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拂過一股暖流流進了大虎他們的車內,大虎感受這臉上的暖意,突然的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去放牛的情景,那是每到傍晚都會有溫暖的春風,拂過自己的臉頰,那是一種享受,一種別人無法體會的享受,現在家裏的牛賣了,想去放也沒有了,就是有也找不回曾今的那種感覺了。

0

想着想着,大虎不知不覺閉上了眼睛,像是假寐又像是在想事情一般,突然的大虎腦海好似有一道靈光閃過,大虎像是明白了一絲什麼似的,不過剛想抓住時,耳邊傳來了一個聲音。

“什麼……你現在就開始要明悟東西,不對啊,只有元嬰以上的修爲纔會去明悟一些東西,這到底怎麼回事?”

屁老見到大虎腦海的靈光,非常疑惑的自語道。

“嗯?我這是怎麼了?難道是想家了?”

大虎非常疑惑自己剛纔發生情況。

“大虎兄弟,過了前面的路口一拐就到了我家了……”

老薑見大虎睜開眼睛,於是對其解說道。 “大虎兄弟,過了前面的路口一拐就到了我家了……”

老薑見大虎睜開眼睛,於是對其解

“哦……”

大虎聞言哦了一聲,聲音之中帶着些許的思念,是對家的思念。

過了一會大虎漸漸的看到一處古樸的宅院,宅院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的清晰,門口處有兩尊高大威猛的石獅,石獅的面孔顯得猙獰恐怖,在這夜晚乍一看來很是嚇人。

油紅色的木質大門本來是關着的,但是大虎坐的車剛剛到門口,這大門就自動的打開了,從裏面跑出來了一位管家模樣的老者,跑到車前,彎腰對着車裏的人道:“老爺回來了……”

“嗯,馮叔,家裏來客人了,你去安排一下……”

“是,老爺。”

馮叔答應了一聲轉身就離開了。

車子沒有因此而停下,而是直接朝裏面開去,在院子裏一處較爲空閒的地方停了下來,幾人下車後,姜老帶着大虎,藍月還有那老孫三人朝着一間裝飾豪華的木屋走去,木屋的門口有兩名身形體壯的男子,一見到老薑過來快的迎了上去。

“老爺……”

兩名男子恭敬的行了一禮。

“嗯,天兒沒有鬧吧?”

老薑看了眼兩名男子,淡淡的說道。

“少爺很好,很安穩,比以前乖多了……”

老薑右側的男子出聲回答道。

“嗯,開門……”

老薑說完兩名男子快的姜房門打開。

“呵呵……幾位請……”

老薑笑呵呵的看着大虎三人,然後將衝着門口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大虎三人見狀也不客套直接進入房內。

“我靠,這裏竟然又有靈氣的波動……,真是大虎剛剛進門不久就聽到屁老那那貪懶的聲音。

“什麼事啊?屁老?”

大虎見老屁非常興奮的的樣子於是就有些奇怪的問道。

“這……這裏有靈石……”

屁老激動的說道。

“靈石?不是那個老娃娃身上有嗎?你不是搞錯了吧?或許還是老娃娃身上那個呢?”

大虎想了想對屁老道。

“不不不,這顆和那顆的靈氣波動不一樣,這顆最少也是中品的,如果有了它……我們就可以加快修煉了,靈石啊……靈石,你可知我有多麼的想念你啊……以前不懂得如何珍惜你,如今現在你沒有了,我才知道你的珍貴性,來吧靈石……我的最愛……到我的懷裏來吧,讓我用一生的溫暖來呵護你……”

這屁老,說着說着就開始吟起了對那靈石的思念,這也難怪,誰讓這老傢伙以前牛逼轟轟的,別說靈石了,就是仙石或者神石他都能弄的到。

“是嗎?那你趕緊找找?看看在什麼地方?我好給老薑說一聲,然後我們好弄走……”

大虎聽了屁老的話也是非常的激動,靈石,這東西雖然他大虎沒有使用過,但是從屁老的表現來說,這絕對的好東西,要不然今晚屁老也不會兩次提到靈石,第一次是在雨林烤鴨店望月閣裏,第二次就是這裏了,看來今晚必須要弄上兩塊靈石……回去嚐嚐,看看到底對自己有多大的好處。

“在東北兩點方位,你快過去看看……”

屁老十分倉措的說道。

“嗯,好的先不要着急,靈石……我一定會弄到手的。”、

大虎定了定神看了一眼東北兩點的方位後然後說道。

“你……”

屁老剛想在說什麼結果到嘴邊的話有嚥了回去,於是不再說話,原地盤膝而坐開始修煉。

“老薑啊……你的這個地方有些奢侈了……”

老孫進入房子後被房內的東西撼住了! 彤雲 這房間裏除了傢俱好像不太值錢以外,其他的東西可就是價值連城了,別的不說就是那套古樸的紅木桌子上,有一個翡翠雕刻的馬踏飛燕的吉祥物,就這東西最少也值個一千萬吧。

“呵呵……老孫讓你見笑了,這些東西都是犬子弄的一些小玩意而已,要是老孫你有什麼喜歡的東西……儘管的開口說就是,我老薑絕不吝嗇……”

姜老聞言十分爽朗的哈哈大笑,轉而再次說道。

“哈哈……老薑莫要玩笑,不是我老孫眼裏不夠,但是你的這裏的東西實在是太好了,我要選上兩樣的話……那你的兒子還不給你拼命啊……”

老孫玩笑的說了幾句。

“那個姜老啊?咱們先看看你兒子在說下面的事吧?”

大虎見狀馬上插口說道,他知道自己的事很多,不想在這裏讓費時間,於是就在一旁催促道。

這老薑聞言突然響起了他是請大虎來給兒子看病的,於是就對大虎道;“大虎兄弟說的對,我們現在就去看看我兒子……”

老薑說完之後又帶着衆人上了二樓。上了二樓後老薑直接來到了他兒子的房間。

“天兒……”

姜老看着房間內一名萎靡不堪的青年叫了一聲。

那名少年聞言只是擡頭看了看又慵懶的將頭埋下,不知在那裏想些什麼。

“天兒……,爲父來看你了,而且這次帶了一爲神醫來,他定然可以治好你的病的。”

姜老見狀又再次說道。

那名青年聞言又是將頭擡起來看看房間裏的人,而後又是將頭放下。彷彿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大虎見到這名青年自卑自欺的樣子後,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對老薑道;“他就是你兒子吧?”

“對,他就是我兒子姜天。”

老薑解釋道。

“姜天?”

大虎聞言一愣,然後再次看到這青年的面容後開始思索起來。不到片刻的功夫大虎嘴角處弧形一現道;“姜老,你們先出去吧?我要給貴公子看病了。”

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 “啊……有勞了大虎兄弟……”

姜老聞言雙手抱拳略施一禮後就帶着藍月與老孫一同出了房間,並且呢還隨手將門帶了過去。

“你就是姜天吧?”

大虎見屋內已無外人直接對姜天說道。

姜天聞言依然如故的埋頭於胸不肖於然。

“呵呵……不要害怕?我是來給你治病的?”

大虎一見這青年不理自己當即說出了自己的來歷。8 姜天聽到是給自己治病來來的,眼裏不由得爲之一動,只是動了一下而已又恢復了原來那樣子。

“老屁……老老屁,這小子他不配合我治療,你看這如何是好啊?”

大虎見狀很是無奈,於是就請屁老來幫忙。

“唉呀……你真是笨到家了,像他這種人,幾乎已經被打擊的絲毫無有任何的鬥志。你和他說話,他理你就怪了……”

屁老很是不肖的說道。

“那你有什麼辦法嗎?”

大虎聞言問道。

“辦法嗎……有啊?”

屁老想了想說道。

“那你還不快說……”

大虎焦急的說道。

“你告訴他……你是神仙,你可以治好他的病,他就會像個兔子似得蹦起來的。”

“我是神仙?這種騙小孩的把戲他能信嗎?”

大虎聽了屁老的辦法後,左右的看了看那然後對屁老說道。

“說你笨……真是一點都不假。你不會給他露兩手證明一下你自己是神仙嗎……”

屁老再次解釋道。

“我怎麼證明?神仙都是一些飛天盾地的人,我哪有那本事?”

大虎搖頭道。

“我……”

屁老聞言爲之氣結。

“我真的服了你了,你好歹也是個練氣三層的修真人了,別的不說,一些簡單的法術應該會用了吧?”

我的世界坐標 “什麼法術?你什麼時候教過我?除了你的那什麼《屁神決》以爲什麼都沒有教我,搞的我想放個屁都不敢,恐怕一時控制不住崩傷到無辜之人。”

大虎面露驚訝之色的說道。

“奧,也對,我除了教你放屁就是放屁,還真的沒有教過你其它的東西,那這樣吧,現在我就開始教你一些法術,很簡單的,分分鐘就能夠學會的。”

屁老說完就將幾個簡單的火球術交給了大虎,大虎看着腦海裏的火球術的法決驚訝無比,他可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幾竟然可以會發火,是手上發火的那種。

大虎將屁老的那火球術的法決在腦海裏演變了無數次後,終於開始在姜天的面前展示了。

“唉……姜天,我是神醫也是神仙,你的病對我來說是小菜一碟,如果你可以配合我的話,也許你的病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痊癒,爲了驗證我的話的真假,我先給你放出一團小火炎,讓你見識一下我神仙的厲害。”

大虎說完不顧姜天的反對,心中法決一念就在右手上出現了一團赤炎。

“看到了嗎?這就是仙火,我等修仙之人常用的火,是用來煮飯做菜的,還有就是用來煉藥的,你……懂嗎?”

大虎看着自己手上的那團赤炎,心裏激動不已,至於這火焰的用途老屁那傢伙也沒有告訴他所,於是大虎就將自己的猜測給說了出來。

姜天看到大虎手上的火焰後,眼裏的神色有了些許的變動。

“什麼?你真的是神仙?你可以治我的病?”

姜天還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眼睛,難道是上天可令自己,就派來的人爲自己解憂愁。

“哈哈……你的病不難……不過我一時半刻還是治不好的,這樣吧,今晚我還有事,明日吧,明日我定然回來徹底的將你的病治好。”

大虎說完就看了看那姜天的臉色。他發現姜天不但身體有恙,而且這命中劫數無數啊,從這面像上能夠看出一個人今後的好與壞。

不過最重要的一點是,大虎覺的姜天這個名字他受之不起,應當給他蓋頭換面從新起個名字,這樣一來,這姜天的事就會順當許多。

“明日?明日會怎樣又有誰會知道呢?”

姜天對大虎明日來給自己看病,心裏着實有些不願意,現在的世道,事情太亂了,萬一這神仙出點什麼意外,或者有什麼事情,到時來不了?那不就麻煩了。

大虎聽出了姜天話裏的意思,感覺到這小子說的有幾分道理,於是大虎又改變了注意,打算今晚就將這小子的病治好了。

“你既然如此着急,那我就免爲其難的給你治療吧……”

“慢着……”

大虎剛想開始給姜天治病,結果大虎腦海裏的屁老又說話了。

“小李啊……你告訴他,治病可以,但是病好了以後,你要他身上的那塊玉,如果同意你就現在按照我教你的方法開始給他治療。”

大虎聽了屁老的話後,感覺屁老所說給廢話一般,於是也沒有理會屁老,連一個字都沒有回覆。

“那太好了,謝謝你了神仙。”

姜天口頭雖然很是感激的道謝,但是表情上卻不顯絲毫,其實姜天壓根就沒有相信大虎,之所以如此那是因爲這日子以來,他一個人除了看到自己的保鏢還有一些大夫之外,其他的什麼也沒有見過,但是看到了大虎後,他突然的生出了一種想法,那就是捉弄一下這閣自稱神仙的醫生。

“嗯,不用客氣……”

大虎淡淡的回了一句,緊接着大虎就開始了治療。

首先,大虎開始對姜天的情況開始檢查,當然了那個地方也是必不可免的。檢查完後大虎就去問腦海裏的屁老這個病具體的如何要治。

“我說小李子啊……你有沒有聽過哪吒?”

屁老沒有直接告訴大虎是用什麼方法給姜天治療,反而對其問道。

“這個我當然聽過,怎麼他的病和那個哪吒有什麼關係沒有?”

大虎疑惑的問道。

“聽過就好,你可知這孩子是什麼做的的嗎?”

屁老再次問道。

“不知道……”

大虎無語,不就是治個病嗎,怎麼弄得那麼囉嗦。大虎在心裏暗暗的嘀咕了兩句。

“你這孩子啊……怎麼這麼懶,是蓮藕……蓮藕知道嗎?”

屁老見大虎的態度顯得有些生氣,於是就將答案直接說了出來。

“噢……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想用蓮藕來代替那個東西?”

大虎聞言頓時反應過來。

“沒錯,就是這樣的,你……去找根蓮藕過來,我在教你用什麼方法給這小子接上,接上後保證比他以前的那個大,而且還硬,並且還要壯……”

屁老見大虎終於明白過來,心裏總算是鬆了口氣,證明這小子還不算是太過愚笨。

“靠……我聽過蓮藕化身,還沒有聽過蓮藕化吊,這要是傳出去了,肯定又是一大新聞……”

大虎聞言不由得在心裏暗暗稱讚。(。) “那個姜天啊……咱們打個商量? 穿越后剋死男主七個未婚妻 我呢……先借用一下你身上的這塊玉,然後我在給你治療雞雞?你看怎麼樣啊?”

大虎通過老屁知道了如何給這個姜天治療後,就開始與姜天談起了報酬。

“不行……”

姜天的聲音有些雌性,搖頭苦笑了一聲後對着大虎道。

“爲什麼?”

大虎很奇怪,用一塊玉換他一個好雞……此等好事應該搶着上杆子換啊?難道這小子腦子壞掉了,嗯……有這可能,畢竟那玩意被人給割雞了,的確打擊不小,大虎想到這裏有些瞭然。

“爲什麼?哼……像你這樣的人,我見了不少,大都是一些過來騙我錢財或東西的!像你那種手裏噴火的小把戲我也見的多了,是個魔術師都會,還特馬的神仙?是神仙你就不會在乎我這裏的東西,更不會來給我你個紈絝看病,好了,小爺我要休息了,你……你走吧!”

姜天說完將腦袋再次埋在胸前,開始沉默起來。

“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