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個男厲鬼幫忙說服,那可是比我來說服還要容易得多了,一來是同類,而來生前他們兩個還是師兄妹,這關係在這裏,說什麼都容易。

0

果然,女鬼在聽了她師兄的話之後,沉默了下來,原本因爲仇恨又出現的戾氣也緩緩的消失了。

不過她還是瞪了我一眼,而後說道:“爲了我師兄,我可以暫時不殺你。”

說完,那女鬼竟然在瞬間直接鑽進了那假道士的身上。

我特麼的瞬間就傻眼了,兩隻厲鬼附身在同一具身體上?

而且看樣子,好像之前就已經是這麼做的了,只是那個女鬼卻不知道男鬼的存在,而男鬼卻知道女鬼的存在。

這是什麼情況?

“多謝你放了我師妹。”男厲鬼操控着假道士的身體說道。

“不用客氣,你只要以後不禍害鄉里,就可以了。”我說道。

“契約在,我無法違反。”男厲鬼說道。

“那就好!”我點了點頭,“不過有件事我需要跟你說一下,你自己選擇。”

“我可以幫你們兩個轉生,送你們去往生路進入輪迴,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可以送你們過去,如果不願意的話,那就算了。”我說道。

“你說什麼?”男厲鬼看向我,眼中帶着幾分不敢置信。

“我就知道你會有這反應,不過你師妹應該清楚。”我說道。

男厲鬼沉默了下來。

我看着他,我這是在試探,我想知道那個女鬼針對我的真正原因,是不是因爲我的身體的特殊。 對於這一點,我早就知道一些,只是一直都沒有肯定。

也是這一次,那個女鬼之前的話才讓我想起來了一些,就是這些鬼似乎對我十分的有興趣。對於別人都說殺。而對我,沒有任何意外的全部都是吃了。

我想這肯定不是單單就因爲我手上的那個印記那麼簡單了。

“師兄,這小子很特殊,他確實有那個能力。”女鬼的聲音傳來,“但是我更想吃了他。因爲我有種感覺,吃了他的魂魄,我也會有那種能力。”

“什麼?”我一愣,馬勒戈壁的,我真的沒有想錯,真的有這種事情。

難怪那麼多鬼都想吃我,看來是因爲都知道我身體的特殊,想要吃了我之後。得到我的能力。

想到這,我冷汗‘嗖’的就流下來了。

看來我之前還真是命大,不然的話,現在早就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了。

不過同時我也有點慶幸,知道我身體特殊的鬼,好像也不多,很大一部分還都是普通的鬼怪,他們在我說要幫他們轉生的時候便沒有其他心思了。

而那個女鬼的師兄應該算是比較特殊的,竟然不知道,不過這樣也好,如果他一開始就知道了。沒準就先把我吃了。

馬勒戈壁的, 自己似乎還真成了唐僧了,只不過是吃一口唐僧肉,就能夠長生,而吃了我的魂魄,是能夠得到我的能力。

看來以後還是要小心點的好,否則的話,真的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畢竟並不是每一次都會這麼幸運的。

“師妹,不要無理!”男厲鬼說道,操控着假道士的身體看向了我,“多謝你的好意,不過我想我不能夠答應你。[小說網]現在這樣也不錯,雖然成了鬼怪,但是依然能夠和我師妹在一起,而如果轉生了,能不能和我師妹一起,那就不一定了。”

“我可以答應你離開這裏,不再傷害任何一個人,僅此而已。”

“既然這樣,那我也就不多說了,好自爲之。”我點了點頭,既然不願意,我也不好逼他們。畢竟那是他們的自由,只要他們以後做個好鬼,轉不轉生其實也都一樣。

之所以要送他們轉生,只不過是怕我離開之後,他們就不守約定了,到時候,關頭村又要遭殃,那就不好了。

我看着他們操控着假道士的身體遠去,心中微微鬆了口氣,事情終於是結束了。

“大喜,我們走!”我喊道。

然而張大喜卻一動不動,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個深坑。

我一愣,也看了過去。

我一下子就驚呆了,那個深坑之中,那個棺材正在緩緩的移動着,我更是能夠聽到鐵鏈的摩擦聲。

“叮叮”直響。

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有點不敢確定現在看到了。

那口小棺材,竟然自己動了。

難不成那口小棺材裏面,還隱藏着什麼東西,在這時候要出來了不成?

重生之雍正年妃 不僅是我和張大喜,那個本來要遠去的寄身着兩隻厲鬼的假道士也停了下來, 一臉驚疑不定的看着那個深坑。

“老兄,你們知道那口小棺材裏面有什麼不?”我喊了一聲。

“鎖魂鏈失效了?那個傢伙要出來了?”假道士的口中,男厲鬼的聲音傳來。

我有點不解,那個傢伙,是誰?

難不成這裏面還藏着更加厲害的傢伙?

我滴神啊,這不是要我命麼?

很快,變故就發生了,鐵鏈的聲音越來越明顯,到最後,“叮叮”之聲更是如同雨滴落下一般,連續不斷。

我心裏有點發虛,這種情況我還沒有見過,而且加上這口小棺材本來又很詭異,如果裏面真有什麼東西出來的話,那就真的玩完了。

因爲我看到了那附身着兩隻厲鬼的假道士的臉上,在這時候,也有了幾分恐懼。

“老大,我們還是趕緊跑吧。”張大喜說道,聲音聽上去都有點哆嗦。

“你確定跑有用?”我看着張大喜。

這種情況下,跑能有什麼用,如果裏面真有什麼東西出來,除非現在就離開關頭村,跑得越遠越好,否則的話,沒有絲毫作用。

張大喜聽到我這麼問,頭直接耷拉了下來,看上去一臉的委屈。池邊醫劃。

突然,“呼!”一聲,狂風大作。

只是這個風,並不是從四周吹來,而是以那個深坑爲起點,向四周擴散。

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要出來了麼?

“咯咯,媽媽,媽媽!”一聲稚嫩的聲音傳來。

我特麼瞬間就傻眼了。

只見那個深坑之上,出現了一個小人,或者說是一個小鬼,那個小鬼渾身漆黑,繞滿黑氣,但是看上去卻十分的可愛,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他的目光在四周轉來轉去的,最後落在了那個假道士的身上。

“媽媽,我餓了,媽媽我要吃。”小鬼飄到了假道士的跟前,饒了一圈。

我嘴角微微抽搐着,把假道士看成了他的媽媽?

那不是把那兩個厲鬼當媽媽了?

“我不是你媽媽。”男厲鬼的聲音傳來。

“不是媽媽?”小鬼歪着腦袋,隨後,臉色一變,“你不是媽媽,你騙我,我要殺了你!”

話音一落,緊接着,我便看到那個小鬼突然張開了嘴巴,但這還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張開嘴巴的那一瞬間,整個腦袋一下子變大了數倍,在一瞬間,咬向假道士的腦袋!

“臥槽!”我看着這一幕,忍不住罵了一聲。

這小鬼要不要這麼牛掰?一張嘴,就能夠吞下一個人的腦袋,我身體忍不住一哆嗦,不由自自的往後退了一步。

丫的,這小鬼在找媽媽,要是等下找我身上來了,那我豈不是遭了?

那兩個厲鬼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抗的能力,那個假道士的身體重重的倒下,腦袋依然完好無損,但是我卻能夠看到他臉上的扭曲和恐懼。

隨後兩聲尖嘯傳來,那一男一女兩個厲鬼從假道士的身上衝了出來。

我見狀,微微鬆了口氣,大爺的,還好這兩個厲鬼沒就這麼掛了,要不然,就剩我和張大喜,應付這個突然出現的小鬼,那就有點不好受了。

而那兩個厲鬼衝出假道士的身體之後,直接躲得遠遠的,那個小鬼也沒有再去搭理他們,而是看向了我和張大喜。

“媽媽,我要媽媽!”小鬼喊着。

我忍不住嚥了口口水,千萬別來找我啊!

但是我還沒說什麼,張大喜就直接躲到了我身後,“老大,俺怕!他看不到俺,看不到俺!”

我現在只想一腳將張大喜踹飛,因爲那個小鬼,真的朝我這裏過來了。

“媽媽,你是我媽媽麼?”小鬼來到了我面前,看着我問道。

我猶豫了起來了,該回答是還是不是呢?

如果說是,那這小鬼跟着我,我該怎麼辦?如果說不是,那這小鬼發飆把我吃了我又該怎麼辦?

進退兩難,心中草泥馬不斷奔騰。

“你是媽媽麼?”小鬼又問道。

“那個,我是爸爸!”我猶豫了一下說道。

大爺的,就算要認了,也不能說說媽媽,老子是男的,也要是爸爸好麼?

當然,我不確定這小鬼懂不懂得爸爸這個詞,如果不懂的話,那就真的坑了。

我的心撲通撲通的跳着,小鬼看着我,眼中帶着幾分疑惑,似乎在想爸爸是什麼意思。

我的心裏直嘀咕,這小鬼的猶豫,讓我心裏十分的煎熬啊。

“爸爸?”小鬼歪着腦袋又問了一句。

“是的,是爸爸,不是媽媽!”我點頭說道。

“我要媽媽,不要爸爸!”小鬼說道。

我一聽,臉色瞬間苦了下來了,大爺的,要不要這樣。

“不過我不想殺爸爸,爸爸沒騙我。”小鬼又說道。 我一聽,不由得鬆了口氣,丫的,差點沒把我嚇死,我看着這小鬼。看來這還是個懂事的小鬼。

“可是我媽媽呢?我要媽媽。”小鬼又說道。

“你媽媽不在這裏。”我說道。

“不,我能夠感受到媽媽的氣息,媽媽就在這裏。”小鬼搖頭說道。

我聞言,眉頭皺了起來。難不成,這裏還有其他的傢伙?

我不由得看向周圍,但很快我眉頭又皺了起來了,四周除了這小鬼,就剩下那兩個厲鬼還有我和張大喜了,我也沒看到其他的人啊,鬼就更不用說了。

“喵。”就在這時,一聲貓叫傳來。我這纔想起來,還有一隻黑貓在這裏。

那隻黑貓朝我這裏跑了過來,看着那小鬼,泛着綠光的雙眼,看上去充滿了人性化的柔和。

這讓我有點傻眼,難不成這黑貓就是?

不不不!我很快又打消了這個念頭,絕對不可能,這黑貓怎麼可能會是這小鬼的媽媽?

但是如果不是的話,這黑貓那目光又是怎麼回事?

我能夠肯定,黑貓和小鬼之間一定有什麼關係。

小鬼這時候也看向了黑貓,歪着腦袋。飄到黑貓身邊轉了一圈,“爲什麼你身上讓我有種熟悉的感覺。”

“喵!”黑貓趴在了地上,叫了一聲,目光依然柔和的看着小鬼。

不僅如此,隨後我又看到了讓我怎麼都想不到的一幕,那隻黑貓,竟然流淚了。

我勒個擦!

這什麼情況?這隻黑貓難不成真是那小鬼的媽媽不成?這眼淚是什麼情況?

“快走!”我的手突然被抓住了,我只聽到了一聲熟悉的聲音,緊接着,身體便不受控制的向遠處跑去。

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才發現,拉住我的手的不是別人,竟然是消失了的思思。txt小說下載/

思思又回來了!

“怎麼回事?”我不解的問道。

思思拉着我和張大喜一路狂奔。面色頗爲凝重。

“不要多問,那個東西不是你們能夠解決的。”思思說道。

天降萌寶:這個媽咪我要了 “現在不是沒發生什麼麼?”我不解的問道。

“如果不是有那小傢伙拖着,你們早就已經死了。”思思不屑的說道。

“什麼意思?”我看着思思,隨後似是想到了什麼,問道:“難不成,那隻黑貓,是你弄出來的?”

“我早就警告過你,不要去多管閒事,那個東西凝聚了無數亡魂的怨氣才形成,現在剛出世,心性還沒有徹底成熟,才能夠被瞞過去。如果時間久了,你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思思再次說道。

我聞言,瞬間便明白了。

難怪一開始那隻黑貓會莫名其妙的出現,拼命的阻止我,感情這一切都是思思做的,這樣也就解釋的通,爲什麼我每次一來到這裏,那隻黑貓就會出現了。因爲思思知道我的行蹤,那隻黑貓又是思思弄出來的,自然也就能夠在同時出現了。

這讓我覺得有點對不起思思了,思思那麼爲我,我卻不聽她的勸告,纔會出現現在這樣的局面,想想自己還真是欠揍啊。

看來以後還是少作死的好,不作不死,算是完美的詮釋了。

不多時,我們便回到了老宅中,思思拉着我和張大喜直接回到了房間。

等我們兩個人都站定,思思突然乾咳了一聲,隨後我便看到了思思嘴角溢出了鮮血。

我見狀,臉色也是微變,思思竟然受傷了?

“張凡,如果現在讓你開啓往生路,你能夠做到麼?”思思看着我,問道。

“應該可以吧。”我想了一下說道。池邊歲巴。

“等我叫你開啓的時候,你就開,千萬不要猶豫。”思思又說道。

我看着思思,她臉上的凝重讓我意識到了事情的不簡單,思思應該是要做什麼。

難不成,是要我把那小鬼送進往生路?

不過思思並沒有做什麼,而是直接躺到了牀上,雙眼閉上,連話都沒再跟我多說一句。

我也沒有多問,靜靜的看着。

張大喜也是警惕的看着四周,他似乎知道什麼,畢竟當時他是和思思一起消失,然後出現的時候,他便化身成爲了道士。

“喵!”沒過多久,一聲貓叫傳來,黑貓衝進了我的房間,緊接着,一道身影也出現了,就是那個小鬼。

腹黑沈少的掌上寶 “媽媽,媽媽!”小鬼喊着。

我警惕的看着他。

牀上的思思突然睜開了雙眼,“張大喜!”

張大喜雙眼一亮,如同一下子變了一個人,在他的手中多了一個八卦鏡。

八卦鏡快速的轉動着,一陣陣金光散發而出,緊接着,我發現,整個人房間都亮了起來。

房間之中,竟然在不知何時,已經畫滿了符篆。

這一幕,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似乎,當日我被徐英華追殺之時,那個麪館老闆,也是用這麼一招。

那個小鬼突然發出一聲聲淒厲的聲音,緊接着我便感覺到了整個房間都冰冷了下來。

“張凡!”思思又喊了一聲。

我聞言,在瞬間便擡起左手,引魂術法決念動,下一刻,我便出現在了往生路。

思思和張大喜也跟着來了,還有那個小鬼也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