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照在湖面上,把她的身體照得非常清楚,彷彿上帝精雕一樣。

0

葉雄看了下她的臉,頓時就無語了。

他萬萬想不到,在這湖裡泡澡的,居然會是火衛。

「木衛,你再敢過來捉弄我,我非扒了你一層皮不可。」

火衛的聲音,穿透湖水,進入葉雄耳朵里。

葉雄鬆了口氣,還好她只是把自己當成木衛。

生死狙殺 這種情況下,他不敢再近一步,不然的話,被發現就麻煩了。

他正準備離開,突然火衛繼續說道:「木衛,我發現自己真的有點走火入魔,每次修鍊的時候,都沒辦法入定,腦海里都是他的身影,這可怎麼辦?」

「我們之間,明明就沒見過幾次面,也沒有交織,你說我怎麼會變成這樣。」

「他又有女朋友,那個女的還是金丹中期,比我優秀多,我明知道這樣,還是沒辦法靜下心來。」

「我決定了,明天去迷幻森林閉關,一年之後再出來,你跟我一直吧?」

葉雄渾身一顫,完全沒想到火衛會說出這樣的話。

她說的『他』,應該是他自己吧?

葉雄跟火衛見過幾面,兩人之間只是很簡單地交談過,甚至連朋友都說不上,她怎麼突然對自己擁有這麼深的想念,連修鍊無法平靜下來。

如果不是無意之間聽見,他打死也想不到,她心裡埋著這樣一顆想念的種子。

「木衛,木衛……」

火衛一連喊了幾遍,都沒見木衛過來,頓時有點奇怪。

在以前,她修鍊無法平靜的時候,木靈過來搗亂被她識破,馬上就過來,跟她一起泡澡,怎麼現在她喊了這麼多遍,她都沒有反應?

葉雄連忙後退,如果被火衛發現,危險先不說,首先,尷尬死了。

他回到岸邊,正準備上岸,正在此時,突然一道蒼老而又威嚴的聲音傳來。

「三更半夜,誰在湖裡面,馬上給我出來。」

聲音非常有穿透力,震得葉雄耳朵嗡嗡作響,說明這老婦人實力非常強。

境界,明顯遠遠在他之上。

在精靈界,實力比葉雄強的人有四個;上任女王蒙莎,這一任女王歌姬;還有兩名長老。蒙莎提醒過他,進入黑暗森林的時候,一定要小心這兩名長老。不會這麼倒霉,第一次進入裡面查探,就遇到了其中一名長老吧?

「馬上給我出來,聽到沒有?」蒼老聲音再次響起。

葉雄正準備轉身從湖裡面逃走,正在這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執法長老,是我。」木衛從湖裡面出來。

「原來是火衛姑娘,你三更半夜不睡覺,在這湖裡幹什麼?」執法長老問。

「我修鍊一門法術,怎麼都想不通,來泡泡冷水,靜一靜。」火衛回道。

「原來如此,那你慢慢思考,老身先走了。」執法長老說完,身影一晃,消失了。

火衛鬆了口氣,身體沉入湖水之中,來到葉雄面前。

兩人見面,突然變得有些尷尬。

「剛才我說的話,你都聽見了?」火衛顫著聲音問。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想潛過那邊,沒想到聽你的心裡話……」葉雄說完,話音一轉:「感謝你剛才幫我解圍,不然我就麻煩了。」

火衛的臉紅了,一直紅臉脖子根。

她真是尷尬得要死,沒想到心裡話,全部被葉雄聽見了。

「剛才的話,你不必記在心上,那是我自己的問題。」她弱弱道。

「你不必覺得難堪,沒有女人的男人是不完整的;同樣,沒有男人的女人,也是不完整的,你能產生這樣的心態,恰恰好說明你是一個真正的人。」葉雄嚴肅地說道。

「我是精靈族的人,不應該……」

「精靈族這種傳承,遲早都會改變的,相信我。」

「你三更半夜潛進這裡,想幹什麼?」火衛目光震驚地看著他。

「火衛姑娘,我做什麼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但是我可以保證,我想做的事情絕對不會傷害你們精靈族,對你們精靈族的傳承,只會有利無害。」葉雄繼續說道。

「我勸你馬上離開這裡,如果被兩位長老跟女王發現,你只有死路一條。」

「我現在還不能離開,必須進去迷幻森林。」葉雄道。

「瘋了,你一定是瘋了,迷幻樹林機關重重,還有守護長老守著,連我都不能輕易進去,你進去是想找死嗎?」火衛急道。

「多謝火衛姑娘關心,這事情我必須要做。」葉雄十分堅決。

「既然你想死,那我不管你了。」火衛嘆氣。

「我不想連累你,你就當沒看到我,行不行?」

葉雄見她沒有阻止自己,正準備離開。

「等一下。」火衛突然喊住了他。

「還有什麼事情嗎?」葉雄轉身問。

「你現在過去,就是直接撞在守護長老的槍口上。」火衛看著他,嘆了口氣:「一會我們出來,你再進入。記住,我最多只能拖住守護長老半小時,半小時之後,你必須從迷幻森林之內出來。」

「多謝你相助。」葉雄有些感動。

他跟火衛之間,沒有什麼交情,她能為自己冒這麼大的危險,一般人根本做不到。

「我相信你的為人,相信你不會做出傷害精靈族的事情,希望你別讓我失望。」火衛嚴肅地說道。

「你放心,我說到做到。」

火衛這才從湖裡面出來,朝迷幻森林而去。

十幾分鐘之後,隔著湖水,看到兩道流光從迷幻森林裡面出來,看來火衛已經想到辦法將守護長老引走了。

葉雄連忙從湖裡面出來,快速進入迷幻森林。 剛剛走進迷幻森林,面前就出像一片迷霧,在月光下呈觀出灰濛濛的顏色,視線可見度非常底。

葉雄施展真元護體,慢慢地走進去,一點都不敢大意。

蒙莎跟火衛都說過,迷幻森林危險重重,有很多十分危險的陣法,一不小心就會著了道,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劍兒,木靈,你們兩個潛入地底,在前面查探一下,看看有什麼情況。」葉雄吩咐。

他之所以只吩咐木靈跟劍靈前去,是因為火靈跟冰靈他必須要帶在身上,萬一遇到極強的對手,也有機會跟對手一戰,不然,連冰火爆都無法施展,那就更加不是對手了。

劍靈跟木靈得令,一頭扎進土裡,朝面前而去。

葉雄小心翼翼地靠近,突然面前出現一連片的樹木,這些樹木大小完全一樣,就連間距也一模一樣,他觀察一下,發現每株樹都十分相似,就像複製出來的一樣。

這片樹林一眼望不到盡頭,少說也有幾公里。

「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多一模一樣的樹,難不成是幻術?」

葉雄施展《梵聖功》,雙目露出一道金光,天眼施展出來。

天眼有看破隱影東西的能力,雖然沒有法眼那麼厲害,但是一般的幻術,休想瞞得他,木衛的幻術,就是被他的天眼看破的。

在天眼之下,這片樹林的原貌露了出來,就像三維圖一樣。

頓時,一片錯落的樹林就完全出現在他面前。

樹木有大有小,間距也相差甚遠,跟普通的樹林沒什麼區別。

果然是幻術!

「還好有天眼,不然進入這一模一樣的樹林,非迷失方向不可,在這裡困半天都未必能出來。」

葉雄沒有停留,瞅准方向,加快速度繼續前進,畢竟火衛只是給了他半個小時的時間,折回往返來算,他最多只有十五分鐘時間,所以不能有絲毫的殆慢。

在天眼的幫助之下,葉雄快速穿過這片樹林,出現在另一邊。

劍靈跟木靈剛好回來了。

「主人,前面的好像還有三關,因為要回到報告,我沒有行走太遠。」劍靈說道。

葉雄點了點頭,繼續突進,大概飛行了五分鐘,面前出現一片石林。

這片石林非常長,想繞過去,不是不可能,但是要花費很長的時間。

葉雄天眼施展出來,眼芒閃爍,目光落到那些石柱上。

石柱很高,每一個柱都有幾十米高,看起來非常雄偉,處處透著威嚴。

葉雄撿起一塊石子,扔了進去。

石子剛落入石林,突然石柱上發射出無數手指般粗的光芒,直接射在石子上,頓時石頭就被擊得粉碎。

他又撿起幾塊,從不同的角度拋出去,啾啾啾,不停的光芒射出,那幾塊石頭又被射也粉碎。

「好精準的機關,不知道速度跟殺傷力如何。」

葉雄拿出一把劍,啾地擊飛出去,以極快的速度。

啾啾啾啾!

整個大陣之中,無數的光芒射出,密密麻麻,就像雨點一樣密集。

庶女的美好生活 那劍再快也沒有用,很快就在半路被再次擊落,化為粉碎。

葉雄臉上變色,這石林大陣也太恐怖了吧,如果強行突進去,就算能活著,也會遍體鱗傷。

眼見時間已經過了一半,葉雄還是沒有想到通關的辦法。

突然,他靈機一動,連忙將四靈叫喚出來。

「主人,有什麼吩咐?」火靈問。

「此陣我沒辦法毫髮無傷地過去,需要你們幫助。」

「主人,我們要怎麼做。」火靈問。

「看到那四根石柱沒有?」葉雄指著那幾根最重要石柱,說道:「這四根是殺傷力最大的石柱,能力光束都是從這石柱之上射出來的,只要將這四根石柱解決掉,我就能衝過這石林。但凡陣法,離不開能量供給,不然就成不了陣法。你們四個,每人一根石柱,幫我把石柱的能量石找出來,別挪動,找出來再說,五分鐘之內,無論能不能找到,都給我回來。」

四靈得到命令,一頭扎進土裡,朝那石柱而去。

葉雄耐心等待著,他這次的目的是為了探路,沒想一下子就全部將路探出來,只能慢慢來。

五分鐘之後,四靈都回來了。

「主人,我們找到能量石的位置了。」冰靈道。

「在什麼地方?」葉雄連忙問。

「石柱埋進土裡十幾米,能量石就在最底下。那邊有一條秘道,進入石林下面,用來更換能量石的,主人,我們帶你去看看?」火靈說道。

「來不及了,咱們先回去,下次再來。」

跟火衛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安全第一,他不敢繼續呆著,只要原路返回。

剛回到湖裡,一道流光就從頭頂飛過,飛向迷幻森林。

葉雄鬆了口氣,還好他走得快,不然還真有可能被發現。

我到異界放衛星 剛露出水面,那裡一道熟悉的人影已經在等他,正是火衛。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還在裡面呢!」火靈見他已經出來,鬆了口氣。

「我很有時間觀念,約好半小時,絕對不會擔誤一秒鐘的。」葉雄看著她,感激地說道:「火衛,多謝你的幫忙。」

火衛看著他,嘆了口氣。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幫他,而且在不知道他要幹什麼的情況下。

要知道,這事情要是被女王知道,可是性命難保的。

「你的事情,辦完了嗎?」火衛問。

葉雄搖了搖頭:「時間太短,我只闖過兩關,後面還有多少關卡,我也不知道。」

「什麼,你已經闖過幻林跟石林了?」火衛十分震驚。

幻林應該是那片迷幻的樹林,石林應該就是那片能發生能量光束的石林,雖然他還沒闖過石林,但是已經找到石柱的能量石位置,闖過沒有問題。

葉雄點了點頭,問:「火衛姑娘,你既然知道幻林跟石林,想必知道接下來還有幾關?」

火衛點點頭,說道:「我以前不知道,因為迷幻森林是精靈族的禁地,我沒想著進入過,所以沒有問過守護長老。但是剛才,我隨便問問,這迷幻樹林有什麼危險的事情,她告訴我,說迷幻森林一共有四大關卡,你既然過了兩關,後面應該還有兩關。 「沒想到,這迷幻木森林中,居然防衛如此森然。」

葉雄如果不是有天眼,還有四靈幫忙,想闖過這兩關,會非常困難。

前兩關都這麼難,後面的兩關,可想而知,會難到什麼地步。

「火衛姑娘,你跟這守護長老是什麼關係?」葉雄問。

守護長老的職責,應該是守護迷幻森林的,火衛竟然能將她引開,可見兩人的關係,非常不一般。

「怎麼說呢?」火衛考慮著應該怎麼說,片刻抬頭道:「換成你們人族的說法,應該是母親的母親吧!」

「那就是奶奶了?」

總裁太可怕 「我們這裡沒有親情之類的說法。精靈族的女人有一個規定,年齡達到以五十歲,就會去吃生命果實,懷孕生女,產下一個精靈之後,小精靈就會被帶走,去一個地方統一養育,我們連小精靈都面都被見過,就被帶走了……」

「太殘忍了,怎麼也是自己生下的女兒,怎麼能這樣?」葉雄怒道。

這樣做,跟地球上的代孕婦女有什麼區別。

就算代孕的女人,也能看看自己的女兒,而這精靈族,連見都不能見一面,嬰兒就被帶走了,女人在這裡,完全就是一台生產機器。

「這是精靈族的世代傳承,大家早就習慣了。」火衛苦笑道。

「既然你們生孩子的時候,連自己的孩子都沒見過,也沒養育過,那你是怎麼知道,守護長老是你母親的母親?」葉雄奇怪地問。

「她跟我長得很相似,年紀上恰好差一百歲,所以我們就猜測是;只不過,這些都是猜測,是不是真的,就沒有人知道了;不過,守護長老對別人都很兇,唯有對我,不太一樣,我有什麼事情,她第一時間也會幫我,我的一身法術,大多術也是她教的。」火衛道。

「血濃於水,哪怕精靈族這種傳承很冷血,人心始終是肉長的。」葉雄道。

「其實,現在族內已經有很精靈對這種傳承不滿,特別是你們人族在附近建城之後,咱們族內的精靈,很多都易容進入過你們的仁城,看著你們那裡男男女女,戀愛自由,個個都無比羨慕,只是畏懼族規,大家都不敢有任何錶示而已。」火衛說道。

「你放心,很快你們精靈族就能跟人族一樣,可以自由地戀愛,你們生孩子的方式,不是再是吃生命果實,而是……」

「而是什麼樣?」火衛好奇怪地問。

葉雄看著她清澈的眼光,似乎對男女之間的事情,一點都不了解。

他很想說,要不要我教教你,但是想到這樣做,跟禽獸有什麼區別,當下將脫口而出的話咽了下去。

「等你遇到最心愛男人的時候,就會知道了,這種事情外人教我,就是想對你圖謀不軌,我不太好意思說。」葉雄笑道。

火衛渴望的眼神里,露出失望的神色。

葉雄這才想起,自己不就是她心愛的人嗎?

這話,有些傷人啊!

氣氛,頓時就變得有點尷尬了。

「我下個月就到五十歲了。」火衛突然道。

葉雄嚇了一跳,急道:「這麼說,你也要吃生命果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