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驚訝的看着手中的劍,劍身已經沾染了鮮血,不知是不是錯覺,星雲看到劍身上的鮮血正在慢慢減少,最後直接消失了,他忽然從劍裏聽到一個聲音:“飲血劍。”

0

撒隆氣喘吁吁一下靠了過來,“這把劍還真是不錯。”他看着一波波朝這邊涌過來的獸人,他是萬萬沒想到獸人竟這麼厲害。

“嗯,這把劍叫做飲血劍。”星雲把劍一揮,一道劍氣伴着劍鳴將一個重甲兵砍翻下科多獸。

“小心了,那些拿着斬旋刃的纔是獸族的精銳部隊。”風嵐大叫着。

這時只見最後面的那些獸人已經進入到戰場的廝殺,他們的身軀如馬一般高大,每次躍起揮動手中的斬旋刃,聖城的騎兵都會人馬俱碎。

撒隆聽到風嵐這麼說更加起勁,他擦了擦臉上的血一笑,直接撲向一個獸人,只見那獸人舉刀向猛砍,撒隆立刻舉劍招架,卻不想這獸人的刀刃下還拖着一股強大的氣流,他整個人不僅被打回去,還被這股斬氣推了出去,整個人甩到城門上。

“撒隆。”星雲大叫道。

撒隆從地上爬起來,一隻膝蓋還跪在地上,“獸人…不會用氣都能發出這麼強勁的力道。”

這時那獸人又想向他撲過去,忽然一道劍光一閃,那個獸人被打飛了出去,只見撒隆的父親卡坤站在不遠處衝着自己的兒子一笑,“撒隆,不要給我們家族抹黑。”

“放心吧,父親。”撒隆擦了擦嘴角,握緊劍又撲了上去。

卡坤點點頭,他月刃一揮,劍氣直接繞了個彎把旁邊的獸人打飛了,和卡坤對峙的那個獸人愣了一下,衝他撲了上來,卡坤一個突閃,不停揮動着月刃,結果和卡坤搏殺的那個獸人沒倒下,周圍卻倒了一大片。

“我已經看破你的招式了,你的劍氣只能右轉。”那個獸人說道。

“是嘛。”卡坤握住劍柄把月刃一拉,月刃從中間分開變成兩把。

“嗯?還可以這樣。”

“沒錯。”他雙刃一甩,兩道劍氣直接夾擊打扁了那個獸人。 緊接著,一股強大的靈魂之力湧入楊恆的腦海中,帶來一陣脹痛的感覺。

但是他再次將神識釋放出去的時候,方圓數十萬里範圍內的東西全都清晰映入到了他腦海中。

「這…」楊恆頓時就被嚇了一跳。

「我以前的靈魂之力可以覆蓋整個虛空混沌世界,這點範圍算的了什麼!我是天地孕育而生,靈魂就是屬於這個世界,跟你們修鍊的神識有很大的區別。」道靈說道。

楊恆點了點頭,立即按照「無極天功」開始修鍊。

很快他就發現,越往虛空深處靠近的地方,就多了一種灰濛濛的氣體。就跟他第一次進入到萬道玄玉里發現的那種氣體一樣。

「那些是混沌之氣。天地也是由混沌孕育而生,要推演虛空命運,就要不斷的去感悟這些混沌之氣。」道靈說道。

楊恆藉助道靈的靈魂之力,用神識不斷地往虛空深處探去,經常可以在虛空中發現一些氣流颶風和空間裂縫,同時查探到的混沌之氣也越來越多。

時間慢慢的過去,楊恆的神識一直在虛空中遊盪,不停地去感悟虛空中的混沌之氣。

他同時慢慢的從這些混沌之氣感悟了一些生機和毀滅之意。

「無極天功」就是根據這些生機和毀滅之意來推演各種生死浩劫,楊恆修鍊這本功法也算是入了門。

過了快半年的時候,楊恆在虛空中發現了很多飛行法寶。不過一直都相安無事。

只有到了至聖境界的修為才能穿梭虛空,使用飛行法寶的修士基本都是至尊境界的修為。

即使是至尊境界巔峰的修士,也不會在虛空去找別人的麻煩。

經過長時間的消耗,道靈的靈魂之力慢慢變得虛弱起來,楊恆也停止了修鍊。

「你現在修鍊的速度太慢了,掌控碎片也沒有,我恢復的速度也越來越慢了。你要抓緊時間修鍊。」道靈的聲音響起。

楊恆從道靈的聲音也聽到了一絲焦急,開口問道:「這次的浩劫會對你有影響嗎?」

「這種事情不好說,不排除有這個可能。一些修鍊天賦高的修士能創造出極為逆天的修鍊功法也不一定。反正只有讓自己變得更強大才是最重要的。」

頓了頓,道靈接著說道:「你修鍊的神識攻擊功法應該只是一個殘篇。要不是你的神識修鍊的越來越強大的話,你的神識攻擊對付神人境後期的修士都會比較勉強。用來對付至尊境界的修士根本沒什麼效果。」

「這個我也發現了。只是神識攻擊的功法太少了,要找一本等級更高的功法,難度很大啊!」楊恆嘆道。

「這個就要看你的機遇了。等你有了更高等級的神識攻擊功法之後,藉助我的靈魂之力,可以暢遊虛空殺敵。好了,我要沉睡了,你自己小心點吧。」道靈說完就完全沉寂下去。

用神識就可以在虛空中殺敵,那不是可以取人首級於千里之外。楊恆暗自想道,心裡也震驚不已。

他接下來又將自己的神識再次釋放出去,感受周圍的虛空。


經過這段時間的修鍊,他對混沌之氣的感知能力提升了無數倍。現在在虛空的外圍也能察覺到一絲極其微弱的混沌之氣。

接下來的時間裡,楊恆沒有再修鍊「無極天功」,開始提升自己的修為。

一年的時間很快過去,原本一直很安靜的金樽艦突然發出一陣聲響。

楊恆此時的修為也提升到了蘊養境的巔峰,他立即停止修鍊走了出去。

「我感覺我快要突破了,怎麼辦?不可能在虛空中渡雷劫吧?」雪飛神人看到楊恆出來后說道。

「麻煩!」楊恆小聲嘀咕了一句,「現在前不著村后不著店,你不在虛空中渡劫的話就等下次吧!」

「現在我們的靈石已經不夠了,可能只能支撐幾天了吧,根本不夠到目的地!」一直操控著金樽艦的火雲突然說道。

「你那還有沒有靈石?」楊恆朝著走過來的冥崆問道。

冥崆搖了搖頭:「上次那幾億都被我修鍊用的差不多了。」

楊恆朝著紫風和金羽看去,兩人都搖了搖頭。

「我也沒有了,這一年修鍊都用光了!」雪飛神人還沒等楊恆開口就主動說道。

楊恆頓時也開始犯難,他以前對靈石都沒什麼概念,根本沒有想過這件事。

他以前得到的靈石雖多,但是金樽艦一直消耗,加上自己修鍊也要用,在不知不覺中就消耗完了。

「要不找個最近的地方停一下吧,去弄點靈石,正好她也可以渡劫。」紫風建議道。

楊恆點了點頭,然後朝著火雲走去,拿出虛空地圖看了一番。現在離他們最近的一個大世界叫先天大世界。


「差不多半個月就能到先天大世界了,我們就先去那裡。大家把靈石都拿出來吧。」

楊恆說完之後,其他幾人就把身上所有的靈石都拿了出來。

「這就是你給我的那個伏龍縛空陣,我刻畫好了兩個,一人一個。」金羽拿出一個陣盤遞給楊恆。

楊恆把陣盤接了過來,再次返回房間開始修鍊。

半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楊恆一行人也從虛空中進入到了先天大世界。

從虛空地圖來看,先天大世界要比楊恆去過的三個大世界大了不少。

楊恆從空中落下之後,看到先天大世界的上空彌散著一股濃厚的生死怨氣,還有一些血煞之氣。

「看來這先天大世界情況也很糟糕!」他嘀咕了一句,和其他人一起落到了地面上。

「那邊有座城池,現在是等她先渡劫還是先過去看看?」冥崆對楊恆問道。

「這個地方的靈氣也不太充裕,不太適合渡劫,還是進城想辦法弄一些靈石再說吧!」楊恆說完就朝著那座城池飛了過去。

這座城叫少漢城,楊恆他們來到城門口的時候,被護衛給攔了下來。

「你們是來自哪個城池的?」帶頭的護衛對楊恆一行人喝問道。 聽到這話,趙超渾身一震,目露震驚,隨即雙眉緊皺,一臉怨恨之情,再次側目看向白毅則是露出了一副殺意。

“弟子白辰感謝宗主!!”白毅看了一眼趙超便不在理會,則是向着蘇宗主行了一禮,一臉的喜悅之情。

這翻話一說出,徹底震驚了整個現場的所有修士,這一個個內宗修士無不是一臉駭然與不敢置信之情。

“這弟子白辰才進內宗不到一年的時間,竟然已經成爲了一級煉丹師?此子究竟是有多大的煉丹天賦?想想我畫了三年之久才從外宗進來,在這內宗更是修煉了數十載,這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這趙師兄本是此次內定成爲一級煉丹師的弟子,因爲白辰的出現,居然硬生生的擠掉了這趙師兄此次的名額!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不過這白辰能同時凝鍊十個丹爐,就單憑這點,我丹宗內門的修士又有幾人能相比?”

“奶奶的, 農門後娘:嫁個侯爺種田忙 !那杭胖一直隱忍低調,成爲整個試煉考覈的第一個一級煉丹師,現在這白辰也都成爲這一級煉丹師,換句話說,這安德大師膝下兩個弟子都是一級煉丹師,莫非這安德大師不僅僅是一級煉丹師的水準?


也是因爲他低調?”

“對對對,你這麼一說我就想起來了,這安德大師一直都很少露面,一直都在他的庭院之中生活,如今卻如此高調起來,看來也是這兩個弟子給他無窮的自信啊!”

“莫非這丹宗最強的煉丹師不是四級煉丹師的齊長老,而是那一級煉丹師安德大師?智慧與低調並存的人物,不行我一定要結交這白辰,只有如此也能學個一招半式的!”

“哈哈哈,我也正有此意啊!”

“好了,都安靜下來吧!此次的考覈就此結束,下面頒發一級煉丹師的令牌!”蘇宗主看了一眼衆修士緩緩而道,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了十個閃着金光的令牌。

“十位一級煉丹師都來老夫這領取令牌!”

“哈哈,白師弟啊,你可真厲害,真的把那趙超的名額也擠掉了,現在看他還如何囂張,哈哈哈!”杭胖大搖大擺的走了起來,看了一眼白毅,一臉的興奮。

“運氣好,罷了!”白毅搖了搖頭,他發現這趙超此刻正低着頭,一臉的陰霾之色。

白毅與杭胖隨後便走到蘇宗主的身旁,行了一禮,便拿到令牌,這令牌之上正面刻着金色大字“丹”,背面寫着一級,這就是一級煉丹師的令牌了,再看令牌下角備註,寫着白辰二字,白毅頓時微微皺起了雙眉。

白毅沒有想到這令牌還是實名制的,可是自己正名叫白毅啊,看來自己這輩子都離不開這白辰的名號了,不過這也好,只有自己完全的僞裝起來,這樣才能更加安全。

“走吧,回師傅那裏,估計這下師尊可樂壞了!”杭胖看了一眼白毅,面帶微笑道。


“好的!”

白毅點了點頭,便一同與杭胖一起離開了宗堂,這內宗弟子看見白毅與杭胖一同要離開,連忙走了上來,你一言我一句的,開始了一番結交。

“趙師兄•••”一個修士走到趙超身前,看了看白毅的身影,則是一臉的憤怒之情。

“什麼都別說了,這仇算是結下了!我趙超十年修煉,爲的就是成爲這一級煉丹師,如今倒好名額被這小子給硬生生的搶了,若是等到下次,又是三年一載,這時間也是白白浪費了!

你白辰讓我不順,我便讓你不寧!”趙超緩緩而道,慢慢的擡起了頭,露出了一副殺意。

“師尊啊,我和白師弟都成爲一級煉丹師了!”杭胖回到庭院連忙大聲喝道。

“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啊!我安德的名號看來要徹底震驚這****了,老夫本想低調一生,可奈何這徒兒太過優秀,一問其師尊究竟是誰,乃是這丹宗安德是也!唉•••”

只見這安德大師浮在半空之中,自言自語道,他背後朝向白毅,仰天說道,一副無奈之情,可是白毅與杭胖看見這一幕也不禁一笑,這師尊還說低調,簡直是一點都不低調,好像等待這一刻已然很久了。

“恭喜你們成爲這一級煉丹師了,不過不要以爲成爲一級煉丹師就可以和老夫平起平坐,不可能!老夫這一級煉丹師乃是總,宗門的老牌!你們都是新星,這底蘊啊還是不夠!你們還要多多修行,多多學習這煉丹之術,特別是老夫這自創的神通!”安德大師哈哈笑道,白毅與杭胖聽到這話也是互相看了一眼,便哈哈大笑。

“還是要多謝師尊,師尊這功法是在是損人之極啊!”白毅緩緩而道,臉上笑意更濃。

數日後,一切都歸於平淡之時,白毅除了每天照料一下花草之外便是修行功法,這一日,白毅猛然想到這內宗的修煉的功法應該與外宗不一樣,畢竟是弟子的核心功法。

想到這才走出了庭院,這剛行至數裏,便看見三位修士將自己團團圍住,自己走的是小路,若是大路定會被別的弟子看見。

“白辰,你我本無恩怨,但是你不知天高地厚,區區旋谷境居然硬生生的擠掉了屬於我的名額,不是說你該死,而我認命!但是這口氣我就是咽不下去!

我暗中觀察了你,你若不出這庭院,我倒還無法拿你怎麼辦,但是你出了這宗門,更是走了這後山的小路,那就是天賜良機了!

你毀了我成爲煉丹師的名額,當然大家都是同門師兄弟,我也不會爲難你,我就斷你一隻手好了,只有如此才能解我心中之氣。”趙超看向白毅一臉的惡意,這一步走來,頓時散出了靈動境三重天的修爲,

這白毅雖然是旋谷境的修爲,但是此刻最多也是能對敵這旋谷境三重天的修爲,此刻對戰這靈動境三重天的修爲,自己沒有一絲對戰的能力,這修爲的差別會導致功法與體制都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白毅心中一驚,雙眉緊皺,一臉的凝重之情。

自己沒有想到這趙超居然會在宗門之中報復自己,這後山本來就是人跡罕少之地,如今自己身陷重圍,誰能來拯救自己,就算自己呼喊師尊估計也無濟於事了。

“趙師兄我成爲這一級煉丹師完全是是以實力取勝,如今你居然想用這種方式來對待我,莫非你就不怕宗門的懲罰麼?你要知曉我現在可是一級煉丹師白辰!”白毅穩住了腳步,挺起了胸膛,看向這三人,再次凝視着趙超。

“若是在外界你可以招募屬於自己的護衛,但是在宗門之中你我都一樣,更何況我是你師兄,今日我要教教你這修行上的功夫,你說這互相比試之間發生了一些小意外,又能如何?”趙超斜嘴一笑,猛然一腳踏出,頓時身影出現在白毅的身前。

一拳襲來,其上凝聚了層層的靈力,這一拳轟擊在白毅的腹部,頓時渾身一震,白毅張嘴便噴出了一口鮮血,一股疼痛感油然而生,下意識的連忙運轉周天決與九陽霸體訣,再次看向趙超則是一臉的憤怒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