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秦皇與韓皇經過商議決定,三個月之後,秦國公主嫁到韓國。

0

可是,誰能想到,秦熾月的婚嫁儀仗隊走到兩國交接處——靜安的時候,被一群來歷不明的人突然襲擊。儀仗隊的人和護衛隊死傷殆盡,秦熾月更是下落不明。

秦國上下朝野震動,秦皇雷霆大怒,差點舉全國之力要討伐韓國。還好,肖大元帥及時制止了,這才免了一場大戰。但是,肖大元帥也表示了,如果真的是韓國人乾的,那麼他將秦率大軍,踏平韓國。

「走,你陪我一起去靜安勘察現場。」一鳴急不可耐,不想在這裡干坐著,想要到靜安,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肖楚楚看著急不可耐的一鳴這麼在意秦熾月,內心糾結,有些失落。不過還是點了點頭,道:「好!我收拾一下,咱們馬上出發!」

只是片刻中,肖楚楚已經換了一身男裝,兩人就要出門,準備上路了。就在這個時候,蕭家仨兄弟攔住了他們。

當知道他們要趕往靜安勘察現場的時候,哥仨當時就暴脾氣上來了。說什麼也要跟著兩人一同前往靜安,好找到兇手迎回三公主。

五人慌慌忙忙的向著秦國與韓國交接處的靜安趕去了,這個地方比起英俠鎮來說,近了一點。五人一行,緊趕慢趕的,終於在兩天之後到達了這個地方。

靜安,是一個地區的名字。因為在幾十年前,這個地方時兩國交戰的地方,因此當地的居民希望兩國能夠停止戰爭。於是,才取了靜安這個名字,希冀著安靜祥和!


靜安地處丘陵地帶,附近有一座山脈,正是昊天山脈。昊天山脈綿延幾萬公里,如同一條真龍俯卧。

而秦國的邊塞城鎮,就是鎮守了百年而從來沒有被攻破。這個邊塞城關就是嘉嶺關,而韓國在百里之外也有一處邊塞,是天元關。

兩處關塞中間就是靜安,這裡居住的不只是秦國的居民,還有韓國的居民。

五人一行來到了這個地方,肖楚楚指著前面的山地,道:「那個地方就是三公主發生意外的地方!現在被大軍守護著,咱們現在過去看看!」 水鄉人家 未完待續。。) 前方被一對士兵緊密的封鎖著,不準外人進入破壞現場。士兵精甲閃爍著幽幽的寒光,腰間挎著一柄長刀,手中拿著一把長槍。士氣驚天地,煞氣威乾坤。

「喂!看到沒,前面就是事發地點。已經被兩萬士兵團團圍住,不讓外人進入!」肖龍幾人趴在不遠處的一處小山上面,只露出來幾顆頭。

一鳴雖然內心焦急,可是也不能冒失。一臉的憂鬱,看著前方被士兵封鎖的地方,密不透風,根本不可能輕易的進去。這才問道:「難道就沒有辦法進去嘛?」

前方士兵氣勢驚人,將方圓數十里都給圍住了。就算是螻蟻都沒有辦法潛入進去,更不用說是幾個大活人了。

肖龍道:「我們兄弟三個還好進去,只是你和小妹沒有辦法進去!小妹是女的,不可能進去。而你已經被蕭家下了通緝令,恐怕整個帝國不認識你的人也不多了。」

三個月前,一鳴一怒沖關,先是殺了蕭家子弟,最後更是坑殺了蕭家疑似靈王的老家主。帝都震動,各大家族全都驚恐了。一尊疑似靈王的強者隕落了,這讓他們內心恐慌呀。最後,蕭家雖然實力一落千丈,可是卻與周家聯手,一同緝拿一鳴。滿城風雨。

「那我們倆該怎麼辦?要不,找兩件盔甲,我們扮作你們的隨從?」肖楚楚皺眉,俊俏的臉上揚起了笑意。

「這辦法好,只要他們扮作咱們的隨從。就說是找父帥,應該能夠進去!」肖虎一聽。感覺到注意不錯。就接著完善了,如果不打著他們父帥的旗號。還真沒有辦法進去。

秦皇最挺愛的三公主出嫁他國,半途遭劫。人下落不明。秦皇震怒,帝國震怒,直接下令要討伐韓國,直搗黃龍。幸好秦國大元帥肖豪天極力的反對,這才平息了秦皇的怒火。下令讓肖豪天徹查此事,必須找出幕後之人。

「好什麼好!一鳴的模樣這些士兵絕對認識,要混進去很難!咱們父帥知道了沒什麼大問題,可是那不是還有周家的人在嘛。被發現了,就算是父帥恐怕都罩不住!」肖龍呵斥。考慮的比較仔細。也只能怪一鳴當初太狠了,不只是得罪了蕭家,還斬殺了周家那個窩囊廢周雄。

一鳴笑道:「改變樣貌不就得了,只要我稍微改變一下。諒他們也認不出來!」

「改變樣貌!」幾人一驚,樣貌是爹媽給的,怎麼可能改變。

「我想起來了,有這種改變樣貌的玄術。只不過靈王能夠輕易的識破。」肖楚楚驚喜道,有這種玄術可以變換,只不過缺陷還是有的。同階很難發現。可是實力高太多的話,就會被看破。

「也是!蕭家的老家主雖然被一鳴給坑殺了,可是因為這件事情。周家的那個老傢伙竟然真正的邁出了那一步,成為了真正的靈王。不一定能逃得過他的眼睛!」肖龍有些失望的道。

「放心吧。雖然不是真正的改變。不過,想要識破那還是很難得。」一鳴道,他對這還是有信心的。先不說是用五行源根改變身體狀態吧。就說是用醫術也是能夠改變的。

如果說是用五行源根改變只是單單的在體表包裹一種「外表」,那麼用醫術改變的那就是真正的改變了肉身。

「你們看好了!」一鳴道。接著他的體表湧現出一道道的符文。不過這些符文與玄術的符文不同,讓人晦澀難懂。這是醫術的符文。醫術不只是單傳的診斷、下藥、針灸,還有符文。這些符文既能救人,也能殺人。

「你們快看,一鳴的皮膚是怎麼啦?」肖楚楚驚慌失措的指著一鳴的臉部,道。

只見,一鳴的臉上,皮膚下面不斷的蠕動,彷彿是有東西鑽了進去,在裡面亂沖亂撞。就在他們吃驚的同時,一鳴的鼻子發生了改變,比原來稍微的高挺了一點。接著就是額頭,稍稍的凸出了一些。然後就是他的臉頰了,比原本的消瘦了一點。

「怎麼樣!好了!」一鳴完成之後,看著吃驚的幾人笑道。

肖楚楚驚訝的上前,捏了捏他的臉頰,敲了敲他腦門,上下不斷的打量。「哎呦喂!真是沒想到,這怎麼摸都是真的呀?你是怎麼弄得?」

「就是呀,我沒有在你身上感覺到玄術的力量。難道你不是用玄術改變的外貌?」肖龍也是驚奇萬分,玄術改變外貌就是用玄術在體表構建出一層符文形成的外貌,同階中人還很難發現。可是境界高太多的話,就很難發現。

這也是肖龍說靈王能夠輕易發下的原因。可是一鳴這改變的樣貌卻非同小可,肖龍根本沒有發現一絲的異樣,彷彿一鳴的外貌本來就應該是如此一般。

一鳴笑著給他們解釋道:「這是我用醫術手段,直接改變了體內的肌肉與骨骼。只要不動大肆的使用玄術,隱瞞原來的氣息。就很難發現!」

是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氣息。這才是難辦的,尋常人只是通過外貌或者是習慣來分辨人。可是對於俠客中的高手那是憑藉著直覺與氣息來分辨的。

使用原來的玄術,就能夠讓人感覺出氣息。所以,不能過多的使用原來的玄術。

而一鳴來自洞天山脈,在英俠鎮的時候敢調侃各教的靈王。出世之後虜獲了仙靈教的天之驕女盈柔,更是坑殺了仙靈教的一尊靈王。之後,又坑殺了帝都蕭家的老家主。他的玄術外人想不知道都難,太顯眼了。

「老五,這本事能不能教教我!我也想學!」肖楚楚那叫一個羨慕,學會了這樣的一招絕技,以後再出去就不用擔心被人發現了。更不用被帝都的那些人找到元帥府了。

「好,以後有時間教給你。現在重要的是。咱們趕快進去了解情況!找到攻擊熾月的敵人!」一鳴前句還是笑著,可是後半句卻是殺機無限。讓人心驚。

靜安是一片丘陵,多山。附近就有昊天山脈綿延到這裡。在往北走大約一千公里,就是四大生命禁區之一的天罰森林。

天罰森林位於趙國與韓國還有衛國,三國交界處。大部分處在趙國境內。森林雖然比較大,可是危險區域並不太大,可是森林的面積卻是非常的大。裡面玄獸異常的多,如果說洞天山脈是玄獸的大本營,那麼天罰森林就是玄獸的家園了。

秦皇三公主出嫁,婚禮儀仗隊卻在兩國交界處給襲擊了。這讓秦國震怒,派出了兩萬軍隊封鎖了這片區域。大元帥肖豪天與周家老家主都來到了這裡勘察現場。

秦國士兵威風凜凜,身穿暗黑的精甲,完全是精鋼打造,上面刻有符文陣圖。中間還鑲刻著一個「秦」字!看到不遠處有五個人向這片封鎖區域走來,一個小組長高聲喝道:「來者何人?站住,不然格殺勿論!」

九州大陸上的各**隊制度差不多,十人為一組,十組為一小隊,十小隊為一中隊。十中隊是一大隊,十個大隊就是一軍!軍又分為大軍,中軍,小軍。

三個身體健碩魁梧的大漢穿著精甲。紅色與黑色相間,上面印著一個大大的「肖」字。這是肖家軍。

身後跟著兩個身體稍微稍弱的青年,盔甲也是如此。

聽到那名組長的叫喊。前方中間那名大漢一抬手,五人都停在了那裡。他高聲喝道:「前方的兄弟。我們來自帝都!」

那小組長聽到之後慌忙跑了過來,全身戒備。沒有輕易的相信。

大漢扔給他一塊金色的令牌,這塊令牌純金打造而成,上面印著一個可怕玄獸的圖案,張牙舞爪的甚是嚇人。玄獸的上面還印著一個「肖」字。

小組長一看到這塊令牌,就熱情了起來,笑道:「原來是肖家軍的人,你們隨我來。肖大元帥正在裡面勘察現場!」

幾人相視一笑,肖元帥的令牌果然好用。

五人隨著小組長進入了防禦圈之中,小組長這才道:「幾位兄弟,恕我職責在身,不能帶你們進去了。」

「好的,你們辛苦了。我們進去自己稟報大元帥就行了!」

等到小組長離去,跟在三個大漢身後的一個健碩的青年,由衷的讚歎道:「帝國的軍隊果然紀律嚴明,不會因為咱們是肖家軍就阿諛奉承!」

「那是!也不看看這是誰訓練出來的!」另一個身體消瘦的青年笑道,滿臉的得意。

青年道:「我說三姐,難不成說這是你訓練出來的?」


不錯,這五人正是一鳴與肖家四兄妹。肖家四兄妹身為肖豪天的子女,有他的令牌不是難事。

「好了,不要多說話。咱們還是趕緊去找父帥吧,說不定他們已經找到線索了!」

一行人匆匆的向著前方走去,很快就看到了一隊人馬正在那裡勘察現場。這片區域坑坑窪窪的,地上還留著打鬥的痕迹。有一灘一灘的血跡,還有一些血跡並不是紅色的,不屬於人類。

一鳴皺起了眉頭,蹲下來,用手摸了摸怒有些發青血跡,暗自的吃驚。

「怎麼啦?你發現什麼了?」肖楚楚看到一鳴蹲下來觀察血跡,問道。

「這血跡是屬於一種飛行玄獸,三頭雕的。這種三頭雕善於飛行,速度異常的快。成年之後就擁有俊俠三重天的境界,速度之快讓人吃驚!」一鳴道,他是洞天山脈幾尊獸王的徒弟,對於玄獸的種類還是非常了解的。

肖龍道:「三頭雕!這可是韓國特有的軍隊飛行玄獸,也只有他們軍隊有專門馴服三頭雕的方法!」

「韓國!」一鳴與肖楚楚同時一驚,相互看了一眼,都明白對方心中在想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老者從營帳中走了出來,看到五人,當即喝道:「你們是幹什麼的?誰讓你們擅自進來的?」(未完待續。。) 一鳴幾人正在那裡偷偷的勘察現場,更琢磨出一種血跡的來源,就被營帳中走出來的一尊實力強大的老者給發現了,大聲的呵斥。

「壞了!是周家的老家主!」肖楚楚暗自的提醒一鳴,內心吃了一驚,沒想到這麼快就遇到這麼一個對頭。

一鳴聽了暗自的小心了起來,不敢透漏出自己體內的氣息。唯恐這個老傢伙發現了,這可是靈王級別的強者,不容小覷。

「不礙事,看我們的!」蕭家老三肖猛傳音,安慰一鳴。

接著肖猛三兄弟就笑著走了上去,肖龍哈哈笑道:「周爺爺,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你。您老最近身體可好?」

周老家主身穿灰色的長袍,頭髮已經灰白,臉上已經顯露老態,不過比之前倒是年輕了不少。只因,他晉陞到了靈王境界,如同五十歲的中年人。

可是他的實際年齡都一百多歲了,現在的周家家主是他的孫子。也已經四十多歲了,實力也在俊俠五重天境界。

「哦,原來是你們幾個小娃子呀!從帝都剛來嘛!」周老家主看清了幾人的面貌,笑道。雖然帝都幾個家族是明爭暗鬥,可是表面上還是挺和諧的。

周老家主的雙眸精光閃爍,在肖楚楚與一鳴的身上掃了掃,讓一鳴感覺到一陣可怕的壓力。唯恐被對方看穿自己的身份。不過這目光只是略過,很快就停在了肖楚楚的身上。笑道:「我說丫頭,見了我還不知道見禮呀?也太膽大包天了吧!」

肖楚楚嘴撅了起來。摘掉了頭盔,一襲長發披肩。這才笑道:「嘿嘿……還是周爺爺的目光厲害,直接就發現了我的身份!對了。我爹呢?怎麼沒有看到他?」

「肖元帥去昊天山脈了,算算時間應該也快回來了!」周老家主道,接著看了看蕭家三兄弟,道,「你們三個小傢伙不再帝都軍營待著,跑到這裡幹嘛?」

肖楚楚忙上前,聲音有些傷感道:「這不是三公主出事兒了嘛,我和她情同姐妹,感情深厚。本來就為她出嫁他國傷心。可是卻沒有想到半路上竟然遇到了襲擊。如今更是下落不明,我這不是擔心嘛,就讓大哥他們帶著我來看看!」

這倒是一個十分好的借口,不顧不過也不能說這是借口。畢竟他們就是為了這來的。肖楚楚與三公主的情誼那是帝都皆知的,所以也不會讓人懷疑。

「周爺爺,調查的怎麼樣啦?查清楚是什麼勢力下的手了嘛?」肖楚楚清楚一鳴想要了解什麼,於是趕緊問道。

周老家主笑道:「具體情況還不清楚,你父親已經去昊天界求證了!不過,其他的情況我不能透露。不過你們可以自己去看看!」

「周爺爺。你就說說嘛!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欺負周天、周玲他們了!」肖楚楚上前,拉著周老家主的胳膊,道。

「哈哈……你這丫頭呀!」周老家主捋著鬍子笑了起來,他可是知道的。帝都很多大家族的子弟同齡的哪個沒有被肖家的這個女兒給收拾過的。就算是皇親貴族的親子也擺脫不了,只要這丫頭一個不高興就給收拾了。

肖楚楚在帝都可是名副其實的魔女,一群同齡人誰見了都害怕。也就幾個實力比較可怕的人沒有被收拾過。不過卻被她的三個哥哥給揍過。

周老家主道:「丫頭,帝都那幾個少年都說要把你娶回家。好好收拾呢!不如,你嫁到我周家來吧。我保證你嫁給誰。都不敢給你臉色看!怎麼樣?」

這麼一說,肖楚楚頓時臉紅了起來,饒是她有魔女稱號,可是聽到這樣的事情也是羞澀難當。

「嘿嘿!那個周老爺子,您先忙,我們先去現場看看哈!你先忙!」說著,就一溜煙的跑沒了影,速度之快讓人咋舌。

「周爺爺,我們也告辭了。先去那邊看看,省的小妹胡鬧!」肖家三兄弟也告辭,帶著一鳴追了上去。

看著肖家三兄弟離去,周老家主原本和藹的目光消失了,轉而是無比的陰冷。自語道:「哼!其他家族都想要與肖家聯姻,哼,你們想都別想。我周家得不到,你們也別想得到!」

幾人離開軍帳那裡,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肖楚楚看著幾個人幸災樂禍的,頓時惱羞成怒,直接開始錘了,追著打一鳴。「讓你小兔崽子笑我,讓你笑我!」

「哈哈,三姐你……你到底要嫁給誰呀!哈哈……」一鳴邊躲閃,便笑道,可勁兒的嘲弄肖楚楚。

別說一鳴了,就算是肖家三兄弟也是。看到肖楚楚羞澀,那可是一百年都不曾一見呀。

「誰在笑,誰在笑我就打誰。」肖楚楚開始威脅了,盡顯魔女本相。

一鳴好不容易才止住笑,一臉笑意的道:「咱們別笑了,開始勘察現場吧。既然他們不告訴咱們,咱們就自己查!」

一想到此次來的目的,幾人就笑不起來了,一臉的傷感。畢竟肖楚楚和秦熾月的關係是都知道的,也知道一鳴與秦熾月的關係。

現場只留下戰鬥的痕迹與血跡還有殘留下來的兵器,至於死者的屍體都已經抬走了。他們是大秦的勇士,不可能讓他們暴漏荒野,要好好的安葬。

「據說,沒有發現敵人的屍體,只有我秦國的勇士躺在這裡。他們把自己人的屍體都帶走了!」肖龍把知道的都透露了出來,好讓一鳴能夠分析。

大致的看了一下現場和戰鬥痕迹,一鳴皺著眉頭,不時的看看斷裂的兵器,然後又嗅一嗅地面上殘留的血跡。腦袋不停的思索著,瘋狂的旋轉。

「當初出嫁的馬車就是行走到這裡的時候遭受的襲擊,一千人馬只在幾刻鐘被消滅乾淨!來人非常的可怕!」肖龍道。體內熱血沸騰,恨不得直接殺了那些敵人。為死去的兵士報仇雪恨。

「快來看!這是什麼痕迹?」突然,肖猛叫道。幾人忙跑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