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嬌這一手應該是她關鍵時候用來逆轉情況的一招殺手鐧,以前恐怕沒少在克勞莉亞面前使用過。

0

「啊哈!終於讓我抓到你了該死的金閃閃寶寶!看我怎麼收拾你!」月嬌一聲興奮的尖叫,手臂上的光刀幽芒一長,正要縱身撲過去!

然而就在此時,兩架黑色戰機呼嘯著從她身旁掠過,就在飛近她身邊時瞬間變作了機械人形態。兩名衛士手腳並用,借著強大的衝擊力將她掀翻在地。

「可憐的孩子,她差一點就成功了不是嗎?」克勞莉亞口中說著,動作卻絲毫不慢,腳下連續縱躍飛身趕往月嬌身邊進行支援。

一束束從側面連連射來的能量束卻讓她身形被阻。那是另外兩名衛士沖她發起了進攻!

這些傢伙果然難纏,竟還懂得彼此支援!

就好像一群獵犬合力對獵物進行圍捕。不但能大大增加圍捕的成功率還能彼此進行掩護。保證自身和同伴的生存!

周啟在克勞莉亞肩上將這一切看得仔細。不由自主地聯想到了這一切。

眼角的余光中,被高壓電網纏住的衛士長身上的電流一陣明滅暗淡,金光閃閃的身軀漸漸停止了抽搐!

不好!這傢伙要脫困了!周啟心中暗道一聲不妙!隨即嘴角掛上了一抹猙獰!

矩陣衛士將兩名女汽車人擋住,為這傢伙爭取脫困的機會!而對於自己來說,這又何嘗不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一念到此,他幾乎不假思索,用力一蹬克勞莉亞的肩膀,飛身躍了出去!

「人類!你去哪兒!」

周啟不答,縱身躍出的瞬間張開了飛翼。瞬間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

半空中只見一道幽光掠過。他修長的身影轉眼就飛到了矩陣衛士長身前!微微泛紅的雙眼中閃爍著一絲莫名的興奮! 「人類小子!那個金閃閃的傢伙可是我的……嗯?」

月嬌翻身一腳將一名矩陣衛士踢開。眼見周啟正飛身撲向讓自己吃了不少苦頭兒的傢伙,當即尖叫一聲!

誰知她話才出口,卻如同被人一腳踩中了剎車,聲音戛然而止!

眼前地面空空如也,偷跑進能量矩陣作死的人類小子和那個討厭的金閃閃突然地自眼前消失不見了!

煉妖壺天地,茫茫雲海上空,一架戰機和一個人類的身影正展開激烈的戰鬥!

雖然來到了自己的絕對主場,不過令周啟感到意外的是,煉妖壺對屬於智能機械體的變形金剛們所能產生的影響微乎其微,近乎為零。

即便是這樣,由於能夠借用壺中充沛的天地元氣,比起在元氣稀薄的賽博坦戰鬥,他的情況卻何止好上了百倍!

我的地盤我做主!

有大量的天地元氣可以借用,不但令各種術法威力猛增,更可以隨心意任意移動,自己想怎麼打就怎麼打。

於是令矩陣衛士長一臉懵逼的情況出現了!

不論它飛得有多塊,火力有多猛,但打不到人一切都是白搭!

相反,周啟來去如風,宛如鬼魅。符籙術法更是一刻不停地落在他的身上!

俗話說的好,任你牛逼哄哄吊炸天,比不過金手指一開變無敵。有了煉妖壺相助,周啟的戰力瞬間爆表!虐得實力強勁,皮粗肉厚的衛士長簡直欲仙欲死。

戰鬥僅僅持續了片刻便宣告了結束!

在接連被幾道九霄雷劈中后,矩陣衛士長周身電花亂閃,墨綠色的能量化雙眼漸漸失去了光澤。從半空一頭栽下后就再也沒有站起來。

「契約者編號5106殺死矩陣衛士長,獲得血腥點30000,戰場功勛50點,白金神秘寶箱X1是否打開?」

終於!空間的提示聲宛如仙樂般在耳畔響起。

周啟注視著手中流光溢彩,熒光閃耀的白金寶箱,即便他曾開啟過不只一個同樣品質的箱子,其中還包括更加高級的貨色。然而此刻他卻難掩自己內心的激動!

「一定要爆出來!」

帶著心中的期盼,周啟微一猶豫,深吸了一口氣后,選擇了開啟!

「極光之刃!物品等級:紫色傳說。基礎傷害800,裝備部位主手需求力量150,精神150,該物品拾取后靈魂綁定,不可交易。物品特效:

1.高周波切割:對非機械生命體額外增加200點基礎傷害;

2.熔煉金屬:高溫可令金屬外殼溶解,對機甲單位額外增加500點基礎傷害;

3.動能增幅:每消耗5點能量,基礎傷害增加10點;

PS:裝備該武器后將無法使用除基礎攻擊外的任何劍術技能。」

「Yes!」

看著手中充滿了未來科技感,如手電筒般大小的短短一截銀白色金屬圓柱體,周啟忍不住歡呼出聲。暗暗感嘆自己人品不錯,爆出的第一件道具就是自己最為想要得到的近戰能量武器!

進入任務后困擾他的首要問題就是武器問題。而這一切,因這把名為極光之刃的光劍出現迎刃而解!

他所擁有的大部分技能更擅長近身搏殺,然而傷害卻因為少了一把能夠對機械人造成有效殺傷的強力能量武器而大打折扣!以至於先前被幾個智能低下的機械守衛就追的雞飛狗跳。懟上更精銳的矩陣守衛更是束手無策。

雖然按照武器說明,這把光劍裝備后就無法使用劍技有些遺憾。可勝在作為能量武器,基礎傷害著實夠高,只要配合從劍仙歌訣中學習到的神龍步法。這小小的遺憾根本不成為問題。

周啟一臉欣喜地將極光之刃握在手中。當手指觸碰到鏤刻著細密橫紋的金屬握柄時,隨他心念一動!

「嗡!」一聲輕響。一道茶杯粗細的湛藍色光刃閃爍著蒙蒙的幽光,從前端微張的吞口筆直地延伸到身前近1.5米的位置!

星球大戰有木有?絕地武士有木有?神馬叫酷!還有比這更炫的嗎?!

周啟隨手舞動,彷彿為適應他的力量而生,由能量光束凝成的劍刃,卻如同實體的金屬兵刃一般,輕盈的同時絲毫不顯得飄忽。手感好到不行!

周啟愛不釋手的將光刃收起。目光一瞥寶箱中剩下的兩樣道具。

「毀滅者MAX高能粒子加速炮。」

「高級機械衛士設計圖。」

長度近2米的粒子加速炮,通體銀白閃亮,宛如一支沒有槍把的特大號左輪。略窄的炮口和底座之間,方形的炮管呈現輕微的弧度。除去外形酷炫不說。基礎傷害超過了他目前所見過的所有槍械,達到了驚人的650!唯一可惜的是同樣靈魂綁定,無法交易,不然付雲生恐怕又要換武器了。

而剩下機械衛士設計圖紙卻讓周啟眼前一亮。

戰機、摩托、機械人形態!

從圖紙所描述的內容來看豈不就是剛被自己幹掉的衛士長?不過這玩意兒需要專門製造用的生產流水線才能裝配。所需金屬材料種類自己更是聽都沒聽說過的。看來只能放在以後再想辦法。

周啟小心地將圖紙和毀滅者加速炮收好,正準備遁出煉妖壺。

卻在這時,他臉上神色猛然一變。

一個新的問題出現了!問題不但很嚴重,而且不是一般的嚴重!

就在心意與煉妖壺想通的霎那,他突然發現,煉妖壺中的仙靈之氣幾乎降到了零點!

仙靈之氣是煉妖壺的根本,無論是收物載人還是用來複活留有靈魂印記的妖物,都不可或缺。

之前在無雙世界中,由於先後煉化了鏡靈、于吉、子虛等人,再加上蘊靈池長時期少量滋生。最後更是收滅了大量異族妖鬼。儘管之後頻繁進行使用,卻並沒有明顯感到有什麼變化。

進入黃金主線任務之後,雖然仙靈之氣消耗得也異常厲害,可根據儲量來看,根本不可能達到眼下幾乎見底的地步!

難道是先前與這傢伙戰鬥時消耗掉的?不可能啊!

心繫月嬌和克勞莉亞兩名女氣車人的安危,周啟不及細想,儘管滿心狐疑還是搖了搖頭將疑問拋在了腦後。心念一動閃出了壺中天地。一切只能等戰鬥結束后再找時間查明原因了。

而就在他閃身出現在金字塔第四層空間的瞬間!

看到眼前出現的場景,周啟的眼底頓時泛起了一抹猩紅!並且這抹血色正急速擴大,眨眼便布滿了整個眼白!

地面上一片狼藉,橫七豎八躺滿了機械守衛的殘骸!

通道中央的一角,四名矩陣衛士的殘軀散落在兩名女氣車人周圍。顯然自己離開的這一會兒,她們已經幹掉了各自的對手。

月嬌和克勞莉亞渾身布滿了能量束灼燒的痕迹。手臂和腿部的關節部位滋滋閃耀著刺眼的電花。

月嬌的左臂無力地垂落在一旁,連接肩部的位置露出了下方的導線和電路。看起來傷勢頗為嚴重!

即便如此,兩名女氣車人卻依舊憑藉能量搶不停地向著通道兩側湧來的守衛進行射擊,而自己出現的位置,正位於她們守護的中心地帶!

她們本可以先走的!只要變形為車輛,以她們的速度,這些普通守衛根本無法追上!

周啟腥紅的眼底頓時多了一抹濕潤。即便經歷過太多的生死,他依舊被這一幕所感動。

「月嬌,克勞莉亞,謝謝你們!」

我的神捕小師弟 一句謝謝說出口的時候,他已發自內心地將兩位女汽車人由盟友升級成了自己的同伴和戰友!

無論是人類還是其餘的物種。最難得的便是能不惜生命來信守自己承諾。無論身處何時何地,對自己的友人從不輕言放棄!

這樣的品質在日漸冷漠的現實之中已日漸消亡,卻沒想到,自己會在兩名全身由金屬構成機械人身上將之找到!

這分難得的友誼和情感,比起得到那把極光之刃還要讓自己驚喜百倍、千倍!

「人類小子?快跑!守衛的數量太多了!」耳畔傳來了女氣車人月嬌獨有的驚呼聲,將他從沉思中打斷!

「別說話,還能變形嗎?」周啟飛身趕到月嬌身前,輕輕一擦眼角,將手掌貼在她癱坐在地的腰上。機械修理異能全力發動。

「看來不行,那四個難纏的小個子真帶勁,比霸天虎那群臭流氓強多了。哇哦!這被電到的感覺真不錯。這麼久你去哪兒啦?該死的金閃閃寶寶呢?」

「很久了嗎?」周啟聞聲暗吃一驚。難道隨著煉妖壺仙靈之氣消耗殆盡,連時間也無法保持同步了?

「是啊!你已經消失了足足有10分鐘!真無法想象,你和那個金閃閃發生了什麼?是掉進蟲洞了?」

十分鐘?

蟲洞?

汽車人小姐姐這腦洞開的怕是比蟲洞還大。心中為她受傷感到心疼的同時,周啟忍不住一陣腹誹。眼見月嬌的傷勢恢復的七七八八,他急忙閃身來到克勞莉亞身前,依樣恢復她的傷勢。

「人類,你修理車輛的技術可真棒!可憐的救護車恐怕現在還生活在陰影中。」克勞莉亞口中發出一陣嘈雜的合成音后,偏過頭一本正經地說到。她之前一直沒有說話,八成是音頻線路受到了損傷。

聽到她貌似誇獎卻更像是吐槽救護車的話語。周啟抬頭注視著克勞莉亞狹長的雙眼,嘴角微微一笑。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交給你?」克勞莉亞能量化的雙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卻見在自己眼中宛如小不點一般的人類,已經飛快的自眼前掠過,手裡多出了一把不知從哪裡搞來的能量光劍,正對著距離最近的一名機械守衛撲了過去。

「月嬌,人類真是個奇怪而有趣的物種。」

「是啊,是啊!其他人類不清楚,不過這人類小子一看就知道是個怪胎。哦見鬼,他這是要去幹嘛?他那可憐的小身板甚至受不了那些大塊頭一個手指頭。」

身後兩名女氣車人的交談聲斷斷續續遠遠傳來,逐漸在耳旁變小。很快就被機械守衛發出的爆炸聲所淹沒!

第一個!

周啟心中默數著,眨眼到了第二名守衛近前!

貼身的瞬間,他身形詭異地一閃!在後背.飛翼的助力下高高躍起,極光之刃狠狠地捅進了它的眼窩!

第二個!

周啟沒有回頭,沒有做任何的停留,雙腳用力一蹬機械守衛低垂的金屬腦袋。撲向了下一個!

當月嬌和克勞莉亞將來自另外一個方向的守衛清理乾淨,就在她們回頭望向身後時卻驚訝的發現。

通往傳送通道的沿路,滿地皆是殘骸! 當傳送通道盡頭耀眼的藍光漸漸歸於暗淡。周啟驚訝地發現,眼前的景象宛如先前自己抵達過的神秘空間一樣。金字塔的第五層竟是出奇的安靜和空曠,巧合的是,整個空間同樣被蒙蒙的綠光所籠罩。

這讓一直處於全力戒備狀態的他不由微微吁了口氣。看起來還好,原本以為要面對的是海量的矩陣衛士來著。

周啟四下一陣觀察,自己和兩名女氣車人出現在了第五層空間的邊緣地帶。

位於大廳正中的位置,陣陣幽綠的光芒如同北極光一般夢幻,不停地在四周閃現。看來像是光源的所在。

等距離靠的再近些,周啟驚訝地發現。在夢幻般的綠光中央,是一道直徑近百米的圓柱形透明屏障。粗大的光柱上下聯通了整個大廳,彷彿支撐起了這整個的空間一根立柱一般。

屏障內靠近地面的位置,一顆車輪大小的能量球,如一顆墨綠色的迷你太陽,閃爍著炫目的流彩懸浮在半空!

這就是能量矩陣?

周啟目中幽光一閃,靈覺偵測悄然發動。

然而從刺眼的綠色光芒中並沒有反饋回來任何信息。似乎是受那道透明屏障的阻隔,靈覺偵測在此刻竟然失去了作用。

應該就是它!

此情未完待續 在承載預言的碎片引領下,他有幸縱觀賽博坦近百萬年的歷史。其中就曾提起過,當初賽博坦的締造者曾製造過一種叫做魔力神球的神器,用於開啟機械人的智慧。

雖然不知道魔力神球究竟有多少,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眼前透明屏障中的綠色圓球應該就是其中的一枚。

賽博坦的機械人之所以稱為智能機械生命體,正是因為他們被賦予了智慧!因此作為智慧的啟蒙和給予者,魔力神球應該就是孕育他們生命的搖籃!

「這是什麼?人類小子?在這圓圓的東西里好像有什麼在召喚我!天哪!我好像能聽到它在和我說話!克勞莉亞,你聽到沒有?」

「嗯。我也有同樣的感覺。月嬌」

聽到身後兩名女氣車人的話語,周啟已經完全肯定,眼前漂浮在半空的圓球,就是自己此行的目標能量矩陣!

這時,身後一陣沉重的腳步聲響起。眼角的余光中,只見是月嬌大步從身旁越過,徑直向著透明的屏障走去。

小姐姐想要幹什麼?

就在周啟心感詫異的瞬間。前方不遠處,月嬌抬起了手臂,動作宛如怕火的小女生一樣,試探著將手掌對著光障伸了過去!

「月嬌!小心!」就在周啟想要做出提醒的時候,一旁的克勞莉亞已經大聲發出了警告!

然而還沒等她話音落下,月嬌的手掌已經觸碰到了透明的光障!

一陣強烈的白光伴隨著滋滋作響的電弧突然自在光障上亮起!

「呀啊!」月嬌口中發出一聲驚呼!彷彿迎面被一輛重卡撞個正著,修長的身軀直直地倒飛了出去。

透明的光柱上一陣能量流轉,在滲人的滋滋聲消失的同時恢復了原狀,看上去猶如無風的水面,平靜地沒有一絲漣漪。

「月嬌!」克勞莉亞大步跑向渾身電花亂閃,正原地抽搐不已地月嬌。

「克勞莉亞!別碰她!」周啟大聲高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