西遞到牛亮身邊,娟娟呵呵笑道「來!小亮哥哥!吃的東西吧!你看看你想吃什麼呢?」。

阿鳳姐姐也道「小亮!娟娟今晚沒有吃飯,一下課就要我陪她出來買吃的,你看看,你想吃什麼呢」!

牛亮見她倆這麼一說,手伸過去,身邊抓過一樣東西吃起來。

吃了一點東西牛亮就回宿舍睡覺去了。

牛亮一躺在床上就開始練《回夢心經》裏的武功心法,猶豫心裏想不通晚自習時自己怎麼一下打那麼多噴嚏!

猶豫無法入靜,牛亮就做了一個夢,夢裏夢見爺爺背着挖草藥的工具慢慢爬上山,慢慢的爬到山頂,爺爺看見自己挖的草藥就使勁使勁的彎著腰挖,突然一道閃電劃過天空,天空一下烏雲密佈,只見爺爺一不小心,從山峰上摔了下來,「爺爺……爺爺」牛亮一下驚醒過來,發現全身都是汗水。

驚醒過後的牛亮,立即打了打自己的頭,發現會痛啊!證明剛才自己是做了一個夢,不過是惡夢,可夢裏的爺爺怎麼那麼清晰呢?不……這只是做夢,不是真的!爺爺一定會沒事的,爺爺一定會沒事的……!

牛亮不停的安慰著自己,心裏卻擔憂起來,爺爺不會真的上山挖草藥去了吧!

牛亮一下起床,走出宿舍,看着天空,只見天空月亮彎彎,星星佈滿了天空,按這樣的天氣,明天應該是好天氣啊!好天氣,為什麼會突然打雷呢?牛亮看了看天空,想了想,自己的夢不是真的,自然太大驚小怪了吧!

牛亮不停的安慰著自己,頭仰著看着天空納悶,奇怪了!怎麼夢裏會突然出現那麼清晰的畫面,晴天一聲驚雷劃過,滿天烏雲出現,爺爺滑落山頂,然後自己就從夢中驚醒過來,這會是真實的嗎?

牛亮越想心中越是不安,就獨自一人跑到操場上,胡亂的鍛煉身體,想用汗揮灑來忘記心中的不安,引體向上一個又一個的做着,直到兩隻手臂酸痛得一絲一毫力氣沒有,才罷休,躺在草坪上盤坐打息起來,一陣過後,又來一遍,一陣過後又來一遍,來安撫心中的不安。

。 「這……這下應該……該怎麼走?」

「條條大路通羅馬,隨便選一個,總能出去的。」

說完沈一隨便選了一個通道,剛進去沒一會兩個人就聽到了喘息聲,沈一臉色一變,說道:

「我去,不會真的倒霉吧?」

話音未落,那喘息聲卻越來越近,直到相聚一個轉角處,卻傳出來一聲:

「倒什麼霉!」

黑浦從拐角處一瘸一拐的走了出來,見狀沈一連忙扔下屍拔,扶著黑浦,有些詫異的問:

「老黑,怎麼了,你剛剛不是去追那個人了嗎?怎麼會搞成這個樣子?」

「害……」

黑浦深深嘆了一口氣,轉過身去,沈一才看到黑浦一屁股的土,看樣子是狠狠的摔了一跤。

「我也沒想到,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追著追著,追到人家陷阱里去了,要不是我身手好,現在怕是已經涼了。」

「怎麼這麼嚴重?」

「那你以為,那陷阱里全是半人高的地刺,別說是人掉下去,就算是熊瞎子掉進去也得折半條命。」

沈一扶著黑浦休息,自己則在一旁思考,這個人到底是誰,為什麼三番五次的跟著他們,而且看他身型應該年齡也大了,但為什麼如此身手的黑浦都追不上他?他到底有什麼秘密?

歇了一會,黑浦站起來活動活動筋骨,看到他恢復的差不多,剛想接著走,黑浦又說道:

「其實這一次我也不是毫無收穫……」

「什麼意思?你發現了什麼?」

黑浦壞笑著說:「我也不是那種能吃虧的人,雖然被他差點害了,但是我也發現了他家。」

「什麼!他家?」

沈一幾乎是下意識的喊了出來,嚇的黑浦連連擺手,就差點把沈一的嘴給捂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