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件小事是,走著走著,我走神了。

0

掉隊了。

盡在欣賞風景了。

掉隊了都不知道,要不是其他班級的同學說。

「教官,四排在前面。」

我都不知道,我真的掉隊了。。。

但是回來之後,我看見戴炎聰我就想笑。

忍不住的笑。

那個樣子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笑的,但是我就是忍不住。

時間倒退,回到昨天的周末。

來到大學城一個星期了,髮型早就長長了。

帶大學生嘛,自身形象一定要注意的。

就趁那個周末給大家理髮了。

一開始我是給昌羽理髮的。

因為周末嘛,有的是時間,我就精心收拾。

理髮理的效果太好了,還是怎麼滴,總之大家都喜歡。

那個髮型,太陽剛了,太霸氣了。

羨煞其他人。

戴炎聰直接就跑過來說。

「星河,幫我也理一下。」

我操,我是理髮師還是咋地?

「好的,等會。」心裡和嘴上總是不統一。

自己心裡明明想著,等會要玩一玩,理髮,玩一下就行了,總干這個多沒意思啊。

剛剛理好一個,這後面就開始排隊了。

行吧,我心裡想著。

我也沒有往心裡去,反正理髮,也就幾分鐘的事情。

在部隊,我是經常給別人理髮的,所以,理髮這種事情,手到擒來,簡單地事情。

只是這次,下手有點快了,而且輕視了戴炎聰對髮型的要求。

在部隊裡面無所謂的,都是一樣的大老爺們。

這裡是大學啊。

我忽略了這一點。

我為了追求速度。一下下手狠了。

一邊的頭髮全部幹完了。

這個時候,士官長走過來了。

「星河,你理的什麼髮型,都剪完了。」士官長說著。

騰的一下,戴炎聰站起來了。

「鏡子,鏡子呢。」戴炎聰喊著。

「沒那麼誇張,他要的就是這個髮型。」我一邊說著,一邊按著戴炎聰。

「別動,我給你修修,等會結束了,你就知道好不好看了。」

「不行,星河,你是故意的,我們沒有愛了。」一臉憂傷的表情。頭可斷血可流,髮型不能亂。

這個表情,我看著都內疚。

我下手太快了?

「別動,我修一下就好了。」遇到這個事情,只有快刀斬亂麻了。

「不行,我不要你剪了。」

「士官長,你幫我剪吧。」戴炎聰向士官長求助。

我就笑了,是憋不住的笑,但是笑的有點變樣。

內心想著,我就是要讓你找別人來。

奸計得逞,不能笑。

但是面對戴炎聰,我又不能哭。

勉強的笑要漏出來。

要漏出尷尬的笑。是有點笑話了。

同時還要露出安慰的笑。我很自責。

笑之中還要有自信。但是沒有關係,我能夠搞好。

更要漏出生氣的笑。你這是信不過我?

可以這麼說,從來沒有這麼笑過,這個笑容,是我這輩子最真最假的笑。

真的地方在於,我看到只剪了一邊的頭髮,實在搞笑。

假的地方在於,明明心想事成了,髮型很好笑,但是還要憋著的那種笑。

「這個還沒理好,剪好了就好看了,不要著急。」這回要認真對待了。

自己種下的因,這個果子,我要把他收了。

憑著多年的經驗,我有這個自信。

但是戴炎聰不相信我了。

士官長執刀,開始給戴炎聰理髮。

完了。

一看著架勢,我知道,這個髮型是廢了。

我們完全不是一個風格的。

士官長,老士官了。

那種審美還是上個時代的。

當兵時間長了,心態太過穩重了,有點不喜歡現代的軍人那種跳脫。

理髮,自然就會帶著自己的審美。

只是還有一點,那就是,

戴炎聰的一邊完全沒有了頭髮。

你還能變出什麼呢?

結果就是,兩邊的頭髮都剃了,頭頂的頭髮有點長了。

像什麼?

鍋蓋呀。

電視劇里我是特種兵,小庄的髮型不就是這樣的嗎。

只是,想一想,周圍的頭髮都沒有,唯有頭頂的幾毫米頭髮絲。

短了好看,長了,實在想鍋蓋。。。

這都沒有什麼。主要還有一點。

那長點的頭髮,不僅僅在頭頂,我在邊上預留的位置,長發都沒有修理啊。

帶著帽子完全就漏出來了。

看著現在戴炎聰一臉認真的帶著大學生。

看著那表情,我就忍不住想笑。

那表情在別人看來是嚴肅威嚴的。

而我看著是憂鬱失落的。

只因為在訓練場,所有人的髮型都是我理的,唯有他的是經過別人的手。

別人的髮型都是那麼自然,威武,潮流。

唯有他的髮型,帶著帽子都掩飾不住的慘。

不知道他看到這裡會不會笑,或許當年的事情,在現在看來都是有意義的回憶吧。

本來我就不是很嚴肅的帶大學生,現在看到他的樣子,我簡直就是樂了一整天。

「這次拉練大家感覺怎麼樣?」

「沒什麼感覺。」

「彼此彼此啊,我也沒有什麼感覺。」

「同學們,同志們,你們看看那邊的三排,歪歪扭扭,我們給他們展示一下什麼叫士氣。」

「都有,原地踏步,齊步走。」

「就喊我們的口號啊。大家都說沒有累,那麼這個口號我倒要看看能喊到什麼境界。」

「團結一致」

「團結一致,奮力拚搏,尖刀樹莓,捨我其誰。」

「唉,此時此刻場上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三排開始挑釁我們了,我們怎麼辦。」

「氣勢,對,就是氣勢。夏蟲不可語冰,我們不欺負弱者。不和他們計較。立定」

「給自己鼓鼓掌吧。太優秀了,三排這麼多男生,氣勢仍然沒有我們的震撼。」

「beautiful,再加wonderful簡直就是perfect。」

「聽到沒有,你們連女生都不如,口號給我喊五遍。」周俊凡在那裡訓斥著大學生。他把這群大學生當成軍人帶了。。。

「同學們記住,天使在想象中,魔鬼在細節里,當你沒有了意志力,你就會變成你曾經討厭的人。」

「簡單的拉練,他們回來之後都放鬆了,只有我們還在認真的保持著姿態。這是一個習慣,也是對自己的要求。你們的未來會很美好。再次給自己鼓鼓掌吧。」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看的出來大家現在都很輕鬆。今天訓練到此為止了。我們晚上在會。」

今天晚上會有一場晚會,沒錯。

是迎新晚會。 上車離開,一直到距離村子很遠,陳浩這纔在路邊停靠,然後放出了汪大寶。

一出來,汪大寶就怒視陳浩,要撲過去拼命的架勢。

但是陳浩一個眼神瞪過來,汪大寶就好像被一盆冷水澆頭,一下子呆在原地,好一會兒後,它才迷茫的開口道:“我在那兒?”

陳浩道:“我們現在出了下林村。”

汪大寶看看外面,天色已經黯淡下來,沉默了片刻,它猛然看向陳浩道:“我剛纔,好像遇到了十分可怕的事情。”

陳浩道:“你只是做了個夢而已,沒什麼。”

汪大寶正要繼續說話,陳浩就打斷道:“好了,過去的事就不要說了,你現在跟我說,你的執念,還是要很多錢嗎?”

汪大寶頓了頓,遲疑道:“不知道,我的心中好像有個什麼念頭,想讓我去那邊,這是村裏。”

汪大寶說着手指了一個方向,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陳浩眉頭一挑。

隔得這麼遠,居然還能感應到?還是說被迷之後,就無法擺脫?

琢磨了一下,陳浩再次駕車遠去。

看陳浩不回答,汪大寶也不敢說話,只是看着車後,有種強烈不捨,又有種鬆了一口氣的莫名感覺。

直到陳浩駕車來到了一座城市的郊外,汪大寶開口道:“好奇怪,到了這裏,我心裏的念頭不見了。哥,你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陳浩聞言,在路邊停車,看向汪大寶道:“你確定想知道?”

汪大寶點頭。

陳浩道:“行,我告訴你,你被魂迷了。”

“魂迷?”汪大寶一頭霧水。

陳浩道:“你應該學過鬼迷心竅這個詞吧。鬼可以迷人,用陰法迷惑人的神智,讓人變得癡癡呆呆,聽從命令。你就是這種情況。”

汪大寶嚇了一跳:“怎麼可能,我怎麼會被鬼迷心竅?我也是鬼啊!”

陳浩道:“所以,你不是被鬼迷心竅,而是被神迷鬼竅。”

汪大寶瞪大眼睛。

這個詞我肯定沒學過。

“你那個倩倩姐,你記得吧。”

汪大寶點頭。

“她的來歷,是你無法想象的存在,身上自帶一種神異,能夠吸引陰魂鬼物接近,然後被她身上的神異迷惑鬼心,成爲附庸。不僅如此,她身上的神異,我發現能夠汲取魂魄之力,以你的魂魄程度,跟在她身邊,不要幾天就會被吸乾,魂飛魄散。“陳浩認真告誡。

汪大寶驚的說不出話來。

就在這時,陳浩又說了一句讓它驚慌失措的話。

“看你離開時的反應,你明顯被標記了,魂魄之中有了引子,不能和那個倩倩靠的太近,否則你就會被吸引過去,成爲她身上神異的養分。所以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跟着我回去,到鬼校學習。第二。你自己離開,跑的遠遠的,感覺到有什麼吸引自己時,立馬就跑。”

汪大寶急忙道:“哥,既然那個倩倩這麼可怕,爲什麼你不對付她?”

陳浩看傻子一樣看汪大寶:“我爲什麼要對付她?你知道這樣一個帶有先天神異的存在有多可怕嗎?遇到了伸一把手,結個善緣,未來肯定有好處,你居然讓我對付?”

“可是她這樣不是到處害鬼嗎?”汪大寶反駁。

陳浩笑了:“這就不是你應該操心的事情了,兩個選擇,你選擇哪一個?”

汪大寶看着陳浩,好一會兒後堅定的說道:“我不去上學。”

陳浩道:“這麼說,你選擇自己跑路了?那好,緣聚緣滅,我能幫你們的都盡力了,現在你做出了選擇,我不阻攔,就此別過。”

汪大寶看了看陳浩,又看了看公雞和黑貓,一轉身消失不見。

它一走,陳浩就開車繼續前進,前往市裏。

車中,公雞開口道:“浩哥,真的這樣不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