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人!”

0

刁爆一喜,趕緊答應着。


重生校園商女︰最強女佣兵 對了,大人,那無極宗……”

“找個時間,帶批強者,好好探探他們的底細,敢壞我的好事,哼!”

“對了,明天我會讓我的護衛來找你。”

然後就看到人家袖子一甩,整個人都變成了黑煙,消散了。


刁爆嘴角抽了抽,無奈的嘆了口氣,沒轍啊。

想往上爬,就得找點狠人,管他什麼身份呢?

平常都是三兩年來一次,但是上個月過來之後就長住了。

刁爆也不傻,這麼催促兩家聯姻,要說這人跟武王沒點關係他不信。

但是到底是什麼關係,他想不出來。

很難受,只能聽着人家的話,做人不能有太大夢想。

江北也很難受。

下午被老爹弄了那麼一下,到了晚上起牀了,睡不着了!

約莫一下時間,凌晨一點了。

這是個很讓人覺得折磨的時刻,去網吧開通宵正好到天亮六個小時。

開也不是,不開也不是……

微微轉頭,透着月光,屋內的一切都能看得很清晰。

不知道爲什麼,現在的江北對月光格外敏感。

甚至覺得如果現在放個滿月,傷害絕對是爆表的!

所謂一刀999,那不是吹的!

揉了揉發酸的脖子,皺了皺眉,看着趴在牀上睡着的候煙嵐。

睡覺都這麼優雅,不愧是王爺家出來的公主啊。


動了動腿,有點驚動了候煙嵐。

卻不知,窗戶紙上有個小洞,而順着這個洞,能看到遠處的樹杈上坐着一個男子。

穿着暗金色的長袍,微微抱着自己的身體,在觀察着江北的屋子。

三十歲左右,很威嚴,是江萬貫!

江萬貫表示現在很激動,兒子傷勢好多了,看他這做動作的輕鬆程度就能看懂了。

這個時間也差不多了,該醒了。

誒?他下牀了?

江北確實下牀了,看着候煙嵐這樣,心疼。

昨晚她就這麼睡的, 六界之凰女禾錦 ,胳膊也肯定枕麻了。

“煙嵐,醒醒,醒醒!”江北輕輕搖了一下。

瞬間候煙嵐就醒了,怎麼了!江北是不是又出什麼事了!

一擡頭,看着心心念唸的江公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去牀上睡,聽話。”江北輕聲說道。

候煙嵐實在是困迷糊了,竟點了點頭,同意了。

江萬貫樂了,這小子有出息啊!比老子當年強多了!

會用眼下的方便條件!

然後就看到小孔中沒了江北的身影。

江萬貫當即就怒火中燒了,你是給人家放牀上睡着了,你呢!幹特麼啥去了!

此刻江北正坐在屋裏的椅子上惆悵着,來這裏大半個月了,什麼都幹不了了。

富二代的生活也沒了,什麼都沒了。

遊戲打不了,煙也沒有,酒都是白酒,喝多了難受。

誒?有了!

“憨批,睡了嗎?”江北突然問道。

“回我偉大無上的主人,我不需要睡覺。”小系統瞬間回答。


對於這個傳呼效率,江北還是很滿意的!

“哦……你給我做個電腦出來,我想打遊戲了。”江北撇撇嘴。

小系統有點懵,這玩意怎麼做?

“算了,這裏沒網,單機遊戲也沒勁。”江北搖了搖頭。

“給我做幾盒煙吧,想抽了。”江北再次開口。

“回我偉大無上的主人,做,做不了啊……”

“你特麼,上次在藏寶樓裏搜刮了那麼多靈草什麼的!煙都做不了!”江北怒了。

“不是,我偉大無上的主人,那都是靈草啊,不是菸草。”系統很無辜。

“嗯,那你拿靈草卷點吧,照着菸草那個樣弄,這個你懂吧?”

江北靈機一動,這個可以有啊!還不傷身體!

“是,我偉大無上的主人。”

……

江萬貫表示很無奈,兒子把牀讓給了兒媳婦,自己跑了?

幹嘛去了也看不到,心裏雖然着急,但是卻沒啥辦法,不能教壞兒子,他還小。

讓他們順其自然吧,老子也就只能幫你到這了。

江萬貫嘆了口氣,正準備跳下來,停住了身形。

他看到江北從門裏走出來了!

手裏拿着一個煤油燈,還拿着一個小盒子。

上好的紫檀木!

江萬貫識貨,心中又有點不解,哪來的呢?

然後就看到江北一屁股坐在門口的臺階上,彷彿是在感慨。

又從小盒子裏拿出了一根小白棍,叼在嘴裏,像是暗器!

江萬貫懂了,他是在嘗試暗器!

雖然不是很光彩!

但是必要的時候絕對能給人最大的傷害!

江萬貫心激動了,這敗家玩意還是很努力的嘛!

然後就看到了江北拿起煤油燈,把小白棍的一端點燃。

江萬貫雙眼死死地盯着江北,這到底是什麼玩意,他怎麼都沒見過。

然後就看江北嘴裏吐出一片煙霧,毒霧?

“好雞兒爽喲,靈草做的就是不一樣!比特麼紅塔山好抽多了!”

江北低喝一聲,深吸了一口,然後再吐出去,如此往復。

江萬貫懵逼了,這敗家玩意又搞什麼名堂呢? 好東西!

抽完一顆感覺靈氣都補充了不少。

靈草就是靈草,有靈氣!還不辣嗓子!

江北表示很滿足,甚至還想給系統點個贊!


看到江北終於回屋了,江萬貫這才聶聲聶腳的下了樹,走到了江北的房前。

看了看剛剛燒完的東西,眼睛要噴火了。

這東西他熟啊!

這特麼是初級的靈草啊!雖然很辣雞,但是這敗家玩意就這麼拿來玩?

深吸了兩大口氣,這才壓制住心中的怒火。

敗家,這純屬是在敗家啊!

透過窗戶紙上的小孔看進去,很欣慰,這敗家玩意也上牀睡覺去了。

抽完了煙的江北,那個抑鬱的感覺也沒了,好好的睡個回籠覺!

……

翌日清晨,江北是伴隨着候煙嵐的驚叫聲起牀的。

“你醒了?”江北睡眼朦朧的問了一句。

“你,你先把手拿走。”候煙嵐滿臉通紅。

江北皺了皺眉,丫頭怎麼臉這麼愛紅呢?

再看看自己的手,抽回去了,有點不好意思。

“昨晚看你睡得太累了,就讓你上來睡了。”

江北撓着頭說道。

候煙嵐有點委屈。

江北懂,是進展有點快了,他們應該很單純的,他們不該這樣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