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看著低著頭一直往前走的十二師兄,恐怕這一次大校,他的唯一目標就是江流風吧。

0

一個凡間世俗王朝子弟,竟然在劍道上的天賦比自己還要高,這讓一向心高氣傲的十二師兄很不服氣。

三個人繼續往上走,階梯走到一半,已經能夠看到山頂了,前面出現一個身穿黃衣道袍的道士遙遙望著三人。

陳小平走上前,對著那黃衣道士喊道:「黃屏道長,沒想到今年是你主持大校報名一事。」

那黃衣道士點了點頭,哈哈笑道:「師弟們太過憊懶,正被師父責罰呢,這活就落到我身上了。」

等到十二和李子走上前去,陳小平立刻介紹道:「這位是龍虎山泉玉師叔座下弟子,黃屏道長,這一次,咱們就在他這裡報名了。」

十二和李子紛紛點了點頭,對著黃屏行禮道:「見過黃屏道長。」

黃屏點了點頭:「十二這一次又來了,可要加油啊!上一次輸的冤枉,我都替你感到不值,這一次可是沖著大校第一去的?」

十二也不客氣,點了點頭道:「正是。」

黃屏的眼神很快就轉到了李子的身上,問道:「這位莫非就是楚老劍神的那位新弟子?」

李子點了點頭,正色道:「是的,黃屏道長,我叫李子。」

黃屏點了點頭,看著李子道:「據說李子師弟可是先天劍靈啊!前途不可限量,青山可喜可賀了!」

黃屏的話說完,陳小平和十二心裡同時一驚,黃屏怎麼會知道李子是先天劍靈,這件事可只有在師尊和青山的幾位師兄弟們之間流傳,甚至二代弟子都不得知。 黃屏微笑的看著三人,也未多言,便開始為李子和十二安排報名的事。

等到報名完畢,陳小平對著黃屏道長點了點頭,便帶著李子二人朝著山頂走去。

山頂之上的人略微少些,大部分人都站在青銅道觀的外面,周圍還有不少龍虎山的弟子,在招呼著這些前來參與大校的別派長輩與弟子們。

陳小平三人的到來,引發了不小的動靜,雖然上一屆大校,十二師兄很早就被淘汰了,但青山卻一直都是大校第一有力的爭奪者。

畢竟誰也不能忘記,當年青山老七可是連續兩屆大校的第一名。

正陽山,八極門,太虛宮,與青山熟稔的幾家門派紛紛上來打招呼。

這幾家門派都是這次大校有力的爭奪者,雖然不乏年年都有黑馬闖入,但這並不妨礙這幾家門派的實力。

李子注意到正陽山老者身後站著的是一個陽剛氣質的男子,身形魁梧,比李子要高一個頭。

相比之下八極門的弟子則比較瘦弱,不過那青年滴溜著一雙眼睛,從一開始就在打量李子。

李子立刻將視線轉移到太虛宮老者身後的少女身上。

少女飄然出塵,是跟隨自己的師伯前來的,沒想到這一屆太虛宮參加大校的竟然是個女子。

「不知道楚老劍神身在何處啊?難道這一次大校,他並不准備觀戰?」太虛宮那位師伯說道。

陳小平對著那位太虛宮的老者搖了搖頭:「師尊已經先行來到龍虎山,現在估計正和泉林師伯說話呢。」

太虛宮的那位老者點了點頭,轉過頭,眼神瞥向李子,道:「聽說楚老劍神新收了名弟子,想必今年也來參加大校了吧!」

陳小平點了點頭:「沒錯,這位就是我師父新收的小師弟。」

「李子,趕快過來拜見各位師伯。」陳小平對著李子說道。

李子趕忙走了過來,對著面前的三人道:「拜見三位師伯。」

面前的三位老者點了點頭,其中一位看著陳小平道:「小平,聽說你的小師弟是天生劍靈,這個消息可是真的?」

陳小平內心驚訝,從剛剛黃屏那裡,他便知道小師弟的身份只怕已經被人泄露出去,黃屏估計也是在給自己提醒而已。

他點了點頭:「豐師伯,是真的。」

那位豐師伯繼續道:「那可要恭喜楚老劍神,也要恭喜你們青山了,天生劍靈,只怕未來成就說不定可與當年的李祖比肩!」

老者嘴上說的漂亮,但陳小平實在忍不住自己心中好奇,便開口問道:「敢問豐師伯,是如何得知這個消息的?

我們青山暫時都沒有對外公布小師弟的身份,剛剛黃屏道長也與我說起此事,我想只怕知道這件事的除了黃屏道長以及三位師伯外,還有其他人吧!」

那三位老者相互看了一眼,最終還是那位豐師伯開口說道:「小平你不知道嗎?天機閣對今年大校的年輕一代做了對比和調查,並且開了盤口,消息昨天晚上便放出來了,其中最惹人注意的就是你小師弟的身份,天生劍靈,且不論他實力如何,但總會讓人聯想到三百年前的李祖。」

「是天機閣!」陳小平驚訝道。

天機閣和青山向來不對付,天機閣的弟子也練劍,不過和青山不同的是,天機閣卻從未將心思花費在劍術上,反而對於情報刺探這一類的秘密勾當很是擅長。

據說天機閣中還有一個神秘的殺手組織,專門做的是修行界的買賣,只要你出得起價錢,他們就會幫你殺人,所以這些年,天機閣一直行走在亦正亦邪之中。

看來師父甩開三人,先來這龍虎山,也是為了天機閣的事情而來的吧!

陳小平的心中不禁想道。

「三位師伯,師尊讓我們到了龍虎山之後就去找他,晚輩先告辭了。」陳小平說完便拉著李子和十二朝前走去。

站在那座青銅大殿之外,陳小平問了一位龍虎山弟子,師父的去向。

那青山弟子告知:楚老劍神正在後面大殿和泉玉泉林兩位師尊說話。

陳小平謝過那位弟子,便拉著李子和十二一起朝著後面走去。

很快,他們來到大殿之外,還未稟報,楚逍遙的聲音便在他們耳邊響起:進來吧!

陳小平點了點頭,便和李子十二兩人一同走進大殿里。

大殿里坐著的人不多,最上方是龍虎山的掌教泉林,右手邊則是他的師弟泉玉,對面坐著一個中年婦人,中年婦人的身邊則是一個氣質高貴的男子。

自從李子走進大殿之後,眾人的視線都紛紛落在他的身上。

李子有些不安。

楚逍遙回頭看了他一眼,安慰道:「不用害怕。」

李子點了點頭。

最終還是泉林掌教率先開口道:「想必,這位就是楚兄傳說中天生劍靈的弟子吧!」

楚逍遙點了點頭,對著泉林道:「正是我那弟子,今年你們龍虎山舉行大校,我便讓他過來湊個熱鬧。」

泉林沒再多問,很快視線便轉移到別處,倒是對面的中年婦人和華貴男子視線一直都沒從李子身上移開過。

李子感受到了一股撲面而來的壓力,自己的全身上下都彷彿被窺探了一般,氣府之內,那柄淡紅色的小劍更是隱隱顫鳴。

這是忍不住出劍的前兆!

正當李子感到渾身一陣冷汗的時候。

楚逍遙突然哼了一聲,這道聲音不大,卻在大殿中間響起,彷彿所有人都能聽到一般。

果然,只見對面的中年婦人和華貴男子立刻便將眼神從李子的身上移開。

那華貴男子站起身,抱著拳頭對楚逍遙歉意道:「抱歉,楚老劍神,剛剛失神了,見諒。」

楚逍遙哼了兩聲,並未說話,至於那中年婦人,則從始至終都未動過。

身後,陳小平走到李子的身後,關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子回過頭看著大師兄,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事。

正在此時,突然從大殿外跑進來一個龍虎山弟子,走到泉林掌教的面前,小聲的說著什麼。

很快,泉林掌教的臉上便開始變色。

等到那名弟子離開之後,泉林才轉過頭對著楚逍遙說道:「楚老劍神,何必如此?」 見身旁兩人,以及自己的師弟泉玉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泉林便解釋道:「楚老劍神殺了天機閣的兩位使者,並且還將他們的屍體扔在了天機閣的家門口。」

「什麼?」身旁兩人滿臉震驚,包括那位黃屏道長的師父泉玉也是如此。

三人的心裡都不禁有些腹誹:這楚老劍神也未免太護短了些。

楚逍遙護短是出了名的,不過這一次對上的是天機閣,這事可就有些麻煩了。

只見泉林又接著道:「關鍵是,這次大校,據說天機閣也要派人來。」

天機閣派人來自然不是來參加大校的,也就是說他們是來找麻煩的。

天機閣的實力雖然沒有青山強大,但也不遜色多少,關鍵在於,他們的勢力遍布極廣,誰也不知道各門各派中,有誰跟他們有往來,所以如果到時候天機閣真的來找麻煩,眾人還得先想好應對之法。

聽了泉林的話后,楚逍遙卻是哈哈大笑道:「怕什麼,他們敢來,我一人接著便是。」

「老劍神不可意氣用事,這件事還是要從長計議,天機閣這些年行事高調囂張,確實跋扈了些,他們當中的有些人,濫殺無辜成性不說,甚至對世俗界的普通凡人也是如此,實在和邪教沒什麼區別。」泉玉此時開口說道。

泉玉的話說完,周圍幾人都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天機閣這些年的所作所為確實觸怒了不少修行屆入人士。

「天機閣的事還是稍候再議,各位,我們還是先聊聊關於這次大校的事情吧!」泉林對於此事卻並未表態,而是換了一個話題道。

聽到泉林如此說,那華貴男子不由站起來問道:「靜安寺的無相無法兩位大師還沒到,難道不等他們了嗎?」

泉林看著那華貴男子解釋道:「無相無法兩位大師中途有事耽擱了,估計要到大校當天才能到,暫時還是我們先商議吧!」

華貴男子點了點頭,便沒再說話。

接下來的事情其實和李子沒多大關係,無非是這次大校的裁判人選,龍虎山出了兩人,便是泉玉泉林,那中年婦人和華貴男子也是這次大校的裁判。

師父楚老劍神自然也在這一次的人選之中,如果不出意外,靜安寺的那兩位得道高僧無相無法也同樣作為此次大校的裁判出現,這樣總共就有七人了。

眾人商議這件事一直商量到下午,眼看天色快要黑了,龍虎山自然有為來參加大校的各門宗派提供了伙食住宿。

重生之剎那芳華 出了大殿之後,楚逍遙對著身邊的三人道:「你們緊跟在我身後,天機閣錙銖必報,說不定這次來參加大校的人當中就有他們的探子,可別被陰溝里翻了船。」

陳小平點了點頭:「我自己倒是無妨,小師弟應當小心才是,他們的主要目標是你,還有十二,天機閣為了掃我們青山的面子,未必不會對參加大校的十二動手。」

十二聽了陳小平的話,卻抬起手中的龍吟,嘴中森然道:「來一個,我殺一個。」

楚逍遙點了點頭,對著眾人道:「你們各自都要小心。」

律師小姐你別跑 晚飯是在龍虎山的飯堂進行,由於師父要跟泉林泉玉他們一桌,所以早早便分開了。

陳小平帶著李子和十二,盛了些飯菜,三個人坐在一張桌子上進食。

雖然三人都早已過了辟穀的階段,但修鍊者,除非到了逼不得已的情況,一般沒人願意浪費真氣用來辟穀。

正當李子低頭吃飯的時候,突然一個青年竄到他的身邊,對著他道:「你就是李子?」

李子抬起頭,發現眼前之人竟然是白天遇到了那名八極宗的弟子。

李子看著那人點了點頭,道:「你好,我就是李子。」

戲點鴛鴦 那人咧著嘴笑道:「我叫朝萬歌,你可以叫我小朝。」

李子也同樣對著他介紹道:「你好,這兩位是我的大師兄和十二師兄。」

陳小平看著那名八極宗的弟子點了點頭,十二倒是一直低著頭吃飯。

朝萬歌也沒在意,而是接著說道:「聽說你被天機閣的刺客追殺了?」

李子抬起頭震驚的看了一眼朝萬歌,又轉過頭看著陳小平。

陳小平盯著那位八極宗弟子朝萬歌,問道:「小朝兄弟,你是從哪得到的消息?」

朝萬歌看到眾人臉上似乎一臉毫不知情的樣子,驚訝了一會,卻是哈哈笑道:「小道消息,小道消息。」

說完便轉到另一個桌子上了。

陳小平看著李子,丟下碗筷:「不吃了,我們得趕緊去找師父。」

十二也點了點頭,拿起手中的龍吟跟在李子的身後。

「有人要對李子動手?」陳小平帶著李子和十二兩人一直等了很久才等到師父出來。

楚逍遙聽完陳小平的話后立刻皺起了眉頭。

陳小平知道這是師尊發怒的前兆,師尊護短是出了名的,所以幾位師弟平日即便怎麼被師尊打罵都不會生氣。

因為他們知道,只要在外面,師尊是絕對不會讓他們受欺負的,這種風氣一直影響到青山的下一代弟子身上。

「還沒有確切消息,不過天機閣一向喜歡出陰招,師父因為小師弟的事殺了他們兩名使者,他們沒辦法奈何師父,難保不會因此遷怒到小師弟的頭上。」陳小平說道。

老劍神點了點頭,看著陳小平道:「你說的有道理,李子,今晚你跟我住一個房間,還有十二也要當心,小平,今晚你就負責保護好十二,一定不能讓他們兩個在大校之前出事。」

陳小平點了點頭,道:「是,師父!」

天機閣派出刺客刺殺李子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所有人都沒想到大校來臨之際,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在打龍虎山的臉面。

泉林掌教倒是沒說什麼,不過泉玉師叔卻很是生氣,勒令龍虎山弟子嚴查外來之人,以免被天機閣的人混進來。 轉眼之間,大校就要開始了,各門宗派參加比試的弟子基本上已經全都來到了龍虎山。

大校當天的龍虎山人山人海,畢竟整個修行界的各門宗派都來了,一條將近百人的隊伍入場,李子和十二也在其中。

台上坐著的是泉林泉玉二人,還有那天看到的中年婦人以及華貴男子,師父楚老劍神也在其中。

李子注意到台上多了兩個和尚,想必他們就是華貴男子口中所說的無相無法兩位大師。

高台之上,泉林的聲音響起,大多是一些鼓勵的話,以及讓各派弟子點到即止,不要傷了和氣。

接下來泉玉出來開始宣布規則,等到泉玉宣布完規則后,師父楚老劍神還有那中年婦人以及華貴男子站起來,無相無法兩位和尚也接連走了出來。

眾人在廣場的上方布置了一個巨大的結界,就是為了防止有人在比試的過程中進行干擾。

七位巔峰強者布下的結界,即便有化神境強者的全力一擊也未必能擊碎。

很快,大校便開始了,所有人抽籤決定對手。

經過一輪抽籤之後,李子分到的是一位無名宗派的小弟子。

這是南海的一個小宗門,龍虎山舉辦的大校往屆很少參加,不過今年或許是新收的弟子比較優異,所以便帶出來見見世面。

李子拿出自己的木劍,看著對面那個比自己略大的年輕師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