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野微微一愣,很快聽出了這是浩仁的聲音,而另一道聲音則是一道陌生的女聲。

0

「那麼,浩仁,你準備好了嗎?」

「等等,雪姬姐……」

房間內的浩仁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但卻被那陌生女聲打斷了。

「你聽好了,書上說,接吻是愛的一種表現形式,連戀人這種以膚淺脆弱感情聯繫起來的男女都能做。

那麼以堅實的血脈羈絆連接著的姐姐與弟弟……

為什麼不能呢?

姐弟之間的吻,不過是非常自然的事罷了。」

房間外,星野的心臟跳動頓時慢了半拍。

接吻?

然而,不等她反應過來,對話還在繼續著。

「不是,你到底看的什麼書,怎麼姐弟……」

「正經的戀愛書籍,再說,在外國,接吻只是一件像打招呼一般普通的事,來,我們來試一試!」

「有人在外……唔……」

聽到這裡,星野頓時感覺一股熱流直充上腦子,也沒來得及思考,手上猛然一用力,使勁推開了房門。

「你們在幹什麼(綠)?」

……

同一時間,樓下,緋鞠已經找到了一張光碟,喜滋滋地將其放入CD播放機中。

「這張應該沒看過,來看看是什麼……」

放入光碟后,很快電視開始播放影片內容。

「哦哦哦,《白色相簿2》,好奇怪的名字,這是講的什麼故事喵?」 喬天羽聽了喬伊和夜北梟的話,就決定和宋顯告白。

她喜歡他,就要給他足夠的安全感,不會讓他因為她的身份而有太多的顧慮。

宋顯聽到喬天羽的話,心頭狂喜,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可是隨即想到自己和喬天羽的差距,心頭又是一片冰涼。

他一直沒覺得自己有多差,甚至在江南曦面前,他也沒有自卑過,可是在喬天羽面前,他卻明顯得感覺到自己膽虛。

他輕咳一聲,說道:「小羽,別開玩笑!」

喬天羽正色地說:「我沒有開玩笑,我是認真的,而且我姐也知道了!」

「什麼?南曦知道了?」宋顯莫名覺得臉上臊得慌,好像他故意勾引了人家的小妹妹一樣。

喬天羽點點頭:「對啊,她知道了,而且她支持我,說我喜歡就勇敢去追。所以……」

她說着話,身子想宋顯靠了過去:「宋哥哥,我從現在開始追你哦!」

宋顯心頭一片慌亂,連忙身子后移,拉開和喬天羽的距離:「小羽,你別開玩笑,咱們兩個不合適。」

「有什麼不合適的?我們有共同的喜好,而且配合默契。你也說過,再也找不到,和你這麼合拍的人了!」

宋顯咽咽口水,說道:「小羽,那只是在工作中。生活和工作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的?你做的菜,我都喜歡吃,我也不會亂花錢,我很好養的!」

這一點,喬天羽說的很對。她雖然也愛美,化妝品一大堆,品牌的衣服,也一堆堆的。除此之外,她也就再沒有別的花費了。

她是一個很單純的人,沒有任何的花花腸子,真的屬於很好養的那種。

宋顯和喬天羽一起做私人偵探,都要有半年了,他當然對喬天羽很了解。

他越了解她,也就越喜歡。可是越喜歡,他想得也就越多。

如果換位一下,宋顯有三百億的資產,他絕對不會在意喬天羽是什麼身份,會毫不猶豫地娶她。

可是,現在情況是相反的。自己的那點收入,在喬家面前,真是不夠看啊!況且,他還比喬天羽大很多!

這也倒不是說他沒有勇氣,不敢為愛爭取,而是他最知道人性,尤其是喬天羽的爸媽,是以夜北梟和夜靜軒為標準挑選女婿的,怎麼會看上他這樣的。

所以,他不想讓喬天羽為難,也不想讓她受傷,只能掩藏自己的感情。

宋顯笑道:「小狗小貓也很好養,你是哪種?」

喬天羽氣得跺腳:「你怎麼這樣,人家已經向你表白了,你就不能給點回應嗎?」

宋顯正色道:「小羽,我知道,你在我身邊時間長了,對我比較親密,而且對我有些依賴。但是這些都不是愛情,所以,你也不要衝動。如果你想談戀愛,可以找別人,比如夜靜軒。」

喬天羽都要哭了,沒想到自己人生第一次表白,就這樣慘敗。

她嘟著嘴說:「我又不喜歡他,我就找你!」

宋顯嘆息一聲:「小羽,我們不合適,我比你大九歲。」

「九歲怎麼了?人家還有大二三十歲的呢,不照樣結婚嗎?」

喬天羽爭辯道。

宋顯冷聲道:「小羽,你不要任性,你也要為你爸媽考慮,他們就你這一個女兒!」 吃泥煤啊!就現在清醒半躺着的這妹紙的素質都在心裏爆粗口了。

下迷藥的小癟三?覬覦她美色?可能被拍小視頻威脅的毀滅性後果?這些全都沒有!只有一盤子香噴噴的燒鵝在不遠處,靜靜地表示:我就看看,我不說話!

此刻的躺妹的內心是崩潰的!

黃淑儀是東珠城這裏有名武館也是武術世家的武…三代?爺爺就是有名的大拳師,老爹也算名聲顯赫。

到了她這代,她的天賦不錯,雖然是女孩子,但家傳武技也算小有所成。

她今晚才大咧咧地和一個閨蜜出來泡吧喝酒,當然她是習武之人,喝的也就那麼點低度數的酒了,既便如此她也喝的不多,怕回去被老爹教育。

不知道是哪兒出了岔子,她去的那酒吧歷來就風氣良好,根本就不是那種迷藥橫行的混亂之地。

可偏偏那群小癟三居然假意撞了她閨蜜,然後趁機給她的杯子裏下了葯,最後還那麼輕鬆地把她從酒吧裏帶了出來。

那個酒吧安保就是黃家自己的安保公司在做,可居然今晚就真讓幾個小癟三鑽了漏洞,成功下藥帶走了黃淑儀。

而且這伙小癟三連下藥都不專業,把起碼五人次的量一股腦全倒黃淑儀的酒里了,這也是剛才張昊灌水灌果汁都沒大作用的原因。黃淑儀雖然身體比普通人強壯,意志也比普通人高,卻只能毫無反抗之力地被帶走。

這群不專業的下藥黨出來后,還沒找地方,就已經在熱烈討論中,因為誰先的問題吵了起來,最後乾脆開始互毆。

打到興起,隨手就把黃淑儀這個最初目標給推到張昊懷裏,然後就一路打着跑掉了。

整個事件都詭異離奇的不行。

不過作為一個輻射大片陸地海域的繁華港口金融貿易城市,東珠城的人口眾多,各種離奇的事在這種常年幾千萬人口的超級城市裏,就不那麼稀奇了。

意志堅定的黃淑儀一直對外界保持着一定的感覺,雖然沒清醒時那麼條理分明,但大多數的情況她還是有感覺的。

她知道自己被下藥了,然後被一群小癟三帶出來了,那時候她就開始絕望了。只要看過點電視劇電影小說的人都能猜到好么?那絕對是女性的噩夢!

但接下來,一陣拉扯顛簸后,黃淑儀莫名其妙地覺得自己倒進了另外一個人的懷裏。

這抱着她的男的先是獃獃沒動,然後又和誰說了幾句什麼,她就感覺自己被這人給扶著輕飄飄地走了。

嗯,那輕飄飄的感覺其實是真實的,是小蝸把她拎起來了。

她又感覺自己上了輛什麼車,反正不是轎車,但她已經開始害怕,這妥妥的是要拉着自己去什麼地方施暴啊!

結果她又錯了。

等車停下,那人並沒有來脫她衣服什麼的,只是普普通通老老實實地扶着她的背,然後捏開了她的嘴,給她灌了好幾杯水。

她先懷疑這是更多的迷藥,可那水下了肚子,她就感覺到肚子裏有點輕微發熱,無力的身體和雙眼都有點復甦的跡象。

接下來又換成了一杯果汁。即便以黃淑儀的富豪家境,她都敢發誓她這輩子都沒喝過這種果汁,莫名就有種舒服的感覺,比之前的幾杯水還要讓她感覺深刻。

她的身體恢復的情況更明顯了,她已經開始發現,這人並不是在灌她迷藥,而是在救治她。

可她先前中的迷藥分量太誇張,她的身體恢復速度還不足以讓她立刻動彈。

最大的驚喜也就隨之而來,一顆似乎是藥丸的東西被塞進了嘴裏。

那藥丸才一下肚,一股醇和溫軟,卻綿綿不絕的熱流就開始從肚子處四散開來,幾乎是片刻工夫就把她身體的負面狀態給解除了,整個人一下就坐了起來。

然後,就是面前這盤詭異無比的燒鵝了!

張昊不知道眼前這躺妹的心路歷程,他只是隨便說句話活躍下氣氛罷了,看躺妹沒動靜,他就自己收回手,然後慢悠悠地啃起了燒鵝。

那邊黃淑儀總覺得今晚從上半部的都市罪惡倫理劇,變成了下半部的都市靈異恐怖片,這情節是腫么發展到這樣的?

張昊吃了幾塊燒鵝,一旁的黃淑儀都沒動靜,他有點奇怪了,側頭問道:「你不回家?」

黃淑儀:「啊,我可以回家了?」

張昊翻了翻白眼,特喵的你又不陪我吃燒鵝,那你不回家難道就在這裏看我吃?是你有病還是我有病啊?

他卻沒想想,自己大半夜的對着一個躺妹,不動點男人都有的小心思,卻在一旁抱着一盤油膩膩的燒鵝啃,你以為那是油膩的師姐啊!他這才算直男病晚期了吧!

直男張也真是沒什麼多餘的想法,他救這躺妹,純粹是他在這裏沒身份,直接扔下容易引起懷疑。帶走她也不費什麼事,隨手喂她的東西量也不大,現在既然這躺妹醒了,那她自己離開自己不就能繼續玩了!

不得不說,這喬裝打扮出來玩,還真挺有意思的,這不就遇見一波奇葩事了么!

黃淑儀看張昊完全懶得搭理他的樣子,再看他還在那裏啃燒鵝,心中越發發毛了。

這尼瑪大半夜的海邊,一個渾身黑乎乎的男人在那裏不看美女啃燒鵝,這氣氛極其不對勁啊!

當下連聲道:「啊,謝謝,那我先走了。」

轉身就走,結果才走了幾步,她也迷了:這是哪兒啊?周圍一片黑漆漆的,她好像從來沒來過這地方啊?不會是什麼鬼打牆吧!

猶豫片刻,她只能轉身,聲音有點顫:「那…那位先生,能麻煩你把手機給我用下么?」

張昊:(⊙_⊙?)

「我不認識路!」黃淑儀有點頭疼,「借你的手機用一下,我叫朋友來接我。」

張昊呃了一聲,突然有點尷尬了。

他就兩個手機,一個是張昊的,一個是超維老闆的,可這兩個手機都不能和現在這個身份聯繫起來,不然很容易被人察覺到不對勁。

默然片刻,張昊無奈地道:「嗯,沒帶。」、

……

ps:本周還是三更,請大家幫幫忙,點擊收藏推薦票一定給我啊!謝謝啦! 這通常意味著,這座古墓已經被盜墓者洗劫一空。

不過依然封閉著的主墓室似乎又推翻了這個常識,已經挖穿墓穴的盜墓者,沒有理由放過堆滿隨葬品的主墓室,除非他們全都死了。

可他們死在了哪裡墓室里並沒有發現屍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