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拉族長狠狠咬牙,「我怎麼可能不在乎!然而憐。貝拉如今的地位,豈是我們可以抗衡的!」

0

「抗衡不了也好過這麼苟延殘喘的活著!我們就算是瘋狗,也要咬下她一塊肉來!」

曼拉族長雙眼發紅,他心中怎能不恨!登高跌重的滋味他品嘗的淋漓盡致,縱使貝拉一族再如何落魄,也要比現在的他們好多了!看了看周圍破敗的景象,曼拉族長的仇恨熊熊燃燒,那個廢物本該死在他們手上,誰能想到非但沒死還成為了最大的禍害!她如果不存在,曼拉一族也不會有如今景象!這份仇,必然是要報的!不然死了也不會瞑目!

「我們幾個加起來,總能敵得過她,她如今才多大,能有多少實力?」憐成為帝國學院准學生的消息並沒有傳開,在別人眼裡,憐縱使天資再高,實力也不會高到離譜的程度,更沒有人會想到她如今已經在高等級別了。

「說的對啊!我們幾個加起來也算正式六級,就算弄不死那個廢物,也能弄傷、弄殘她!讓她不好過一段日子!就算豁出我們這幾條命又有什麼關係!」

「大哥,你說話啊!」

曼拉族長狠狠握拳,死死咬著自己的后壓根,那個廢物回吞雲鎮的次數屈指可數,這次走了指不定什麼時候回來,他們幾個也不見得能夠活到那個時候!還不如趁這次機會,拼一把!就算他們是瘋狗,也要咬下一塊肉!

「好!貝拉一族的防禦一直都很鬆懈,我們就好好利用這一點,今天晚上就過去!」

夜晚時分,清涼的夜風徐徐吹進來,很為愜意,憐躺在床上睡不著,想著父親回來之後的談話,她已經將遷往虎門的意圖告訴父親,父親並沒有反對,吞雲鎮上的產業可以交給拍賣行搭理,到達虎門之後可以發展更大的家族產業鏈,這對於貝拉一族的未來很有益處,父親最終點頭同意,但憐看的出來,父親多少還是有些不願離開這裡。

畢竟貝拉一族需要遷往虎門的只有父親、家僕而已,對於父親來說在哪裡都無所謂,然憐卻想要給父親更好的生活,給家族更光明的未來。至於憐書房之內的密室,貝拉族長隻字未提,憐也沒有說,對於自己所取得的成績憐也僅是輕描淡寫一句話帶過,惹得琥珀在一旁無奈搖頭,直說憐實在太謙遜了。

最後商討了一下遷往虎門的日子,決定在一周之後離開吞雲鎮,這期間家族的所有產業會交給拍賣行打理,自然這份打理費用拍賣行是不會要的。就連利息,拍賣行也是不會收取,畢竟是貝拉一族。

憐望著天花板,到了虎門之後就是新的起點,還好有格林一族,不然憐也不會將家族冒冒失失的遷往虎門。

「刷!」趴在憐身旁的小丑猛然睜開雙眼,小腦袋揚起看了看外面,口中的長芯子吐了出來,黑眸往外望去,幾道陌生氣息靠近的如此大膽,讓憐挑起眉峰,這麼晚了,會有誰敢悄悄摸進貝拉一族的地盤?

無聲的自床上起身,憐走到微敞的窗口,便見到幾道黑影自認為很隱蔽的往裡摸索,看幾道黑影移動的方向,應該是朝自己這裡?憐不動聲色的回到床上,特意將門鎖打開,靜靜躺在床上,小丑則跑到一處黑暗的角落裡,睜著小眼睛等待著。

不出片刻,門扉被人輕輕推開,幾道黑影迅速的溜進,當見到床上酣然入睡的憐之後,幾人皆發出震震冷笑。

「大哥,這廢物不鎖門還睡的這麼熟,還真是不費工夫。」

「死在我們手裡也是活該!這廢物早該死了!」

曼拉族長雙眼冒火的看著床鋪上熟睡的臉,從懷中掏出一柄閃閃發亮的尖刀,對著床上的人狠狠刺了下去!廢物,去死吧!

「刷!」原本緊閉的黑眸陡然睜開,曼拉族長一愣,下手更快,尖刀迅速落下往憐的心臟而去,憐冷冷揚起唇角,還想再她的心臟上來一刀?手掌發力,曼拉族長只感覺自己的手腕一陣麻木感傳來,下一秒,自己的手腕被人徹底握住,掌中握著的尖刀一個迴旋,直直的插入曼拉族長的胸口之中!直入心臟,沒有分毫偏離!

「噗哧!」尖刀入胸,鮮血迅速浸染,幾滴血液落在憐的衣服上開出朵朵血花,憐手掌再度發狠,用力一推,尖刀整個沒進!曼拉族長瞪大著眼睛直挺挺的往後倒去,瞬間便沒了呼吸!

「大哥!大哥!」旁邊的幾個人都沒反映過來,回神的時候人就已經死了!

憐自床鋪翻身下來,看著自己衣裳濺上的血跡,厭惡的皺眉,再看地上曼拉族長死不瞑目的樣子,冷冷開口,「下去陪他的兒子威廉,不錯。」

「你將大哥殺了!我和你拚命!」幾個人沖了上來,然對於憐來說他們根本就是螻蟻!

「啊!」「唔!」「嘔!」

不出十幾秒,衝上來的三個男人均被憐打倒在地,兩個直接摔斷了脛骨,另一個胸骨粉碎也離死不遠了。

「都是你……是你這個廢物!不然、不然曼拉一族……也不會、不會落到……!」還未死的那個拼勁最後一口氣,死死瞪著憐,眼珠都要從眼眶中蹦出,憐走過去,居高臨下的望著他,「曼拉一族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

還未死的那個氣血攻心,吐出一口鮮血倒在地上沒了氣息,屋內血腥衝天,憐嫌惡的皺皺鼻子,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短刀,開始了自己的動作,她也該為這句身子的仇恨盡一份力了。

夜半星稀,一道身影來到吞雲鎮之外的樹林之中,一處深潭旁邊,金髮少女站立在旁,黑眸看著深潭潭水,將手裡提著的幾個東西全部扔入深潭之中。

「噗通!」落入深潭之中的東西隨著水泊浮了上來,幾張很為驚悚的人臉出現,過一會兒又全部沉了下去。

「當年害你身死的他們,我帶來給你,你的仇恨可以了結了。」憐喃喃低語,內心之中多了一份惆悵之感,「接下來,便是屬於我自己的仇恨。」

「呀呀。」小丑叫了一聲,細長的尾巴掃過憐的臉頰,憐輕聲笑笑,轉身往林子外面走,來到從前自己經常靠坐的樹前,憐笑笑,自從上次一別老師再也沒有露面,若是自己上次同老師一起離開,現在又是什麼情形?

憐遙遙托,她已經選擇了自己的路,不能太依賴老師,一切還是要靠自己。就算是老師,也不會手把手的教導,還需要自己的鑽研和上進。曼拉一族已經徹底消失,貝拉一族也將離開吞雲鎮,以後不管這吞雲鎮之上多少家族興衰存亡,都再和貝拉一族沒有半分關係。

一周時間,所有的家族產業都已經交接妥當,拍賣行負責人擔保,每年的利潤將百分之一百的存入貝拉一族的賬戶,各種其他費用不會收取半分。貝拉一族的舊宅依舊保存,只不過人已經遠離這裡。

原本憐想要和琥珀一同陪著父親前往虎門,安頓好所有之後再返回學院,然蓋倫隊長有消息傳來,帝國學院的人已經到達隆貝學院,憐要即可回去了。

蓋倫隊長原打算陪同憐一起回去,憐卻搖頭拒絕,讓蓋倫隊長陪同著,琥珀隨父親一起前往虎門,安頓好所有之後再返回學院。憐則是獨自前往隆貝學院,自然,拍賣行那邊馬車早已經準備好了。

還是那輛幽雅低調的全黑馬車,憐獨自一人上路倒也輕鬆,可以放小丑出來,不出一天時間便來到了隆貝城,憐將小丑收回,馬車走到學院外面忽然發現很多馬車圍在外面,更多的年輕人站在外面,一副翹首以盼的景象。憐恍然大悟,看來今年的招生工作又開始了。

坐在馬車之內,看著外面熱鬧的景象,憐不禁想到去年她和琥珀也是作為新生站在這裡,想不到一年多過去,她已經畢業了。

讓馬車停在靠後的位置憐下車,一步步往裡走去,周圍年輕人們的興奮議論不斷傳來。

「你是從哪兒來的啊?我可是其他王國的,慕名而來呢!」


「你也是沖著憐大人來的吧!」

憐大人?憐的眉峰微跳,這都是些什麼稱呼?

「是啊,我母親聽說了拉爾王國取得神乎其神的成績之後,就堅持要把我送入這裡!要是能見到憐大人就好了!」

「是啊是啊,我也想著見見憐大人,那麼厲害的人可是我的偶像!」

「也是我的偶像!」

「我們大家的偶像!」

聽著這些話,憐不禁搖頭,這些年輕人會不會太熱情了點,她的確取得不錯的成績,但偶像……可遠遠沒有到達這一步,想到伯恩斯天天難熬的日子,憐有些發抖,她可不想過那樣的日子。


憐穿過這群年輕人往校門走去,這時忽然有人開口,「喂!那個新生,現在還不能進去!」

憐回頭,指了指自己,說話的人點點頭,憐笑笑,「我不是新生。」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新生,等下還要參加入學考試,過了才算是新生。大家都在這裡等著,你一個人進去不太好吧!」

周圍的年輕人都紛紛看了過來,憐無奈搖頭,「我和你們不一樣,不用管我,沒事。」憐說完轉身往門口走去,這些年輕人都哼了一聲,每一年都有那麼幾個特殊人物,自認為了不起啊,就搞這種噱頭出來。

憐走到門口,正巧塞斯自學院裡面出來,見到憐笑道,「小憐,你回來了,快進去吧,別讓帝國學院來人久等。」

憐點點頭,閃身走了進去,然塞斯的這句話卻被其他年輕人聽了個正著。

「喂喂,我剛才沒聽錯吧,塞斯導師喊那個女孩子小憐?」

「小憐?那、那不就是……!」

「是憐大人啊!」有孩子恍然大悟,瞬間,這群年輕人中間響起了異常騷動!

「憐。貝拉?不太可能吧……她看上去和我們一般大啊,那麼年輕?」這群年輕人心中憐的印象,和高高在上的女王沒什麼區別,憐在他們的心裡完全是女王樣板,和現實中的憐相差甚遠。

「憐大人不是應該更高傲點,更冷酷點,更美艷點的么!」有個男生喊了出來,其他人也都紛紛點頭,沒錯,憐。貝拉在他們心中就是這個樣子!

塞斯笑呵呵的走過來,看著這群議論紛紛的年輕人開口說道,「你們前來隆貝學院是被什麼所吸引,我很清楚,剛才你們也看到了,憐。貝拉是隆貝學院乃至整個拉爾王國的驕傲!」

「塞斯導師!剛才那個人真的就是憐、憐。貝拉?」有人疑惑的問了出來,塞斯笑呵呵點頭,「傳聞畢竟是傳聞,剛才的那人的確是憐。貝拉,你們也算幸運,今天過後她將要前往帝國學院深造,以後你們見著的機會屈指可數啊。」

「帝國學院!」

「太厲害了!」

年輕人們都萬分羨慕,憐大人不愧是憐大人,去帝國學院進行深造,太厲害了啊!不愧是偶像人物!

「所以孩子們,以她為你們的目標前進吧,希望你們也會成為隆貝日後的驕傲之星!」塞斯的這句話瞬間點燃了年輕人心中的奮鬥火焰,看著眼前這些年輕人眼中的興奮之情,塞斯呵呵一笑,小憐還真是不錯的激勵題材啊。

走入校長辦公室內,推門而入,一道身影已經靜靜站在那等候著她,見到來人憐不禁睜大眼睛,一雙褐色眸子看著憐,「你回來了。」

校長呵呵一笑,「回來就好,憐。貝拉同學,這位你應該不陌生了吧。」

憐點點頭,帝國學院學生會會長隱月親自來接,憐有些驚訝,她實在沒想到隱月會前來。

「校長,現在的時間還早,明天我再同憐啟程,今天就先住在這裡了,如何?」隱月開口,校長連忙點頭答應,隱月看向憐,「不知道接下來的時間,我可不可以有幸參觀一下貴校?」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憐。貝拉同學,就麻煩你了。」

憐走出校長辦公室之後,看了看站在身旁的隱月,他的個子很高,她要抬起頭才能看到他的眼睛,「會長怎麼親自前來?」憐帶著他往外走,隱月低聲一笑,「為什麼我不能來?」

憐挑眉沒說什麼,他要來就來吧,只不過和他相觸總感覺怪怪的。「隆貝學院應該遠沒有帝國學院華麗,有什麼可參觀的?」憐說了一句,隱月低聲開口道,「這是不願意的意思?」

憐皺眉,「沒有,你要參觀那我便帶你走走。」

「那就麻煩你了。」

兩人走出教學樓,雖然此刻正值上課時間然因為今天是新一屆的招生考試,一些高年級都在幫忙,一些腳步匆匆的高年級見到隱月之後,不論男女均是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他是誰?


隱月面無表情的走在憐的身邊,沒走到一處憐就介紹幾句,隱月也不答話,一路上收到眾多目光隱月沒有絲毫在意,身在隱月這個位置,受人矚目早就是經常事了。

兩人就這麼閑逛著,周圍的目光再多也沒有人敢走上前來,不知道是以為憐的緣故還是因為隱月的一副冷臉,雖然伯恩斯同他一樣都喜歡面無表情,然伯恩斯給人的感覺僅僅是內向、不愛說話而已,隱月卻給人一種真正寒冷的感覺,根本就不能隨便靠近。

「叮咚!」午休的鈴聲很快響起,一個上午兩人就已經將隆貝學院逛完,憐開口道,「到午休時間,你若是餓了可以去餐廳吃點東西。」


「那你呢?也去餐廳?」隱月開口,憐搖頭,「我不去餐廳,我一般都在庭中草坪那。」

「我也去那。」隱月開口,憐挑眉,但也沒多說什麼帶著隱月往庭中草坪那走去,午休的鈴聲響起之後,學生們都蜂擁而出,隱月的出現立刻引起了騷動,更引起了一片女生的花痴心態。

「那是誰啊!怎麼那麼漂亮!我從未見過那麼漂亮的男人!」

「是啊是啊,比伯恩斯還要漂亮!我的天,好迷人!」


隱月微微皺眉,但沒說什麼只是跟在憐的身邊,周身散發出的冰冷氣息更為厚重,憐轉頭看他,「這麼多人,你是不是有些不習慣?小地方的人總是熱情一些。」

褐眸看著憐,淡淡揚起,「怎麼會不習慣,不是有你在一旁?」

憐的臉莫名一紅,有些惱火,快步走向庭中草坪,幾個人已經到了那裡見到憐出現都很開心,然隱月的出現讓幾人一愣,一向不多話的伯恩斯站了起來,清冷的灰色雙眸看向隱月,「你是誰?」

有木有感覺到兩個男人對視產生的電磁場!

N秒之後

兩人攜手離去……

,純屬惡搞,大家千萬不要當真! 章節名:章九十九帝國學院

隱月的褐色雙眸望過去,同伯恩斯的視線在空中相對,兩個身高相同的少年彼此對視,似乎視線都能碰觸火花,雖然沒有見過,雖然沒有語言的溝通,然這一個眼神足以說明一切。

「你又是誰?」隱月冷冷開口,伯恩斯微微皺眉,視線更冷,兩人的氣場不由得讓周圍打了一個哆嗦,小弟三人組實在受不了的跑到了陽光底下,艾米拉著夏林也悄悄撤退,夏林不明所以,艾米忍不住嘀咕,「你還看不出來么?」

亨利早已經識趣的走開,就剩下琥珀一個人坐在那,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憐,這是誰?」

琥珀的話緩解了兩個男人之間的異常氣氛,憐上前坐在琥珀身邊,拿起哥哥手中的麵包咬了一口,「還沒介紹,伯恩斯,我的朋友,隱月,帝國學院學生會會長。」

「什、什麼!」還未走遠的其他人聽到不免驚訝!小弟三人組張大嘴巴,亨利也驚訝的回過頭來仔細的看著隱月,艾米吃驚的捂住嘴巴,夏利早已經知道隱月身份,也沒什麼驚訝的。

「原來是帝國學院的學生會會長,怎麼屈尊來到隆貝學院?」伯恩斯淡淡開口,隱月面無表情的回道,「來接她。」

伯恩斯的秀眉聚攏,隱月姿態幽雅的坐下,將憐手中的麵包奪下,咬了一口,琥珀見到忍不住皺眉,憐不禁臉色一紅,他在做什麼!「餓了,不介意吧。」隱月揚聲說道,如此曖昧的動作讓眾人更為吃驚,夏林更是如此,這個在旁人眼中冷酷無情的偶像人物,怎麼在憐的面前差距這麼大?

「這個麵包給你。」琥珀塞給隱月一個麵包,將憐往自己這邊拉了拉,隱月挑眉,琥珀實足一副保護妹妹的哥哥樣子,伸出手,「你好,我是琥珀,憐的哥哥。」

隱月看著琥珀伸出的手,眉峰微動,僅是點點頭,「你好。」

這樣近乎失禮的舉動讓所有人震驚,小弟三人組走過來,頗為不屑的開口,「學生會會長,握個手而已,至於么?」

「也對,帝國學院學生會會長,這樣的身份可不是我們這種小人物能夠握上手的。」

隱月微微皺眉沒有說什麼,「好了,你們三個。」琥珀喊了一句,小弟三人組這才閉上嘴,「不吃了,某人在這裡真倒胃口,老大,先走了!」小弟三人組轉身就走,亨利在遠處擺擺手也離開了,夏林原本想留下里,然而艾米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找個借口將夏林帶開,一時間,只有琥珀、伯恩斯還有憐,再加上一個隱月。

憐倒是無所謂,大口大口吃著麵包絲毫沒察覺到什麼,琥珀摸了摸憐的頭頂,「慢點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