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事情嗎?”林天看了一眼李虎,問道。

0

李虎點點頭,說道。“是不是男人?”


“額…”

李虎繼續說道,“走,咱們打一架去!”

林天更加摸不着頭腦了,這個李虎就那麼喜歡打架?

“你放心,我不回去欺負傷者的,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等你好一點再說。”

“你用激將法那麼低級,你以爲我會中計?想要打就打,何必那麼矯情。”


李虎笑了笑,“我就喜歡坦誠的人,走,去我們猛虎的訓練場,正好那裏來了一羣新兵,心高氣傲的,正好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

林天苦笑,敢情自己被當成了反面教材了。

和李虎步行了一會兒,來到了一個偌大的訓練場,訓練場中間的場地上繪製着一個巨大的虎頭,上面寫着猛虎特種部隊!器宇軒昂的。

在另外一邊站着一羣稚嫩的新兵。李虎拍拍手,新兵們立刻就聚集過來了,停止了交談。

“歡迎你們加入猛虎特種部隊,我們是國家的精英,做着的是國家給予的最爲危險的任務,你們都是各個軍區的兵王,但是我要告訴你們,在這裏你們什麼都不是!”

聽見李虎這樣子一說,立馬有人露出了不悅的神色,這一切都被李虎收進了眼裏。

“你們不服?”

“不服!!!”衆人一起吼道!既然能加入了猛虎特種部隊,那肯定是精英中的精英,竟然被李虎說的什麼都不是,他們自然不舒服。

“好!我就喜歡你們的坦誠,那就打一場吧,誰要出列?”

這時,在一旁的一個肌肉男走了出來,他剃了一個板寸頭,看起來有些像痞子一樣。

“隊長,YN軍區特種部隊 王秋彬來領教!”

李虎點點頭,說道。“恩,很好,林天兄弟,你去幫忙教育一下這個新兵蛋子吧。”

被說道了新兵蛋子,王秋彬很不舒服,他入伍了五年,怎麼說都是一個老兵了。

衆人都想看看這個所謂的林天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能讓李虎叫出來。

在所有人都尋找的時候,林天干咳一聲,說道,“你確定讓我和他打?”

王秋彬有些詫異的看着眼前這個瘦弱的年輕人,他甚至都排出了他了,還以爲是一個新兵蛋子呢,看林天滿臉稚氣,還有些營養不良的樣子,怎麼看都是那麼的弱不禁風!

“報告隊長!”王秋彬喊道。

“說。”李虎說道。

“我要求換一個對手!“

李虎皺了皺眉頭,說道,“不行…不過你要是能打贏林天的話,我可以允許你挑戰我!”

不僅是王秋彬,幾乎所有新兵都有些詫異的看着李虎,拼身材,林天差了他們好幾個檔次,就身上的氣勢而言,更說不上兇猛,就這樣一個弱的像是貓一樣的傢伙,竟然被李虎那麼重視。

“王秋彬!”李虎突然叫道。

“是!”王秋彬立馬站穩。

“我命令你,與林天比賽,要是你贏不了的的話,就給我去操場跑五十公里,加一千個俯臥撐,一千個蛙跳,我允許你明天可以多休息半天!”

“報告隊長,要是我贏了呢?”王秋彬問道。

“贏了?”李虎想了想,說道,“要是你能贏的話,那我這個猛虎特種大隊隊長的稱號就給你了!”

“什麼!!!”衆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就連林天都有些詫異的看着李虎。

而李虎則是對着林天點點頭…他忘不了高層將他叫道辦公室裏面私下裏面告訴他,讓他訓練訓練林天,但是不準林天受到絲毫傷害…李虎也有些詫異,但是他還是照做了。

“好!”王秋彬點點頭,說道,“我接受、”他的臉上有些興奮地神色,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

“那個…”林天這時舉起手說道,“這個,李虎,你有沒有徵求過我的意見?”

“不是你說要打架的嗎?”李虎笑着說道。

“我的意思是和你。”林天說道。

“唉沒事,你就幫我教育一下這羣人就行了。”

對於林天的戰力,李虎可是很清楚的,看起來那麼年輕,身份地位絕對顯赫無比,要不然怎麼會讓軍隊的高層那麼重視? “好吧。”林天深吸一口氣,說道,“但是那個懲罰是不是太重了?”

“恩?太重了?”李虎笑着說道,“這一點都不重,我感覺很輕了。”

“好吧。”林天點點頭,說道,“我接受了,不過我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要負責。”

李虎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天,意思就是讓林天別放水,等下要是林天出了什麼差錯,那領導還不把自己罵個狗血淋頭?


王秋彬朝着林天擺了一下拳頭,眼睛裏有些不屑!


他想要先發制人,直接一個擒拿手製服林天,解決這場毫無懸念的戰鬥,他左腳剛剛跨出,還麼反應過來,林天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他後退了三步,臉色有些鐵青。“噗!”他吐出了一些水,有些震撼的看着林天,他甚至連林天怎麼出手的都沒有看清楚,現在他終於知道爲什麼李虎會這樣子說了,但是一切都晚了,林天緩緩靠近王秋彬。

“上身力量不錯,可惜下盤太過於僵硬,沒事可以舒展一下。“林天一邊走一邊說道。

王秋彬一咬牙,怎麼說都是兵王,他立刻調整了一下氣息,使出了渾身的力氣,打出了軍體拳。

林天連連後退,但是卻沒有還手。

“力量不錯,功夫也相當到位。“

林天猛然一伸手,抓住了王秋彬的拳頭。“但是不懂得變通,太過於老道。“林天手中出現一股氣,輕輕一推,王秋彬倒飛出去,重重的栽在了地上。

還沒有一分鐘的時間,王秋彬就已經倒在了地上,而林天至始至終都沒有使出全力。

一羣新兵終於知道了眼前這個看起來瘦弱的男生有多麼可怕了,其中王秋彬的眼神中已經是弄弄的敬意的,對於林天的手下留情他還是很感激。

李虎在一旁索然無味的淡然開口,“王秋彬,去完成你的諾言吧,要不沒有完成,晚上別來吃飯了。“

王秋彬沒有說一句話,走出了訓練場。

李虎繼續看向了其他人,說道。“還有誰?“

新兵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人選擇站出來。

“要不然這樣子吧。林天,你看行不行,讓他們一起上,然後你從中指點一下經驗,還有他們的不足,要是你傷得太重,我也不勉強。“

林天笑了笑說道,“你的激將法真的很爛。“


李虎笑了笑,不可置否的點點頭,“怎麼樣?“

林天最終點點頭,說道,“可以,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

“你請我吃好吃的東西,我要吃很多肉!“

“額…行!!只要你能打贏,我親自爲你烤東西。“

“嘿嘿。“林天看向了那羣新兵,”多多指教吧。“

新兵們這回一個個都振奮起來了,要是單打獨鬥的話或許會輸,但是羣攻就不一定了,林天再厲害又怎麼樣?怎麼說都是人吧,就不信車輪戰還打不過。

十幾個新兵一起走向了林天。

林天盯準了一個人,衝進了人羣中,瞬間被包圍。

他戰意攀升到最高,雙手之上都涌現着氣,只是有些淡淡的,他並沒有使出全部的氣,畢竟這不是生死決鬥。

他揮出拳頭,一人伸手抵擋,但卻被林天一拳打飛,林天借勢踢飛一個人,戰鬥一觸即發。

過了十分鐘以後,林天神色有些傷痕,在他眼前,十幾個新兵一個個躺在地上,喘着粗氣,他們大都沒有受傷,而是垂頭喪氣的。

李虎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既能測試一下林天的實力,又能給新兵一個下馬威,他都佩服自己有些機制。

“好了,列隊吧。“李虎吼了一聲。

新兵們立刻站起身來,迅速列隊。

“現在,還有誰帶着傲氣的?還有誰覺得能打得過林天的?“

新兵們低着頭,不敢說話。

“你們要知道,天外有天,別以爲自己有多強,在這個世界上,比你們強的人多的去了,要是剛纔的你們上了戰場,就是給敵人喂子彈的,你們要知道,我們是猛虎特種部隊,是在戰線的最前端!也是一把鋒利的武器,保護人民,守護國家!所以我希望你們來這裏的幾年能充分的提升自己的戰力,當然要是什麼不懂得,你們可以隨時來找我,我隨時奉陪!“

“是!!!“一羣新兵吼道。

李虎點點頭,“恩,現在原地解散,你們去休息一下吧,順便等一下留下兩個人,把那個王秋彬給拖回宿舍去,明天讓他好好休息。”



林天和李虎兩人出了訓練場。

“如何?你感覺這些新兵怎麼樣?”

林天點點頭,說道,“要是給他們幾年的時間,肯定會變得很強。”

“嘿嘿,必須的吧,好了,我請你去吃好吃的,外面幾公里的地方正好有一個集市。我們是要跑步過去,還是做車?”

“我覺得要坐車…我很累了。”林天認真的說道。

“哦,那好咱們跑步過去吧,對身體好。”李虎賤賤的說道。

“你們兩個一定是親生的!”林天搖搖頭說道。

“啥?”



李虎看着林天,許久以後才問道,“能告訴我你到底幾歲嗎?”

“難道你看不出來?”

李虎搖搖頭,說道,“雖然外表不大,但是要是你本來就這樣子也說不定…”

“18.”林天說道。

“18 ?難道你還是個學生?”李虎詫異的問道。

“有問題嗎?”

“問題大的去了!你一個學生,拿着槍闖深山,也是遇到了我,要不然指不定被誰給抓住了,就地抓起來!”李虎說道。

“我樂意。”

“嘿嘿,你不會是軍隊裏面某個長官的家人吧?從小去最嚴苛的學校訓練的那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