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們多想了!

0

逆劍狂潮

“她是我道侶。她雖不是我親妹妹,但是勝過我親妹妹。妹妹是道侶有何不可?”

李沃說的每個字擲地有聲。

而其他人聽了卻是膽戰心驚,紛紛被李沃身上的那股魄力折服。

所有修士都弄清楚了李沃與芊瀧的關係,內心更是無比彆扭,他們依舊無法接受。

可不管他們接不接受,李沃都不會關心,他從來不會在意別人的目光,他對着鄒行天和毛遠抱了抱拳,“我也時候該離開玄武城了。你們兩家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助就去找東疾風。他是我朋友,未來必定前途無量。”

說完這句話後,李沃直接身子一動,踏空而行,瞬間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睛裏。

不知爲何,看到李沃這麼快速離去,鄒行天和毛遠心裏十分不捨。

他們回想起李沃剛纔說的話,卻是直接深深印刻在了心裏。

其實他們年輕的時候,也有屬於自己真正喜歡的人,然而由於兩者身份差別太大,最終無法走到了一起,成爲了人生中的一大憾事。

若是當初他們也能夠堅定一點,或許現在他們在修道這條路上會走的更遠。

修道一途,磨練的不止是境界,更是紅塵境。

不管是小世界的紅塵,還是大世界的紅塵,都需要一一經歷,尋找屬於自己的大道。

在他們的眼裏,李無敵這三個字似乎象徵着“自由”。

鄒婷低着腦袋,呢喃自語:“他竟然喜歡自己的妹妹。雖然不是親生的,但是她還這麼小,他怎麼能喜歡?”

似乎是聽到了鄒婷的話,鄒行空將偌大的手掌搭在她的肩膀上,意味深長道:“不是親生的,爲何不可以在一起?年紀相差了十歲,也沒相差太多。再說了,修道之人年齡相差幾百歲的都能結爲道侶。只是我們的境界還是太低了。”

“女兒啊。玄武城太小了,你的眼界還不夠開闊,爲父決定送你去天明城的六陽宗好好修煉一番!”

毛遠瞪了毛十七一眼:“還不趕緊回家閉門思過!不成器的東西,好好向李無敵學習,成爲一個強者!爲父決定,以後你不準插手家族生意,努力修煉,到了二十歲,就滾出玄武城,去外面闖蕩!”

“父親……我……”

還不等毛十七替自己說幾句求饒的話,毛遠直接狠狠瞪了他一眼,毛十七直接嚇得閉口不說話了,帶着自己幾個手下回去了。

見所有人離去,張小白嘆了一口氣:“李兄啊,你竟然這麼大方的送我一套玄階功法,我都沒來得及感謝你呢。”

“算了,老子也不矯情了。既然李兄把功法送給了我,我就得努力修煉!玄武城是不能待下去了。我也要離開玄武城,遨遊世界!”

張小白有了計劃後,二話不說就朝着城門方向行去。

他不是結丹境強者,只能步行,心裏更是羨慕李沃能夠踏空飛行,也是無比期待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夠像李沃一樣這麼厲害。

李沃帶着芊瀧一口氣就離開了玄武城。

他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對於離別也是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暫時的離別是爲了更好的重逢。”

“我李無敵要縱橫天下!”


霸道拐婚:陸少嬌妻 ,就是一片空曠之地。

而在這時,美杜莎從芊瀧的懷裏鑽了出來,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空氣。

在太古蛇蛇丹的幫助下,她成功踏入尊境了!

不出一個月,她就能恢復人身回沙域了。

“李沃!”

美杜莎直接利用神念傳遞與李沃溝通。

“直呼我的名字?沒大沒小的,叫李公子!”

李沃用手指彈了一下美杜莎的頭角。

美杜莎一頭黑線,按捺住內心的怒火,道:“你帶我回沙域。我有些擔心蛇族的安危。”

“我在突破的時候,心裏有些不安。到了我這個境界的妖,若是內心不安,定是預兆着有大事發生。”

“你要走,我決不攔着你。你都賴在我這裏快好幾個月了,也是時候回去了。”

“我確實能走,可我還沒踏入聖境,回到沙域,會被一些有歹意的妖尊盯上。”

“沙域很大,除了蛇族外,還有幾百個種族,除了我踏入聖境外,還有一黑蠍妖尊即將踏入聖境界。”

李沃嘿嘿一笑:“原來你是怕回去喪命啊。怪不得你一直賴在我這裏不走呢,我還以爲是我的魅力深深地吸引了你。”

“你是想讓我幫你撐腰?”

李沃說出了美杜莎的內心真實想法。

見美杜莎不說話,李沃就當她默認了。

“我幫你我能有什麼好處?不對,我不幫你,你也要給我好處!畢竟這神丹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夠獲得的。”

美杜莎:“這世上還有你缺的東西嗎?我可以帶你觀光沙域美景,嚐遍無數美味,給你們最好的修煉場地。”

“我去!”李沃眯着眼睛:“芊瀧啊!哥哥帶你吃遍世界美味!”

芊瀧捂嘴偷笑:“哥哥還是個吃貨呀。”

“我們是行走在大道上的吃貨!”

美杜莎:“……”


她只是根據李沃喜歡喝酒吃肉的習慣,隨便嘗試了一下,說了幾個小條件,卻沒想到李沃竟然如此痛快的答應了,這倒是個意外驚喜。

“那什麼時候出發?”

“不着急。你看前面!”

美杜莎順着李沃指着的方向看去,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一個大鎮子!

而這鎮子跟玄武城一樣大!

鎮子入口圍着一堆人,似乎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李沃眼睛一亮:“待我們在這個鎮子逛逛,就陪你去沙域。” 美杜莎了點點頭,就又鑽回了芊瀧的懷裏。

芊瀧看着懷裏的美杜莎,甜甜一笑。

她從來沒見過美杜莎幻化爲人形的樣子,心裏卻是將它徹頭徹尾當成了一條清美的小蛇。

“哥哥,沙域在哪兒?距離這裏遠嗎?”

“應該很遠吧。”李沃也沒去過沙域,自然是不太清楚具體距離了。

他牽着芊瀧的小手,來到了鎮子外的人羣堆裏。

人羣中間有一個頭上長有兩個尖角的人形生物。

它被一個戴着黑色帽子的老太婆用一條金色法鏈子鎖着脖子。

“這……這是什麼怪物,怎麼長得如此可怕。”

“瘋老太婆,你從哪裏弄來的這怪物?”

“這怪物長着一頭金色頭髮,披頭散髮,把臉給遮住了,真想看看它到底長什麼樣子。”


“看這體型,這怪物應該還處於幼年期。”

……

周圍修士都是鎮子裏的人,此刻卻是一口一個怪物地對地上那個神祕生物討論着,而那個臉部滿是皺紋,長有一對陰鷙的雙眼的老太婆冰冷道:“你們最好別打它主意。因爲我也不清楚她到底是什麼。它是我從那個邪惡之地附近找到的!”

老太婆的每句話都被李沃深深的記入了腦子裏。

邪惡之地?

他對這個地方不禁感到有些好奇!

除此之外,他更是對這個神祕生物有些好奇。

這到底是個什麼生物?

而聽到“邪惡之地”四個字,原本正在喋喋不休議論神祕生物的修士們瞬間冷靜了下來。

這是聖玄帝國最爲恐怖的禁地之一,其中封印着各種神祕生物,據說這禁地最深處是一座古老的法陣,法陣下面封印着一兇物。

可就是這一神祕可怕的禁地,無人無獸能夠進去,而裏面的生物也出不來。

而如今,老太婆竟然從邪惡之地附近找到了這一生物,卻是預兆着禁地裏的生物似乎能夠出來了。

至於這一切,在場所有修士都沒有想太多。

他們唯一關心的事就是如何處置這個神祕生物。

“譁!”

神祕生物搖晃着身子,伸出人類一樣的手努力扯着脖子上的鏈子,表現出非常痛苦的樣子。

“殺了它!”

“殺了它!”

……

一道道喊殺聲驟然響起!

那些修士們巴不得立刻將神祕生物處死。

老太婆卻是冷笑道:“誰願意出個好價錢,我就將它賣給他!”

這話一出,那些要殺了神祕生物的修士卻是閉上了嘴巴,不說話。

他們害怕神祕生物不受約束,反過來害了他們。

“一羣膽小鬼。”李沃走上前一步,直接從系統空間中取出兩箱金幣:“六萬金幣,買它可好?”

老太婆倒是很爽快,直接取過了金幣箱子,冷笑道:“這怪物力氣大的狠,若是沒點實力,你是降不住它的,到時候若是它逃跑了,那就是無主之物,我若再擒之,它就又是我的了。”

說完這些話後,老太婆就鬆開了鏈子。

“嘩啦!”

神祕生物披頭散髮,身子猛地一動,竟然直接撞飛跑個修士,打算逃進旁邊的林子裏,而就在這時,李沃直接騰出一隻手,釋放風龍捲,將它給捲了起來。

他發現神祕生物的力氣倒是蠻大的,竟然硬生生地用雙手撕開了龍捲風。

“這傢伙倒是挺強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