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像一扇門,只是沒有門板,之憂門框。

0

而且這東西古里古怪的,門框上不僅刻畫了很多八卦之類的圖案,還有一些複雜的符文,就算我混跡這個行當十幾年,也看不懂上面刻畫的是寫什麼符文。

而旁邊一些年長的道士,則在看到這物件之後,不由的驚呼出聲:“天啊!難道這就是常家鎮宅之寶中的其中之一?”

此話一出,一旁有些道士當場便露出了不解的神色,第一時間向着那老者開口問道:“前輩,你難道認識這門框?”

“前輩,這門框是何等東西?”

老道士聽到幾個年輕道士直接稱那東西爲“門框”當場就翻了一個白眼兒,然後在深深望了一眼場中,比人還高出一截的古怪玩意兒,纔開口回答道:“這東西叫做鎮天門!”

“鎮天門”?此言一出,在場很多觀戰者都不知道這是何等東西。

對於老常傢什麼鎮宅之寶,更是不明所以。這會兒見有人知道內情,很多人便投來了詢問的目光。

同時也有人直接開口器詢問,問這所謂的鎮天門,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存在。

老者面帶微笑,到有些道骨仙風的模樣。他撫了扶自己的山羊鬍子,然後便用着中氣十足的聲音開口說道:“你們這些小輩,就讓老夫告訴你們吧!”

海賊之我是大佬 說完,老者一連說了好幾分鐘。

聽完老者的話,我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所謂的鎮天門,還有些許來頭。

行內傳言,八百年前,這常家惹上了一隻厲鬼。這厲鬼兇猛異常,殺人不下白人,當時可謂兇名大造。

常家子弟奉命出山,誓要擒下厲鬼。最終經過血戰,常家與我白派人士大勝而歸。在這之中,常家出力最大,也是常家子弟,殺死了厲鬼。

當時的常家,在行內的名聲可謂旺到了極點。

可是好景不長,常家雖殺死了厲鬼。但那厲鬼卻已經開了明智,並不是那種只有嗜血衝動的傻逼鬼。

正派人士,本以爲厲鬼已經魂飛魄散,早已不復存在。可讓正派人士怎麼也沒到的是,厲鬼有一縷殘魂逃脫。

雖然厲鬼的魂魄不全,導致功力大不如前,但這隻厲鬼卻不知用了什麼辦法,可以駕馭鬼奴!

聽到這裏,這讓在場很多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可以駕馭鬼奴,那可就不是一般的鬼,不僅本身實力強橫,還得通曉一些特殊的能力。

而那隻魂魄不全的厲鬼,便得到了這種能力,同時他心中一直惦記着仇恨。

其中最大的仇家,就是這常家。

厲鬼在可以駕馭鬼奴之後,直接就成爲了“鬼王”。

他到處吸納遊魂野鬼,讓他們四處殺人,增強功力。最後聚集在了這雞鳴山附近,鬼王誓要屠滅常家,報仇雪恨。

不過還好,此時事先被常家人察覺,常家人除了連夜派人外出求援以外,還不斷刻畫鎮宅用的法陣。

但鬼王勢大,常家怎麼可能抵擋?

鬼王在當夜發動攻擊,結果上半夜常家就死了三分之一的族人。

而且鬼王手下的鬼奴還源源不斷的往上涌,就在這常家身死存亡之際,當時的常家家主,直接就在一道門的門框之上迅速的刻畫氣符印來。

當時的常家家主在陣法方面,可謂功參造化。竟然在短短的兩個小時內,便刻畫出了一座驚世陣法。

當着陣法被刻畫而出後,當時的常家家主說,就憑藉這樣的陣法,也是擋不住外面的鬼王的,還需要活人血“引陣”。

說罷!當時的常家家族便割了手脈,滴落了鮮血在當時的門框之上。

就此,這座陣法被激活,而剩餘的常家子弟,則全都活在那到門框的後面。

以此來抵擋鬼王如同潮水般的攻擊,因爲鬼王和鬼奴的數量很多,門框上沒抵擋以此攻擊,所發出的陣光就會黯淡一分。

常家家主爲了讓陣法保持下去,便不斷往門框上滴血。至於其餘人的鮮血,竟然難以奏效。就算滴在門框上,陣法也難以發揮他最強的威力。

最終,鬼王的攻擊是抵擋了下來。常家最後的人馬也得以保全,最後等來了援兵,屠滅了鬼王。

但常家家主的性命,卻折在那一晚。

至那以後,這門框上的陣文和陣圖便被保留了下來。並且特意雕刻在了上面,同時常家人給這座保護了家族的陣法取名爲“鎮天門”!

這個“天”字,是當時家主的名字,當時常家家主叫做常天。

所以叫做天,而“鎮”是陣的諧音,同時這陣法刻畫在門上,連起來也就叫做“鎮天門”。

聽到這裏,所有人都多望了幾眼場中的鎮天門。感情這門框是拯救過常家的東西。

不過想到這裏,問題又來了。這陣法爲爲何刻畫在門框上,而不是門板上呢?

此時除了我心中有這個疑問以外,其餘人也都不是很瞭解。

有的也提問,不過那位老者卻也表示不解。說可能人家的陣法就是刻畫在門框上,門板什麼的,都不需要。

聽到這個解釋,很多人都感覺無語。但卻沒有更加合理的解釋……

在瞭解了這所謂的鎮天門後,賽場之上,這會兒突然走出一位老者。

這位老者我有些眼熟,那天隨大長老來的,應該也有他。

他剛一出現,便對着廣場上的衆人開口道:“諸位小輩,第一場測試內容很簡單,誰要是能拖過這鎮天門,誰就算過關!”

聽到這話,旁邊的很多觀戰者都覺得無趣,感覺就是通過一個門,這有什麼難的?

很多人都開始懷疑,說常家沒落了。選拔優秀子弟,竟然選用這樣的方式。

不過我在提到這話話後,卻淡淡的一笑。

而同時間,場中已經宣佈測試開始。常家子弟依次進行測試。

而這一刻,那陣法也在此時突然開啓。

我們即使相隔十多米,也在那鎮天門的陣法開啓的一瞬間,感覺到了強大的道氣波動。不僅如此,鎮天門還放出了耀眼的白光,如同安裝上了氙氣大燈一般。

計中計之首席霸愛 那種無限壓抑的感覺,以及那肆意縱橫的道氣,竟然很是強橫,就算是肉眼也清晰可見。

之前說很簡單的人,此時全都傻眼了。一個個如同傻逼一般,瞪大了雙眼,臉部不斷的抽搐…… “這,這道氣……”

“好、好強啊!”

在這一刻,很多觀戰的道士都露出了一臉的驚容,就算是我、姬無雙等也都驚訝的望着場中的鎮天門。

這門框下面有一個底座,雕刻有龍鳳紋,這應該是後來加上去的。

而門框本身也很是粗大,符文密佈,不僅刻有一些難明的符文,還有很多八卦圖案。

如今這鎮天門被啓動之後,除了白光大盛以外,那種壓抑的氣息也讓周圍觀戰的人震驚無比。

此時的觀望區已經沸騰了,都對那場中的那件寶物議論紛紛。

不過反觀場內的測試者,也只是在最開始的時候露出了驚訝之色以外,其餘時候都表現得很是平靜,看來對於他們來說,這鎮天門的出現,並沒有給他們帶來有多大的震撼。

現在的常家測試者已經排成排,依次向着鎮天門走去。

鎮天門現在已經白光收斂,只是在門框之上有着淡淡的白光。而整個門框,直接就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光幕。

看見這光幕,我不由的想起了半步多。凡是進入半步多的鬼,都必須進入那白色的光幕。

然後傻逼鬼們在通過光幕之後,就可恢復清明。難道這常家的鎮天門也是半步多的那種光幕門?

心有所想,卻無人可以證實,只能站在外圍看着。

此時第一個常家自己的走向了鎮天門,這小子我然認識。是我們和老常剛來常家的時候,對老常不斷調侃的男子。

後來聽老常說,這男子叫什麼常有才。

常有才此刻自信滿滿,一臉的傲氣,他一步踏入直接就走向了鎮天門。當距離鎮天門還有五米的時候,他停了下來。

只見他此時雙手結印,當場做出一道劍指,嘴裏低吼一聲:“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開!”

道家七字真言剛一出口,這小子全身當場便溢出了一縷縷的道氣,很是微弱,難以被人發現。

但我和姬無雙卻可以清晰的發現,這小子故意在隱藏什麼,或者說他現在施展的道術,他不想被人知道。

此刻故意隱藏,想必這肯定是一種很厲害的道術。要不然他也不會如此。

在常有才施展了這種道術之後,他便不在停留,對準了那鎮天門就走了過去。

而鎮天門周圍二十多米內,就只有他一人,在沒有其餘人存在。

如今他剛一走進鎮天門五米之類,我們便聽到“砰砰砰”的脆響,而且很是密集。

就好比刀刃砍在了鐵板上一般,“砰砰砰”響個不停。

雖然可以聽見,但卻不可以看見。至此,我當場便運轉道行,直接開了天眼。

在我開啓天眼之後,眼前的一幕徹底把我驚呆了。只見那鎮天門前的光幕前,這會兒不斷激盪出一道道道氣。

而這些道氣如同風刃,全都劈砍在常有才的身體之上。不過常有才這會兒就好比銅皮鐵骨一般,那些風刃根本就傷不了他,只能阻止他前進的步伐而已。

雖說只有短短的五米,但這五米常有才卻走了五分鐘。相當於一分鐘,才走出一米。

而我觀常有才的道行,發現這小子也有些天分,道行達到了中樞中期。也難怪如此囂張,中樞中期,也住夠他囂張的資本。

五分鐘後,常有才氣喘吁吁的通過了鎮天門。

而他剛一通過,便有常家長老宣佈,常有才過關。

接下來是第二個,這第二個可就不行了。在距離鎮天門還有八米的時候,他便不能挪動一步。而且額頭冷汗直冒,全身顫抖連連,眼神之中也出現了恐怖的神色。

十分鐘後,這名常家子弟被宣佈淘汰。

接下來第三名,第四名……直到十名之後,才又通過了一刻,而且還是艱難通過。

可見這鎮天門的威力,想想關於鎮天門的傳說。如果這東西全然開啓,而且肆意攻擊,想必還會厲害好幾倍。

說不定還能抵禦更爲強大的高手,這讓在場的很多道士都很是吃驚。

都已經不認爲這是一座陣法,而是“法器”的一種可移動的鎮法法器。

如果哪兒鬧鬼,直接把這門給搬過去鎮在,就算是紅衣女鬼,想必也會死在這震天門前。

這也難怪剛纔那個老者說,這是常家的鎮宅法寶之一。

而不是族中至寶之一,這東西也就適合鎮宅而已,畢竟不可能扛着門框去與人交手吧?

一連測驗了二十幾人,只拖過了八人。而且剩下的人也不算很多,也就還剩下了二十多個。

但就此刻,老常出現了。這小子看上上去還是傻里傻氣的,別人喜歡叫着衆人憨厚,但我和姬無雙更喜歡用“傻逼”來代替。

見老常出場,傻兮兮的和一個智商只有60的人差不多。

我和姬無雙當場翻了一個白眼兒,然後異口同聲的說道:“傻逼!”

說完,我二人便自顧自的抽菸。這樣的測試,對老常來說完全是輕而易舉。

雖說我和姬無雙不怎麼上心,但阿雪卻瞪大了雙眼,看着傻逼老常嘴裏輕輕低語了一聲:“加油!”

很多常家宗門子弟見老常出馬,當場便冷嘈熱諷:“看,那廢材出現了!”

“這樣的廢材也敢參加家族測試?如今這麼多同道在場,肯定會丟人現眼!”

“當年這廢材二十三歲離開家族,當時連英魄輪都還沒打開。這些年過去了,最多和他的廢材老爹一樣,充其量精魄初期!”

“你看他那傻不拉幾的模樣,什麼精魄初期,想我這樣的天縱奇才,如今才英魄巔峯,那小子最多英魄中期!”

“……”

這些內門子弟你一言我一語,全都不看好老常。而且老常就好似得罪了他們一般,成爲了“武林公敵”,全都在調侃老常。

不過我在聽到這些人的對話後,卻輕蔑的一笑。但卻沒有說話!

遠處的老常依舊是那一副傻傻呆呆的模樣,也不說話,對準了鎮天門就走了過去。

當距離鎮天門還有十米的時候,又有人罵他了:“快看,那廢材竟然沒有結印! 諸天福運 也不引動道氣,真是蠢。”

“你都罵人家廢材了,那廢材還知道什麼結印?”

宗家子弟繼續調侃老常,好似不見他丟人,他們心頭就不爽一般。

但宗家的長老們,這會兒在聽到自己的孫子輩兒不斷調侃時,臉色全都青一陣紅一陣。

經過那日之後,這些長老們不僅仔細調查了我,還調查了他們認爲很廢材的一個家族子弟老常。

結果調查後發現,他們全都大驚失色。正邪大戰中,老常的光幕雖然不怎麼耀眼,但一身道行,也是首屈一指。

而且是相對於整個白派行當,如今聽到自己的孫子輩兒這般調侃一位強大的同輩。

這些爺爺輩兒們,真怕自己的孫子日後被老常打壓……

老常腳步不停,閒庭信步。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鎮天門。

八米、七米、六米……老常依舊沒有結印,也沒有運轉道行。

這讓宗家的年輕子弟們,都開始懷疑是不是鎮天門壞了。

五米……老常還是唯有結印,只要進入了五米範圍內,就會出現風刃,常亮還不結印,這廢材瘋了嗎?

之前調侃老常宗門子弟,這會兒全都瞪大了雙眼,一臉的驚訝。

老常一步踏出,直接進入了鎮天門五米範圍內。

在這一刻,凡是開了天眼的,都能清晰的看見,白色的光幕不斷閃動。一道道道氣激盪而出,如同風刃直逼老常。

老常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腳步並沒有半分停頓。

也就在那些風刃在接觸到老常的一瞬間,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那些道氣凝聚成的風刃,全都在解除到老常皮膚的時候詭異的消失了……

無聲無息,一點痕跡也沒有,不僅沒有傷到老常,而且對他一點阻力都麼有。

之前那位自稱自己天縱奇才的英魄期巔峯常家子弟,這會兒直接張大了嘴巴,表情木納,呆若木雞。

其餘的調侃老常的宗家子弟,更是露出一臉的癡傻表情,就好似吃了豬飼料一般,直接就楞在了原地。

眼睛瞪得溜圓,恨不得看清老常是怎麼辦到的。

至此,老常很是輕柔的通過了鎮天門。

當老常通過鎮天門的時候,身爲考官的一位長老,也是愣了一愣,多看了一眼老常。

最後很是振奮的看了看時間,然後用着異常興奮的語氣說道:“常亮過關,用時十五秒!”

尼瑪!這是怎樣的一種成績?常家至出現這種測試以來,還沒有人達到過這種程度。

最快的也用時一分鐘,如今老常不僅刷新了他們常家的記錄,還以絕對的優勢刷新。

這種沉寂除了讓常家年輕一輩咋舌,更是讓老輩人物震驚。

因爲在場的很多常家老輩人物,都無法辦法……

就此,老常順利的過了第一關,並且成爲所有人矚目的黑馬。

隨着老常之後,又有幾人過關。

最終通過第一關的,整整有是十四人。而這十四人,將會在明日進行第二關的測試。

如今第一場測試結束,常家爲了讓在場觀望的白派同道也感受一下這鎮天門,特意對外開放。

很多人紛紛上前,結果發現這東西看着容易,要想真的通過,那可就難上加難。

很多同道都搖了搖頭,表示不行。

此時我和姬無雙也來了興致,便一邊叼着煙,一邊走向了常家的鎮宅法器,鎮天門…… 因爲我和姬無雙帶了*,現在也沒人能認出我和雞哥。

有人見我和雞哥走向了鎮天門,都向着我們投來了好奇的目光,如今已經有十幾位非常家的道友試過這東西。

結果有接近一半的人失敗,所以周圍旁觀的人,都想知道我和雞哥能不能安全通過這東西。

雞哥說讓他先來,我聽他這般說道,也就點了點頭。畢竟這鎮天門沒錯通過只可以有一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