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當年究竟是怎麼回事,葉菲兒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究竟是怎麼敢說出這麼一番話的?

0

果然某些人是沒有心的,顛倒黑白完全就是一張嘴。

葉恩承快速的看了葉菲兒一眼,出聲說道:「菲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哥,當年她那封信你也看了。信誓旦旦的要和野男人私奔,什麼都不要了,現在突然回來了,難道就能將之前的事情都磨掉了?」葉菲兒說道。

「淺淺說了,那封信不是她寫的,並且我也相信,淺淺不是那樣的人。」

「哥,事實勝於雄辯,單說相信有什麼用?」葉菲兒的視線落在了葉淺淺的面上,異常冰冷,「那完全是她的字跡,現在她否認就可以說不是了?凡事都要拿出證據,那封信就是鐵一般的證據。你們想在相信她,誰知道她會什麼時候,突然再次失蹤?」 韓毅在一邊看着三個出色的孩子,捂著下巴,臉色越來越羨慕,父母總讓他快點生孩子,之前他不喜歡,現在看着挺好的。

看這麼小就知道關心媽咪了,不錯嘛,他也要快點找個人,生一個去。

褚逸辰站在幾個孩子身後,剛剛從公司過來,雖然這幾天都在處理公司的事,但渾身都是一股冷意,生人勿進氣場。

韓毅更是離得他遠遠的,現在算是見識到了褚逸辰的勢力了,李崇遺體被打撈上來,警方還不是第一個能接觸的,他的人搜過一翻才把人給他們。

他們都不敢說什麼,怎麼說,車子是他讓專業團隊從海里打撈出來,出事地點也是他通知警方,顯得他們無能,還能說什麼,能結案就不錯了!

甚至警方要找鶴城和李安安錄口供都被擋住,還是他打電話問妹妹事發經過。

這人真是惹不起,作為妹妹的強力後盾,他覺得自己要努力升職,才能保護好妹妹!

褚逸辰也注意到了他的存在,挑眉,不喜。

「還在這裏,要我留你用晚餐?」

他語氣不滿,說了不要再打擾她了,還死皮賴臉地湊上來,欠收拾嗎?

韓毅生氣,感覺自己這個大舅子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蔑視。

他甚至想動武找回尊嚴了,但想到實力懸殊,還有三個可愛的外甥在這裏,他忍!

「妹妹,下次哥哥再來看你。」

「君君,俊俊,寶寶,舅舅走了,下次給你們買玩具。」

三個孩子抬頭乖巧地說。

「舅舅再見!」

韓毅不高興離開,妹夫什麼的,果然最討厭了!

尤其是對方還是褚逸辰這種人。

韓毅走後,李安安和三個孩子說話,三個孩子嘀嘀咕咕很能說,全部是幼兒園的事,還有在爺爺奶奶家的事,小嘴不停。

很有傾訴的慾望,應該是三天沒見她了,特別想讓她知道他們每天的事。

李安安很有興趣的聽。

最後還是褚逸辰打斷。

「好了,媽咪累了,你們今天先回去。」

褚逸辰低聲。

三個孩子依依不捨,拒絕離開。

「寶寶不想走,要和媽咪一起!」

寶寶搖頭拒絕離開。

褚逸辰也不催促,伸手揉着右邊胳膊。

「這裏的護士是個近視眼,昨天爸比被錯認成媽咪抓住打了一針,還好,不是很疼。」

三個孩子的表情立馬變了,有點驚恐,打!針!

他們是很勇敢的寶寶,,但真的很可怕。

「爸比,我覺得媽咪要好好休息。」

寶寶萌萌的說,還抱緊了小胳膊。

俊俊也抱住胳膊「爸比,我覺得也是。」

君君沒抱胳膊但小聲「嗯,明天我們來看媽咪,媽咪你要乖乖養病!」

病床上李安安「……!」說好的不想走呢,就這麼被你們爸比騙走了。

褚管家在外面,呵呵笑,少爺果然很聰明啊!

這裏是醫院,孩子不能過長在這裏待着,他們抵抗能力差。

褚管家把三個孩子帶走。

褚逸辰這才看向李安安,把她禁錮在病床上。

「孩子已經走了,我們現在就算算賬!」

李安安往被子裏躲:「算什麼賬,當時情況很急,而且我已經道歉過了!」

他為什麼記性那麼好!

。零點中文網] 路過的鄰居看到這一幕都會忍不住心酸心疼,這兩個小娃娃孤苦無依,日子過的不容易啊。

鄰居們看幾眼就難受的不忍心再看,殊不知這倆正主一個沉浸在煮飯的快樂,另一個徜徉在簡筆畫的海洋,怡然自得的很。

正當趙青葵畫得上癮,一道輕輕的敲門聲響起。

兄妹倆不約而同抬眸就看到葛圓圓拎着一個盆站在門外,正羞澀地沖趙青葵笑。

「哦喲,圓圓來了,快進來坐。」

葛圓圓靦腆地走了進來。

她的手裏拿着瓷碗,趙青葵探頭就看到裏頭滿滿一盆紅薯。

「這是……給我們的嗎?」

「嗯,奶奶鄉下親戚給的讓我送一點過來。」

「你家表二嬸來了?」

「嗯。」葛圓圓點點頭看不出表情。

趙青葵嘖了一聲:「那你今晚留下來跟我們一起吃吧。」

「不用不用。」葛圓圓連連擺擺手,這時候家家戶戶的口糧都是定量的,哪裏會有多餘的飯,貿然在別人家吃飯是很不禮貌的事情。

趙青葵卻拉着葛圓圓坐下:「沒事,我哥也還沒煮呢。」

這邊還在說着,那邊趙青霆已經重新下了一抓米,米粒入水的聲音清晰可聞。

兄妹的心有靈犀讓趙青葵樂了,「你看,我哥米都下了,你不留下來就是浪費糧食。」

葛圓圓有些感動地低下頭,訥訥說了聲謝謝。

說起來這是葛奶奶家的糟心事。葛奶奶一直獨身生活在城裏,以前葛奶奶身份特殊,那些鄉下親戚全都跟她斷了聯繫。

這幾年情況慢慢好轉,於是百八十年不聯繫的親戚又全來冒泡了。

尤其是得知葛奶奶收養了一個女嬰,大夥兒都覺得義憤填膺,與其收養外姓的閨女,不如認養自家的,好歹流着自家血是不是。

而且等葛奶奶百年後,這城裏的房子就要白給了外姓人,這怎麼行?

於是那些親戚隔三差五就過來,有帶着兒子來的,也有帶小孫子來的,為的就是讓葛奶奶看看,說不準哪個娃就入了葛奶奶的眼也收養了去。

這些鄉下親戚都沒見過世面,眼裏也只有利益,對葛圓圓的態度自然不好,每次見面都要陰陽怪氣一番。

恨不得趕緊把這個又吃糧又佔位置的賠錢貨趕緊打發走。

每每這時葛圓圓都只能默默受了。

自從和趙青葵成了朋友,家裏有鄉下親戚來,她就會躲到這裏,雙方都不見對誰都好。

不忍再聊葛圓圓傷心事,趙青葵把剛才畫的圖紙遞給她看。

看着油紙上穿着奇怪裙子的小人,葛圓圓有些驚奇。

「這是什麼?」

「奧黛麗赫本。」

「?」

葛圓圓完全被吸引了注意力,親戚給的委屈都顧不得想了:「什……什麼本?」

「嗐,不重要。你只要看看這條裙子怎麼樣就行。」趙青葵揮揮手不甚在意。

赫本風在她的世界可謂時尚中的經典時尚,即使過了兩百多年,仍舊有不少人在模仿她的服裝款式和風格。

趙青葵思考了一陣,覺得復古赫本風和這個時代很契合,所以她的設計參照赫本風。

於是畫紙里的連衣裙是娃娃領,開襟單排扣,收腰大傘裙。

。 顧汐五指用力地握緊了包包,跨開腿,大步地走了進去。

霍霆均看著她急促逃離的纖影,眼神明明滅滅的,唇角勾扯,卻笑不出來。

目送她進入電梯,他才將視線抽拉回來。

臉色恢復了一貫的漠然冷沉:「徐聘,細查一下蕭雪兒回南城認父的過程,看看其中有沒有貓膩。」

程子默搖身變成了蕭雪兒,並且還對顧汐表現出敵意,對顧汐來說又是一個新的威脅。

霍霆均不會讓她得逞。

徐聘應了。

然後,霍霆均盯住他的後腦勺半晌,但一直不說話。

徐聘一邊扭動著調轉車頭駛出小區,一邊感受著來自總裁的「死亡凝視」。

他清咳了一聲:「總裁,是不是還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吩咐?您儘管說,我今晚不睡覺也做完。」

霍霆均一本正經地問:「你談過戀愛嗎?」

空氣靜止了三秒。

徐聘表情糾結。

霍霆均挑了挑俊眉:「你猶豫什麼?老實回答,這是命令!」

徐聘難為情地答道:「沒有。」

都快三十了還沒有談過戀愛,很糗的好嗎?

霍霆均果然露出嫌棄的表情。

徐聘哭笑不得,他這些年來為工作操碎了心,哪有什麼心思和時間談戀愛?

「不過總裁,您為什麼這麼問?」

霍霆均那張酷冷的臉龐轉向窗外:「你別管。」

徐聘識趣地噤聲了。

霍霆均眉頭擰得老緊,突然想到什麼。

他從西裝口袋裡,取出手機。

修長好看的手指在某個瀏覽器的搜索欄里,輸入了一行字。

顧汐這邊,她輕輕地推開家門,發現屋裡燈還亮敞著。

一老倆小全坐在沙發上,統統耐人尋味地盯著她呢!

被他們這樣看著,顧汐莫名地有點點的心虛。

「媽,安安希希,那麼晚了,你們怎麼不睡?特意等我回來嗎?」

老人和孩子的作息時間都比較早,平時這個點數,他們都已經熟睡了的。

顧言安拉起弟弟:「媽咪,我和希希這就去睡。」

顧言希不情不願地被哥哥拉進了房間里。

「怎麼了這是,奇奇怪怪的。」顧汐嘟囔道。

黃月蓉起來,把女兒拉到沙發坐下。

「小汐,你老實說,你今天晚上不是跟葉教授一起嗎?為什麼送你回來的會是霍霆均?」

顧汐暗暗咬了咬舌頭。

他們果然是見到了她坐霍霆均的車回來,所以才個個神色異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